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50 Views

只要通過了第七層,江維便擁有了加入判官殿的資格;而要是通不過,江維恐怕就得打道回府了……

Written by
banner

剛剛踏進判官殿的大門,就又回去了?——這場景想想就會覺得非常尷尬!

要知道,江維可剛剛和天荒郡的朋友們告別啊,這要是這麼快就回去了,江維都覺得自己丟不起這個人啊!有句話怎麼說來著——無顏見江東父老!差不多就是形容這個的吧!

「第七層,我一定要通過!」

其實,對第七層的對手,江維並沒有必勝的信心。因為第六層的對手,實力上就已經和江維持平了;如果不是江維施展出「六臂」,而對手不會六臂的話,江維恐怕還真沒那麼容易過關呢!而這第七層的對手,明顯是要比第六層的對手更強的;江維就算耍耍賴,施展起「六臂」來,恐怕也未必能贏!

「第七層的對手,究竟有何能耐?」江維遠遠地試探性地丟過去一道二重浪。

「呵!」第七層對手的臉上浮現出不屑的笑容,然後非常隨意地一揮劍。



咻!

一道拖著長長的尾巴的劍氣,朝著江維的二重浪掃來。

「這尾巴是……」江維正在震驚之際——

嘶……

江維的二重浪,撞上了對手的劍氣,就彷彿燭火被狂風吹滅一般,瞬間消散開來;而對手的劍氣,則繼續朝著江維襲殺而來。

「我靠!」江維一邊閃躲,一邊心裡則是驚濤駭浪,「他這道攻擊里,包含了幾道劍氣啊?……一、二、三、四……我靠,八重浪!!!」

江維這個才二重浪,對手的卻已經是八重浪了,這讓江維如何不絕望?光是攻擊強度,對手的就要超出江維四倍!!!

咻!

江維竭力閃躲,可對手卻是得勢不饒人,緊跟著又是一記八重浪,刁鑽地封堵向江維閃避的角度。

「不好!」

江維一個大意,便被封殺了所有的閃避角度;等到江維發現自己的錯誤的時候,已經晚了!

轟!!!

八重浪的威力,何等巨大!?兩道八重浪攻來,江維魂魄直接被打得灰飛煙滅;而江維,也在這一瞬間脫離了幻境,從步道天中被踢了出來。

「輸了……」


江維有些苦澀。

輸得不冤,實在是對手的實力超出江維太多了!

ps:今天就一章,明天得早起,晚上要早點睡…… 輸了!

幻境崩塌,回歸真實,江維眼前也漸漸浮現出真實的現實景象。

輸了,沒有闖過第七層,也意味著江維無緣判官殿。

判官殿,作為鬼界最大的勢力,只招收整個鬼界最最妖孽的天才。江維若是早來這裡,以他會神期即達到了入境級的悟性,自然立刻就會被判官殿吸納,且會被賜予地級魄;可是江維來得太晚了,別人不相信他會神期就領悟了入境級,所以還得闖步道天……不過現在,闖步道天也失敗了……

「失敗了就失敗了,我也不是全無收穫;至少,在步道天里,我看清了自己未來的方向……」江維自我安慰道,「況且,就算不能加入判官殿,但我有小金人在,以後的成就也絕不會差到哪裡去!」對小金人,江維還是有著巨大的信心的;哪怕現在小金人表現出來的實力,似乎還不如那些不滅鬼君,但江維卻堅信,小金人絕對不像他看到的這麼簡單!

畢竟,能隨手拿出《鑄神訣》這樣的功法來的人,能簡單嗎?

轟……

江維眼前的幻境終於轟然消散,聞道塔內真實的場景也重新出現在了江維眼前。江維看到了自己來時走過的路,也看到了盤膝坐在門口不遠處的白衣男子。

「沒闖過第七層?」白衣男子竟主動開口問道。其實,整個步道天都在他的監視之下,他不用問,就已經知道結果了。

「是的!」江維坦率道,「第七層的對手,實力強出我不少;我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被殺出來了!」

「既然輸了,那為何不再次挑戰?」白衣男子的語氣平靜如水。

「再次挑戰!?」江維一怔,「我不是輸了嗎?還能再次挑戰?」

忽然,江維想了起來,自己只需闖過第七層,便可加入判官殿,好像……沒有說輸了不能重新挑戰吧?

「我靠!」

江維心裡忍不住暗罵一聲——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多謝鬼君大人提醒!」江維連道了聲謝,又屁顛屁顛地往聞道塔深處跑去。

江維要是這樣輸了一次就傻不垃圾地打道回府,那才叫冤呢;還好現在有白衣男子提醒,不然可就真的犯二了!

