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57 Views

“第六劍、第七劍、第八劍!”

Written by
banner

連續三劍,每一劍都無比強大,刺向葉天。這一次,葉天感到了無比大的壓力,僅僅用自己掌握的那些玄階戰技,恐怕都無法抵擋這三劍了! 白鬚老者能夠發出如此攻擊,依舊是憑藉強大的底蘊,能夠在瞬間施展三次攻擊,真氣也供應得上。可葉天,同樣的時間內只能施展一次威力對等的攻擊,所以根本無法抵擋!

“除非……使用刀滅無極!”

葉天臉色一冷,施展刀滅無極的話,只要用一把黃階上品刀,就能擋住其中一擊,憑葉天的本事和靈魂感知,足以抵擋或躲過另外兩道攻擊。

或者他使用一把玄階下品戰刀,很有可能一擊殺掉這個白鬚老者!

但葉天卻有些遲疑。因爲他知道,自己的高階戰刀所剩無幾了,玄階下品的戰刀更是隻剩兩把。一旦用掉其中一把,那自己保命的底牌就又少了一張。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了葉天身前,而葉天通過靈魂力量,也已經有所感知——來者正是武通天!

所以他舒了一口氣,既然是武通天,那肯定是來幫自己的。果然,武通天一出現,直接一張探出,轟向迎面而來的三道劍光,一下就把三道劍光轟碎了。

可武通天卻沒工夫去殺死那名白鬍子老者,而是當即抓起了葉天。腳下邁開通天神步,迅速離開了原地。

轟!

下一刻一聲爆響,兩道恐怖的攻擊落在那裏,將地面變成了一個大坑。這兩大攻擊,都是黑甲軍頭領發出的,都是地武境級別的攻擊!還好武通天身法好,否則他和葉天,恐怕都已經被轟成渣了。

“武長老,你怎麼到我這兒來了?那個白鬍子老頭,我自己能夠應付!”葉天被武通天抓着,飛速急掠,不過他並沒有說話,而是以靈魂力量與武通天交流。

武通天也立刻以靈魂力量回答道:“不要再執着於戰鬥了,你最重要的任務是保命!現在我帶你逃走,只要你能夠活下來,咱們千刀門就有希望,今後就還有機會重新崛起!”

葉天聞言,不禁恍然,原來武通天拼死過來,就是想要帶自己逃走的。

葉天不禁有些感動,因爲他知道,武通天不但實力強大,而且擁有強大的靈魂感知以及通天神步。以他這兩個手段,就算是境界比他高出不少的對手,也很難抓住他,只要他想跑,就一定能夠跑掉!

可是武通天之前卻一直沒跑,而是一直在戰鬥,直到此時他要跑了,目的也是要護送葉天離開,而不是爲了自己逃生。

不一會兒,葉天感應到後面除了追兵以外,另一個高手追了過來,正是甄誠。甄誠的身邊,還帶着另外幾個人,分別是鳳凰和李巖,還有他女兒甄馨。

救甄馨自不必說,畢竟她是甄誠唯一的女兒,而另外兩人,則都是宗門看好的天才,鳳凰擁有三轉涅槃命,李巖則擁有坤命,兩個都是很強大的命格。

此時武通天和甄誠這兩大高手,同時選擇了逃走,並且帶上了宗門內最有希望的幾個年輕一輩,顯然是已經知道了今天的結局:千刀門已經氣數已盡,不可能存活下來了。唯一的希望,就是他們拼死突圍出去,並且儘可能將葉天等天才帶走,宗門未來纔有重新復興的希望。

至於天機宗少主花無機,倒是不需要武通天和甄誠救助,因爲花無機不但實力達到了真武境八重,而且頗有一些底牌,萬仁心等人根本奈何不了他。而黑甲軍與他無冤無仇,也不敢對他這個天機宗少主動手。

只是即便是花無機,也沒有能力阻止黑甲軍和萬劍宗,無法避免千刀門的滅亡了。

甄誠和武通天匯合在一起,葉天、甄馨、鳳凰和李巖四人,被他們牢牢護着,只是此時的鳳凰,卻是臉色蒼白,看上去不太好。

葉天發現了鳳凰的異樣,不禁有些擔心,連忙用靈魂力量去探測一番,這一探測之下,不由得大吃一驚:鳳凰竟然受了很重的內傷,氣息微弱如遊絲!

“鳳凰,你怎麼回事?怎麼會傷成這樣子?!”

鳳凰卻是費力的笑了笑,道:“沒關係的公子,我的傷勢不要緊,很快就會好了,只要你沒事就好。”

可是話剛說完,鳳凰就身形一晃,差點倒在地上。

葉天腦中迅速閃過之前發生的事情——在不久之前,自己面對十名黑甲軍圍攻的時候,曾有過短暫的愣神,鳳凰肯定就是在那個時候受的傷。而那個時候,鳳凰正是在拼命的救自己,爲了救自己,她纔會受傷!

