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65 Views

死字出現,楊天右手的手臂處,便是出現一縷黑氣,黑氣順著楊天的右臂直通手掌,隨著黑氣的補充,那死字開始勾畫出第一筆,隨後便是第二筆……

Written by
banner

等到妖蛇距離楊天已然不足一丈的時候,死字便是全部勾畫完畢,

「哄,」死字勾畫完成之後,便是從楊天的右掌中爆發而出,聽到突然的響聲,妖蛇下意識地循聲望去,只見在楊天的身體上,一個巴掌大小的死字正在跳躍,

目光看到死印之時,妖蛇的眼瞳皺縮,顯然沒有預料到死印會突然出現,目光一掃,發現楊天仍在昏睡,妖蛇眼中的驚駭之色,則是更加的嚴重了,

萬萬沒想到,這死印竟然可以不受主人的控制,自由行動,

「該死的……」看到死印虎視眈眈地守著楊天,妖蛇心中也是知曉,此次想要奪取崆峒古印的計劃失敗了,以她巔峰時刻,都不能準確無誤的躲避死印的攻擊,更何況與饕餮一戰,她也受了不輕的傷勢,更不可能是死印的對手,只能怒罵一聲,心中極為不甘的離去,

而在妖蛇離去之後,這一片又是再度陷入了安靜,

時間悄然而過,在妖蛇離去之後,又是過去了一日多的時間,而在這段時間中,妖蛇便是再也沒有來過,顯然是療傷去了,而那死印也是沒有回到楊天的手掌中,就這般守著楊天,而在第二天的某一刻,死印突然發現,自己的實力竟然開始流失,

黑霧暴涌,死印突然化作了一名男子,而男子的樣貌則是與當初楊天在死亡世界中見到的一樣,

這名男子剛一現身,便是對著楊天的身體掃去,毫無疑問,自己法力的流失,問題出在了楊天的身上,若是楊天的身上沒有絲毫變故的話,自己也不會有法力流失這一說,

在一番檢查中,這名男子發現了問題的所在,

龍氣所支持的時間快到了,


而發現這一幕,無疑,令的黑衣男子有些驚慌,伸手一吸,被楊天藏在懷中的蒼木靈藤便被其抓住,目光緊縮,如今之際,唯有用神農鼎方才能煉化蒼木靈藤,

而且,自己也沒有火焰,根本無法將蒼木靈藤煉化啊,這就好比有了米,卻沒有鍋和火是一樣的道理,

有了種種問題之後,那名黑衣男子再也無法保持氣定神閑的模樣,急得猶如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就差氣的直跺腳了,

而就在這時,楊天的身體上突然散發出一道黑、一道白的霧氣,

兩道截然不同的霧氣緩緩凝聚成兩個楊天,

看到兩個楊天出現,黑衣男子的臉上也是露出了笑容,雙眼看著躺在地上的楊天,笑道:「這下,你有救了,」 似乎是由於楊天法力不斷流失的緣故.此次現出身來的陰陽楊天.身軀略有幾分虛幻.而且從兩個楊天的身上.不時的飄散出黑氣與火焰.想必.當楊天法力全部枯竭之時.便是兩個楊天的身軀消散的時候.

看到一身黑衣與一身紅衣的楊天同時出現.那黑衣男子倒也沒有顯得極為錯愕.誰料剛一開口.那一身黑衣的楊天便率先說道:「廢話少說.時間緊迫.你來護我.由我二人將那蒼木靈藤煉化.」

那黑衣男子一聽.便是沒有絲毫的猶豫.隨手將蒼木靈藤遞了過去.

一身紅衣的楊天隨手將蒼木靈藤接了過來.然後與那一身黑衣的楊天對視一眼.二者同時點了點頭.


見到兩個楊天的樣子.黑衣男子淡然一笑.心知.這兩人快要開始了啊.


果不其然.只見那一身黑衣的楊天.手掌變化.結出一道印結.右手手指.結成劍指.然後猛地對著本體楊天一指.口中輕喝:「出來.」

「嗡嗡……」隨著一身黑衣的楊天喝聲落下.本體楊天的身上突然出現一道綠芒.綠芒散發出一道道波紋.隨著波紋出現.那道綠芒便開始在楊天的體內遊走不定.最後.停在了楊天的心口的位置.

「彭.」的一聲.那神農鼎便是突然從楊天的心口位置竄出.見到神農鼎出現.一身黑衣的楊天劍指突然朝上.神農鼎便是微微一顫.緩緩向上升起.直到神農鼎升至本體楊天的上方一丈處的位置.一身黑衣的楊天才緩緩鬆開手掌.

