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45 Views

“等等!”見楊嵐要走,中年美婦連忙出聲道。

Written by
banner

“還有什麼事嗎?”楊嵐轉過頭微微一笑,不知道爲什麼,她對眼前的中年美婦竟然莫名的有些好感。

中年美婦摘下墨鏡,望着楊嵐微微一笑。楊嵐看見中年美婦的容貌。頓時愣住了,眼前之人竟然真的與自己長得好像,先前她帶了墨鏡只有隱隱的感覺,但是現在卻完全的確定了。不過楊嵐沒有多想,這世界上長得相像的人多了去了。

但是中年美婦卻不這樣想了,再仔細的打量了楊嵐一眼,見她穿着普通,但是卻絲毫掩飾不住她的天地靈秀之氣,於是說道:“今天你幫了我一個大忙,我得好好感謝你。我看你好像不是本地人,到這兒來是不是有事情要做?說不定我可以幫助你。”

聽到中年美婦的話,楊嵐想了想,自己初臨燕京之地,人生地不熟,說不定眼前之人還真的能夠幫到自己,再說自己剛剛幫助了她,應該不會害自己,於是說道:“我想去燕京大學。”

“哦,燕京大學。”中年美婦看了看楊嵐,心裏瞭然了,微笑道:“我有車,我送你去吧。”

“那麻煩阿姨了。”楊嵐望着中年美婦甜甜的一笑。

“你剛纔幫了我一個大忙,應該是我謝你纔是,走吧,上車。”中年美婦牽着楊嵐的手走到一輛價值幾百萬的賓利車前,替楊嵐打開車門,上了車。

“小嵐,你不介意我這樣叫你吧?”中年美婦問道。

“嗯,當然不介意,我爸媽就是這樣叫我的。”楊嵐微笑道。

“那好,我就叫你小嵐了。”中年美婦望着後視鏡中的楊嵐笑了笑,接着說道:“小嵐,我叫楚月紅,以後你就叫我楚阿姨吧,這是我的名片,我感覺和你很投緣,以後你在燕京有什麼事情可以找我,在燕京我還是有一點話語權的,你不用跟我客氣。”

“那真是太好了,謝謝你了楚阿姨。”楊嵐接過楚月紅的名片一看,心裏大吃一驚,上面寫着古氏集團總裁楚月紅和她的聯繫電話,這可是一個大集團的頂層人物,一下子感覺天上掉了一個大餡餅一樣,說不定她真的能夠幫助自己。

“小嵐,你這次來燕京好像是來找人的吧?”楚月紅說道。

“嗯,我哥哥是燕京大學的新生,可是自從他那天離開家以後已經一個多月了,一直都聯繫不到他。”想到楊天龍,楊嵐心裏十分的擔憂。

“哦。”楚月紅聽了點了點頭,接着說道:“你爸媽怎麼放心你一個人來燕京,而且看樣子小嵐你好像還在讀書吧?”

“嗯,我在讀高三,我給我媽打了個電話就獨自跑來了。”楊嵐俏皮的吐了吐舌頭,接着有些小自豪的說道:“我哥哥教了我很厲害的功夫,一般人根本就是我的對手,我哥哥還誇我是天才了,呵呵~~”

楊嵐回憶起哥哥教她功夫時的情形,那場景和畫面中的一幕幕,想到那些,心裏一陣陣的開心。

楚月紅看到楊嵐那有些溫柔的臉上,現出了一絲絲幸福,心裏一陣納悶,小嵐不會是喜歡自己的哥哥了吧,還是她的哥哥根本就不是她的親哥哥而是鄰家哥哥。


“小嵐,你的哥哥應該對你很好吧?”楚月紅說道。



“嗯……啊。”楊嵐還沉浸在幸福之中,聽到楚月紅的問話,本能的點了點頭,突然反應過來,連忙說道:“我哥哥對我很好的,看,這塊手錶還是他送給我的了。”

說着,楊嵐將手錶向楚月紅揚了揚,臉上的幸福之色任誰見了都看得出來。

“看來你們兄妹的關係挺好的啊。”楚月紅笑了笑,接着說道:“你哥哥和你是親兄妹?”

