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48 Views

李白聞言呵呵一笑,道:“原來這些傢伙都是死士,難怪這麼兇殘,一點都不怕死,不過話說回來,你已經是宗師了吧。”

Written by
banner

完顏雄點點頭,很坦然的承認道:“沒錯,我已經是宗師了,不過不得不說,你真的是我見過的最有天賦的人,不到二十歲的半步宗師,當年我晉級半步宗師的時候,可是都已經二十二歲了,你比晚了整整兩年。”

“那你看,要不你再給我兩年時間,等我晉級宗師之後,我們再大戰一場來分出勝負,如何?”李白笑着跟完顏雄商量道:“我覺得我這個提議挺不錯的。”

“我覺得也挺不錯的。”完顏雄咧嘴一笑,道:“可惜我不是傻子。”

李白聞言聳聳肩,道:“既然如此,那麼不好意思了,我要逃跑了。”

完顏雄聞言淡淡的看了李白身後一眼的,道:“如果你要逃跑,我不會去追殺你,我會去追殺你身後那兩女一男,我想,你應該不想看到這樣的局面。”

李白聞言有些頭疼的說道:“你贏了,這個威脅對我很有用。”

“我很喜歡你這樣識時務的人。”完顏雄的表情變得玩味起來,道:“我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兩個小時,只要你在我的手裏堅持兩個小時不死,我這次就放過你,並且讓你和你關心的那三個人安全離開大興安嶺,怎麼樣?是不是很優厚的待遇?”

李白很想吐完顏雄一臉口水,尼瑪,讓我在你一個宗師的手裏堅持兩個小時,這待遇還叫優厚,那你要是刻薄起來,我豈不是分分鐘就要死翹翹?

“你很自信。”李白冷笑一聲,道:“既然如此,那麼來吧!”

李白怒吼一聲,半步宗師的氣勢陡然爆發出來,恐怖的力量波動讓平靜的血湖開始沸騰翻滾起來,完顏雄面對李白的強勢爆發,不屑一笑,道:“又是一個和龍傲寧一樣的蠢貨!”

完顏雄靜靜地看着李白,等待着李白的進攻,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李白居然二話不說轉頭就跑,眨眼間就飛奔出去千米之遙!

完顏雄一臉錯愕的看着玩命狂奔的李白,片刻之後才哭笑不得的搖搖頭,道:“真是有意思,真是一個妙人。”

李白又不是傻子,面對完顏雄他現在根本就沒有一戰之力!

完顏雄只是非常平靜的站在那裏,沒有任何一絲力量波動傳出來,但是李白卻可以清楚地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壓力從四面八方包圍了自己,這種壓力無處不在,只要他敢對完顏雄出手,李白相信,完顏雄絕對可以在他選擇動手的瞬間將他制服,甚至是斬殺!

所以李白全力爆發,暫時掙脫了這種壓力的圍困,二話不說扭頭就跑,不管完顏雄在兩個小時之後究竟會不會放過他,他都要爲洛青衣他們爭取足夠的逃命的時間。

正在玩命狂奔的李白忽然感受到身後有人出現,李白回頭看去,只見完顏雄正漫不經心的跟在他的身後不足百米遠的地方,遠遠地吊着他,明明可以輕鬆追上他,卻就是不追上來,就像是貓捉老鼠一樣。

李白見狀苦笑一聲,他全力爆發的凌波微步速度已經如同鬼魅,眨眼間便可遠遁千里,而完顏雄卻在落後他很多的情況下輕鬆追上了他,這半步宗師和宗師之間的差距,果然不是一般的大啊。

半步,便是天壤之別!

兩人就這樣一路狂奔了數十里,最終還是完顏雄厭倦了這樣無休止的追擊,他的身體輕飄飄的,像是沒有重量的羽毛一樣,閃爍間便來到了李白的身後,伸手在李白的肩膀上輕輕拍了一下。

李白看也不看,回頭就是一劍斬過去,沒有收穫,卻也讓他的速度驟然降低,停了下來。

完顏雄面色不變的看着已經微微有些氣喘的李白,笑道:“熱身運動該結束了,我們是不是可以好好打一場了?”

