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48 Views

“你在拖延時間嗎?”蘆雪源雙手插兜向後退了兩步,“你知道我爲什麼配合你嗎?因爲我也在拖延時間。”

Written by
banner

索尼貝克突然想到,對方的出現方式很詭異,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有援軍降臨。

於是座天使高舉右手,數量達到六位數的水晶刃撕裂了空間,從東南西北上下六個方向鑽出來,開始它們是鋒刃朝下的垂直狀態,索尼貝克意念一動,所有水晶刃都指向了戴着墨鏡的年輕人。

“哎?”蘆雪源毫無緊張感的看着四周,“怎麼突然下決心要弄死我了?難道是怕我們還有援軍?你這個人思想還挺複雜,喜歡胡思亂想可不是啥好習慣。”

數不清的水晶刃同一時間爆射,蘆雪源開始了動人的舞步表演。座天使發現,明明有的水晶刃插中了蘆雪源的身體,卻造不成丁點的傷害,所以天使逐漸明白了些什麼。

索尼貝克手中化出形態極不規則的水晶劍,並隱去身形。

水晶雨中的蘆雪源感覺到壓力驟然提升,突然他的腹部被劃出一道傷口,帶着鈕釦的襯衫碎片很快消失在水晶雨中。

下一道傷口出現在肩膀,然後是右腿,左臂。

雖然形勢越來越危機,但麒麟天將一直沒丟掉放蕩不羈的笑容。

座天使抓住了機會,水晶劍再次斬下,這一劍斬在蘆雪源的臉上。

墨鏡甩着血跡飛了出去,麒麟天將也因爲這一擊出現了短暫的失神,數不清的水晶刃紮在他身上,在短短半秒內就將他站立的地方變成一團血霧。

水晶刃太多了,前面的堆在一起導致後面的擠不進來,空氣中飄散着水晶撞擊出的粉塵。索尼貝克見狀,撤銷掉大部分的水晶刃。

蘆雪源已經被紮成了刺蝟,他低頭站在空中一動不動,被完全染紅的衣衫使他看上去可怖至極。

索尼貝克知道對方還沒死,拎着水晶劍飛過來想給對方最後一擊。

這時蘆雪源擡起了頭。

座天使愣了一下,那是一雙怎樣的眼睛?兇惡、冷酷、殘暴、猙獰、暴虐…你能從那雙眼睛中讀出所有的負面情緒。



只是被看了一眼,座天使就發現身上傳來了劇痛,這一眼竟然使他受了不輕的傷。

蘆雪源的笑容已經不見了。

“光。”被血染紅的青年面無表情,“你讓我看到了…這噁心的光。” 索尼貝克再次斬去,他不信傷到這種程度的人還能翻了天。

重傷的青年突然以火山噴發的氣勢噴發出黑滾滾的妖力,他身上的水晶刃瞬間向完全相反的飛去。索尼貝克發現水晶刃失去了掌控,它們被拋飛的速度甚至比扎進去時還要快。

蘆雪源一把握住座天使的劍刃,用足以令惡魔做噩夢的雙眼和天使對視着。

他的傷口飛速癒合,身上和衣服上的血全都蒸發成了氣體。很快,襯衫和褲子都恢復了原本的顏色,只是破破爛爛的樣子並不雅觀。

座天使卻剛好相反,對手有一雙只要看過去就能造成傷害的眼睛,沐浴在蘆雪源的目光中,座天使的軀體不斷受損。

在那樣的目光下,索尼貝克千萬年都平靜如水的心出現了一絲顫慄,他當機立斷的丟下水晶劍,用最快的速度轉身,想盡快離開這個身份不明的人。

但他剛轉過身,卻看到蘆雪源的鞭腿已經等在那裏了,青年的腿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實實在在的踢在座天使的下巴上。