“啊……”楊嵐沒想到楚月紅會問這個問題,臉上閃過一絲羞紅之色,弱弱的說道:“他是我堂哥,我伯伯和伯母幾年前發生車禍去世了,我哥哥就和我們住在一塊。”

楚月紅點了點頭,看到楊嵐臉上的那絲羞紅,笑了笑。 “小嵐,你哥哥叫什麼?”楚月紅問道。

“我哥哥叫楊天龍,他可是史上最厲害的高考狀元。”說道哥哥,楊嵐就有些小興奮。

“哦,楊天龍,這個名字好像是聽說過。”楚月紅想了想,接着說道:“我想起來了,你哥哥就是那個裕華縣一中的高考狀元吧。”

“嗯,想不到楚阿姨也知道。”楊嵐笑了笑,接着說道:“我知道了,楚阿姨一定是電視上看到的,那天頒獎典禮上許多記者還採訪他了。”

“裕華縣~~陸華市的裕華縣?”楚月紅突然想起了什麼,心潮起伏不定,急忙問道。

“對啊,楚阿姨,有什麼問題嗎?”楊嵐見到楚月紅面色很是激動,有些疑惑。

“啊~~沒什麼。”楚月紅深吸了口氣,平復了下心境,接着說道:“小嵐,我本來有三個兒女,一個大女兒,一個兒子是老二,兒子現在二十一歲,在燕京大學讀大三,還有一個小女兒,按年齡算今年應該十七歲了。”

“十七歲,那與我一樣大啊。”楊嵐微笑道。

聽到楊嵐的話,楚月紅心裏更是激動了,嘆了口氣,接着說道:“可是我那最小的女兒在十七年前不見了。”

“不見了,那是怎麼回事?”楊嵐一愣,連忙問道。

“哎,十七年前,我們的商業剛剛起步,但是前景很好,可是那時遇到了競爭對手。 漫威之DNF附魔師 。結果在陸華市生了孩子。我們生意談好後,正準備回燕京,可是路上遇到了一夥黑勢力,最後我們一起棄車而逃,但是那時我剛生完孩子,身子虛弱,只好將我的女兒放在了一個隱蔽的地方,我和我先生引開了那夥人逃走了。”

說到這兒,楚月紅嘆了口氣,接着說道:“後來我和先生躲開了那夥人,回返過來,可是我女兒已經不見了……”

“那後來楚阿姨一直都沒找到你女兒嗎?”楊嵐問道。

楚月紅面色沉重的搖了搖頭,說道:“沒有。”

看着楚月紅悲傷失落的心情,楊嵐安慰道:“楚阿姨,您這麼好,我相信你的女兒一定會沒事的。”

“但願吧!”楚月紅有些期待的看了楊嵐一眼。

一個小時過後,車子停在了燕京大學門口。

“楚阿姨,我先走了,謝謝了。”楊嵐下了車,向已經下車的楚月紅說道。

“小嵐,我陪你一起進去吧,燕京大學我比較熟。”楚月紅說道。

“不用了,楚阿姨,我自己可以的,即使我哥哥不在這裏,但是我哥哥的女朋友肯定在這兒的。”楊嵐不想再麻煩楚月紅,她知道如果哥哥不在燕京大學,那肯定出去執行任務去了,而哥哥執行的是機密任務,那楚月紅根本就幫不上忙,那種國家的機密事情只有國家的頂層人員纔會知曉。

“那好吧,不過你要是遇到了什麼困難就打我電話。” 仙不嫁我 ,那眼神很是慈愛,就像是一個母親看自己的孩子一樣。

“嗯,楚阿姨再見,我走了。”楊嵐像楚月紅擺了擺手,走進了燕京大學校園。

楚月紅看着楊嵐的背影,慧心的一笑,此時她的心裏激動不已,看了看手中的一絲頭髮,快速的上了車,向着燕京著名的醫院而去。

楊嵐走進燕京大學, 功夫皇帝

這一刻,楊嵐感覺自己的心境竟然莫名得到了提升,原本停留在後天初期大乘境界的修爲“轟”的一聲,那層境界之間的薄膜一下子破開,瞬間一股股靈氣席捲而來。

燕京大學處於郊外,山水秀麗,這兒的天地靈氣也比外界多一些,那些靈氣此時像是找到了一個歸宿一般,全都涌向楊嵐身上。

楊嵐此時站在燕京大學一個古樹下面,靜靜地閉上眼睛,身體內功法運轉得很快,但是那不是楊嵐有意而爲之,而是一種自然而然的反應。一絲絲的靈氣不斷地改造着楊嵐的身體,洗滌身體內的雜質。

一股道的意蘊瞬間充斥了楊嵐的整個腦海,像是遠古的召喚,又像是大地的梵音,整個天地與她產生了一種共鳴。楊嵐修爲還在不斷的提升,不一會兒就已經到了後天中期中乘境界,但是體內功法運轉的速度還沒有停下來的趨勢,還在不斷地吸取着天地靈氣。

