banner
2 月 1, 2021
39 Views

「你—!阿貝爾—?!」凱賽特雖然驚訝,但一時並沒有被眼前的景象沖昏頭腦。

Written by
banner

改造、克隆、分解、再生可是星際政fu的拿手好戲啊!雖然眼前的是自己日思夜想的美麗面容,但並不代表就是她!

「凱賽特大人,不要驚訝我的相貌,我是主人阿貝爾大人的克隆體!」面前的nv子自我介紹,毫不避諱。

「那你是如何找到我的?」凱賽特暗自注意四周,而出乎他預料的是四周沒有敵人的蹤跡。

「凱賽特大人不用看了,我是一個人來的,奉了阿貝爾大人的命令!」克隆阿貝爾說道。

「怎麼回事?」凱賽特確定無人之後,再次將注意力轉到了面前的克隆體阿貝爾身上。

「其實主人三千年來雖然一直被分解,但是她的腦依舊儲藏著她的靈hún,而且也一直沒有沉睡,所以當尹靜輝天王為了掩人耳目而創造出我的時候,那個時候我的意識是直接接受主人的控制,而並不是尹靜輝!」克隆阿貝爾解釋道。

「如何證明?而且你究竟是如何找到我的?」凱賽特心中雖有一絲欣喜,但仍有戒心。

「其實這所天外要塞之內並不如你們眼前所見如此單純,暗藏的監視攝像、機關、陷阱數不勝數,而結合我主人的能力,我想你凱賽特大人你應該可以明白!」克隆阿貝爾解釋道。

「憑她現在的狀況還能控制機械?!」

「或許是因為千百年來從來無人可以打破外部的防禦,所以內部這些早期建設的防禦系統幾乎全部荒廢,而時至今日,單論宇宙人的進步,這些防禦措施更加顯得毫無意義,所以主人才能輕易控制!」克隆阿貝爾解釋道。

「所以才能找到我嗎!好,這部分我相信,最後一個問題,你是從何而來?之前我為什麼沒有見過你?!」其實這個問題才是凱賽特最想知道的。

「凱賽特大人,我想你應該知道星際政fu本身的層次構造,除了最內層的克隆得八大世家人員,沒有人知曉星際政fu內部的實驗,甚至是外圍的公正星球守衛三番隊,除了三名隊長是由星際政fu派遣,知曉真相,其餘人員均是由宇宙中招募,之後再次細分的各個星球勢力也只有一個星球領主保有一絲人造人的戰力,其餘也全是保密,畢竟如果讓統治之下的人類知曉,可是會相當麻煩的!」克隆阿貝爾指著自己,「所以我的存在是為了掩人耳目,不讓二番隊的隊員對他們隊長突然間的無故失蹤產生懷疑,畢竟同處一個星球,難保不會知道什麼!」

「恩—!」凱賽特微微沉思,似在考量克隆阿貝爾的說辭。

而克隆阿貝爾也只是靜靜看著凱賽特,臉上毫無焦急之sè!

「好,我相信你,那你過來找我的目的是什麼?」凱賽特點了點頭,接著問道。

「其實主人已被轉移,不在原來尹靜輝的研究室了,你即便現在過去也只是徒勞無功!」克隆阿貝爾說道。

「那你的意思是—?!」凱賽特猜到了克隆阿貝爾的目的。

「我可以帶你去主人現在的所在地!」克隆阿貝爾指了一個方向,「如果凱賽特大人真的願意相信我,就跟我來吧!」

「好!」凱賽特既然選擇相信,便不會再懷疑,而且這種做法的確是她認識的阿貝爾,把握自己的幸福,知道自己來救她,她會做的不是像電視中或者xiao說中那樣拒人於千里之外,以此保護凱賽特的安全,而是選擇信任,這也是當初阿貝爾能夠吸引凱賽特的原因之一!

都市星球「PreriyLnd」(繁榮土地)—薩特之塔—陸天翔房間——「啦啦啦——!」夢情躺在chuáng上,翻看著時尚雜誌,雪白的yutuǐjiao替翹著,很悠閑,很開心。


「喂,天羽他們去公正星球,難道你就一點都不擔心嗎?」陸天翔看到自己老婆這樣,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的兒子怎麼會輸呢?!」夢情頭也不抬的回了一句,「而且你這樣問,只能代表你對天羽沒有信心而已!」

「這可不是有沒有信心的問題吧!」陸天翔實在無話可說,只能繼續翻看著手中的文件,陸天羽幾人不在的這段時間,工作都是由陸天翔幾人分擔的,當然夢情的份也全都由陸天翔搞定了。

