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44 Views

一擊即中,夜笙並沒有繼續出招,而是沖著這打開的豁口帶著花楹急射而去。

Written by
banner

鬼魅般的身影瞬間離開數里,被一招打的東倒西歪的黑鷲衛站起時,面對的就是他們首領黑如鍋底的臉色。

黑鷲衛的歷史多麼的輝煌,鷲羽一直試圖再度實現黑鷲衛那輝煌的歷史,妄想著能佔據大陸的半片江山,可這些他精心培養的黑鷲衛竟然連夜笙的一擊都抵擋不住,讓他如何能夠不怒?

「愣著做什麼?給我追!」

黑鷲發出尖銳刺耳的聲音,黑鷲衛急忙向著夜笙所去的方向而去。

黑鷲速度極快,夜笙兩人不過半響之後又為那黑鷲衛追上,看著天空之中那烏壓壓的追來的黑鷲衛,夜笙臉色一沉。

布置的援兵趕來還需一會,在這之前,他一定要擋住這些黑鷲衛的進攻。

面對如此眾多的黑鷲衛,花楹眼中也滿是慎重,低聲對著一旁的夜笙道:「笙哥哥,不若我召喚畢方,畢方身為九階神獸,能夠剋制這些普通的黑鷲!」

「不必,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召喚畢方!」夜笙低聲吩咐。

畢方這等九階神獸,等閑根本無法召喚,若是花楹因召喚九階神獸被有心人注意,那她的身份就很難保住,難保不會帶來滅頂之災。

雖不知為何,但花楹相信夜笙是為了她好,只能握緊手中的寶劍,警惕的望著天邊降落的黑鷲衛。

「動手!」

夜笙兩人趁著那黑鷲還沒有降落,劍氣逼人的直指那黑鷲,那黑鷲呼嘯著,撲騰這巨大的翅膀,那堅硬的喙竟向兩人啄去。

夜笙又豈能讓這黑鷲得手,龍淵呼嘯,凌厲的劍勢向著那黑鷲,在那黑鷲身上狠狠劃過,鋒利的劍氣下,那兇猛的黑鷲一分為二,溫熱的血液潑灑在大地上,黑鷲直直的墜落,站立其上的黑鷲衛臉色憤恨的看向一臉殺意的夜笙。

這個人,一劍竟將兇悍無比的黑鷲給殺了!


為了培養和黑鷲的感情,鷲族之人都是從黑鷲幼崽之時就開始細心撫養,黑鷲對於黑鷲衛來說,是夥伴,是最忠誠的夥伴。

此刻黑鷲被夜笙所殺,對黑鷲衛而言,不亞於殺了他的親身兄弟,黑鷲衛怎能不恨!

「你殺了黑鷲,你該死!」

舉起手中的劍,滿眼憤恨的向著夜笙攻來。

夜笙如何會懼,龍淵呼嘯,凌厲的劍意翻滾著攻向那膽敢襲來的黑鷲衛。

劍意未散,那舉劍的黑鷲衛卻身影一頓,錯愕的低頭看著胸前那猛然洞穿的大孔,「轟」一聲倒在地上,再無生息。

第一個黑鷲衛的死激起了其餘黑鷲衛的凶性,黑鷲撲騰著巨大的翅膀,夾著強悍的厲風,不斷的向著夜笙和花楹襲去。

夜笙手中龍淵揮舞,白色的真氣巨龍將兩人守護的密不透風,那黑鷲衛只能驅使著黑鷲圍著兩人打轉,卻始終傷不到兩人分毫。


「弟兄們,圍著他們,我就不信他的真氣是無窮無盡的,遲早耗死他們!」

巨龍圍繞中的夜笙眉頭一簇,手中龍淵不停,確實,若是一直這樣僵持不下,最終力竭失敗的定是他們。

可,夜笙嘴角勾起一抹幅度,誰說只有他們二人了!

正圍著兩人打轉的黑鷲衛竟然沒有發現,在他們的身後,一隊銀甲軍隊早已悄無聲息的將他們團團圍住。

「殺!」

一聲令下,早已整裝待發的銀甲軍手拿長槍直直的射向黑鷲衛。

突襲之下,竟有數名黑鷲衛被重傷。

「快!回防!」鷲羽急聲喝道。

煞氣凜然的銀甲軍呼嘯而出,手中長槍泛著冰冷的寒光。

「殺!保護主子!殺!」

兩方瞬間戰在一起。

鷲羽站在最為巨大的黑鷲身上,冷然的望著低下的戰場。

想要恢復黑鷲衛往日的榮光,需要血的洗禮,他奉命尋找夜笙,一方面是他的私心,另一方面,卻是想要用夜笙手中的人當黑鷲衛成功的煉刀石。巨住頁號。

可是,黑鷲衛的表現讓他太失望了。擁有往日的榮光,可卻沒有那強悍的實力,若不是前來此遭,他都不知曉,在他手中,黑鷲衛竟然淪落如斯! 黑鷲的嘶鳴聲,兵器的交戈聲,還有兵士們激烈的喊殺聲,血液四濺。原本平靜的林中瞬間成了血腥的廝殺之地。

