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84 Views

wωw ▲ttka n ▲¢ ○

Written by
banner

始皇帝不甘心,派出去衆多軍隊尋找,卻直到死去那一天,都沒有音信,他哪裏知道,那位給他說找到長生之道的人,根本就沒有想把東西帶回去,那人名叫什麼早已無從記載,只知道他姓唐,在家裏排行老五,所以叫唐老五。

唐老五發現了上古時期的一個巨大陣法,只需要以活人爲祭品,啓動大陣,就可以吸取他們的壽命,只是,比例非常小,平均每一千個人,只能換來十年壽命,十萬大軍,也只是幫他換取了一千年的壽命。

可是,和平時候,就很不好辦,爲了能夠有這個便利,他開始進軍政界,他當過國王,也當過大臣,但隨着時間的推移,位置的爬高,他發現了新的麻煩,謀權篡位者。


他的權利開始被爭奪,身爲國王,他需要考慮很多種方式保護自己,因爲雖然他擁有那麼長的壽元,可一旦被殺,就會統統消失。

於是,他選擇退下來,讓別人去當國王,自己在幕後操控一切,挾天子以令諸侯。

這麼一來,國王會首當其衝被那些人當做目標,自己只需要在背後,運籌帷幄,掌控一切即可。

本以爲這麼一來,就沒什麼差池,沒想到的是,很快,新的威脅又出現了,那些國王,竟然有了自己的思想,開始反抗自己,每一代,每一世的國王,都會用自己的手段,去爭奪霸業!

每次他控制住國王后,都會有一個極大的威脅出現,每一次,都差點撼動自己的地位,他派出去很多軍隊,都無法將其抹去。

偶然間,他發現了一股力量,只要自己付出壽元,就可以換來他們的幫助,而他們每次出馬,都可以成功擊殺目標。

他不停的向那個人求助,那個人再指出幾名可以擊殺威脅老者地位的存在,索取他的壽元。

所以,唐老五雖然在不停的吸取着壽命,卻還是在慢慢變老,越來越滄桑,有一天,唐老五發現那個陣法的效果打了折扣,更加令他難以接受的是,伴隨着時代的進步,即便站在最高的位置上,也不能平白無故去抹殺掉幾十萬的人。

唐老五每次去爭奪最高的權力,都要犧牲掉部分壽元,而且越來越多,他已經開始入不敷出!

這一世,他似乎要把以前積攢下來的壽元給用盡了!

……

唐老五扶着牆壁,身體在不停的咳嗽着。

“爲什麼…我只是讓他聽我的話,我沒有傷害他,沒有傷害任何一個坐在國王寶座的人,我只是想讓他們,聽我的命令,就這麼難嗎?這麼難嗎?”

“我做錯了什麼,我究竟做錯了什麼!”

“爲什麼他們全都要背叛我,全都要反抗我,爲什麼!”

唐老五的身體劇烈顫抖着,鮮血不停從嘴巴里吐出來,他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他已經快不行了!

他的壽元將盡,他自己,早已經有了預感!

黑衣人過去扶了他一下,說:“都到了這個時候,還要繼續爭嗎?我跟隨你多年,察覺到你已經沒有時間,最多半個月,你會快速死去,你和他的交易,爲什麼不肯停止?”

唐老五擡起頭,看着黑衣人發了一會兒呆,苦笑一聲。

“若是我停止,我才真的是沒了活命的機會…”

“如果不是我站在這個位置,控制着這些資源,你感覺,我有可能動不動就讓幾十萬人消失,來續我的性命嗎?”

“所以…”

“哪怕到最後一刻,我依舊要繼續戰鬥下去,繼續去爭下去,我感覺得到,每一次的國王,也付出了巨大代價,纔有那個和我作對的人出現,他的身世,也一定是個耐人尋味的謎團吧。”

黑衣人沒有接話,而是悄悄摸了摸他的脈搏,他嘆了口氣,但很輕微,沒有讓他感知得到。

“權利,真的那麼重要嗎?”