「恩—!這種感覺—?!」夢情突然放下了手中的雜誌。

「怎麼了?夢情,等一下,這種表情出現,難道是他?!」陸天翔有種不好的預感。

「哈哈—!怎麼?怕了嗎?老公!」夢情看見陸天翔的表情,笑道,「這次我可沒有瞞著你哦!」

「有時我真搞不懂,為什麼只有你能感應到他的存在?!」陸天翔顯得有點鬱悶。

「你們感應不到我才感覺奇怪呢?走吧!再不走,也不知道會惹出什麼luan子?!」夢情穿起鞋,便向外跑去。

「的確如此!」 jing靈聖地「格林爾德」—遠古之樹—頂端——「但也並不代表我就沒有吃醋的權利吧!至少發發牢sāo還是可以的吧!」特麗有些臉紅。

「啊—!特烈姐姐臉紅了,好可愛啊!一點都不想平常的特麗姐姐,果然戀愛中的nv人表情都是一樣的!」慕容倩笑著調侃道。

「要你管!」特麗偏過頭,不讓慕容倩看到自己的窘態。

「諾姆大人!慕容倩大人!」一個nvxìngjing靈拍著翅膀飛了過來。

「怎麼了?」面對下屬,慕容倩和特麗都是一個表情,嚴肅中透著穩重。

「有兩個jing靈族少年要求見現任的代理jing靈王,說是他的朋友!」xiaojing靈答道。

「恩—?!流影的朋友?他們還說了什麼?」慕容倩問道。

「他們還說如果jing靈王不在,找慕容倩大人也一樣,說是你們學校的同學!」

「恩—?!我也認識,而且又是兩個人?還是jing靈族?!難道是—?!」慕容倩腦中閃過兩個少年的身影。

「妹妹,你認識?」特麗問道。

「去看看就知道了!」慕容倩向前走去。

所以鏡頭轉向曾經是nv王奧特拉斯,現在是代理jing靈王流影的王室!

「果然是你們啊?」慕容倩臉頰上流下一滴汗,面前兩個長相相同的少年,陽光的笑容人畜無害,正是霍爾魔法學校實力排行榜曾經的第二位和第七位——帕爾迪絲和蘭普若斯!

「好久不見啊,慕容同學!」帕爾迪絲笑道。

「對,好久不見!」蘭普若斯點了點頭。

「倩妹妹,這兩位是—?!」 佞相之妹的作死日常

「以前水球霍爾魔法學校的同學!」慕容倩解釋過後,產生一絲懷疑,因為之前並沒有見過這兩人,「但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這裡是jing靈族本部,我們不在這裡,在哪裡啊?」帕爾迪絲答道。

「對啊!在哪裡?」蘭普若斯接話。

「那我換個問題,之前jing靈族變動的時候你們在哪裡?」慕容倩追問道。


「因為難得學校停課,而我們在坐飛船回來的路上就順便閑逛了一下,但沒想到居然遇上了流星雨,雖然憑著飛船的xìng能躲了過去,但還是受損嚴重,不適合繼續飛行,所以就停在了附近的星球上補給,我們也順便度假!」帕爾迪絲說著,還拿出了一個墨鏡,戴在了臉上,看來日光浴沒少享受。

