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50 Views

突然間,茅屋中響起一道老者聲音,無悲無喜,不帶任何情感的聲音。

Written by
banner

「和尚,我不是說過了么,在落煙大陸中,有很多事情是你看不清的,雖然迷幻林能夠攔下整個落煙大陸,但是卻有五人不在此列!」侯老笑道。

「哦?除了你之外,我實在想不出還有誰!」茅屋之中響起剛才那道聲音,不過此時,這道聲音之中終於帶有好奇的味道在其中了。

「其一便是這小子,你別小看了他,他的身份很不簡單,錯了,不簡單已經不夠形容了,至於另外一位就是他的師尊了,而最後兩位我就不好多說了!」侯老道

「這小子的特殊我還是知道一些,不過也不至於能夠zìyóu出入迷幻林吧,算了,我知道你不會說的,不過這小子的師尊到底有何恐怖之處,很明顯不是羽晨子那小鬼,到底是何方神聖?還有另外兩位是誰?我能夠感覺到,你提到那兩人的時候,語氣之中的嚴肅。」茅屋之中響起老者聲音,但是卻不見身形。

「那兩人我不敢說,這個世界沒有任何事情能夠逃過二人的眼睛,至於這小子的師尊,呵呵,若是說『器』都無法隨意進入迷幻林了,那麼迷幻林也不是由我來看管了!」侯老笑道。

「猴子,你是說『器』?難道是……?」茅屋之中響起老者震驚的聲音。

侯老淡淡點頭,繼后茅屋之中沒有響起老者的聲音,似乎已經離開,似乎又在沉思某些事情,半響之後才終於有聲音響起。

「沒有想到啊,傳說之中的『器』竟然是這小子的師尊,這小子倒是撞了大運了,居然拜入『器』門下,有了『器』在,這小子就能夠在落煙大陸橫行無阻了,『器』的強大足以在這個世界稱帝啊!」虛空老者嘆道。

「嘿嘿,誰說這小子拜入『器』門下是撞大運了?我看倒是『器』撞大運了吧,而且還要告訴你一件事,就算是『器』也無法在這個世界稱帝,有人比他更強!」 美麗與虛幻的日本

「你了解很多,卻從不多說!唉……」 童川在迷幻林之中不斷前進,身後雖然沒有人追來,但是他還是不放心,速度有所減緩,不過卻並未停止前進的腳步。

「不能登上山頂!」

突然間,童川停下腳步,這迷幻林是一座山峰,若是他到了山頂,很容易被圍攻,這是他不願看到的,若真是被圍攻,插翅難逃。

觀察了周圍的環境,童川來帶一顆大樹下盤坐,但是卻並未進入修鍊狀態,雖然現在暫時安全,不過也不能大意,而且那位侯老也說過,迷幻林還是少入為妙。

這個時候,童川不得不思考如何離開迷幻林了,在外圍有許多的修仙者,想必此時都期盼著他出現,說不定現在迷幻林已經被包圍了也說不定。

輕搖腦袋,童川拋開心中的雜念,此時最重要的還是先恢復狀態,剛才和少婦的大戰,幾乎耗光了他所有的元氣和jīng神力,若非有著生命危險,恐怕他早就倒下了。

或許是因為在迷幻林之中,童川感覺到他此時恢復速度比起以前快了數倍有餘,元氣和jīng神力皆是如此,不過短暫時間,身體的疲勞已經消失。

「必須儘快恢復!」

童川狠狠一咬牙,雙眼緩緩閉上,聆聽能力施展開來,但是卻僅僅能夠聽到周圍十丈範圍距離而已,而且還是極為模糊的聲音,不過周圍的霧氣卻瘋一般的湧入他體內,那等模樣,就猶如有個無底洞一般。

隨著元氣和jīng神力的恢復,童川能夠感覺到,他能夠聆聽的範圍也逐漸增加,現在已經能夠聽到周身十五六丈的距離了,發現這一點讓他信幸喜無比,在這個危險的環境中,提升一絲一毫的能力都顯得至關重要。

「童川!」

突然間,童川雙眼猛然張開,視線不斷掃視,就在剛才,他聽到了一道極為熟悉的聲音,那道聽了十二年的聲音,雖然並不悅耳,但是對於他來說,比世界上任何聲音都好聽。

雙眼環顧,卻並未發現任何異常,童川失望搖頭,不過是錯覺而已,在落雁大陸怎麼會聽到那道聲音呢!