葉天心中,不禁又自責起來,若不是自己的話,鳳凰也不會受傷的。他趕緊抱住了鳳凰,免得她摔倒。這一抱,他立刻感覺到鳳凰的身體冷冰冰的,簡直要沒有溫度了。

“鳳凰的武魂帶有火屬性,體溫應該偏高,可此時卻沒有一絲溫度,可想而知傷勢有多重了。”葉天心中的擔憂更甚。

而有了葉天的攙扶,鳳凰似乎失去了最後一絲支持自己站立的力量,直接暈過去了。不過她倒在葉天懷裏,神色倒是很安然。

葉天又掃視四周,看着周圍慘烈的戰鬥,一個個千刀門的弟子和長老們,正在被黑甲軍和萬劍宗的人圍殺。他突然想到,葉進和葉瀟瀟此次也一起來到了連雲仙境,此時卻沒見到他們的蹤影。

“瀟瀟和葉進在哪?我不能丟下他們!”

武通天聞言,當即眉頭一皺,不過他卻很清楚,葉天是個重情重義而且很固執的傢伙,要他放棄葉瀟瀟和葉進獨自逃走,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思量片刻,武通天便說道:“好吧,我立刻去找葉瀟瀟和葉進,你們先逃!以我的速度,應該很快就能追上你們!”

他說着又看向甄誠,道:“向連雲山脈更深處跑,只有往那個方向逃,纔有一絲逃脫的機會!”

“嗯,我明白!”甄誠點頭道。

葉天卻搖了搖頭,讓武通天獨自回去找自己的親人,這不是他的風格,他剛想開口,卻聽得一聲怪笑:“嘎嘎嘎,你們不用去找了,他們都在這兒!”

循着這笑聲衆人看去,卻見是花無機飛身而來,他身邊還帶着好幾個人,赫然都是千刀門的年輕弟子。其中,赫然有葉瀟瀟和葉進在內,甚至還有葉天的兩個熟人,是兩個胖子——朱榮和朱光兩兄弟。

“太好了,現在又多救出了幾個人,咱們一起突圍出去吧!多拯救一個年輕一輩,宗門的未來就越有希望!”甄誠看到花無機帶着那麼多人來,心中也有些欣慰,立刻說道。

武通天也當即點頭,他率先邁開了通天神步,並用磅礴的真元凝聚出一個大手,將甄誠以外的所有人都抓在了手裏,飛奔起來。

帶上那麼多人,武通天的速度依舊很快,和甄誠不相上下。

“那邊人比較少,從那邊突圍出去!”一邊跑,武通天一邊喝道。

他擁有強悍的靈魂力量,能夠大範圍的感知周圍情況,所以在逃生的時候也有很大優勢。甄誠聽了他的話,也立刻朝着武通天所指的方向飛奔。

兩人作爲千刀門僅存的地武境高手,此時同時逃竄,自然也引起了敵人的注意。黑甲軍的四個百夫長,還有萬仁心、于禁二人,同時發現了他們的動向,立刻叫囂着追了上來。

“不能讓他們跑了,快追!”

“哼,想要從我們黑甲軍的包圍中逃脫,不可能!”

周圍,立刻有大量黑甲軍五人陣圍了上來,悍不畏死的阻擋衆人前進。

由於武通天帶了太多人,甄誠此時倒是跑在了武通天前面。他孤身一人,手持重刀,自然是充當開路先鋒的角色。

霸刀訣在他手中,比葉天運用的還要嫺熟,威力也大了無數倍,堪稱恐怖。一道道刀芒飛掠出去,每一次都能掠奪許多黑甲軍的性命。

可是如此一來,也大大的拖慢了他們的速度,使得後面的衆多高手迅速接近。

“不好,這樣下去的話,咱們還逃不出包圍圈,就會被他們追上!一旦被那麼多地武境高手纏住,咱們兩個肯定支持不住!”

武通天用靈魂力量感知着于禁等人的位置,不禁急道。通過靈魂力量的感知,他能清楚的算出對方追上自己的時間,在這個時間內,他們是無法逃出包圍圈的。

這時,葉天卻身體一掙,主動掙脫了武通天的真元大手。

“我來幫忙!”

話音一落,他手中當即出現一把黃階上品寶刀,只聽得刷的一聲,這把寶刀便化作了一片金粉,而一道恐怖的金光也飛射出去,掃向四周!

刀滅無極!

