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42 Views

乍一看去,這個家是那麼的溫馨、美好!

Written by
banner

我在重回天界的路上 ,雲落天想,自己大概也會忍不住被迷惑吧!

呵~雲書狂這人,一如既往的會裝。

自家母親之所以會被騙,估計也是因爲這樣的原因。

哎!

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他現在並不清楚自家母親到底是不是已經知道了雲書狂的所作所爲。

偏頭看向對上自己的母親,雲落天露出了不忍又難過的神情,用力的抱住:“媽媽,請您相信我,小天永遠都是愛你的!會永遠想你!”

“媽媽知道呀!”雖然對雲落天的話有些疑惑,但是蒼意回答卻沒有任何的遲疑。

看着自己兒子,蒼意笑得格外燦爛。

“媽媽……”抱住蒼意的雲落天,閉上眼睛,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之前止住的眼淚,再次從眼角滑落。

懷中死死摟住,怎麼也不願意鬆開的蒼意,連同周圍所有的一切都慢慢消失。

然而,雲落天卻發現自己依然還被困在夢境之中。

重新回到了之前烈陽當空的無邊沙海之中。

剛纔讓他沉淪到幾乎不願意出來的景象,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考驗而已。

雲落天自己卻很清楚,要不是裏面還帶上了雲書狂,他可能就真的不願意出來了。

即使相當的清楚母親已經過世了,他還是願意自欺欺人一下。

無論是在虛幻中還是在其他任何的可能之下,他都相當珍惜和他母親相處的時光。

原來的他太過於不懂事兒,平白浪費了那麼多和母親相處的日子,現在想來,依然鑽心的疼。

子欲養而親不待,這成爲了雲落天永遠的遺憾之一。

就算清楚剛纔發生的一切都不過是黃粱一夢,他也依然願意就這樣沉溺其中。

他只想和母親相處的時間能夠多一秒、更多一秒!

可惜,假的終究是假的,就算他心中再怎麼不願意,也不能一直沉迷下去。

尤其是,製作這個虛幻現實的,還並不瞭解自己心中真正的渴望的時候。

不過也正是因爲這個考驗的原因,他終於明白了過來,這一切都不是什麼夢境。

因爲一個人的夢,只可能是他最渴望而不可求的東西。

只是他現在還弄不清楚讓他陷入到這樣一個境地的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雲落天就這樣靜靜的站在沙丘中間,等待下一波幻境的到來。

沒有什麼比直接進入到幻境中,更能瞭解一切了。

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天一夜,旁觀的三個人已經沒有那麼悠閒的姿態了。

“他們真的不會有事?”尤其是看到之前自己的那些夥伴們依然還沒有從幻境中走出來,袁信忍不住開口。

“不會有生命危險!”葉子沉默了一會兒,悶悶的來了一句:“一般沒有經歷過類似訓練的人,想從裏面出來都不那麼容易,尤其是……”

葉子眼神飄了下,在袁信和邱落兩個人身上打了個轉:“心裏有什麼特別放不下的人或者事,恐怕想要出來就不那麼容易了!”

“你不能讓他們直接出來?”邱落突然問到。

“能!”對於這件事情,葉子倒是沒有什麼遲疑的。

“會不會有什麼影響?”邱落繼續發問。

“不會!”言簡意賅的回答,卻帶着強大的自信。

“我是不是認識你?”突然,邱落問了一句和他們討論的話題風馬牛不相及的一句話。

“我不認識你!”頓了一下,葉子似乎才反應過來了他問的是什麼,稍稍卡了一下,纔回答。

“那你打算讓他們這樣到什麼時候?”眼神微微閃了兩下,邱落重新將話題轉了回來。

“達到我的目的的了,我自然就會把大家都放出來!”葉子的回答等於沒有回答。

“那你的目的是什麼?”對之前葉子提到“相關訓練”感到有些緊張,卻發現沒有人對他能從裏面出來,可能是經過了“相關訓練”的事情有什麼在意的,袁信終於放鬆了下來。

聽到葉子那麼說,他再次忍不住開口問道:“或者換個問法,你到底相對雲落天做什麼?”

瞥了一眼神情緊張的袁信,葉子撇撇嘴,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樣子。


“反正是好事兒,就不用你瞎擔心了!”

“……”瞎擔心的袁信。

邱落的目光卻一直放在葉子身上,細細的打量着。

那帶着探究的眼神,讓人想忽視都不容易。


突然,他的視線掃過葉子的手腕處,微微一頓。

露出一個瞭然的笑容,移開了目光,對於兩個人的對話,完全不放在心上了。

在葉子那裏吃了一個悶虧,想要找邱落安慰的袁信,再次受到了打擊。


這傢伙根本就沒有開口幫忙的意思。

無奈的轉頭繼續看着那些團團轉的人,百無聊賴的打了一個哈欠。

作爲旁觀者,他們也並不知道夥伴們到底遇到了什麼。

要不……先睡個覺?想着反正也沒什麼事情,袁信想要偷個懶了。

就在這個時候,洛詩詩突然甩了甩頭,打量着周圍的情況,在看到了之前怎麼也看不到的同伴之後,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總算是出來了!”