“怎麼打?”李白呵呵一笑,道:“難不成你將實力壓制在半步宗師和我打?這樣的話,你要是能在我手下堅持兩個小時,算我輸。”

完顏雄神色驚奇的看着李白,道:“你很自信,你覺得如果我們兩人同樣是半步宗師的話,你有信心可以戰勝我?”

李白點點頭,傲然道:“那是自然,如果我們兩個處於同一境界,我絕對可以戰勝你,幹掉你,怎麼樣?不服氣的話,你就壓制自己的境界和我打一場,你敢嗎?”

“激將法對我沒用的。”完顏雄不以爲意的笑笑,並沒有將李白的挑釁放在心上,他看着李白,目光深邃,道:“既然你這麼有信心,那我殺你的理由就更加充分了,萬一這次你大難不死回去躲起來,等你成爲了宗師,我豈不是有性命之憂?”

李白聞言臉上的神色頓時僵住,有些尷尬的看着完顏雄,道:“那麼,咱們都是文明人,整天說什麼打打殺殺的多不好,你看,我是京城大學英語系的高材生,不如我來教你說英語好了,不收你學費的,免費。”

“呵呵。”完顏雄不再和李白說話,輕飄飄一掌朝着李白拍去。

李白看到完顏雄擡手的時候就已經在躲閃了,他剛剛閃開,他之前站着的地方便突兀的凹陷下去將近十公分深的一個碩大的掌印!

李白神色震驚的看着那突兀的出現在地上的足足有一米多長寬的掌印,這一掌拍過來,他沒有感覺到任何的力量波動,有的只是如死水一般的平靜!

如果不是李白隨時警惕着完顏雄的動作,看到完顏雄擡手的時候做出了躲閃的動作的話,這一掌,足以讓李白渾身骨頭都碎成渣渣!

“你很不錯,很機警。”完顏雄毫不吝嗇自己對李白的讚美之詞,道:“你的反應要比龍傲寧快多了。”

“果然是你擊敗了龍傲寧他們。”李白深深地看了完顏雄一眼,當初和龍傲寧戰鬥的那名宗師,果然就是完顏雄。

完顏雄點頭承認,道:“沒錯,接下來,戰敗在我手上的人,又將多你一個,希望你不要死掉纔好。”

完顏雄說罷,一個手指搖搖指向李白,李白閃開,他身後的一棵大樹上便出現了一道指洞,呼吸間,這棵大樹便緩緩化作了木屑洋洋灑灑的落在了雪地之上。

李白看到這一幕心臟狠狠地抽了一下,這特麼是人可以擁有的力量嗎?面對完顏雄,他除了捱打,還有什麼辦法? “放輕鬆,不要緊張,慢慢來,距離我們約定的時間還有一個半小時呢,我不着急,你別太着急了。”

完顏雄笑眯眯地安慰着李白,道:“感謝我吧,讓你可以如此近距離的感受到宗師的力量,這是不是一種很美妙的體驗呢?”

李白感覺這種直面宗師的感覺一點都不美妙,實在是太驚悚了,太恐怖了,這種毫無徵兆沒有任何力量波動的進攻,太震撼人心了。

完顏雄就像是在玩遊戲一樣,手指不緊不慢的點個不停,而李白卻像是一隻猴子一樣在山林間蹦蹦跳跳,完全沒有任何停歇的機會,看着那一棵棵無辜的大樹化作木屑紛飛,李白連怒斥完顏雄浪費資源的心情都沒有了,他可不想跟那些樹一樣變成渣渣!

