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65 Views

傑克沉默了,他明白肖張的意思。在家族裏,他並不能得到阿萊斯的全力支持,但肖張卻擁有葉米這個大後臺,怎麼說都要比他厲害得多。

Written by
banner

半響,傑克纔開口說道:“可是我卻最瞭解凱文,和他的關係最近,這你總沒有吧!”

肖張搖搖頭:“我是沒有,但又有什麼用?你瞭解他,我用個幾個月的時間也能瞭解他。你跟他關係近,關係近有什麼大不了的嗎?就憑你們兩個現在的關係,你也找不到機會捅他背吧!”

傑克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反駁了。

“更何況,你也沒機會去學校,只呆在自己家裏,能有什麼進步?”肖張又冷笑道。

傑克徹底被激怒了,罵道:“你這個在學校的精英又能強到哪兒去?不過嘴巴毒了點,我弟弟要是真的針對你,絕對不會讓你多活一天!”

“是嗎?我走的時候他還躺在醫院呢!”肖張“善意”地提醒道。

“那是他沉不住氣被你佔了便宜。”傑克哼了一聲道:“你們要是正面決鬥,你不是他對手。”

肖張自問如果和凱文正面對敵,誰輸誰贏。轉而發現,自己的確沒有必勝的把握。

“我沒有,難道你有?”肖張反問道。

傑克嘴角微微上翹,說道:“從小到大,這小子從來沒有在決鬥上贏過我的。他除了異能覺醒度上比我強些,小聰明比我多點,討大人喜歡點,還有什麼比我強?”

肖張冷笑了一聲:“就憑他這三點,你就一定不是他對手。更何況,他現在都在學校學習了這麼久,誰知道還打不打得過你?”

傑克臉色也變得陰沉起來。的確,凱文就憑這幾點,自己以後很有可能爭不過家主這個位置。

“而我,就憑我這個學習精英學生的名頭,絕對不會弱於他。所以,由我當這個主導豈不知最正確的!”肖張藉着說道。

傑克哼了一聲:“你口口聲聲地說學校學校,你還真把學校當回事了?告訴你,即使我不在學校,我的成就也不會輸於你們!”

肖張撇了撇嘴,一副不相信的樣子。

傑克停了下來,轉頭看向身旁的肖張,說道:“你要是想要做這個主導,就證明你比我強!”

“怎麼證明?”肖張懶洋洋地問道。

“和我決鬥一場!誰贏了誰做這個主導!”傑克說道。

肖張看了看他,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好,真是個好主意!你還真有臉,想得出來這麼個主意!”

聽傑克的口氣,肖張已經知道他比凱文要強上許多。自己又和凱文半斤八兩,自然是比他弱一些。

傑克有些不耐,問道:“你到底答不答應?”

肖張眼睛咕嚕一轉,說道:“可以倒是可以,但你不覺得有些欺負人嗎?我們不如加些彩頭什麼的,要是我贏了就給我一些好處。”

傑克沉默了一會兒,問道:“要是我贏了呢?”

肖張“驚訝”地說道:“你還想要好處?你比我本來就要厲害,讓我一下也是應該的。你要是贏了,我拜你當老大,還不夠?”

“好!就這麼說定了,不許反悔!”傑克想了想,自信自己不會弱過肖張,生怕肖張又反悔了,便一口答應了下來。“如果我輸了,不但拜你爲大哥,同時把這個送給你!”

說着,從懷中掏出來一樣事物,交在肖張手上。

這是一柄小型彈簧刀,長度不過半尺,呈黑色。刀刃藏在刀柄中,只需要輕輕地動一下機關,彈簧刀就會瞬間彈出。刀刃刀柄都非常薄,刀身呈現出一副優美的線條,倒是不像是個武器而更像是個藝術品。


“這柄刀可是用混合金屬製造的,尖銳無比,也是我少有的收藏品之一。無論是用來當武器還是觀賞,都是一等一的存在。拿這個當彩頭,夠不夠?”傑克有些自豪地說道。

肖張比劃了一下小刀,還給了傑克:“夠了,這玩意兒夠這個分量。”

“那就跟我來吧,我們找個地方比試比試!”傑克朝肖張做了個手勢,讓他跟過來。

在傑克沒注意的時候,肖張眼底閃爍出幾道光芒。

這柄刀,我要定了! 在觀察那把刀時,肖張在刀刃上發現了一個刻上去的文字,不禁一驚。

不熟悉中華文的傑克可能還不知道,但肖張卻能一下子就認出來,刀刃和刀柄相接之處刻着一個“肖”字。

這柄刀不會是我家的事物吧?肖張不禁想到了自己父親。

不管怎麼說,這柄刀上有自己的姓,那就證明它本來就應該是配自己的,怎麼能留在傑克身邊呢?無論如何,這把刀自己都要定了!