黑衣人在心裏自問,他擡起頭,深吸了口氣,說:“事已至此,我的存在沒有任何意義,我沒辦法再照顧你了,你好自爲之吧,老闆。”

神祕老者的眼神在迅速暗淡,聽到了自己的死訊,他有些慌了,他想抓住黑衣人,讓他想盡一切辦法,也要救自己,但黑衣人卻沒有多逗留哪怕一秒鐘,他轉過身,朝着洞外走去,老者立刻走過去抱他手腕,但他已經沒了力氣,只能眼睜睜看着黑衣人,離開了山洞,消失在了自己的視野之外。

黑衣人走出來後,他擡起頭,看了看天空,不覺間,已經流下了兩行眼淚,他沒有去楷,而是默默離開。

“老闆,從此以後,我再也沒辦法照顧你了。”

“沒有你,就沒有今天的我。”

“只是…”

“你被某些東西遮住了雙眼,看不見太多太多,害死你的,正是你一直渴望的永生。”

“世人貪婪,可見一斑。”

黑衣人消失在了森林之中,從此,再也沒有出現在衆人面前,而那位叫唐老五的老者,在洞穴之內,狂咳鮮血,不甘心中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他擡起頭,似乎想要抓住什麼,但卻始終也抓不住,越來越遠,直到他的身體消失在冰冷的時空當中,他的意識變的沉重,眼前慢慢黑暗下去。

“終於…要結束了嗎?”

“追逐,爭奪了幾千年…”

“最終,他還是沒有守住那想要擁有的東西啊。”

(結局一點也不突然,道人會把挖的所有坑給填住哦) 李更新被大熊轟出來了些內臟,鮮血灑的遍地都是,但是,即便如此,他依舊沒有半點絕望的表情,甚至莫名的,他還有一絲興奮。

因爲他的腦子裏,已經有了一個想法,變色龍兄弟的缺點很明顯,他們看少數人還好,但人數多起來,他們就沒辦法準確分辨了,李更新只需要把死神被這麼多人圍起來的消息散佈出去,必定製造混亂。

那時,他只需要假扮成衆人的之一,就可以渾水摸魚,逃出這個是非之地,只要離開,就有機會!

李更新感覺到生命在一點點的消逝,若是別人,或許會因爲馬上離開這個世界而惶恐,害怕,但他不同,這對他來講,是一個全新的開始。

李更新露出絲笑容,因爲心裏的計劃馬上可以施行而興奮着,雖然這六個人的力量很強大,但只要逃離,不斷的成長,依靠系統,依舊可以反敗爲勝!

永生不死,便是他最大的底牌!

只是…忽然間…李更新感覺到越來越遠的靈魂似乎被控制住了,意識竟然在慢慢變的清晰起來…

什麼情況?

李更新瞪大了眼睛,竟然有了力氣,他看到白大褂伸出了雙手,一股微弱的光芒散發出來,照在他的身上,令他很暖和,很舒服。

“印象中,他沒有這種技能啊!他不是主修心理學的嗎?”

李更新的意識更加清晰,已經可以思考,他喃喃自語,充滿了驚訝與不安,那種發自內心深處的淡定終於煙消雲散。

“沒想到吧?世人只知道我的能力是心理,窺探他人真實想法,其實我還有一種能力,就是…”

白大褂發出了一聲冷笑。

“不死。”

白大褂因爲團隊中定位的原因,所以很少用這種能力,不過,他在摧毀對方內心防禦的時候,也有利用到。

假如對方是一個不畏懼死亡,甚至渴望死亡的人,他會利用這種能力不停的去讓對方‘復活’以此來令對方的意志力被慢慢摧毀,直到徹底擊潰。


剛纔,他從李更新的眼神裏,看到了一種對生命逝去的興奮,所以,他決定施展這種能力。

不出所料的是,在李更新得知自己沒辦法死去時,竟然真的在眼神中出現了慌亂,這在之前,可是完全沒有的!

是個破綻!

白大褂眯着眼睛,手頭上的力量在慢慢變強,李更新胸口的傷口,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快速癒合着,那被摧毀的內臟,也在慢慢生長,眼神中的精力,也在越來越旺盛,他的生命,正在復甦!

“你死不掉的。”

白大褂語氣冰冷,繼續道:“無論怎樣,我都會讓你活過來。”

什麼!李更新瞳孔瞪大,因爲如果不死的話,自己能力將會無法施展,所有的計劃,也會破滅!