原本楊嵐即使領悟了一絲道的意蘊修爲也不可能一下子提升的這麼快,但是她的身體已經被楊天龍改造過,所以進階根本就沒什麼困難。不多久,楊嵐的修爲就提升到了後天中期大乘境界,一直到後天中期圓滿之境才停下來。

周圍的燕京大學生原本見到楊嵐進來就吃了一驚,這可是超級美女啊,即使拿全校的美女來排名也能排到前三。而且他們還發現,隨着楊嵐閉上眼睛的那一刻起,她身上的那一種出塵的氣質就越來越明顯。那種美麗如仙的氣質直追校花榜第一名章雪宜。

一個小時過後,楊嵐緩緩地睜開眼,這一刻,她像是獲得了一種新生一樣,周圍的一切像是活躍起來,一棵樹,一棵草,都像是蘊含着生命的奧義。

楊嵐輕輕地吸了口氣,雙手張開,秀麗絕倫的臉上綻放出了一絲欣喜的笑容,那種生命的律動是一種全新的感受,雖然還很淡,但是卻十分的不凡。這一刻,周圍的人都看呆了,這……這簡直就是九天仙女下凡吶。

楊嵐反應過來,看了看周圍的哥哥姐姐們全都用驚呆的眼神望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起來。摸了摸俏臉,還以爲臉上有髒東西了。

“姐姐,你知道我哥哥楊天龍在哪兒嗎?他是大一醫學專業的。”楊嵐走到一個女生面前問道。

聽見楊嵐的問話,那女生才反應過來,看了看楊嵐,友好的說道:“醫學專業的,我不認識,不過我可以帶你去,很好找的。”

“那謝謝姐姐了。”楊嵐見這位姐姐這麼友好,心中一喜。

那女生看到楊嵐那美麗出塵的面容,竟然生不出一絲的嫉妒之心,笑了笑,帶着楊嵐朝着醫學專業的方向而去。 “就是這裏了,仙女學妹,你要找的哥哥應該就在這個班級,再見了。”那個學姐望着楊嵐笑了笑就走了。

楊嵐聽到那個學姐的稱呼有些不好意思,見到那個學姐已經走了,轉頭看向哥哥的班級,此時一個老人正在講課,楊嵐不好意思打擾,站在班級門口悄悄地望了一下。

可是這一眼卻吸引了班裏的大部分學生,一個個全都目瞪口呆的望着門外。

此時講課的正是天老師,感應到門外有人,本來不想去管的,可是一見班裏的學生,一個個像是看到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一樣,看向門外,一個超級小美女像是尋找着什麼人。

“你找誰?”天老師問道。

“老師你好。”楊嵐看了看天老師,見到這位老師慈眉善目,應該是一個好老師,於是說道:“老師,我找我哥哥楊天龍。”

“楊天龍。”天老師一愣,看了看楊嵐,走到了門外,將楊嵐拉到一邊,說道:“你哥哥有事情去了,再過幾天應該就會聯繫你的,你不用擔心。小妹妹,你叫什麼?”

黃天痕知道楊天龍已經回來了,對於自己班上的那位將來的傳奇人物他還是很關注的,而且他一直想傳下衣鉢,可是一直找不到好的人選,說不定楊天龍就是他的最終人選。

“我叫楊嵐。”楊嵐見這位老師說話很和藹,心裏感覺很親切,接着說道:“老師,你怎麼會知道我哥哥有事情去了?”

“呵呵~~這個涉及到一些隱祕事情,我就不便多說了。對了,小嵐,你一個人來的燕京?”黃天痕問道。

“嗯。”楊嵐聽到黃天痕對自己的稱呼,心裏感覺親切了許多。

“哦,你這幾天沒地方住的話就找我,這是我的電話號碼,有什麼困難的話也可以找我,我應該和你爺爺差不多大,以後你叫我天爺爺就可以了。”黃天龍說着將自己的手機號碼告訴了楊嵐。

“嗯,謝謝天爺爺。”楊嵐開心的笑了笑,接着說道:“天爺爺,你知道王淑妮在哪個班級兒嗎?她是我哥哥的女朋友。”

“王淑妮,這個名字好像聽說過。我去問問班上的學生,他們應該知道。”說着黃天痕問了一下班上的學生,才知道王淑妮竟然是學校裏很有名的校花,於是黃天痕叫了一個女學生帶着楊嵐去找王淑妮。