「呵呵……」望著江維再次進入步道天,白衣男子的臉上竟露出了一絲笑意,「一般來說,這闖步道天,確實只有一次機會……不過這小子,也不知道哪裡學來的高級功法,魂魄強度竟如此之高;而且他的魂魄如此圓滿,看樣子顯然是使用了天級魄突破到凝魂期的——這樣的天才,即便是判官大人都會心動,我又怎麼能放過?」

白衣男子的眼力,顯然比萬屠鬼君要好的多;萬屠鬼君和江維一起大半天,都沒有發現江維身上的秘密,可白衣男子一眼就看穿了!

「也不知道這江維是什麼來頭……不過顯然不可能是敵人派來的,他們還沒這麼大的手筆!」白衣男子搖了搖頭,「不管了,反正無論如何,先收進判官殿再說……」至於降生堂那邊的意見,白衣男子根本懶得理會。

心中不少想法一掠而過,白衣男子又重新閉目,自顧自地進入了修鍊狀態;他知道,既然給了江維無數次的機會,那江維總能闖過第七層的,不過花費的時間可能會多一些而已!

……

再次進入步道天的幻境當中,江維滿滿的都是自信。

「居然可以一直嘗試直到成功……這未免也太簡單了!後面的能不能通過我不敢說,不過光是這第七層,多闖上幾次,絕對不是問題!」第七層的對手,雖然會八重浪,可江維只要變幻出六條手臂,靠近對方把對方制住,就算贏了;雖說一次兩次很難成功,但如果不限次數的話,那對江維來說,簡直沒有絲毫挑戰,「萬屠鬼君也真是的,既然能不斷嘗試,也不事先告訴我,害得我差點就直接退出離開了!」

其實江維又哪裡知道,這不是萬屠鬼君不告訴他,而是萬屠鬼君根本就不知道這麼回事,這完全是白衣男子在給江維開後門啊!

「嘿嘿,我來了!」

一進入步道天,江維就直接面對了第七層的敵人;因為前六層的敵人,他都已經打贏了,所以不會重新打一次。

「哦?你居然又進來了!」步道天內,這位和江維長相一模一樣的對手不免吃驚;這對手,雖然只是幻境中的化身,但也是擁有簡單的智慧的,也知道一般情況下,江維是不會被允許再次進來的,「不過……就算進來了,也只是找虐而已,你不會是我對手的!」

「找虐?」江維聽了哈哈一笑,「沒錯,我就是來找虐的!」

說著,江維搖身一變,就變化出了三面六臂來。

「呵!雕蟲小技,沒用的!」化身嗤笑道。

「有用沒用,那要打過才知道!」江維的六條手臂上,分別持著一把神兵和五把偽神兵;六臂齊動,便同時施展出了六道二重浪。

這六道二重浪並非分散開去攻擊,而是集合在一起,顯然是想和對手的八重浪正面干一次。

「就這點攻擊,想要破我的八重浪,還差遠了!」化身一甩手,便是一道八重浪襲來。

轟!!!

雙方的攻擊很快在半空撞擊在了一起。

江維的六道二重浪,算起來雖有十二道劍氣,但其中十道劍氣是由偽神兵發出的,在質上要差了不少;十二道劍氣,反倒沒對方的八道劍氣來得強悍。

雙方的劍氣在半空一陣撞擊過後,對手的八道劍氣,居然還剩著三道,向江維襲來。對此,江維早有預料,連六臂狂舞,瘋狂施展起二重浪來。

轟!

轟!

那殘存的三道劍氣,瞬間淹沒在了江維瘋狂的劍氣之下。

「徒勞而已!」化身也跟著瘋狂地施展八重浪。

八重浪飛向各個方向,一個不落地抵消著江維的攻擊;而且,因為對手的攻擊更猛,江維雖然六隻手臂都要甩抽筋了,但仍頂不住對手的瘋狂的八重浪。


轟!!!

大量的八重浪,掀翻了江維施展的一堆二重浪,直撲江維而來;江維閃之不及,瞬間便被秒殺。

「哈哈哈哈……」不過,江維雖被殺了,卻還笑得很開心,「這八重浪的奧秘,似乎被我看出了一些來……哈哈哈,再來!再來!!」 在步道天中被殺,也是有死亡的痛苦感的;可即便如此,江維還是送死送得不亦樂乎,一次次地衝進第七層,一次次地被殺。

每一次進入第七層,江維並不是單純地為了過關,而是刻意讓自己在第七層多獃獃,好一次有一次地觀摩對手施展八重浪。而每一次觀看下來,江維也都頗有收益。

「這樣的對手,簡直就是鬼修們最好的老師啊!」江維感慨道。

在步道天以外的地方,又哪裡去找這種境界差不多、使用相同秘技的對手?最重要的是,江維在招式上剛好只比對手低了一個層次,還沒有差得太多,這樣,對手施展的招式,江維也剛好勉強能看懂——如果只看上一次兩次,江維只能懂個皮毛;可現在,江維卻是一次次地觀看,一次次地領悟……這樣一來,江維悟到的自然也就越來越多了!