然而就在童川雙眼即將再次閉上的時候,突然猛然張開,眼中jīng光四shè,望著眼前那道極為熟悉的身影,望著這道身影腰間的圍裙,望著已經發白的頭髮,眼中出現水霧。

「老媽!」

童川顫抖出聲,身體不斷顫抖,無法抑制心中的情緒,如同火山爆發,淚水滑落,雖然他知道這不過是幻覺,在這個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他的老媽,雖然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但是他不遠離開這個幻境。

「孩子,你長高了!」

一道身影不斷緩緩接近,當距離童川不過數丈距離的時候,終於露出了容貌,年紀摸約三十六七歲左右,身上綁著只有做飯時才使用的圍裙,臉上的雀斑稀疏,夾雜著白sè的頭髮蓬鬆,顯然還未來得及整理,這不就是童川的老媽么。

老媽不斷接近童川,臉上的笑容是那般慈祥,來到童川身前,用一雙長滿干繭的手將童川攬入懷中,眼中的淚水忍不住滑落。

「老媽,我……」

「什麼都不用說,我明白,我明白……」

母子就這樣相擁著,用彼此的心溫暖著對方,似乎只有這樣才能夠彌補這幾年的思念之情。

良久之後,童川鬆開雙手,仔細打量著老媽,和四年前沒有任何區別,唯有頭上的白髮增添了不少,臉上的皺紋多了幾條,這一切落在童川眼中都是如此刺眼。

「孩子,我要走了,我不能影響你!」老媽依依不捨的說道。

「不,您不能離開我,我不允許你離開!」童川開口,語氣是如此的平淡,卻堅定無比。

老媽緩緩搖頭,臉上浮現苦笑之sè,然而落在童川眼中,卻如同是在嘲笑他一般,嘲笑他沒有實力達到所說之話,有如同在否定他的決定一般,讓童川心中一陣刺痛。

「孩子,我們終有一天還會相見的,我相信你!」老媽輕笑道,身影便得模糊起來。

童川眼中出現血絲,伸手想要去抓,但是雙手卻穿過了老媽的身體,讓他從心底產生無力感,但是在瞬間之後,眼神變得尖銳起來,有著一片血光閃過。

雙手一揮,周圍的環境大變,迷霧開始消失,樹木開始消失,同時老媽的身體也再度恢復凝實狀態,但是這些都沒有讓引起童川絲毫的情緒,上前一步拉住老媽的手,感覺到手中的溫暖,臉上終於露出一絲笑容。

「老媽,誰也不能分開我們母子!」童川笑道。

老媽沒有任何錶示,就這樣注視著童川,似乎想要看穿童川這四年是如何度過的,當初一個啞巴少年,現在一個修仙者少年,在她的眼中都沒有任何變化,依然還是那個不變的少年,依然還是那個童川,依然還是她的兒子。

「老媽,雖然我不知道為何在這裡能夠見到您,但是既然我們母子已經重逢,我就不允許再分開,無論是誰都不行!」童川堅定說道。

「若幻境要破碎,我便重建幻境,只為留下您的容顏,若空間要阻斷,我便劃破空間,只為留下你的身影,若上天要反對,我便逆行伐天,只為這世是您的兒子,伴隨您左右!」

那如同誓言的話語響起,雖然輕柔,但是卻在烙印在老媽的心中,無法磨滅。

此時,童川母子二人已經不在迷幻林之中,出現在一片山清水秀的小山谷之中,溪水流淌,小溪之中魚兒遊動,五顏六sè的鮮花盛開,香氣飄動,宛如人間仙境。

突然,一道身影突然從虛空之中踏出,身影透明,一襲白衫飄蕩,雙手負在身後,在左手的食指上,佩戴著一枚有著裂縫的指環,然而容貌卻無法看清,唯一能夠看到此人的額頭上有一個鮮紅的字,閃爍血光。

修!

此人的出現讓母子二人將目光投去,童川一臉震驚之sè,沒有想到這位神秘青年男子居然在這個時候出現在他身前。

老媽望著這位青年男子,眼中全是複雜之sè,童川無法看清這位青年的容貌,但是老媽卻能夠看清,就是因為看清了容貌,才會出現這樣的神sè。


「還是出現了啊!」老媽低聲喃喃道。

青年望向老媽,微微欠身,讓童川更加震驚,不明白這位神秘青年男子為何要對老媽行禮,不過還不等他開口詢問,天空突然大變,原本萬里無雲的天氣突然變得低沉起來,似乎天都要跌落一般,壓在頭頂之上,讓人無法呼吸。

青年男子抬頭望天,身上的白衫突然化為血紅之sè猶如被鮮血渲染一般,甚至還能夠聞到其上的血腥味,讓童川內心出現煩躁之感,同時還有一股莫名的危險。

「你的誓言,我幫你實現!」青年平淡道。

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是童川明白,青年男子的話是對他所說,當下心中疑惑,不明白其中意思,他似乎和眼前這位青年男子沒有絲毫關係,只是在意識之中偷窺過兩次而已。