傑克帶着肖張拐了幾個彎,終於走到了一處房間,對他說道:“這兒是我平時鍛鍊的地方,我們在這兒決鬥絕對不會有外人打擾的。”

一邊說着,一邊帶肖張進了房間。

這個小型的健身房有着極大的空間,分成了好幾個區域。一個區域是用來練習拳擊的,一個是練習射擊的,一個是用來練習劍擊的,等等等等。在所有區域中央,分出了一塊寬十五米的正方形區域,似乎是用來進行決鬥的。

傑克對肖張做了個請的姿勢:“用什麼方式決鬥?劍擊,還是拳擊或者自由格鬥?要不要武器?”

肖張搖搖頭,說道:“還是自由格鬥吧。不過,你不會用武器吧?”

“只要你不用,我就不用。”傑克這句話中充滿着自信。

肖張點點頭,走上了這塊用繩子圈起來的正方形區域中。傑克緊跟其後。

踩了踩腳底,肖張發現這塊區域裏是鋪着軟墊的,顯然也是怕真的傷到人了。

他看了看傑克,說道:“我發現你這個健身房真是太吸引人了,回頭如果我要建一個房子,什麼都可以不要,就是得要這麼一個健身房。”

傑克臉上顯出一絲笑意和驕傲。“要看你有沒有這個財富來建這個房子了。”他說道。

“一定有的,大不了以後你幫我建一個。”肖張笑着說道:“你不會不答應吧?”

“先贏了我再說吧。我可不像凱文那個小孩!”傑克眼神開始嚴肅起來。

肖張盯着傑克的眼睛,也開始專注起來了。對方比自己年齡大,鍛鍊次數比自己也就多一些,而且身體發育還更好,比自己這個纔剛剛進入青春期的小傢伙的力氣肯定是要大多了。


想到這些,肖張不禁大感頭痛,只希望能贏了。

肖張知道自己和傑克的差距,如果再給他個兩三年在學校“深造”,他會更有把握贏。但是現在,他卻是絕對沒把握。自己那格鬥術雖然不差,比之傑克這個杜波依斯家族少主還是要差了不少的。

那他爲什麼會有信心來挑戰傑克呢?答案有兩個。

一個是因爲,肖張莫名其妙的那個體能組異能,雖然目前還不知道到底是極限手速還是極限感應,但是這兩種異能對於決鬥單挑什麼的都是有着很大幫助的。

但肖張憑藉着這幾天感到法國的時間去試着掌握這個異能,卻發現十分困難,經常有種力不從心的感覺。按葉米的說法,那就是他的異能剛剛覺醒,不能掌握是非常正常的,還需要一段時間的練習。所以肖張也沒有把握能憑藉這個和傑克對抗。萬一關鍵時刻掉鏈子了呢!

而第二個原因,就是,葉米開始傳授肖張他的奇妙腿法了!

這身腿法是葉米自創的,腿法的名字就叫做葉氏腿法。葉米年輕時曾經拜訪過各國的武功高手,尤其是會腿功的,那更是親近萬分。就這樣東西南北亂學一通,竟然讓他自己創出來了一套能攻擊能閃避能趕路的神奇腿法,葉米也是高興不已。

當然,肖張並沒有飛毛腿這個異能,就算再怎麼去學也不會達到葉米的境界。而且,從非洲趕到法國的時間只有三天,他也並沒有真的學到什麼。只是憑藉自己出人的悟性記住了最簡單的一下變化。但也就是這麼些粗略步法,已經讓他的速度和反應能力提升了一大半了。

如果單單隻有這兩大依仗的任意一個,肖張是絕對沒把握對抗傑克的。但當他正好兩個都有時,自信心就足夠去挑戰了。

於是,他現在就站在傑克面前。

兩人互相對持,一時間都很有默契地不先衝上來。

“我會輕點的。”傑克臉色似笑非笑地看着肖張。

肖張哈哈一笑:“贏的人是我纔對。”

妃卿獨寵,暴君的狠妃 ,他們都有一種感覺:決鬥要開始了。


肖張強行出手,他總是不甘留在原地等着對方攻擊。只見他雙腳在地上一點,便用上了葉米前幾天教上的腿法,在傑克身旁遊走。

雖然他還不完全明白這腿法的妙處,用它來迷惑迷惑敵人還是可以的。

他的身影就開始圍着傑克轉圈,兩隻眼睛緊盯着傑克身上的破綻。他不停地轉着,傑克也只能跟着他轉,不然便是將後背要害賣給他了。

見到肖張腳下的腿法,傑克自己也是一驚。他自信實力應該高過肖張,卻看不懂他腳上的步法意思。只隱隱感覺,如果自己貿然攻擊,肖張的兩隻腳就是最大的威脅,可以或直踢,或絆腿,或閃避,無論如何都不會讓自己輕易得手的。

於是他就跟着肖張轉了起來,只求看懂他的步法。

可葉米自創的步法哪兒是那麼容易看懂的啊!就算肖張只是略懂皮毛,也不是傑克這種級別就能看懂的。

肖張腳下的步伐越來越快,傑克也只得跟着轉的越來越快。但覺肖張兩隻腳踩來踩去,毫無規律,時快時慢,但每一步的落處都是正好卡在自己的進攻道路上,使自己不敢就這麼衝上去。

