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42 Views

墨二少一向扮演老實人的角色,他自然不會真的出面去破壞自己精心塑造的形象。

Written by
banner

於是他去求了安國候世子安世瑞。

安世瑞最喜歡乾的就是這種栽贓的事,尤其是,墨二少的栽贓的創意,太特么的BT得痛快了,讓安世子早就在各種刺激下麻木的靈魂,嗖一下就精神起來了!

墨二少還唯恐按世子不幫忙,又許了一大堆好處。這些好處,都是墨二少以後接管了墨家堡以後——假如如此,必定會實行的報答。

其實安世子根本不需要這個。

他只需要看這墨熙恆高高地摔下,還背負著侮辱親妹的罪名,就足夠按世子樂的了。

於是,由按世子出面,找了個外地的流氓,把墨彩靈從那個低級窯子里買出來,送到帝都第一家青樓的春意閣!

然後,又對墨彩靈說,今晚要讓她伺候一個重要的客人!要黑著燈伺候,客人不喜歡亮著燈。

墨彩靈一一照做。

但,墨彩靈在剝墨熙恆的衣服時,已經達到天階五位的墨熙恆,自然就驚醒了。

這一點,是墨熙染萬萬沒想到的。

以前的墨熙恆,功力還只是天階以下。這層功力,自然不會抵抗到亂魄珠的魔力。

但讓墨熙恆和按世子都萬萬沒想到的是:墨熙恆功力突進,而且還有寒鐵劍的護衛。

亂魄珠是一種特殊玉材做的珠子。這種玉材,本身沒有任何能量。

但它卻可以使周圍的靈力波發生異常震動,從而侵入人的識海。

意識稍微薄弱一點的,可能被亂魄珠給控制靈智,做出連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來。

墨熙恆意志力還是比較強的,但墨家堡子弟都有一個弱點:靈念力弱。


所以墨熙恆雖然沒有被亂魄珠控制,真的和墨彩靈做出醜事,卻也暫時昏迷過去了。

否則,以墨熙恆現在的身手,墨熙染和按世子聯手,都不可能降服他!

不過,墨熙恆因為寒鐵劍在手,寒鐵劍是一把修鍊出了初步靈智的靈兵,昏迷前一瞬,毀了安世子花費重金才到手的亂魄珠!

而且墨熙恆還昏迷得並不深,墨彩靈一動手動腳,他立刻就被驚醒了。

這也是因為亂魄珠已毀,不能繼續發揮作用的結果。

墨熙恆一嘴巴把墨彩靈扇出了繡房。埋伏的墨熙染和安世瑞一看事情要糟,急忙闖出來大喊大叫,招來一大票PIAO客。

春意閣的PIAO客,自然都是身份不低的。

墨熙染兩人這麼一宣傳,墨家堡嫡子和嫡女,親兄妹「****」的醜聞,就這麼被炮製出來了!

「你拿什麼證明,你是墨彩靈?」崔嬤嬤扶著公主站起身,厲聲對墨彩靈呵斥。 「你拿什麼證明,你是墨彩靈?」崔嬤嬤扶著公主站起身,厲聲對墨彩靈呵斥。

其實,雖然如今的墨彩靈已經完全失去了少女的清秀美麗,但崔嬤嬤畢竟是一手把她抱大的,早認出她了。

但崔嬤嬤不管這個,她更疼愛的,是自己看大的公主,和倒霉的三公子!

「我當然能證明啊,」墨彩靈嗚嗚哭著,「你是崔嬤嬤,我認識你啊?還有這個丫鬟,是春桃,還有二姨娘,二姨娘房裡的丫鬟文竹……」

墨彩靈一一說著,墨熙恆在一邊聽著,只是不理會。

崔嬤嬤的額頭冒出了汗滴。

墨彩靈這個時候,卻突然變得好記性了!

如果真讓她證實了她自己的身份,這傻逼,還不明白,等待她的,是什麼命運呢?


是連累墨三公子一起,被浸豬籠啊!

崔嬤嬤急的死死抓住公主的胳膊,一時也亂了方寸。

「府里的丫鬟們難免會出去辦點事,你認識她們,不算奇怪。」墨魂天突然沉著嗓子說話了,「何況,你既然能認出丫鬟,何以連自己親兄都認不出?」

墨彩靈大叫:「當時黑著燈啊。 百煉魂帝 !」

墨魂天不理會她的吵鬧,接著說道:「到底什麼時候掌燈並不重要。墨彩靈是我墨家堡的嫡女,早已被送往磨光森林。而你現在說你是墨彩靈,你如何解釋?」

墨彩靈長大嘴巴,一句話也說不出。最後只得向公主說道:「娘,我真的是啊!」

墨魂天又說道:「這女人說,她認識你們這些丫鬟。文竹,春桃,你們都過來,你們可認得這個女人?」

幾個丫鬟,誰敢胡扯八道?一起搖頭:「不認識!奴婢們也不曉得這女人是如何認得奴婢的。奴婢從來沒見過這女人!」

墨彩靈在一年前,大練活人制丹的行為,已經成為墨家堡的恐怖傳說。

哪個丫鬟不想活了,敢請這個活閻王進門啊?

公主也糊塗了,掛著滿臉淚水看著墨彩靈:「你?你到底是誰?……」

「她不是墨彩靈!」墨雲天的腦子,到現在才回過來味道。


她絕不能是墨彩靈。她不是的話,墨家堡就不會有一個做妓女的女兒。墨家堡以後還有很多千金,如果有一個做妓女的姐姐,以後墨家堡的千金們,還要不要說親!

如果這不是墨彩靈的話,墨家堡就不會違反教廷聖諭,有了一個抗旨不尊,從神姬隊伍里逃跑卻去做妓女的女兒,墨家堡就不會冒被教廷追責的危及!