就在一身黑衣的楊天鬆開手掌的一剎那.一身紅衣的楊天忽然大喝一聲.左掌將蒼木靈藤拋於神農鼎中.右掌則是伸出.指尖之上.繚繞出五道碧色的火焰.五指迸發.那五道碧色的火焰便是落到了神農鼎的下方.勁力劃過.神農鼎不由自主的翻了個身.鼎口的位置朝向下方的楊天.

做完這一切后.一身紅衣的楊天右手手掌握住.倏又攤開.在其攤開手掌的時候.手掌掌心的位置.一團成黑紫之色的火焰卻是突然出現.

這一身紅衣的楊天本是楊天體內的離火所化.想那離火.本就已經快要達到通靈的境界.如今.煉化一根蒼木靈藤.根本就是手到擒來之事.

黑紫火焰出現.一身紅衣的楊天便是將手中的火焰對著神農鼎射去.頓時.火焰大漲.那原本呈青綠之色的蒼木靈藤也開始逐漸泛黃.看到這一現象.一身紅衣的楊天與一身黑衣的楊天都是一笑.只要那蒼木靈藤開始枯萎.那麼.將之煉化的第一步.就算是完成了.

接下來的時間.倒是顯得極為煩悶.因為那蒼木靈藤本就不是凡物.雖說.離火的火焰溫度不低.但是.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夠將之徹底煉化的.

時間悄然而過.一晃便是三日.

在這三日時間中.那一身黑衣的楊天與一身紅衣的楊天.二者的身軀也是開始越發透明.簡直都可以說是空氣般的存在了.不過.饒是如此.兩人都是一直在堅持.堅持到蒼木靈藤被煉化的那一刻.

雖說.三日前.那蒼木靈藤便是開始有了枯萎之色.但是.在隨後的三日中.那蒼木靈藤便是在也沒有任何的進展.任憑.那一身紅衣的楊天如何使用火焰.但都是奈何不了蒼木靈藤.

用盡了所有力氣后.兩人也是明白.蒼木靈藤何其珍貴.而且.將之說成天材地寶也不為過.而但凡珍貴的藥材.都是比較難以煉化的.

而楊天當初為了救治木靈子.所使用的魂涎精髓.也是屬於天材地寶的一種.而那次.楊天也是足足用了三日時間.方才將魂涎精髓開始煉化.

這蒼木靈藤與魂涎精髓之間.二者根本就沒有可比性.如果非要將二者做一個比較的話.那麼兩者也是又一個相同的特點.那就是極難煉化.

當然.這方世界.浩瀚無邊.天地間.所存在的天材地寶自然也不在少數.有的天材地寶的煉化的困難度比蒼木靈藤還要高出許多.而煉製那種丹藥.才是最最熬人的.若是沒有一定的毅力與堅持.還真不能將丹藥煉製而出.

而一身紅衣的楊天此次煉化的.還不過只是一株藥材而已.

雖說只是一株藥材.但是.用的時間已是不短.

三日的時間並未停留多久.便是悄然而過.轉眼間.又是兩日時間過去了.而在苦苦的等待中.一身紅衣的楊天與一身黑衣的楊天兩人.由於時間過長的原因.體表幾乎不完整了.兩者身上的衣服也是呈現一種慘白之色.而兩者的身軀幾乎呈現一種霧狀.那般模樣.就像是快死的人的樣子.

而在五天的時間中.漫長的時間也是逐漸地將兩人的耐心消磨乾淨.此時.兩人剩下的.只是一種希望.或者說是奢望也行.

不過.有個人倒是看的興緻勃勃.那就是由死印化成的黑衣男子.雖說.此時的黑衣男子的模樣與兩個楊天差不多.而在這兩日中.那黑衣男子也是逐漸發現.那一身黑衣的楊天與一身紅衣的楊天兩者合起來.倒是與本體楊天一模一樣.無論是性格.還是其他.都是大致相仿.

而他不知道的是.那陰陽命丹的奇妙之處就在於此.只要能夠有分身出現.兩個分身.一個佔據好的一面.而另一個則是佔據邪惡的一面.不過.由於兩人的本體都是不凡的緣故.所以.那佔據邪惡的一面的楊天.倒也沒有失心瘋.到處去殺人放火.

當然.若是楊天開始便知道.能有此效果的話.恐怕他就會考慮考慮到底服不服用那陰陽命丹了.

……

在一片空曠的地方.有著三道鬼魂一般的人影卻是在這裡守候著.而三人的身旁.卻是躺著一個身著黑衣的少年.五日時間過去了.而那躺在地上的少年卻是沒有絲毫醒轉的跡象.