就這麼看了好幾分鐘,他自己的腦袋都要被看暈了。

肖張見時機成熟,左腳向後一踏,藉着反衝力瞬間像傑克撲了過來。

這一下卻是葉氏腿法的一大妙處。此時肖張明明要攻擊,卻給人一種他要後退的感覺。當真是似進實退,似退實進。傑克以爲肖張是要退後和自己拉開距離,下意識向前踏了一步。

只這一步,肖張便憑藉這一步的距離,已經衝到了他身前,哄哄哄三拳打了出去。

傑克登時大驚,沒想到肖張的腿法竟然有這等妙處,一時間便是手忙腳亂。但他畢竟力氣實力都比肖張要強,兩隻手臂左擋右擋,竟然將肖張這三下攻擊全都擋住了。雖然手臂被震得生疼,但好歹沒命中要害,便算不得輸。

肖張眼見攻擊無果,便往前垮了一步。傑克以爲他又要接着攻擊,一拳便打了出去,便想截住肖張身影。

誰知這一拳卻打在了空處,肖張已經在三步之外了。

傑克暗暗吐了吐舌頭,沒想到肖張的腿法竟然這麼神奇,一上來的三拳就差點讓自己直接認輸。幸好他還是比自己小了些,力氣不夠破防。如果他稍微大個兩三歲,那自己已經趴在地上了。

想到這裏,他的眼神便開始變得嚴峻了許多。

肖張回到原地,也是暗暗叫苦。本來以爲這三拳怎麼也能給傑克製造些難處,卻出乎意料地全被擋了下來。這次沒有攻擊中,下次再要得手就難了。

果然,還沒等他想着怎麼進攻,傑克就搶先衝過來了。

不能讓他搶了先機!傑克此時是這麼想的。

快步搶到肖張身前,右手成爪,抓向肖張的喉嚨。只要這招中了,那傑克這次是穩贏了。

肖張會讓他就這麼得手嗎?就算肖張比他弱,也不會就這麼輕鬆的輸掉吧。

在傑克出手的一瞬間,肖張就飛起一腳,直踢傑克胯下。

不得不說,肖張實在是對這個部位踢上癮了。幾乎可以肯定,無論是哪個男人,如果這個部位被踢中的話,那幾乎可以說是瞬間喪失戰鬥力。而且,所有的男人寧願腦袋被砸一磚,都不願意這兒受一腳。

傑克也不例外,雖然他的手絕對會先抓住肖張脖子,但難道就這麼殺了肖張?但肖張這一下卻不會威脅他生命,自然不會手下留情。瞭解這一點的傑克立刻將手收了回來,擋住了肖張這威猛的一踢。

肖張自然是早就料到他的抉擇,此時得理不饒人,對着傑克臉面就是狂轟濫炸的砸拳頭。傑克慌忙之下拿手格擋,被肖張連續打退了好幾步才停下。

這一次對鬥,兩人誰也不算贏。肖張不禁暗道可惜,兩次交錯明明都是自己佔了先機,卻因爲對手實在太強竟然只能算是看看平手。如果等傑克熟悉了自己步法,那豈不是立即便輸定了!

“你夠狠!”傑克此時狠狠地看着肖張,一臉煞氣說道。

“不狠怎麼當你老大。”肖張哈哈一笑,有些得意地說道。

傑克哼了一聲,說道:“既然你這麼不擇手段,我也就不跟你費時間了,接招吧!”

他全身突然俯低,筆直地朝肖張衝了過來。速度,是先前的那一下的三倍。 傑克這一招衝了過來,肖張根本就躲不開。而傑克的雙手都藏在身下,以肖張的目光,根本看不到他到底要攻擊哪兒。

不過此時也不容他細想,傑克的腦袋在俯低之後,已經和他腰部平行了。肖張立刻擡起腿來,用膝蓋朝他的腦袋上踢去。

傑克的速度是很快的,肖張剛剛出腿,傑克的身影就已經到了肖張的身旁。

突然肖張下意識地感覺身體一涼,一種危機感頓時涌上心頭。緊急之下來不及反應,只能微微擡腿一跳。

撲通!肖張和傑克的身體同時倒在地上,兩人都向前一滾,慌忙站了起來。

在傑克接近肖張時,突然整個身體都往下一臥,橫腿朝肖張的小腿骨掃去。按他的計算,肖張已經有一隻腿擡了起來,另一隻還站在地上根本無法閃避。這一掃只要命中,肖張當場骨折應該是不會,但也夠他疼上個半天了。那自然是他傑克贏了。

但誰知道肖張在這關鍵時刻竟然還能勉強往上跳了一跳,雖然自己這一下攻擊還是命中了,但卻只是踢中了肖張的腳板,並不能算是大傷。

這本來是險中求勝的招數被他臨時想了出來,本來還沾沾自喜了一會兒,自以爲絕對能勝。卻沒想到就這麼被化解了一大半攻擊力,還因爲攻擊必要讓自己臥倒在地將要害暴露給肖張。也幸好肖張也是失去平衡同時臥倒,否則,這一場直接就是肖張勝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