索尼貝克寫滿了不可思議的目光中,牙齒和鮮血肆意飛舞着,同時被踢飛的還有座天使的勇氣。

清醒過來的索尼貝克不顧一切的逃着,想拼命離開這個殘暴的惡魔,但對方的速度卻達到他無法理解的程度。

麒麟天將瞬間出現在座天使身前,索尼貝克甚至來不及反應,雙臂就已經被對方拉住,蘆雪源一腳踹在座天使腹部,借勢將他的兩隻手臂扯了下來。

隨手拋開斷臂,麒麟天將又出現在座天使背後,眨眼之間就將天使的兩對羽翼都撕了下來,這時索尼貝克才感受到斷臂處傳來的痛楚。

蘆雪源在索尼貝克周圍重複着出現和消失的過程,視力無法捕捉的極速拳腳中,座天使的身體越來越不像人的形狀。

第二人格附體的麒麟天將終於不再折磨對方,掐着索尼貝克的脖子將他拎了起來。

索尼貝克眼中是另一種形式的驚恐,他用沒有一顆完好牙齒的口腔喃喃的說:“僅僅20歲,實力就接近智天使,這個人…會是整個宇宙的禍根…”

另一隻手錘在座天使的胸口,散發着銀色光彩的天使之心被震得從後心衝破了身體,蘆雪源扔下那具變成空殼的軀體,出現在天使之心的必經之路將其一腳踢爆。

座天使陣亡,現場還存在着數以百萬計的中低級天使。

麒麟天將向他們看去,凡是被目光掃過的天使全在一瞬間爆裂,沒有人知道他的攻擊方式,所有的天使就已經全滅。

蘆雪源站在血雨中一動不動,不知道在思考着什麼。

過了許久,嫽霜顏從一旁飛來。

她也結束了與佛科託索的戰鬥,嫽霜顏的虛無之力剛好是佛科託索的剋星,所以這一仗贏起來比想象中要輕鬆。

蘆雪源看了她一眼,就在那個瞬間,嫽霜顏發現體內傳來劇痛。

“唔…”她的口鼻和耳朵都流出了血。

麒麟天將向她揮出帶着凜冽殺氣的拳頭,蘆雪源的慣用手是右手,這次他揮出的卻是左拳。

大驚失色的嫽霜顏用手掌去接,拳掌觸碰的那一刻,嫽霜顏的衣服從左袖直到領口都炸成了布片,她左側的臉頰和折成六段的手臂都出現了沾着血的龍鱗。

“蘆將軍!你怎麼了!?”嫽霜顏失聲叫道。

迴應她的是更兇猛的一拳,以嫽霜顏的速度居然沒躲過這一拳,兇暴的拳頭結結實實的砸在胸口上,將她從天空上捶了下去。

同一時刻,天羅奕局感受到了痛苦。

“怎麼了?”辛澤劍連忙問。

“主公,我受傷了。”

“怎麼搞的?”辛澤劍不明白髮生了什麼,戰鬥已經結束了,受傷?傷從何來?

“我的一部分被破壞掉了,好在碎的只是一張棋局,很快就能恢復。”

“原因呢?”

“不知道,也許是有人掙脫了封印…難以置信,竟然能有人掙脫開天羅奕局的封印。”

嫽霜顏仰面倒在地上,她的五官滲着血,身下的地面呈輻射狀開裂了幾公里遠。

她呆呆的看着那個從天而降的青年,雖然是對方一拳把她砸到了地上,但奇怪的是她卻不恨那個人,心頭更是徘徊着一種難以描述的詭異情緒。

嫽霜顏感覺心中少了什麼東西,這是一種很難表述的感覺,她捂着胸口發起了呆。

難忍的劇痛再次傳來,因爲蘆雪源的視線又落到她身上。


麒麟天將落了下來,他彎下腰,左拳蓄勢待發。

“蘆將軍!”