看着李白上竄下跳,每次都以最爲節省力氣的辦法躲過自己的攻擊,完顏雄不禁對李白的身法產生了好奇,這種如同鬼魅一般來去無蹤的功法,真是不可多見。

“你的身法,應該是傳自上清尊者吧,可是我沒有聽說過上清尊者有這樣一套身法。”完顏雄停下了攻擊,有些好奇地問道,希望李白可以爲自己解惑。

李白撇撇嘴,喘息兩口,好不容易有了休息的機會,他纔不會這麼快就回答完顏雄的問題,當看到完顏雄又擡起手來的時候,李白連忙喊道:“停停停!我說,你把手放下!”

完顏雄將手放下,李白見狀這才說道:“這身法是師傅傳給我的,不過他自己沒有修煉而已。”算一算的話,系統應該算是他的師傅吧,他說是師傅傳給他的,又沒說是上清尊者傳給他的,這不算騙人吧。

“我很喜歡這門身法,可以傳給我嗎?”完顏雄饒有興致的說道。

“呵呵,不能。”李白雖然很想以凌波微步換取自己的性命,但是比較尷尬的事情是系統出品的功法都是一次性用品,當有人將功法修煉之後,便會自動回收。

“那真是太可惜了。”完顏雄再一次擡手用手指指向李白,只不過他這一次的動作變快了許多。

李白重新動起來,還是每一次都勉強躲過完顏雄的攻擊,又節省了大量的體力,看到這裏完顏雄冷笑一聲,手指收回,一掌拍出!

李白看到完顏雄便手指爲手掌的時候已經意識到了什麼,可是當他想要改變身形的時候卻已經晚了!

砰!


李白就像是一顆被網球拍命中的網球一般飛了出去,一連撞斷了數十棵大樹這才滾落地面,張口噴出一口血水,臉色煞白如紙。

只是一掌,就讓李白受了重傷!

“嗯?居然還活着!”完顏雄的臉上流露出震驚之色,沒有人比他更加清楚他剛纔拍出的那一掌的威力有多麼強大了,換做是龍傲寧的話,在那一掌之下,絕對會粉身碎骨,而李白卻僅僅只是吐了一口血受了傷而已!

完顏雄的目光最終落在了李白手中的傲慢之劍上,剛纔李白來不及躲閃,就是用這柄劍擋在了自己的身前,而這柄劍在受了他五成力的一掌之後,居然沒有任何的損傷,依舊完好如初!

早就在宴會上和李白戰鬥時完顏雄便知道李白手裏的劍很好,卻是沒有想到李白手裏的劍居然如此的厲害。

“是一柄好劍。”完顏雄笑笑,道:“李白,將你的武器獻上,自廢丹田,我允許你活着回去。”

李白從地上爬起來,看着完顏雄,咧嘴一笑,沒有說話,心底卻在對系統道:“系統,如果我自費丹田,還能修復嗎?”

“宿主,如果自廢丹田,修復的話需要修復丹一枚,修復丹在系統商城的價格爲兩千點成就點數。”

李白聞言頓時苦笑一聲,這東西也太貴了吧,他現在才兩百多點成就點數,差了將近十倍,本來打算自廢丹田脫離危險之後修復丹田再利用系統的功能將七宗罪收回的計劃看起來是要落空了。

“想要我的武器?”李白將身旁的五柄劍一一插在地上,對完顏雄道:“想要,你就自己過來拿吧。”

說着,李白飛身後退,直到退出去有百米之遙後,才停了下來。

完顏雄十分詫異的看了李白一眼,他沒想到李白居然這麼輕易就放棄了自己的武器,這怎麼看都不像是李白的作風啊。

不過對於李白放棄武器這件事情,完顏雄並沒有放在心上,同樣也不會放在心上,因爲他眼中,在宗師的強大力量面前,任何陰謀詭計都是沒有用的。

完顏雄緩緩朝着那五柄插在地上的劍走去,李白看着距離七宗罪劍器越來越近的完顏雄,在心中對系統道:“系統,給我激活武器!”