穆陽和夜笙護著花楹且戰且退,黑鷲衛死傷無數,黑鷲凶性大發,是窮追不捨,最後,還是鷲羽看不過如此之大的損失,下令暫時撤退,夜笙等人也因此脫身。

坐在那隱蔽處的休憩點,夜笙俊臉之上滿是慎重。

「這黑鷲衛為何會如此之快的尋到我等的行跡?」花楹有些疑惑的輕聲呢喃。

這輕輕的聲音落在夜笙耳中卻重如驚雷。

對啊!這黑鷲衛來的時間太快了,就算黑鷲飛行速度很快,能與馴鹿和龍馬相媲美,可他們一路之上並沒有停歇,按理這黑鷲衛不可能來的這般之快!

除非那黑鷲衛在他們離開紫川不久就開始追來!

這其中定是有什麼是他忽略了的?

眉頭緊鎖,夜笙細細思索。這逃離的路線只有他和手下的人知道,應該不是路線泄露,而黑鷲衛如此準確迅速的追來,是其他方面的原因。

到底那裡出了差錯?

忽然,夜笙瞳孔一縮,端著茶杯的手猛的收緊。他怎麼沒有想到,若是如此,那就難怪鷲羽這麼快找到他們了!

事到如今,再想這些也是無用。

只是,若是真如他所想那般,那墨洲……

夜笙心裡有些擔憂,雖說對墨拓恨之入骨,但是對墨洲,那可是生死之交。他從來沒有將對墨拓的恨意轉到墨洲身上,就算一開始懷有別樣的心思靠近墨洲,可這些年相處下來,墨洲早已成為他認可的朋友。

墨拓那般殘暴,也不知道會對墨洲做些什麼?

收起滿腔的思緒,夜笙揮揮手,對著花楹和穆陽道:「不知黑鷲衛會何時再度追來,如今我們必須爭分奪秒。即刻啟程。穆陽,你領銀甲軍儘可能的攔住黑鷲衛追擊的速度!」

他們現在所需要的就是時間,只要回到玄冥,就算墨拓出動所有的黑鷲衛也無用,除非墨拓想要再度挑起兩城之戰!

穆陽單膝下跪,沉聲應道:「是,爺,屬下定攔住那黑鷲衛!」

宋疆 穆陽,黑鷲衛人多勢眾,你等當盡量小心,避免正面衝突,儘力保全自身!」夜笙沉聲囑咐,這銀甲軍都是他精心耗費無數培養出來的,可不能白白死在黑鷲衛的手中。

夜笙說完,那穆陽滿懷感激,這般緊急的情況下。主子沒有放任他們去死,這樣有情有義,他們又怎能不儘力報效。

銀甲軍的戰士多是孤苦之人,被夜笙救起。給其住所,飽其肚子,教其武功,對夜笙的活命教導之恩是牢記心中,為了夜笙,他們能夠去死。

正是這群銀甲軍毋庸置疑的忠心,夜笙才敢將重要的事情交付他們去辦,此行,分外兇殘,夜笙更不希望他們有任何的損傷。

看著主僕相得一幕,花楹眼睛一轉,從懷中掏出一青白玉瓶,微曲身子,遞給一旁的穆陽,輕聲道:「這是我閑暇之時煉製的藥粉,雖不知那黑鷲如何尋到我們,但是這藥粉能夠蒙蔽鳥類的嗅覺,黑鷲兇悍,這葯不知對黑鷲是否有用,我將此葯給你,希望對你們能有所幫助。」

穆陽鄭重的將藥瓶收好,嘹亮的聲音中帶著滿滿的感激和堅定:「多謝三小姐!屬下等一定拚死護送爺和三小姐回城!」

目送夜笙和花楹離開,穆陽召集銀甲軍,沿途設伏,設計阻擋黑鷲衛一行。


學霸聊天群 ,在一夜的休息過後,鷲羽發現,整個黑鷲衛的精神狀態為之一變,再也沒有之前的輕浮之氣。

……

日行千里的馴鹿車上,花楹兩眼放光的上下打量著夜笙,那炙熱的目光讓夜笙想忽略都難,心底不禁嘀咕,這花楹為何如此打量與他?

心底猜測,臉上卻看不出分毫,看著夜笙那絲毫沒有變化的俊臉,花楹知道要他自動開口定是不可能了。巨介巨亡。

眼睛靈動一轉,一本正經的感嘆道:「愛兵如子,禮賢下士,那銀甲軍上上下下對笙哥哥都是忠心耿耿,見微知著,笙哥哥若掌握玄冥,一定是八城中最受愛戴的城主!」

大手用力的揉揉花楹的腦袋,夜笙哭笑不得,「傻丫頭!」

提及玄冥,他不禁有些擔心,城中多日沒有消息傳來,不知義父的傷勢如何了?

