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40 Views

嗯,是不是可以大結局了?

Written by
banner



回到家之後,天已經黑了,進門的時候奧利給並沒有跟進來,藍陽陽因爲太累,也沒有注意到。

去了小白臉的房間,房裏沒人,浴室裏有嘩啦啦的水聲,想必是在洗澡。

她躺在牀上,沒多久睡意就上來了,迷迷糊糊間水聲停了,傳來拉門的聲音。

藍陽陽打了個哈欠,緩緩坐了起來,眼前逐漸出現一個光溜溜的人,滿頭的睡意忽然煙消雲散了!

他什麼也沒穿,赤着雙腳,頭髮是溼的,水順着臉頰滴落在鎖骨上,別提多性感了。那張臉更是妖孽一般,勾人心魄。

食色生香:天降彪悍小廚娘 ,他怎麼不穿衣服,難道在勾引自己?

臥槽,這無處安放的大長腿!這八塊腹肌也太誘人了,好想摸一把!

臥槽,他怎麼這麼快就穿上了?

支臨冥拿了一件浴袍裹上,邁着大步到她面前,“好看嗎?”

“好看。”藍陽陽實誠的點頭,情不自禁的嚥了一下口水,“我還能看嗎?”

他勾了勾薄脣,“不行。”

“我有錢。”她從包裏拿出一疊厚厚的鈔票,一雙眼睛呆呆的看着他,滿腦子都是剛纔香豔的畫面。 支臨冥拿走她手中的鈔票,隨手一扔,頓時下起了鈔票雨,落了一牀。

他看着她的眼睛,眉宇間盡是不屑與傲慢。

藍陽陽頓時眼冒金星,太喜歡他這個樣子了!彷彿將一切都踩在了腳下!

天時地利人和,正是好時機啊!

正當她腦子裏冒出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的時候,一隻狗突然躥到了牀上,撲進藍陽陽懷裏。

多麼美好的夜晚啊,就這樣被破壞了。

奧利給身上髒兮兮的,看樣子是受驚了,趴在她懷裏瑟瑟發抖,委屈的說:“陽陽,我差點就回不來見不到你了!嗚嗚嗚,我差點就變成狗肉包子了!”

藍陽陽愣了一下,“怎麼了這是?我帶你去洗個澡。”

支臨冥看着被弄髒的被子,叫來助理換了套新的。

奧利給身上又髒又臭,被拎着進了浴室。

“王若芸那個臭女人!居然報復我,我被她僱的人給抓了,氣死我了!還好我機靈不然就涼涼了。”

藍陽陽有點吃驚,她不是答應自己不再打擾她的生活了嗎?

“你確定是王若芸嗎?”

“我特別確定!抓我的那個人在電話裏叫王姐了!肯定是上次的事情,讓她對我懷恨在心,所以要宰了我,嚇死寶寶了。”奧利給縮了縮身子,一副害怕的樣子。

藍陽陽有點生氣,王若芸這個女人出爾反爾,還真不是個東西。

“陽陽,我不見了這麼久,難道你就不擔心我嗎?”

她尷尬的笑笑,“不好意思啊,我太累了,沒有注意到。”

奧利給頓時一臉傷心,流下了不爭氣的眼淚。


藍陽陽拍拍它的狗頭,“奧利給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報仇的!但是,現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

“什麼事?”

“這你就別問了!總之,是你們狗子做不來的事情!”藍陽陽說着就轉身走,“你自己洗澡吧。”

听說我命里缺你 ,她讓一隻狗自己洗澡,這是人乾的事?

呵,女人。

見色忘狗的傢伙。

藍陽陽自己也衝了個澡,換上性感的黑色真絲睡衣,還是蕾絲邊的呢。

但是,走到小白臉房間門口的時候,房門緊閉着,她轉動門把手,卻被反鎖了。

“唉?反鎖了?”她吃驚,自己有那麼可怕嗎?

“喂?”她叫了幾聲,但是沒有反應,恐怕已經睡着了,她打了個哈欠,算了算了,今天也累了,下次吧,反正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回去的時候,樓梯轉角遇到一條狗,渾身溼漉漉的,幽怨的眼神看着她,然後用力抖了抖自己身上的水,濺了藍陽陽一身。

她嚇得尖叫,“奧利給,你幹什麼?!”

奧利給沒理她,抖完水之後就溜了。

藍陽陽氣呼呼的,又洗了個澡,在牀上翻來覆去,氣得睡不着,但是又不找到那狗,肯定是躲起來了!

一直到十二點多,她纔有了睡意,夢裏奧利給被人給宰了,血淋淋的畫面觸目驚心。

驚醒的時候天色已經大亮,她出了一身的汗,睡衣都溼了。

牀邊趴了個龐大的小可愛,正眨巴着水汪的眼睛看她,笑意盈盈的說:“胖姐姐你醒了?你是懶豬哦,這麼晚才起牀。”

藍陽陽只覺頭皮發麻,這傻子是怎麼來自己家的?怎麼進自己房間的?

