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67 Views

不等葉小鷗說完,周筱宇掛斷了電話,撥給霍威,“查葉小鷗校園論壇!什麼情況發給我!”

Written by
banner

然後他大步的向外走去,阿琛一直不敢離開自己的車,看見周筱宇大步走出來,馬上調整好座椅,準備出發。

周筱宇上了車,低聲囑咐“香山別院!”

車子馬上啓動駛離喧園別院,向香山別院駛去。

阿琛看得出,周筱宇的情緒不太對勁。

車子很快,半路上,霍威打來了電話,報告了詳情。

“查!”

周筱宇劍眉倒立,徹底的怒了。

回到香山別院,他下了車大步走進去,連容叔與他說話,他都沒來得及迴應,直接去了葉小鷗的房間。

他推開門,房間裏漆黑,沒有開燈,他隨手開了燈,看見葉小鷗蜷曲着縮在牀的一腳裏,依舊還在低聲飲泣。

突然明亮起來的燈光,讓葉小鷗不敢睜開眼睛,適應了一下,她擡起頭滿臉是淚的還在抽噎着,看向怒目圓睜的走進來的周筱宇。

她本能的縮了一下,有點惶恐的看向周筱宇,她已經感覺到了周筱宇的怒火。

周筱宇看着她一副可憐楚楚的樣子,既生氣又心痛。

他向她走過來,緩和了一下語氣,“怎麼回事?”

葉小鷗抽噎了一下,目不轉睛的看着周筱宇,當看到周筱宇的目光裏都是詢問與心痛,她突然掙扎着爬起來,一下撲進了周筱宇的懷裏,“宇哥,我不認識那個女人,她故意撞我,還罵我!我不知道她是誰?”

周筱宇看着撲到自己懷裏的葉小鷗像一隻驚慌的小奶貓,有些怔愣,然後輕輕的拍拍她還在顫抖的後背。

“宇哥,你怎麼纔回來呀?”葉小鷗哭着說,“我還怎麼去學校啊?”

“別怕,會還你個清白的!”

“可是那些骯髒的圖片發的到處都是,師兄他們說… …刪除不了,太多了?”葉小鷗擡起滿是淚痕的臉看着周筱宇,眼裏都是驚慌失措。

“我沒法見人了!好醜!”葉小鷗把臉無助的埋在周筱宇的胸前。

“相信我!別怕,越多越好,讓他們發!你不用擔心。”


“可是… …宇哥,那都是不好的圖片!”葉小鷗又仰起臉,看向威嚴的周筱宇。

“你給我看看!”周筱宇把住葉小鷗的雙肩,推開一點,讓她拿給自己。

葉小鷗拼命的搖頭,“不要,不要你看… …不可以你看的!”

“那我問你,照片裏是不是你?”

“不是… …宇哥,那不是我!”葉小鷗癟着嘴,拼命的搖頭。

“那就給我!”

葉小鷗遲疑的看向周筱宇,眼淚一對一雙的掉下來。

周筱宇堅定的看向她,“拿來!” 他的話像有魔力一般,葉小鷗只好拿出自己的電話,一邊哭,一邊翻着電話,然後看向周筱宇,不敢遞過電話。

周筱宇伸出手,從葉小鷗的手上拿過了電話,翻看着,那些圖片確實大膽重口味,難怪葉小鷗會不敢給他看。

他眉頭已經擰成了疙瘩。

他拿出自己的電話,撥出去,“找技術部,還原那些照片。”

“是!”

宇少放下電話,拉過葉小鷗,坐在沙發上,很認真的看着她一副風雨飄搖的樣子,鼻子頭都是紅紅的。

“你放心,這些照片專業的技術人員都會還原,你不用擔心,我說了,會還你清白就會還你清白,現在你去洗澡,然後睡覺,不許再亂想,等着看好戲。嗯?”

說完他禁不住擡手抹了一下葉小鷗依舊還流淚的眼睛,睫毛都溼漉漉的沾到了一起。

“宇哥,我真的不認識那個女人!”葉小鷗很委屈。

“什麼樣的女人?”

葉小鷗詳細的跟周筱宇講述了那天她遇到劉丹陽發經過。

周筱宇的眉頭越蹙越深。

“那女人說我是… …小三,是… …”葉小鷗眨着水靈靈的大眼睛,咬着嘴脣說不下去了,也不敢說了。

她又給周筱宇看了學校裏她衝突時派來的照片,周筱宇都發到了自己的手機上。

“別胡思亂想了,洗澡睡覺吧!這些足夠她坐牢了!”周筱宇對葉小鷗說道,“她將爲她的行爲付出代價!”

“宇哥,那看到圖片的人還能相信我嗎?”葉小鷗有些憂心忡忡。

“那你相信我嗎?”

“嗯!”

“那就聽我的!”

“嗯!”


“告訴你的同學,不要阻攔!”周筱宇囑咐了葉小鷗一句,然後起身走出葉小鷗的房間,去了書房。

他回到書房,打開電腦,直接對接了技術部。

“圖片還原做成資料片,備用。”

“是,沒問題!馬上OK,宇少!”