“滴!宿主當前憤怒值爲百分之百,傲慢值爲百分之百,好色值爲百分之百,請問宿主是否激活武器?”


李白看着走到憤怒之劍旁邊準備伸手拔出憤怒之劍的完顏雄,怒吼一聲道:“激活!”

轟隆!

完顏雄只聽到李白一聲怒吼之後,這插在地上的長劍竟然忽的一下顏色變得通紅起來,一股股赤紅色火焰從這劍上升騰而起,繚繞在劍身之上,這火焰熾熱無比,竟是讓完顏雄感到了一絲絲的威脅!

一股暴虐的氣息從這赤色的長劍上散發出來,與此同時,一股狂妄傲慢的氣息和曖昧旖旎的氣息同時升起,五柄原本插在地上的劍刃紛紛飛了起來,朝着近在咫尺的完顏雄刺去!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進攻,完顏雄完全沒有任何的防備,不過就算是如此,他依然用體內的內力在身體周圍製造出了一層保護罩。

以宗師之力形成的護罩很好的保護了完顏雄不受傷害,貪婪之劍和嫉妒之劍只是讓這防護罩微微波動了一下便被反彈了回去,而已經處於激活狀態的憤怒之劍傲慢之劍和好色之劍卻讓完顏雄自踏入宗師之境以來第一次受到了傷害!


憤怒之劍以那股暴虐似是要毀滅一切的瘋狂氣息破掉了完顏雄的保護罩,傲慢之劍緊隨其後,刺破了完顏雄的身體體表的那層內息保護,而最後的好色之劍趁着完顏雄的護體內息紊亂的時刻,深深刺入了完顏雄的胸口!

血液流淌出來,完顏雄看着插在自己胸口之上的好色之劍,原本平靜的臉上露出一抹猙獰之色,他神色兇狠的望着李白,怒吼道:“你竟然敢傷我!”

李白比完顏雄還要震驚,他萬無一失的御劍術居然失敗了!憤怒之劍和傲慢之劍的爆發將完顏雄的兩層保護都給破掉了,可是即便如此,好色之劍竟然也只不過是刺入了完顏雄的身體不過兩公分,便再也不得寸進!

這樣強悍的肉體,着實讓李白感到意外,也讓李白的計劃落空!

李白心神一震,連忙將五柄劍收了回來,懸於自己身前,冷笑一聲,道:“你剛纔還打傷了我呢,現在我們扯平了!”

完顏雄沒有說話,他只是神色呆呆的看着懸浮於李白身前的五柄長短不一的劍刃,有些不敢置信道:“你居然……居然可以御劍!”

看着那五柄造型古樸氣息凝厚的劍刃像是有自己的靈魂一樣飛舞着,完顏雄心中的震驚和那些初次見識到御劍術的人一樣,都被驚呆了。

“你居然會御劍之術!”完顏雄的眼睛裏陡然爆發出一抹興奮激動地光彩,他的目光望向李白,道:“把你的御劍術給我,我可以饒你不死!”

“還是那句話,要想,就自己來拿!”李白怒喝一聲,五柄飛劍便朝着完顏雄電射而去,憤怒之劍傲慢之劍和好色之劍主攻,貪婪之劍和嫉妒之劍防守,五柄飛劍在李白的操控之下配合完美的和完顏雄戰在一起。

完顏雄看着配合的默契無比的無病飛劍,心中的驚喜越來越濃,他真是沒有想到今天會在李白的身上發現這麼多的驚喜,先是那令人感到驚奇的鬼魅身法,然後是這五柄神劍,再到那令人狂喜的御劍之術,他發現李白就像是一座會移動的寶藏一樣,他一定要將李白生擒,逼着他將祕密都說出來!