楊嵐走後,班裏還在一陣陣騷動,議論紛紛。

“天老師,不知道楊天龍是誰?”問話的是歐陽勝,他是燕京四大家族之一的歐陽家族家主的小兒子,歐陽勝一直將章雪宜當做心目中的女神,神聖而不可侵犯,所以並沒有想讓她做自己女朋友的心思,可是今天一見到楊嵐,那顆火熱的心頓是澎湃了,心想一定要將這個女生據爲己有。

而剛纔聽說她的哥哥在這個學校,那麼首先就是找到她的哥哥,從她的哥哥入手,到時候憑藉家裏的條件,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楊天龍是你們的同學,只不過一些原因,一直沒有來,再過幾天他應該就會來的,好了,繼續上課,再議論你們就等着掛科吧!”黃天痕說了一句,班裏的學生頓時住嘴了。

……

華夏國軍事基地。

從楊天龍回到基地已經有五天了,此時楊天龍還沉浸在他的那片世界裏。

殷雨晴等人這幾天每天都來看看楊天龍的情況,但是每一天他們都發現楊天龍的身體在改變。那皮膚水嫩光潔,而且韌性十足,簡直比女人的還好,水柔她們幾個見了一陣陣羨慕。

原本楊天龍就長得英俊帥氣,此時那種瀟灑英俊的氣質更勝從前,讓人看了忍不住想去親一口。而且楊天龍身上有一種很好聞的問道,清新自然,又像催情毒藥讓人忍不住着迷,去深入其中不可自拔。

楊天龍沉浸在那片世界,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劍意,很飄渺,淡淡的,略一感知,發現那股淡淡的劍影竟然就在自己的丹田之中,與腦海中的那神祕地東西遙相呼應。

此時在宇宙深處,一股超級強烈的劍氣薄發,頓時橫掃了周邊無數的星辰,所有被那股劍氣掃到的東西全都化爲了虛無。

遙遠的宇宙深處,許多強者被這股劍氣所震懾,不知道那柄絕世神兵到底有怎樣的風采。他們想去馴服那柄寶劍,可是又怕那股強烈的劍氣,雖然他們很強大,但是在那股劍氣面前,他們不得不選擇退避三舍。

躺在牀上的那個小傢伙像是感應到了什麼,迅速的睜開眼睛,“嗖”的一聲從牀上跳了出來,看了看楊天龍,又看了看遙遠的天際,癟了癟嘴,小鼻子輕哼了一聲,顯然它與那柄寶劍的關係並不好,而且看樣子還經常受欺負。

受到那股劍意的影響,楊天龍心神一震,全身散發出一股紅芒,透體而出,照亮了整個房間,瞬間又消散開來。

楊天龍緩緩地睜開眼睛,感覺這一覺睡了好久好久,像是有百萬年的時間一樣。靜靜地看着天花板,心神這一刻感覺好平靜,好像這天地與他合二爲一了一樣,而且他發現有一種東西正等待着他去覺醒,但具體是什麼東西他卻不知道。

“依咖,依咖。”楊天龍正準備起身,這是一道聲音傳來,空中一道殘影飛過,瞬間就跳到了楊天龍心口。

“主人,你終於醒了。”小傢伙睜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楊天龍。

“呃……我腦中怎麼會有聲音。”楊天龍打量了四周一眼,發現已經到了軍事基地自己一個月前住的小房子裏。看了看眼前的小傢伙,頓時有一種十分熟悉的感覺,腦海中那股記憶片段十分的模糊不清,不過可以肯定自己與眼前的小傢伙關係很不一般,於是問道:“剛纔是你和我說話嗎?”

“是的主人。”小傢伙歡快的叫了兩聲,連連點頭。

“你的聲音怎麼會傳到我的腦海之中啊?”楊天龍疑惑的問道。

“嘻嘻~~因爲我與主人你已經血脈相連了。”小傢伙蹭了蹭楊天龍,很是親暱。

“呵呵~~我還是有些不懂,不過沒關係,我感覺和你很投緣。”楊天龍笑了笑,接着說道:“在神祕島上的那個小傢伙就是你吧。”

“是的,主人。”小傢伙說道。

“還真是你,你的本事還挺大的,在那地方沒有什麼東西傷害到你嗎?”楊天龍問道。

“嘻嘻~~當然沒有。”小傢伙得意的笑了笑,望着楊天龍眨了眨眼睛。 “你怎麼會在那地方出現?還有你怎麼一直叫我主人?”楊天龍問道。


“我和主人一起輪迴到這個星球上,我知道主人會去那個地方,所以就選擇掉落在了那裏。”小傢伙說道。

“輪迴?”楊天龍一愣,有些驚訝的看着眼前的小傢伙,疑惑的問道:“難道這世上真的有輪迴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