白大褂找到了這個切入點之後,開始利用自己心理學的知識,去逐漸摧毀對方的防禦,李更新果然中招,眼神裏的堅定正在一點點消失,他的眼睛越來也迷茫,已經沒有了什麼反抗的餘地!

對白大褂來講,這已經是俎上魚肉,墨鏡男笑了笑,佩服起了白大褂的能力,他明白,這件事,終於要告一段落了。

大熊,獵鷹他們,也浮現出了一抹微笑,因爲這個任務,被他們給成功完成了。

可是,就在大家都以爲事情告一段落之後,李更新的眼神,忽然有了新的變化!怎麼形容呢,竟然…生出了一抹血紅!

“哈哈哈。”

一道冰冷的笑容傳來。

“我還要感謝你們,殺死了這個弱者的靈魂,把真正的我給釋放了出來,哈哈哈哈哈哈…”笑聲冰冷無比。

李更新的臉上,浮現出了一張雪白色的面具,彷彿凝了一層冰,越來越厚,越來越堅硬,並且成形。

“如果這個小子不死,我還真不知道應該怎樣才能逃出來呢!哈哈哈,你們這些人,統統都要死。”

面具逐漸形成,白大褂意識到自己沒辦法控制局面,他拔出匕首,就要去殺死李更新,卻被他一拳轟走,白大褂朝後飛去,倒在了地上,李更新站起來後,面具更濃,大熊見狀,用盡全力,朝着他撲來,與此同時,獵鷹也拔出了qiang,對準了李更新。

李更新哈哈大笑,他只是隨後一揮,這些人就如同被大風吹起來的樹葉一般,散落在旁邊。

大熊狠狠摔在地上後,咬着牙齒,他清楚實力的差距,已經沒了反抗的念頭,正在大家絕望之時,墨鏡男忽然身子一閃,到了李更新面前,那一直在口袋中的手陡然伸出,一張黃色的紙張出現,啪的一聲,貼在了對方的眉心。

李更新忽然站着不動,下一秒鐘,他臉上的面具開始一點點破裂,直到支離破碎,他顫顫巍巍。

“怎麼…”

“怎麼會…”

“這不可能…”

墨鏡男笑了一聲,他把手指放在墨鏡腿兒上,慢慢摘了下來,後面,竟然是一雙…類似於魔鬼一樣的眼睛…白的可怕…

“早知道你可以凝聚出這種力量,幾千年前,就不該放過你。”

墨鏡男嗓子裏,發出了本不屬於他的聲音,他用那雙白色的眼珠子,看向正在一點點破碎的面具,似乎回憶到了幾千年前的事情。

那一世,一位國王被唐老五所害,在死之前,對王位的執着,化爲了一縷念想,在輪迴中幾千年,一直附身在‘傀儡國王’身上,和唐老五進行着戰鬥,生生世世,永不停息,使很多百姓也跟着遭殃。

“因果輪迴,戲,也應該謝幕了。”

墨鏡男戴上墨鏡後,深吸了了口氣,看向天空,下一秒鐘,他倒在了地上,大熊他們紛紛跑來,把他扶起。

……

B國,某個隱蔽的角落,一個根本看不清楚身形的白鬍子老人,正在和對面一個人下棋,兩個人育說有笑。

“結束了吧?”

“沒錯,我利用那個人的身體,來到凡間,不停的向唐老五索要壽命,唐老五已死,國王的執念也已經消除,當年我埋下的禍根,也算是全部擺平。”

“那個陣法就不該出現在人世間,你沒有破壞,一睡百年,再次出手的話,勢必會引起混亂,不過你這種因果的辦法,確實很好處理了這件事,只不過,你認爲事情到此爲止了嗎?”

“不。”

“哦?”


“只要貪念還在,還會有新的陣法被發現,還會有新的執念,輪迴百年,千年,萬年。”

“你說的有道理。”

“最可怕的,還是人心,是貪念啊。”

啪。

一枚棋子按在了桌面上,一個老人哈哈大笑:“我贏了。”

(全劇終。) 第一章 跑龍套的流氓

一學生打扮的男子騎着 ‘寶馬’,一路狂奔在江洲的街道上。對於自己座下的這兩永久牌二八自行車,他還是很有信心的。得意的笑了笑後,腳下快速瞪着踏板,那速度誇張點的話就可以趕上火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