他又把頁面轉到霍威給他發過來的鏈接,打開頁面,就看到那些污穢的圖片與言論。


整理一下葉小鷗手機上的照片周筱宇讓霍威重點在查查這幾個。

看來這是有人在操縱,周筱宇在等着霍威的調查結果。

女人?

他的腦海裏不由自主的出現了溫靜雅的樣子,他有些不敢相信。

但願別是你!


周筱宇在心裏冷冷的說了一句。

葉小鷗洗了個澡,走出了浴室,爬到牀上,趕緊給趙麗珠發了一條微信,告訴趙麗珠不要在阻止。

趙麗珠的電話馬上就打了進來,“小鷗,你… …你這是幾個意思啊?怎麼不讓阻止呢?”

“讓大家都起休息吧!別熬着了,有人在管了,在尋找發帖的人,等她們發的多了,當證據,她們會坐牢的。”

“啊?真的?可以嗎?”


“可以,你別問了,我都不敢問!辛苦師哥們了,你替我謝謝大家!”葉小鷗依舊還是憂心忡忡,這件事情對她的打擊有點大,關鍵是太髒了。

“那我們真的可以撤了?”

“是的,有新情況我再告訴你!”小鷗對趙麗珠說道,“快回去睡覺吧!”

“哦,你等會,等會,顧學長跟你說話!”趙麗珠對着電話喊着,電話已經被顧臻樺拿了過去。

顧臻樺接過電話,遲疑了一下,問着電話裏的葉小鷗,“你… …你沒事吧?”

“顧學長謝謝你!讓大家着急了,我沒事,已經報警了,有人在處理,學長放心吧!”葉小鷗知道對面的是顧臻樺,她趕緊對他說,“害得大家替我着急了!”

“那好吧!那我們就撤了,你好好休息,別想了!”顧臻樺再腦補着現在葉小鷗的樣子。

“嗯,快回去吧!別熬着了,替我謝謝師哥們!明天見!”葉小鷗有點氣餒,明天見,自己都不知道,明天她要不要去上學。

“明天見!”

“哦,等等… …我… …可以加你的微信嗎?”

“行!”葉小鷗趕緊說,總不能人家幫了她大半夜的,連微信都不能加吧!

“那晚安!明天見!” 王者男神攻略手冊 ,兩個人都掛斷了電話。

這個晚上還有人在興奮着,依舊沒有睡。

那就是王倩與劉丹陽,兩個人一直都互動着。

中午的時候,王倩跟葉小鷗衝突後,被顧臻樺鄙視的一幕她永遠都不會忘,憑什麼她葉小鷗就倍受關注,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啊?竟然連校草都對他呵護有加。

還當衆羞辱了她,她卻只能遠遠仰望着人家,連個說話靠近的機會都沒有,好不容易靠近了一次,竟然是他惡狠狠的對自己說了一句極其鄙夷的‘滾’。

這讓王倩的自尊心無論如何都承受不了這樣的重壓。

她帶着姐妹幾個灰溜溜的回到寢室後, 砸了她自己桌子上的東西,跌腳捶胸的大罵葉小鷗。

“我要不把這個騷貨整臭了我就不幸王。”她憤憤的發着毒誓。

那幾個丫頭也都倍感不公平,這個葉小鷗還真TM的厲害,竟然把校草給拿下了,明顯的校草護着她。

憑什麼啊?

校草是大家的好不好?

他是隻許大家仰視,不可以一人獨享的,憑什麼葉小鷗就可以得到校草顧臻樺的寵愛啊?

看來葉小鷗是引起了公憤了。

王倩坐在寢室裏運氣,幾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煽風點火,越發的讓王倩怒火中燒。

“你等着!”她拿起了電話,翻出號碼撥了出去。

然後對那幾個依舊還在嘁嘁喳喳罵着討伐着的夥伴一聲吼,“閉嘴,別說話!”

軍門梟寵纏綿不休

“喂,您好,我是王倩!您說的資料我什麼時候發?您弄完了嗎?”王倩畢恭畢敬的對電話裏請示着。

對面的人是劉丹陽,她看見王倩主動打來電話,有點不悅,“下次不要你主動打電話給我,我找你就好了!”

“是!姐,小騷貨太囂張,竟然勾搭上我們學校的校草了,我想使勁的收拾收拾她!”

“等着吧!下午,我會給你資料,你發出去就好了,記得別用你個人的手機,去周邊的網吧發!別用一臺機器,懂嗎?” 劉丹陽交她們小心謹慎的方法!

“懂,姐!聽你的!那… …”王倩看了看那幾個都盯着她看的丫頭,沒在問下去,她可不想跟她們分享這筆外快。

“事情辦完的!”劉丹陽有些不耐煩,心裏暗罵,一羣小賤貨,還挺貪心,你不辦完事情,我就給你錢,當我是你媽?可以自由支取?一千塊錢就這麼好掙?

“哦!行!那我等姐消息了!”

然後劉丹陽就掛斷了電話,心裏思忖着,看來得下點猛藥了,反正又不是她親自發。

她馬上用電腦合成了幾張很勁霸的圖片,又找了幾張自己拍的葉小鷗的照片,然後還做了一張葉小鷗臉的惡劣圖片,那樣子足夠真實,看不出PS的痕跡。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