「你越界了!」

一道威嚴聲音響起,同時童川如同受到了無窮壓力一般,連身體都無法動彈絲毫,若不是胸口的圓環發出柔和的光芒籠罩著他的話,恐怕他早就倒下了。

「越不越界不是你說了算,吾說沒有越界便沒有越界,就算吾越界又如何!」青年男子傲然道。

在小鎮的茅草屋之中,柯老站在門口,抬頭望向西北方,眼中jīng光四shè,自語道:「這下有好戲看了!終於出現了啊!」 感受到蕭凡身上漸漸升騰而起的氣勢,咪馬休皺了皺眉頭,只見她的手指微微一動,在她面前的大碗便隔空飛了起來,向蕭凡砸了過去。


“兮若,巴克,你們先散開一旁,讓我見識見識五星執法者的實力。”說話之間,蕭凡未動分毫,但是那隻碗卻是硬生生的停頓在面前,難以寸進分毫。

“這是我們戰士公會的私事,希望你不要擦手!”咪馬休的眼中寒光一閃,單手一拍桌子,桌子上的十幾個酒罈子升騰而起,向蕭凡撞了過去!

“我易心寒做事,乃是隨心所欲,一切全憑喜好。”

“轟轟轟……”

一語言罷,不動神色之間,所有的酒罈子紛紛炸開,已經離開遠遠的兮若和阿爾迪巴克兩人都能清晰的感受到空間的震盪!

在漫天的碎片之間,一隻光滑嫩白的小手破開空間伸了過來,一指點向蕭凡的眉心!

蕭凡依舊坐在那裏一動也不動,體內混沌元力流轉,一頭張牙舞爪的暗黑色神龍虛影從蕭凡的身上衝出,瞬間將漫天的碎片崩飛,同時也將咪馬休震退了三四米開外!

“哼!”眼看蕭凡出手間沒有絲毫留情,咪馬休也動了真怒,只見她一個轉身,一腳將身旁的木凳踢向蕭凡,絕妙的身法再次踏出,向蕭凡衝來!

蕭凡的面色不變,如往日一般淡漠,右手緩緩伸出,輕輕推了推跟前的桌子,只聽轟的一聲,木桌把木凳撞碎,去勢不變的撞向後面的咪馬休!

此時的咪馬休全身火紅色光芒籠罩,一個轉身避開木桌,便在剎那間來到蕭凡的面前,衣裙飄飄之間,秀腿凌厲的踢向蕭凡,即使是空間都在這凌厲的一退下發出咔嚓的聲響!


祖龍訣乃是將自身修成龍身,祖龍真身的肉體除開三天二祖一魔那個級別之外,肉身力量當初第一強!面對咪馬休這一腿,蕭凡卻是不閃不避,直接擡手格擋!

轟!

胳膊與秀腿相接,一道恐怖的勁氣漩渦以兩人爲中心席捲了整個酒館,所有的桌子和凳子全部在這餘波的威力下粉碎,整個酒館中,唯一沒事的,就只有兮若,阿爾迪巴克,還有那個站在櫃檯中的夥計了。

蕭凡屁股底下的木凳也完全破碎,無奈之下,他只能站起身來,灰黑色的混沌元火升騰而起,足足有兩三丈高!

咪馬休身法踏出,瞬間退到四五步之外,一對美麗的藍眼睛有些驚訝的望着蕭凡,她沒想到這個東方人竟然會這麼強,而且交手了幾回合,也沒有看出他到底是什麼境界的實力。


“作爲執法者,我必須要完成公會賦予我的任務和使命,所以,我要盡全力了!”說話之間,咪馬休身上的氣勢陡然暴起,不滅境界強者欲與天爭的氣勢瞬間就壓過蕭凡一頭!

咪馬休伸手虛空一抓,一柄火紅色的丈長指寬的雙手大劍顯現而出,濃郁的火屬性元力讓咪馬休周圍十幾米範圍內的一切都燒成了灰燼,顯然,她並在乎這個酒館。

眉頭輕輕一皺,蕭凡的表情謹慎了起來,爲了隱藏身份,他只能使出生靈道的實力,最多也就相當於帝狂巔峯境界,面對不滅二重天的咪馬休,蕭凡雖然不懼,但若是大意起來,很有能敗的就是自己了。

四五步之間的距離,對於不滅境界的強者來說,只需要不到一個眨眼的時間!火紅色的大劍將空間都灼燒焚化,帶起了千鈞之勢轟然劈下!