等江維完全弄懂八重浪的原理時,那離他自己施展出八重浪,也就不遠了!

「再來!」

又一次被殺,這已經是江維第九十七次倒在第七層了;不過江維稍微休息了下,整理了一下剛才的收穫,又重新殺進了第七層。

……

聞道塔外,萬屠鬼君等得不無焦急。

「已經三天過去了,怎麼還沒出來呢?」萬屠鬼君不由奇怪,一般來說,闖步道天是花費不了多少時間的啊;贏就是贏,輸就是輸,一般都進行得比較快,「而且,在步道天里,一般也不會碰上什麼危險才對啊!」

在四大天中,步道天應該算是最安全的了。在其他三大天里,被殺了,可就是真的被殺了;可在步道天中,被殺了,一般都不算是真的被殺的,除非是碰到了某些特殊的攻擊,比如幻境中的對手使用了真靈攻擊;否則,即便被殺,也只是脫離幻境而已——就像江維,已經反反覆復死了百來次了,死得不亦樂乎,卻半點事都沒有。

「況且,就算是碰上什麼危險,那現在也該有個消息了啊!」萬屠鬼君疑惑不已。一般鬼修進步道天,花費的時間都是相當短暫的,只有在其他三大天里歷練,才會花費掉大量的時間,甚至碰到生命危險死去。

恐怕萬屠鬼君就是想破了腦袋也不會想到,江維其實早就闖關失敗了,不過步道天的鎮守者卻給江維開了後門。畢竟,那鎮守者可是以嚴苛聞名的,別說是江維區區一個凝魂期大鬼了,就算是不滅鬼君,到了那裡也討不到什麼面子。

「哎,閉個小關,繼續等等吧!」

萬屠鬼君倒不是等得沒有耐心了,事實上,對他這種已經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老怪物來說,時間概念已經有點模糊了;別說是等上三天了,就算是等上三千年,他都能有耐心等下去!

只不過,萬屠鬼君等得有些莫名其妙罷了。

……

塔外,萬屠鬼君等得莫名其妙;而塔內,江維則繼續以不斷送死的大無畏精神,去參悟八重浪。

「嗯……我現在才二重浪,想直接施展出八重浪來,顯然有些太眼高手低了;我還是得腳踏實地,琢磨看看三重浪、四重浪怎麼施展才對!不過,我的基本功似乎還不夠紮實!」江維這才剛剛領悟出二重浪來,都還沒能施展純熟,現在就去琢磨三重浪,確實有點難,「算了,後繼的修鍊道路,該怎麼走,我也了解得差不多了;繼續在這裡耗下去,似乎也沒多大意思……解決了對手,闖過第七層,然後趕緊出去吧;說不定,萬屠鬼君都已經等急了!」

想到這裡,江維再次一頭扎進了第七層;不過這一次,他不再是為了送死而來,而是要闖過這第七層。

「你又……」第七層的對手剛不耐煩地開口,話都還沒說完,江維就突然發動了偷襲,一個閃身逼近了他。

電光火石間,江維立即抓住了對方的兩隻手臂。

「嘿嘿,你倒再給我施展八重浪看看啊!」仗著自己手多,而對方無法施展三面六臂,江維直接用四隻手,死死地抓住了對方的兩隻手。

這化身雖能施展八重浪,但那是因為他在招式上鑽研得比江維深;至於手臂的氣力,卻是不比江維強。江維四隻手擒他兩隻手,自然瞬間就把他製得服服帖帖的。

「不好意思,我要過關了!」

……

第八層……

第八層的對手淡漠地看了江維一眼,不屑道:「奇怪了,你的實力這麼弱,是怎麼闖到第八層來的?」在他看來,江維至少應該領悟了八重浪,才能擊敗第七層的對手,才能來到這第八層啊!可是,以他的眼力,分明發現江維離八重浪還有不少的路要走!

「嘿嘿,多挑戰幾次,總會成功的!」江維笑道。

「多挑戰幾次?」第八層的化身一聽,立馬就知道,江維肯定是個關係戶,被白衣男子特別照顧了!

他也懶得說破,只是淡淡道:「你走吧,在我這裡,你挑戰再多次,也不可能揀到便宜的!」

「不走!」江維嘿嘿笑道,「我是來送死的,你多殺我幾次,讓我見識見識你的劍招,也好學點東西唄!」此時江維的模樣,要多賤就有多賤——多殺我幾次,這樣的話,放在現實里,簡直就是一句病句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