「而我們今天才回到jing靈聖地,但出於我們意料的是居然看到了暗夜jing靈的美nv,在詳細追問的情況下,得知了一切,所以嗎?」蘭普若斯沒有再說下去。

「那招呼也打過了,我和特麗還有事情要忙,再見!」慕容倩居然直接轉身走去。

「喂喂喂,我們話還沒說完呢?」帕爾迪絲喊道。

「那就說啊!不要吞吞吐吐的!」慕容倩轉過身,笑道。

「好吧!算我們敗給你了,其實啊,我是聽說風水兩元素jing靈空缺,而我和弟弟又正好分別是風和水兩種屬xìng,所以就想來試試!」帕爾迪絲解釋道。

「對,來試試!」蘭普若斯接話。

「哦~~!是為了這個啊,也可以,正好一直找不到適當的人選,試試也無妨,但前提是你們要通過我和倩妹妹的實力考驗才行!」特麗發話了。


「既然姐姐這樣說了,你們商量一下,自己選擇對手,下午兩點的時候我和姐姐都有空,在遠古之樹的頂端等著你們!」慕容倩想了一下,指了指自己的上方。

「明白了,那我和弟弟先告退了!」帕爾迪絲點了點頭。

「先走了!」蘭普若斯跟在了帕爾迪絲的後面。

「這下風水兩元素應該有著落了,接下來就是—!」慕容倩看向特麗。

「放心,我的繼承人我自有打算,不過妹妹你對他們這麼有信心嗎?在學校的排名可並不能代表什麼哦!」特麗問道。

「沒有一定實力的人是不敢親自來挑戰的,特別是他們這種自尊心很強的男人!」慕容倩給予帕爾迪絲兩人的評價倒是出人意料。

「自尊心很強,我怎麼沒看出來?!」特麗不解,因為那兩人從頭至尾也沒有lù出一絲傲氣。

「自尊並不是表現在臉上,或許說是自尊,不如更像是榮譽吧!」慕容倩嘆氣似的搖了搖頭,看來她既然明白也無法理解。

天外要塞「克隆得」—西南方向——「哈!呼!—!」克摩拉跌坐在地上,不住喘著氣,看上去已經jing疲力盡。

「到底怎麼樣了?」美琪凝視想看清場中的情況,但無奈煙塵彌天,完全遮擋住了視線。

「克摩拉,你怎麼樣?」異靈蹲下來問道。

「稍作休息便可,但是天體之眼至少一個月不可能再次動用!」克摩拉說著,戴上了眼罩。

「那是—?!」一直注視著場內的奧特拉斯一聲驚呼,讓眾人不約而同的把目光投向了那裡。

「這—!王天刑的實力居然到了這種程度?!」克摩拉也不禁動容。

場中的結果——兩敗俱傷,流影和王天刑同樣失去意識倒在了地面之上!

「我去治療流影,我的魔法屬xìng是光!」何麗茹跑了出去。

「喂,麗茹妹妹,我們不能確定王天刑他—!」霍雅的意思好不能確定王天刑是否真的失去了意識。

「如果接下流影的那一招,他還能保持意識,即便我們逃也沒有用了!這恐怕就是麗茹的想法!」奧特拉斯搖了搖頭,在她的計算中流影單論力量,不談整體實力,可能已經是陸天羽五人之中最強的了,但和他硬拼蠻力的王天刑居然和流影打成平手,這是她始料未及的,看來星際政fu並不如她們想象中那麼簡單!

「話是這麼說!但是—!」霍雅還沒說完,便傳來何麗茹冰冷的聲音。

「你要幹什麼?!」何麗茹的冷聲呵斥,因為一個面容略顯滄桑的男子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了流影和王天刑身旁,她居然靠近流影五米之內才發現他的存在,即便受了凌霄布在克隆得陣法的影響無法感知能量,但氣息總是可以感覺的,但這個男人如果rou眼沒有看見他,任誰也不會感覺那裡有個人!

「不用這麼緊張,簡單的說我不是你們的敵人!」男子面對何麗茹的警戒絲毫不以為意。

「你憑什麼讓我相信你?」何麗茹自然不可能因為一句話就放鬆警戒。

「你不相信也沒辦法,當下我也無法拿出什麼證據,但是馬上就會有大批的人造人成品趕過來,現在的你們可以應付嗎?」男子反問道。

「你是誰?即便幫助,也總該有個理由吧!」奧特拉斯走了過來。

「九魔帝jing靈nv王,失敬!至於我的身份嗎?應該算是戰神的大舅子吧!」男子笑了笑,接著說道,「我的名字叫做慕容齡,是慕容倩的哥哥!」

「什麼?你是倩妹妹的哥哥—?!」陸天羽五人的nv人雖然感情所依各不相同,但相處還是比較融洽的,故以姐妹相稱。

「你是慕容齡?!傳言中你不是—?!」克摩拉長期身處公正星球,當然知道這裡的傳言。

「已經死於尹靜輝的實驗了,是嗎?」慕容齡微微笑了笑。

「恩—!」克摩拉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

「雖然我現在很想向你們解釋這一切,但如果可以的話,大概還有三分鐘就會有一百號人造人的成品來到這裡,我們可以換個地方談話嗎?」慕容齡側目注視這周圍。

「恩—-!」克摩拉沉默了,看了看慕容齡,又看了看地上的流影。

「你帶路吧!」克摩拉說道。

「克摩拉—!」何麗茹還是不太信任這個人,因為她的直覺總感覺這個人身上有什麼令人生厭的東西。

「我們別無選擇,麗茹,暫時先跟他走吧!而且從我感覺到氣息,他不像是壞人!」奧特拉斯拍了拍何麗茹的肩膀。

「恩—!那好吧!」何麗茹點了點頭。

「那請各位跟我來!」慕容齡一手一個把王天刑和流影都抗在了肩膀上。

「你—!」對於慕容齡救起王天刑的舉動,霍雅不滿。

「王天刑大人本意只是和戰神jiao手而已,長期以來他幾乎沒有參與星際政fu的任何決策,包括他的家族在內,名為八大世家,實則早已分離,而我能一直活到現在,也是拜這位大人所賜!我言盡於此,人造人馬上就要到了,跟不跟來隨便你們!」慕容齡原地消失了。

「恩—!額!」眾人相互對視一眼,點了點頭,跟了上去。

而就在霍雅眾nv、克摩拉跟著慕容齡離開的一分鐘后,一百多號人造人出現在了這裡!

「沒找到—!」

「沒有—-!」

喃喃自語著,傻笑著,向他們身後的男子彙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