就在夕陽快要消失的時候.那一身紅衣的楊天卻是輕嘆一聲:「唉.我們的時間就快到了.」

「是啊.」一身黑衣的楊天苦笑一聲.也是嘆道:「沒想到蒼木靈藤竟然如此難以煉化.五日時間.卻連外層都沒有裂開.難道這次.他真的要死了嗎.」

「誰知道呢.」一身紅衣的楊天望了一眼天色.悠悠地說道:「我們能夠做到的.只有這些了.」

聞言.一身黑衣的楊天卻是笑了笑.但是怎麼看那笑容.都是有些苦澀的味道:「管他呢.只要這小子一死.那你就可以回你的地方去.而我也可以回到幽冥河水中了.這不是你我一直都想的事情嗎.」

「呵呵……」一身紅衣的楊天笑道:「當初是這麼想的.只不過.如今.那種想法.卻是慢慢淡忘了……」

一身紅衣的楊天說完.和那一身黑衣的楊天兩人互相看向對方.然後哈哈大笑道:「也罷.就讓我們陪這小子到最後一刻吧.反正只有半個時辰的時間了.如果半個時辰他還不能醒來的話.恐怕就真的回天乏術了.」

聽到一身紅衣的楊天所說.那一身黑衣的楊天便是沉默不語.但其目光卻是緊緊地盯著本體楊天.心中暗道:「小子.你可一定要醒來啊.不然的話.你的仇.誰來報.難道你就甘心讓你的父親在魔宮中受苦嗎.」

然而.一身黑衣的楊天的這番話.並沒有起到什麼作用.那本體楊天已然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半個時辰.很快就到了.似是感覺到了楊天的法力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那一身紅衣的楊天與一身黑衣的楊天都是不約而同地望向楊天.長嘆一聲:「小子.再見了……」

然後.兩者的身軀便是一點一點消失.

一旦兩人徹底消失.那神農鼎便是沒有了法力支持.便會掉下來.而且.即便不掉下來.也沒有了火焰煉化蒼木靈藤.楊天此次.似乎是走到了盡頭.

然而.就在一身紅衣的楊天與一身黑衣的楊天兩人即將全部消失的時候.一道黑芒卻是悄然閃過.落在了蒼木靈藤上.隨著黑芒閃過.

「啪……」的一聲.就像是果實成熟的的時候所發出的聲音一樣.那原本堅硬的蒼木靈藤.竟然裂開了.一滴精純的綠色液體也是緩緩滴落在楊天的身上.

那綠色液體落到楊天身上之後.便沒入了楊天體內.隨著一滴液體的進入.原本快要消失的陰陽楊天卻是停止了消失的趨勢.

「叮……」又是一滴液體落下.兩個楊天的身軀竟然開始恢復.

隨著越來越多的液體落下.一身黑衣的楊天與一身紅衣的楊天兩人的身軀也是漸漸修復完成.

大約過了一盞茶的時間.那蒼木靈藤中的綠色液體終於是被煉化完成了.

將蒼木靈藤徹底煉化.那神農鼎便是再度沒入楊天的體內.

而就在神農鼎沒入楊天體內的時候.楊天的身上突然散發出一道能量餘波.餘波徐徐擴散.直至擴散到百裡外.那股餘波才緩緩停止.



見到餘波襲來.那一身紅衣的楊天與一身黑衣的楊天對視一眼.眼中都是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竟然達到了天王中期..」 本體楊天的實力提升.那由陰陽雙氣化作的兩個楊天的實力也跟著水漲船高.在楊天的實力有所提升的時候.其身形也是立刻.一躍而起.

目光朝四周看了看.心中卻是湧現一抹震驚.顯然.在自己昏迷的時候.饕餮與那妖蛇經歷了一場大戰.

而見到楊天蘇醒之後.那陰陽楊天也是化作了陰陽二氣進入了楊天的體內.當陰陽二氣進入之後.楊天也是感到了體內那種充盈的狀態.

「這次你小子可真是命大.」一道有些熟悉的話語突然傳來.楊天將頭轉向聲音發出的地方.只見一身黑衣的男子.正站在那裡.笑意吟吟地盯著自己.

「可怕的實力.」楊天看到黑衣男子后.嘀咕了一聲.先前.在楊天望向四周的時候.仍沒有發現黑衣男子的蹤跡.而其卻突然出現.

如果.這黑衣男子知道楊天心中所想的話.恐怕會直翻白眼.要知道.在楊天的法力尚未恢復的那一刻.正是黑衣男子出手.方才將蒼木靈藤徹底煉化.當然.出手的代價便是.其身軀.也是變得虛無縹緲.

所以.在陰陽楊天恢復身軀的時候.這黑衣男子的身軀還未開始恢復.所以.楊天才會看不到他.如今.既然已經徹底恢復了身軀.楊天自然也能夠看見他了.