「楹兒,笙哥哥應該安排你暗中回城的,可是笙哥哥私心裡不想和你分開,你會不會責怪笙哥哥拉著你冒險啊?」沉默良久,車廂內響起夜笙低沉的聲音。

花楹一怔,立即回道:「自上次荒原中與笙哥哥分開,楹兒就暗中發誓,不論將來情況多麼的危險,楹兒也再不要和笙哥哥分開!楹兒不怕危險,而且,楹兒相信,我們一定會平安回到玄冥的!楹兒對笙哥哥有信心!」

伸手攬過花楹,那柔軟的身子就在懷中,心裡滿滿的都是充實感。按照他的計劃,馴鹿車疾行幾日,就算墨拓的追兵找到他們,沿途暗伏的人馬也能拉長追兵所致的時間,只要他們堅持一段時間,國師所帶的玄冥軍就會前來接應,如此一來,就算有危險,也不會傷及性命。

只是,計劃趕不上變化,一點小小的忽略讓整個事情都變得異外兇險。

不過,摟緊懷中的人兒,夜笙那幽深的瞳孔中藏著一抹柔情和那極力掩蓋的恐懼。

枯骨荒原上的事情不僅嚇壞了花楹,更加刺激了他的心靈。

他無法放任花楹獨自離開,在他不知道的時候遭受未知的危險,這種事情只是一想,那波濤洶湧的恐慌都會將他淹沒。他只能將花楹帶在身邊,一睜眼就能看到她,一出手就能感受到她的溫度,如此,他才能安心。

「笙哥哥一定會帶你平安回到玄冥的!」低沉黯啞的聲音中滿是堅決,低頭在花楹的額上落下一吻,夜笙輕聲道:「好了,不要說話了,休息一會!」

危險不知何時降落,他們需要抓緊一切時間養精蓄銳!

花楹靠在夜笙的身上,感受順著錦緞傳來的溫度,安心的蹭蹭,閉上了眼睛。 第二天午時,那兇狠無比的黑鷲衛再次追了上來。

夜笙駕著馴鹿車不斷的疾馳,在他們的身後,那兇悍無比的黑鷲載著黑鷲衛向他們追來。

前方是一道矮坡。夜笙望著那矮坡瞳孔一縮,本就速度極快的馴鹿車速度陡然加快,風馳電掣般一閃而過。

等到黑鷲衛追上來時,那矮坡后竟忽然湧出一隊人馬,攔住了黑鷲衛的去路。巨介巨技。

伏兵只攔下了那龐大追兵中的一部分,另一部分還是窮追不捨的向著馴鹿車追去。

就在這你追我打的日子中,夜笙駕的馴鹿車距離玄冥城越來越近。

從整個大陸的正北到西南,所遇的地勢越來越起伏,連綿不絕的大山嚴重的阻擋著黑鷲衛的行動。

與處在正北方向的紫川城不同,要到玄冥城,必須要越過西南到處都是的叢山峻岭。

雨水眾多的西南地區,雨林茂盛,山脈多險,林間更是瘴氣瀰漫。毒蟲甚多,濕熱的環境,對生長在相對干寒的紫川的黑鷲衛而言,分外難受。

擁有神智的人還好,能夠用真氣克服這些外在環境,對於那黑鷲而言。這般濕熱的天氣讓它的羽毛無法自由的伸展,甚至飛在天空中都有阻礙,一不小心,吸入一點瘴氣,更是暈頭昏腦,無法穩住身形。

再這樣的環境下,黑鷲衛的行動變得減緩,夜笙等人得以擁有喘息的機會。

這日,接到來信的夜笙更是目露凶光的望向黑鷲衛追來的方向,是時候反擊了!

被黑鷲衛一直追在身後窮追猛打,損傷無數,夜笙又豈能不恨!

接到國師傳信,知道玄冥大軍即將到來,夜笙定要抓住機會將這黑鷲衛好好教訓一頓!

他要為那些死在黑鷲衛手下的兄弟們復仇!

「穆陽,穆柳,集合剩餘所有弟兄。我們將在此與那黑鷲衛一決雌雄,為死去的兄弟們報仇雪恨!」握緊雙拳,夜笙冷聲吩咐!

穆陽穆柳也是雙目血紅,向著遠方高聲道:「報仇雪恨!」

這一路上,多少弟兄死在黑鷲衛的手下,開始的時候,那黑鷲衛稍顯軟弱,可在不停的戰鬥中,黑鷲衛越來越狠,那死去的兄弟甚至有的是活生生的被那黑鷲一份為二,血灑滿地,那黑鷲衛竟還站在黑鷲身上放聲大笑。

這麼殘忍的做法,這般殘酷的手段,讓活著的銀甲軍對那黑鷲衛是恨之入骨,若有機會定要剝其皮、抽其筋、喝其血、啖其肉,都無法解了心中之恨。

戰場有生有死。但從來沒有人如此殘忍,慘無人道,根本就是以殺人為樂!想起那些慘死的兄弟,如何不恨!

在夜笙與玄冥國師樓重不斷的通信確定絕殺計劃時。被嵩山峻岭所阻擋的黑鷲衛才暈乎乎的向著夜笙所在地追來。

一場大戰即將拉開序幕!

…………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