撕心裂肺的叫聲讓蘆雪源的目光失神了片刻。

和那雙眼睛對視的時候,難以描述的涼意爬滿嫽霜顏的全身上下,同時蔓延還有痛苦,因爲那雙眼睛能給被目光掃到的生物造成傷害。

“女人,我認識你。”

右手一閃,一副墨鏡出現在蘆雪源手中,當他戴上墨鏡的瞬間,全世界的時間彷彿定格了三秒鐘。

令嫽霜顏膽戰心驚的三秒鐘過後,放蕩不羈的笑容重新出現在麒麟天將的臉上。

“是你啊,漂亮妹子。”蘆雪源笑道,“怎麼啦?一副見到鬼的樣子?”

“…”嫽霜顏不敢說話,也不敢動。

“我靠!你怎麼傷成這樣了?那坨天使太不是東西了吧?竟然把這麼漂亮的妹子打成這樣!”蘆雪源一副氣不過的樣子,“那個王八蛋在哪呢?我替你出氣去!”

“不用了,他已經死了。”嫽霜顏不動聲色的觀察着對方的表情。

“啊?是嗎?死了就好,死了就好。說實話,我真的不想再打了。”

蘆雪源蹲了下來,嫽霜顏的心跳都差點被嚇停了。

“你沒事吧?”

“修息片刻就好。”

蘆雪源劃開右手腕,把手遞過去。

“來兩口吧。”

“什、什麼?”

“血啊,我好歹也是麒麟的天將,雖然血中的生命力不及四聖獸天將那麼變態,但治療能力多少還是有一些的。”

“不、不用了,從未聽說過有用天將的血液治療傷勢的。”

“嘿嘿,這是我發明的,快點喝,傷口都快癒合了。”

手都遞到嘴邊了,嫽霜顏神色複雜的吸允着,傷口果然加速了癒合。

“看,管用吧?”蘆雪源拍着手站起來,“靈獸天將其實就是個唐僧,血和肉也和唐僧的差不多,要是掛網上去賣,我早發了。”

他想把嫽霜顏拉起來,嫽霜顏還是有些怕他,一時間不敢去握那隻手。

“至、至於用這種眼神看我嗎?”某人有點委屈。

嫽霜顏還是握住那隻手,被他拉了起來。

“你先去找他們吧,”蘆雪源看看身上的衣服,“我找個地方換身衣服去。”

“唯!”

嫽霜顏不敢背對着蘆雪源,用後退的方法謹慎的向遠方飛去。

“我有那麼可怕嗎?”蘆雪源不解的抓了抓頭皮。

嫽霜顏找到辛澤劍等人後,看見王文志正在鬧彆扭。

“靠,你們打那麼快乾什麼?我還想找個四隻翅膀的磨刀呢!”王文志重新帶好了手鐲,鐮刀也收了起來。

郭陽實在懶得理他,霍佳擺着公式化的笑容不說話。


辛澤劍鄙視的看着王文志:“去你哥的,你就打了半分鐘,然後就沒人影了,你還好意思找人家磨刀?”

“靠,那是意外好不好?現在的我已經不是從前的我了,我現在是王文志二代!”還擺出一個自認爲很帥的姿勢。

“諸位將軍恕罪,霜顏來遲了。”

“你有什麼可恕罪的,一共就三個BOSS,你自己就幹掉一個。我呢,連根毛都沒摸到。”

“靠,你還好意思提?”

王文志展開劍翅:“還有十幾個小時才能回去吧?我去找找有沒有其他值錢的東西。”

“其他?”辛澤劍吼了起來,“我被人追殺的時候,你尋寶去了是吧!?”


“雖然事實是這樣沒錯,但我不得不去嘛,回去後再跟你解釋。”

“我特麼一腳踹死你!”

“哪有值錢的東西?”辛澤劍在心裏問了問索爾貝蘭。

“審判之塔下面,有個契約武裝的兵器庫。”

辛澤劍重複着索爾貝蘭的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