雙眼直直地看了一會眼前的黑衣男子.楊天忽然驚呼一聲:「你是……」

似是知道楊天心中所想.那黑衣男子笑了笑.說道:「不錯.如今的我.已是恢復了靈智.但是.這軀體卻也是不能夠經常出現.畢竟.你的實力太低.等你到了人皇的實力.想必.我也能夠徹底的化成人形.助你作戰.而此次.若不是看你有危險.我也絕不會出來.而既然出來了.那我就告訴你一件事情吧.」

說到此處.那黑衣男子突然頓了一下.然後一雙鳳目灼灼發亮.盯著楊天.片刻才說道:「那同為天方八印中的生印.已經降世了……」

黑衣男子的一句話.頓時就讓楊天的心中泛起了驚濤駭浪.

生印.可謂是天方八印中最為奇特的一道印結.只要擁有了生印.那便相當於擁有了不死的生命.雖說.這生印與楊天所修鍊的復生之術有些相同.但是兩者之間.可謂是有著天大的區別.

那復生之術也是有所缺憾.在絕世高手的連環重擊下.即便是擁有復生之術也會在一瞬間被擊斃.而那生印則是不同.只要生印在手.任憑別人怎樣攻擊.那本體便可不死.

聞言.楊天沉思了一會兒.試探著問道:「前輩可是想讓小子去搶奪生印……」

那黑衣男子笑了笑.說道:「我也正是這個意思.」

楊天聽后.一臉愁容的看著黑衣男子.口中說道:「前輩.你是想讓我去送死吧.」

「咦.」黑衣男子聽后.一臉不解地問道:「此話怎講.」

「前輩不告訴我生印所在何地.那小子還不得一點一點去找.你想一想.這個世界這麼大.等找到生印.還不得累死我啊.」

「你啊你……」黑衣男子聽后.啞然失笑.說道:「怪我魯莽了.沒有事先告訴你生印的位置.不知你可知道古域在何處.」

楊天聞言.搖了搖頭.

見到楊天搖頭.那黑衣男子似乎是戲耍楊天一般.說道:「既然如此.那生印之事.暫且作罷.等你的實力達到入皇之境.再去搶奪也是不遲.」

說完.那死印便化作一道黑芒鑽入楊天的右手之中.

有些錯愕地看著黑芒進入自己的手中.楊天頓時感到心中有些憋屈.而憋屈的成都猶如吃了一個臭鴨蛋一般.心中憤恨地咒罵了死印一番.楊天才想起來一件事.那就是饕餮不見了.

楊天回想了一下.在自己昏迷之後.那饕餮必然與妖蛇交戰一番.才會造成周圍這個樣子.而如果.最後的結果是饕餮取勝的話.定然不會撇下自己.先行離開.難道……

想到這裡.楊天的目光豁然轉向遠處.那裡有著一個巨坑.而在楊天的記憶中.在自己昏迷之前.那巨坑還不曾出現.而這突然出現的巨坑與饕餮的消失.有著一些關係不成.

楊天躊躇再三.最終.還是朝著巨坑走去.隨著越來越接近巨坑.楊天心中那種不安的感覺也是越來越強盛.終於.當楊天走到巨坑邊的時候.雙眼看向下方.

頓時.一股眩暈的感覺襲來.看著那巨坑下的人影.楊天口中喃喃道:「一定不是饕餮.一定不是他……」雖然心中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但是楊天的心中也明白.在那巨坑之下.躺著的.不是饕餮還有誰.

饕餮的身軀本就比常人壯碩許多.而站在巨坑之上.便足以望見巨坑的底部.

楊天這樣說.只是自欺欺人罷了.

雖然嘴裡這般說著.但是楊天的身形卻是一刻不遲疑的向下飛去.稍許時間后.楊天便落在了巨坑的底部.

站在巨坑底部.楊天有些失神地看著躺在地上的饕餮.眼中仍是有些不可思議.以饕餮的法力.怎麼可能不是妖蛇的對手呢.

在楊天自問的時候.其腦海中卻是不自禁地想起那條巨大的天怒三花蛇.當腦海中閃過巨大的蛇影的時候.楊天心中豁然開朗.也唯有妖蛇變成天怒三花蛇才能夠與饕餮抗衡.

而一旦妖蛇變成本體.那麼他的實力定然又會一番增幅.而只有這樣才能說得通.它能夠擊敗饕餮的原因.

將事情弄明白之後.楊天望向上方的蒼穹.冷笑一聲:「賊老天.你看著.我楊天總有一日會將妖界搞得雞犬不寧……」說完.楊天便是走到饕餮身旁.法力奔涌.將饕餮緩緩托起.

以楊天的性格.是斷然不會讓饕餮葬在這裡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