袖袍一擺,蕭凡化掌爲爪,右手赫然變成了一隻巨大的暗黑色龍爪,直接一把捏住了劈下來的火紅色大劍!大劍之上能夠灼燒空間的烈火,卻是根本無法傷害到龍爪上暗黑色的鱗甲!

一見此景,衆人譁然,即使是兮若都有些吃驚於蕭凡的實力,那咪馬休更是臉色一變,體內鬥氣元力全力爆發,轟的一聲,震開蕭凡的龍爪,將大劍收了回來!

右手恢復了正常模樣隱入袖袍之中,蕭凡的心中很是欣慰,祖龍訣的強悍果然如他心中預料的一般,除非對方有強大的神兵利器,否則只要境界不是高過自己很多的修者,甚至於連自己的防禦都破不開!

不給咪馬休繼續攻擊的機會,蕭凡身影一動,兩人之間瞬間顯現出十幾道殘影,蕭凡瞬間出現在咪馬休的面前,手掌再次化爲暗黑色鱗甲覆蓋的龍爪扣向她的脖頸!他準備在最短的時間內製服這個看似柔弱其實很彪悍的女人!

“火神之力!”最後的關頭,咪馬休全身火紅色的炙炎陡然變得有些透明起來,令人恐怖的高溫讓蕭凡手上那暗黑色的鱗甲散發出一股燒焦的味道!

臉色微微一變,蕭凡瞬間收手,果斷的退開,體內元力遠轉之間,將附着在手上的一團透明火焰熄滅。

“你居然還是個神使?”在西方大陸,皇極高手登上聖山,便能夠成爲神使,獲得神賦予的力量,皇極爲一級神使,帝狂爲二級神使,不滅爲三級神使,九天境界就是神!而通天則是神王!

“你能夠熄滅神火,更讓我有些吃驚!”咪馬休卻是緊盯着蕭凡的眼睛,有些唏噓的說道。在她的心裏,這個神祕的東方人不知到底修煉的什麼功法,實在是太詭異了,尤其是那暗黑色的鱗甲,以她不滅層次的修爲,竟然都破不開!

“呵呵,你有神火我奈何你不得,但是你也根本無法傷害到我,既然如此,我想保下阿爾迪巴克,你應該沒意見了吧?”

如果全力發揮,蕭凡有數種方法能夠捏死這個彪悍的西方小妞,但是兩人之間根本就不至於你死我活,而且蕭凡還不想過早的暴露身份,過於的引人注目,只會對自己以後的計劃不利。

“呵呵,是哦。”咪馬休收起大劍,身上火紅色的鬥氣光芒也斂入體內,俏皮可愛的向蕭凡吐了吐舌頭。但是緊接着她的臉色一變,道:“我失敗了,會長會派出六級的執法者的!”

蕭凡有些無語的搖了搖頭,他感覺這個叫做咪馬休的西方女孩,實在是讓人難以捉摸,揮了揮手,走到兮若的身旁,道:“既然如此,那我蕭凡就等着見識一下六星執法者的實力。”


說完,蕭凡便拉起兮若的小手走出了酒館,阿爾迪巴克也跟着蕭凡走了出去,面對五星和六星的執法者,現在的蕭凡,是他如今唯一的依仗! 一道轟鳴聲響起,童川雙眼猛然張開,之中全是震動之sè,剛才他目睹了最為頂尖的戰鬥,根本不是現在的他能夠觸摸到的戰鬥,舉手間天地震動,那威力足以滅世。

童川終於見識到青年的強大,然而就算恐怖如斯的後者,最後也敗在那位不露身影的老者手中,甚至連其身形都未曾逼出來,由此也可見這位老者的強大。

「老媽…….」

童川將青年和神秘老者的戰鬥拋在腦後,低嘆一聲,聲音之中全是思念,雖然知道剛才不過是幻境而已,但是他還是想要和老媽多待一會兒,哪怕多一秒也好。

但是事與願違,當青年和神秘老者的交手結束后,幻境破碎,童川也回到現實之中,周圍依然還是迷霧,迷霧之中依然還是稀疏的樹木,沒有發生絲毫變化。

「我若是有那位青年那麼強大的話……」

童川心中忍不住這般想,若是有那位青年的強大,那麼回到老媽身旁也不在是幻想。

對於這位青年,童川沒有絲毫了解,但是卻在他的意識之中出現過三次了,而剛才的出現最為真實與接近,但是即便如此,也沒有看清其面容,讓他失望。

待我有罪時 難道和我有什麼聯繫么?是圓環的原因么?」

童川忍不住這樣去想,這也是極為正常的事情,當初還沒有得到圓環的時候,這位青年就從未出現過,但是得到圓環之後,這為青年就時常出現。

「想那麼多作甚,只要知道這位青年對我並未敵意就行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