如果這不是墨彩靈的話,墨熙恆就算在青樓睡了一夜,也是尋常得很。帝都里,誰家的公子少爺沒在青樓度過夜?不去青樓才是上流社會的笑柄。就是墨堡主自己,也經常去春意閣「風雅」一下。這事兒,根本呢就不值一提!

如果這不是墨彩靈的話,墨家堡那些分支,就沒有指責嫡系的理由!自從墨雲天幼年成為家主以來,各地的分支旁系無時無刻不在窺測墨家堡的錯處。出了一個做妓女的女兒,足夠讓眾多野心勃勃的分支,吧墨雲天推下族長的寶座! 因此,千算萬算,只要這女人不是墨彩靈,對墨家堡,那是有百利而無一害!

墨雲天豁然開朗。

這個女人,不管是不是墨彩靈本尊,他都絕不能承認!

除非他不想活了!


「這女人,根本不是我女兒彩靈!」墨雲天大吼,聲音都嘶啞了,「她是個冒牌貨!」

躲在人群里的墨熙染痴獃了。事情怎麼會脫離了他預定的軌道?

如果她不是墨彩靈,那麼墨熙恆就不會有****的罪名。

那麼墨熙恆頂多也就是為逛窯子被輕輕懲罰一下做做面子。

作為嫡子和墨家堡天才少年,墨熙恆殺他墨熙染的辦法,有的是啊!只需要墨熙恆一句話,甚至一個暗示,他墨熙染走路「不小心」,平地一跟頭自己跌死,不算奇怪啊?

墨熙染感到眼前一片黑暗,他不由自主的嘶喊:「不!這的確是大妹妹!的確是啊!」

藏在人群里的安國候世子安世瑞厭憎得看了一眼墨熙染。

以為墨熙染是個中點用的,想不到,這貨除了獻妹妹邀寵之外,是一點能耐都沒有啊。

都這個份兒上了,你還死咬著那個妓女不放?再鬧下去,被趕出墨家的,不會是墨熙恆,而是你墨熙染啊。


「碰!」

這次,被墨雲天一掌擊飛的,是墨二少。

墨二少酒色入骨,他可不比墨彩靈皮糙肉厚耐打!當場狂噴鮮血。

「逆子!」墨雲天爆吼,「你黑白不分,輕易就聽信人言,差點毀了墨家堡百年清譽!滾!」

墨雲天這句話,誰都聽到了。

就墨二少沒聽到。

他根本就已經昏死過去。

墨雲天轉身對著墨彩靈,墨彩靈還在地上爬著哭號:「爹!我是墨彩靈啊,我真的是……」

墨雲天厭惡得一腳把墨彩靈踢開。

說道:「這妓女,竟然敢冒充神姬,怎麼可以輕饒?來人,立刻把她送到大神殿的刑宮去!」

所謂神殿刑宮,就是對觸犯教廷條例的罪犯,進行嚴刑處罰的地方。

進了刑宮的人,基本都有進去,沒出來的。

裡頭的嚴刑逼供,自不必說了。

更有可怕的刑罰,不為世人所知。

反正,知道那些刑罰的人,都不會在人間露臉了!

墨彩靈驚愕得看著墨雲天。

這個時候,真不知該說是墨彩靈蠢到了失去底線,還是說墨雲天蠢到了別說沒門兒,連窗都找不到!

「爹!」墨彩靈似乎比竇娥還冤屈,「你怎麼可以這麼對付我》?我是你女兒!你怎麼可以這麼狠心,你怎麼可以啊!我是你的嫡女啊,我是公主的女兒!我身上有皇家血統啊……」

墨彩靈要瘋狂了!

墨熙恆用厭惡的眼神看著墨彩靈。他對這個同胞妹妹,已經厭惡到超過了對玉妃的厭惡。

要說墨彩靈乾的那些事,墨熙恆認為,送她進刑宮,一點沒冤枉。

堂堂嫡出千金,皇室的金枝玉葉,自願跑去做妓女。

這份無恥,已經超越一般的底線了。

「墨堡主,此女雖然猖狂,但送到刑宮,未免玷污了神殿的清凈。」墨熙恆冷然說道,「這等煙花女子,理應交給官府處置才好。」 「墨堡主,此女雖然猖狂,但送到刑宮,未免玷污了神殿的清凈。」墨熙恆冷然說道,「這等煙花女子,理應交給官府處置才好。」

墨彩靈如果進了刑宮,必死無疑。而且死得比那些被她燒死煉丹的奴婢們還慘。

這也是墨熙恆,對這個妹子的最後一此照顧!

墨魂天也冷冷得掃了一眼墨彩靈,對墨雲天說道:「就這樣吧,堡主!」

墨雲天獃獃得點點頭。

這位墨家堡的堡主,此刻已經成了木偶,只會跟著別人的指揮棒轉了。

幾個粗使婆子,用厭惡的眼神看著在地上嚎哭的墨彩靈。

這都是在外院做粗使活計的最下等的婆子,平時根本沒機會進內院的。

只是因為墨家堡有身份的丫鬟們,誰也不樂意接近這個煙花女子,所以,只好讓這些最下等的雜役來動手了!

墨彩靈哭號著,掙扎著。她本來就身強力壯,不然怎麼能在神姬殿一個人大戰一群男人?

何況還有一點靈力修為。幾個婆子還真降服不了她!

最後墨雲天急了。

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

知道墨家堡這件醜事的人越多,以後墨家堡就越說不清白!

劈胸一掌,把墨彩靈打地昏了過去。幾個婆子七手八腳,用最粗的,浸過水的牛筋粗繩,把墨彩靈給捆得結結實實,把嘴巴再一堵。

「先扔地牢。」墨雲天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