“詩詩!”原本無精打采的人,瞬間來了精神。

“你們早就出來了?”聽到袁信的話,洛詩詩偏過頭看了過去,難得驚訝的看着他們。

“……嗯!”掃了一眼一旁沒有什麼動靜的葉子,袁信心不甘情不願的點點頭,表示事情就是這個樣子的。

洛詩詩的臉色不着痕跡的變了變,卻很快調整了回來,視線跟着袁信落在了葉子身上,卻帶着疑惑不解。

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靠近葉子:“小葉子也出來了?”

“我以前來過這裏,已經經歷過了!”笑了笑,葉子一反在袁信和邱落兩人之間的模樣,再次給人畏畏縮縮的感覺。 兩個已經和葉子相處了一段時間,見識過他的真面目的男人,面上都忍不住露出了古怪的神情。

這娃是精分沒錯了吧!兩種性格切換自如呀。

好在他們兩個都不是什麼多嘴的人。

當然除了本身不多言之外,袁信是相當有自知之明的不敢招惹葉子,邱落卻是已經認出來葉子,將他劃分到自己人這邊來了。

洛詩詩聽到這話,微微眯了眯眼睛,發現袁信他們竟然沒有什麼異樣,露出了困惑的眼神:“你既然以前來過,知道到了這裏會遇到這樣的事情,又爲什麼要帶我們過來?”

“我……我忘記了……”躲到袁信的身後,葉子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還控制不住的結巴起來。

接觸到洛詩詩帶着探究的眼神時,葉子更是露出了一個要哭不哭的樣子,往袁信背後縮了縮。

那膽小的樣子,很難讓人相信他是裝出來的。


總裁的全能嬌妻 :“好了,現在不是追究這些的時候,葉子對這些事情本來了解就少,可能連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現在比較關鍵的是,我們應該怎麼做?”幾句話的功夫,邱落成功的轉移了洛詩詩的注意力。

轉頭看着其他還在原地打轉的人,洛詩詩忍不住皺眉:“你們先出來,有想出什麼辦法來嗎?”

回答她的是三個人整齊劃一的搖頭動作,還有葉子探出頭搖完又縮回去的表情。

“能把他們叫出來嗎?通過外界的刺激?”對於他們三個這樣的回答,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反應的洛詩詩,強行按住自己想要打人的念頭,開始在夥伴中間晃悠。

試探的問出一個可能的辦法,卻完全沒有等他們三個人回答的意思,就已經伸出手朝着其中一個人推了過去。

成功將袁信和邱落兩個人嚇了一跳,偷偷的瞄了葉子一眼,注意到他眼神都沒有波動一下,這才暗自鬆了一口氣。

但是兩人對洛詩詩這樣的行爲卻帶上了幾分不滿意。

尤其是那個被洛詩詩推到的夥伴,明顯露出了痛苦的神色時。

袁信忍不住開口,帶着幾分不贊同:“詩詩,我們能想的辦法都已經試過了!”

(並沒有……)

“他們只能憑藉自己走出了,我們的任何動作除了讓給他們的處境更加不好之外,沒有任何用處!”未免洛詩詩在繼續想出什麼辦法來幫還沒有走出幻境的人,袁信添了一句。

心裏卻在不斷的腹誹葉子,明明是他搞出來的事情,卻要讓自己來善後?

不敢將怒氣朝着不是善茬的葉子發,他只能沒好氣的對着洛詩詩這麼說話。

這一反常態的說話方式,讓一直受他恭維的洛詩詩朝他投過去一個詫異的眼神。

不過到底對袁信這個人沒什麼感覺,和這些人一起行動,也只是想要完成對應的任務,加上這一羣人帶給她的感覺還不錯,不是那種背後捅刀子的人。

不管以後會怎麼發展,至少在目前的情況之下大家都還是相當不錯的。

而被她推到的人確是也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讓洛詩詩不敢再有什麼動作。

小心的退回到三個人所在的位置,洛詩詩也拿不定主意了:“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

“不怎麼辦,只有等他們自己出來我們才能繼續前進!”袁信聳聳肩,表示自己的無能爲力。

“可……可是,我們快沒有吃的了……”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努力縮脖子降低存在感的葉子,卻突然伸出腦袋,來了這麼一句話。

不知道是不是擔心他們不相信,還特意掏出自己用來裝食物的袋子,翻開來給他們看。

空空如也的口袋,讓所有人都愣住了。

也許是感覺這樣的刺激還不夠,葉子還打開自己的水袋,抖了抖,苦着臉:“水……也沒有了……”

一直看着葉子吃吃喝喝沒有停下來過的袁信和邱落,聽到葉子這麼理直氣壯的要求大家幫着找吃的,都一臉的震驚。


這個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偏偏還頂着一張人畜無害的臉,和畏畏縮縮的性子。

兩人表示,着還真的是活久見了。

即使是這樣,兩人依然還是乖乖的站了起來,拍了拍葉子的肩膀:“那你們在這裏看着大家,我們連個出去找點兒吃的喝的吧!”

“你們留一個人下來吧,我和另一個人一起去!”洛詩詩看了一眼畏畏縮縮的葉子,漂亮的眸子劃過不喜,對兩人開口說了一句。

還沒等袁信和邱落兩個人說話,葉子就再次小心的張開嘴:“可是……你們能找回來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