正在與飛劍激戰的完顏雄卻沒有注意到,李白的身影正在悄悄後退着,他操控飛劍的極限距離是一千米,這樣激烈的戰鬥他根本堅持不了太久,還是要繼續跑路才行。

完顏雄看着氣勢越來越弱的憤怒之劍,不禁冷笑起來,任你如何爆發,總有結束的時候,等到那個時候,就是我生擒你的時刻。

正當完顏雄做着生擒李白逼問出祕密然後走向人生巔峯的美夢時,他忽然發現圍繞在自己身旁的這五柄飛劍居然齊刷刷的朝着一個方向飛去,不跟他打了!

完顏雄放眼望去,只見李白的身影早已經消失無蹤,他不禁冷笑一聲,想要這要逃離他的掌控,未免也太小瞧宗師的力量了。

當完顏雄起身追上去的時候,卻發現那五柄飛劍的蹤跡都消失了,這更加證明了他的猜想,李白並沒有跑遠,就在前方。

李白在和完顏雄追去的方向截然相反的那邊收回了自己的七宗罪劍器,冷笑一聲,道:“你就慢慢追吧,想要追上我,繞地球一圈再說吧!” 李白成功將完顏雄甩掉之後心情十分愉悅的按照暴食之劍的指引快速朝着洛青衣離去的方向追去,這個時候李白雖然已經精疲力竭,丹田內的內力也是所剩無幾,但是李白實在是不敢停留,他怕自己一停下來就被回過神來的完顏雄給追上了。

李白在跑,洛青衣也在跑,只不過比起李白的心驚膽戰,洛青衣這逃跑路上則是要輕鬆許多,內心只是對李白有些擔心,她在這一路上一直都在尋找着可以藏人的地方,她想要讓李峯和劉嵐先藏起來,然後她回身去找李白,就算在戰鬥上她幫不到李白,但是至少她可以用自己的血來幫助李白補充戰鬥力!

只是讓洛青衣感到焦急難受的事情是這一路跑過來,卻連一個能藏人的地方都沒有發現。

“青衣啊,小白他怎麼變得那麼厲害?”李峯到現在還處在一種極度震驚的狀態之中,那遍地的殘肢斷臂和濃郁的血腥味深深刺激了李峯平凡了四十多年的神經。

“老公他本來就很厲害。”洛青衣說完,忽然臉色有些不自然的變紅了起來,她身旁這兩人好像是她未來的公公婆婆啊,她叫李白老公,這兩位應該不會反對吧。

“呵呵,小白好福氣啊,找到了這麼多漂亮女朋友。”李峯苦中作樂的呵呵一笑,看了一眼神智依然有些不清醒的劉嵐,心中不禁有些擔憂。

洛青衣似乎是看出了李峯的擔心,便安慰道:“放心吧,伯父,老……李白他很厲害的,一定可以讓伯母恢復如初的。”


正當李峯點頭嘆息一聲,準備說話時,前方的路上忽然出現了數道身影。

洛青衣看着那突然出現的身影先是被嚇了一跳,緊接着臉上便浮現出驚喜之色,道:“小柔,雯姐,傾城,晴子姐姐!”

這四個突然出現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蘇柔四女,她們知道李白一定會來大興安嶺,便忍不住一起趕了過來,就連肚子已經明顯顯懷的小早川晴子都不肯被留下,咬着牙堅持着,倔強的跟了上來。

“青衣!”看到洛青衣和李峯劉嵐的身影出現在自己的眼前,蘇柔驚喜的歡呼一聲,腳下輕點便飛了過來。

“伯父伯母怎麼樣了?”蘇柔看着神情有些狼狽的三人,忽然又焦急地問道:“小白呢?”

“李白人在哪裏?”陸傾城看向洛青衣三人的身後,卻看不到李白的身影,便道:“他斷後了?”

洛青衣點點頭,道:“李白他感覺到有強大的敵人出現,所以讓我帶着伯父伯母先走,他留下來斷後,我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說着,洛青衣的臉上便露出焦急和擔憂之色。

“我們去找他!”趙雯毫不遲疑的做出了決定,她看着洛青衣道:“你和晴子留在這裏照顧伯父伯母,我們三個人去找小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