“你給我出去!我讓你進來了嗎?”藍陽陽有點生氣,把他往外推。

駱森擇頓時一臉委屈,撇着嘴小聲說:“是一個叔叔讓我進來的,胖姐姐你別生氣,我就是想來找你玩兒,你說過要陪我的。”

藍陽陽頓時又覺得不忍心了,“好吧,你在外邊等着,我洗漱一下。”

“好的哦。”駱森擇十分乖巧的站在門口。

等她洗完,已經半個多小時過去了,打開門的時候,駱森擇居然還在門口,不過這會兒他手上多了吃的。

“胖姐姐,你一定餓了吧,給你的。”他滿臉討好的笑容,手上拿的是熱乎乎的肉包子。

“謝謝啊。”藍陽陽接過來,她最喜歡的早餐就是肉包子了,“不過,你以後能不能別來我家了,我的小白臉看了會吃醋的。”

她說着往樓下走,看到支臨冥正坐在沙發上,手上捧了一份報紙,一副矜貴優雅的樣子,茶几上放了剛泡好的黑咖啡。

嘖,這與生俱來的貴族氣質,怎麼感覺他纔是這個家的主人呢?而自己穿着白色的居家服,啃着包子,像個保姆呢。

“喂,你昨晚幹嘛把門關了?”藍陽陽走近,質問道。

支臨冥認真的看着報紙,未曾答話。

“我跟你說話呢,你怎麼不理我?我看起來有那麼兇嗎,怕我把你給吃了啊?”藍陽陽倚着沙發扶手,手中的包子已經啃完。

駱森擇遞上紙巾,“媽媽說吃完東西要擦手手,不然髒髒。”

“真乖。”藍陽陽隨口誇了一句。

支臨冥終於放下了手中的報紙,斜眼看過來,冷聲道:“這是你包養的二號白臉?”

“瞎說什麼呢?我就你一個,好不好?我可是很專一的!”藍陽陽翻了個白眼,只可惜啊,這個小白臉怪害羞的,只能看不能吃,“你知道這傻子是誰嗎?這可是駱家的大少爺,他爸是己卯集團的創始人,也就是給我遺產的駱叔叔。所以說,我也不能對他太絕情,做人要懂得感恩。”

她說着,摸了摸駱森擇的頭,他一臉乖巧的笑容,像是討好的哈巴狗,抱住了她的胳膊,“胖姐姐,你陪我去遊樂園玩兒吧。”

“你頭上的傷還沒好,不能去。”藍陽陽一本正經的說道,私心裏卻是不太願意。在家陪他還行,但要讓她出門那不可能的,她典型的死肥宅。

“我們就坐旋轉木馬,不玩別的。”駱森擇晃了晃她的胳膊,然後表情變得有些兇,“不然我就告訴媽媽!”

藍陽陽臉色一驚,“好好好,去去去,現在就去!”

這傻子,還挺能耐,她被吃的死死的。

“那我出去一會,晚點就回來。”藍陽陽拿上包包,和支臨冥揮了揮手。她還是比較喜歡身強力壯的帥哥,身邊這個大高個雖然也帥,但是個傻子啊。


“去吧。”支臨冥淡淡道,等她離開後,助理走過來,“爺,聽說王若芸現在已經是己卯集團最大的股東了,她連自己兒子的股份都坑,可真不是個東西。” “一個殺人犯,你指望她能當個人?”支臨冥挑了挑眉頭,嘴角浮現不屑的笑容,“先讓她嘚瑟一段時間,等她站至巔峯的時候,我會讓她狠狠地摔下來。”

“是,爺,那咱們還是繼續在藍小姐這隱藏身份。”助理笑着,這麼看來,自家爺跟藍小姐之間的機會很多啊,遲早要撮合他們!

“對了,晚上記得幫我把門鎖好。”

助理一驚,藍小姐真有那麼可怕嗎?明明很可愛啊!




遊樂園裏,藍陽陽從跳樓機上下來,走路都是飄忽的,靈魂彷彿升空了,完全找不着北。

說好的只坐旋轉木馬,結果過山車、極速風車、跳樓機,專挑危險刺激的,來了個大全套。

她扶着一棵樹,臉色蒼白,嘔吐不止。

駱森擇卻無比興奮,一臉的笑容,激動的說道:“胖姐姐你好弱哦,我比你厲害,我贏了!”

她萬萬沒想到這傻子頭上有傷,還能這麼有活力,關鍵是做完這些項目,面色不改色心不跳的,是真的強。

“高人竟在我身邊。”她佩服的朝他豎起了大拇指。

包裏的手機響了,一陣歡快的鈴聲,她擦了擦嘴,趕緊拿出手機。

居然是弟弟打過來的。


“喂姐,後天我過生日你要來吧?”

她腦子裏漿糊一樣,根本考慮不了,那頭應殊然又說:“姐, 在異世界永遠零存款快不快樂 ,我幫你把把關。”

藍陽陽的思緒漸漸回籠,頓時明白了他的意思,“看來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姐,你可別這麼說,我這不是關心你麼?再說,你不是說那個小白臉很帥嗎?我倒想看看是不是比你這個弟弟還帥!”

藍陽陽頓時嫌棄,“這麼說吧,他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帥的男人。你和他比,那可差了去了,別自取其辱。”

“姐,你這輩子也沒見過幾個男人吧。”


藍陽陽:“……”什麼臭弟弟,盡知道噎她。

“行吧,那我就帶他去。”

“好嘞,地點在日原酒店。”

掛掉電話之後,駱森擇笑意盈盈的湊過來,“姐姐你要去參加生日派對嗎?帶上我好不好,我也想去玩。”

“不行,你不能去,乖乖回家去。”藍陽陽無情的拒絕了他。

駱森擇心裏委屈,卻沒有說出來。他剛纔已經聽到了,要去日原酒店,回去讓媽媽帶他去,哼!

將駱森擇送回家,藍陽陽再自己開車回去,等到家的時候已經晚上八點多了。

支臨冥不在客廳,助理在等她,問她吃飯了沒有。

“我快餓死了。”藍陽陽在沙發上葛優癱,完全不想動。

“我這就去熱一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