葉天知道如今時間緊迫,他自己的實力卻有限,最有效的招式當然是刀滅無極。

一道金光掠過,同樣有好幾個黑甲軍倒在地上,效果竟然不比甄誠的攻擊差多少。這是因爲刀滅無極既可以攻擊一點,也可以攻擊一片,強大的攻擊力散佈開來,足以殺死好幾個真武境五重的黑甲軍了。再加上葉天強大的靈魂力量,能夠準確的把握每個對手的弱點所在,更是無往不利。

有了葉天的幫忙,他們突圍的速度更快了一些,可仍然不足以將於禁等人擺脫。

這時,花無機也身形一閃,掙脫了武通天的大手:“我也來幫忙!”

花無機的實力是真武境八重,而且身爲天機宗少主的他各方面底牌也是沒的說,所以他一加入,立刻又提升了衆人的速度。只是除了葉天和花無機,其他人的實力就要差很多,都不可能幫得上忙了。 葉天、花無機、武通天和甄誠四人同時出手,周圍圍追堵截的黑甲軍和萬劍宗弟子在他們的攻擊下,不斷隕落。一行人也艱難地前行着,可身後的追兵卻也越來越近。

“這速度還是不夠,如此下去終究是會被追上,到時候一個也跑不了!”武通天一邊帶着衆人狂奔,一邊不斷出手,一邊開口道。

此時武通天的消耗是最大的,因爲他不但要殺人開路,又要幻化出真元大手以帶動衆人,還要不斷施展通天神步以保持速度。真元迅速消耗,使得他說話已經有點氣喘吁吁了。

甄誠開口道:“武師兄,你速度快,一會兒于禁他們追上來的話,你帶着弟子們先走,我在這裏拖住他們!以我的霸刀訣,相信能夠給你們爭取一點時間!”

武通天立刻搖頭:“不行!那樣的話你必死無疑,還是我拖住他們比較合適,畢竟我速度快,到時候還有機會脫身。”

兩人爭着要斷後,其實他們都明白,如果留下來斷後的話,無論是他們中的哪一個,都是必死無疑的結局。他們之所以爭,就是想把活着的機會留給對方。

看到這一幕,一衆弟子們都十分感動,也十分憤恨,憤恨自己沒有能力幫忙。

而有能力幫忙的葉天,心中也是焦急萬分。雖然他能夠出手幫到一點忙,但這點忙根本就是杯水車薪,差得遠了!

“福斯,你有沒有好辦法?甄誠和武通天都是好人,也都是真心待我,我不能讓他們任何一個死掉!”葉天靈機一動,在心底與福斯溝通起來。

福斯乃是聖獸六尾聖狐,活了一千多年,可謂是見多識廣,在這種危急時刻,也許它會有辦法。

福斯沉吟了一下,道:“如今的情況,你們人少勢微,理論上根本沒有任何活下來的可能。就算是他們兩個留下一個人斷後,另一個人帶着其他人逃跑,能夠逃出去的可能性也很小。畢竟對方有那麼多地武境,圍攻甄誠或者武通天中的任何一個,他們都撐不了太久。至於你們這些弟子,更幫不上忙。估計最後唯一有機會活下來的,也就是花無機了吧。”

葉天不禁心中一沉,福斯說的很在理,他們這些人根本沒有逃跑或者拼命的機會,也只有花無機,憑他天機宗少主的諸多底牌,還有一點點活下去的機會。


“難道真的沒有辦法了嗎?”葉天牙關緊咬,不願意相信自己已經面臨絕境。“福斯,你老實說,你是不是還有什麼辦法?因爲我感覺你一點都不緊張,好像一點都不擔心我會死掉!”

葉天的話一出口,福斯的表現有些異樣,情緒猛地波動了一下。葉天感受到這絲波動,立刻眉頭一挑,知道自己猜對了。

自己作爲福斯的“主人”,也是器具宗的唯一傳人,福斯萬萬不會讓自己死掉的,如果這次自己真的無力迴天,那福斯應該會很緊張,至少不會像現在這般淡定。福斯淡定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它有把握葉天不會死。

猜到了這一點,葉天立刻追問道:“福斯,你立刻把你的底牌交代出來,否則我就算活下來,其他人卻因此而死的話,我一輩子也不會原諒你!”

“呃……”福斯遲疑起來,片刻後才無奈的搖搖頭,道:“好吧,真是那你沒辦法,我的確有一個底牌沒有說過,這個底牌,就是關鍵時刻給你保命用的。不過我如果說了,而你選擇用這個底牌救其他人的話,那你自己的小命就危險了。”

“快說!”

葉天根本沒有任何猶豫,在他眼中,自己的命與親近之人的命,那是同等重要的,甚至如果讓他選擇,他寧願選擇自己死,也不要自己的親人朋友死。

福斯無奈的開口:“我的這個底牌,就是玄神寶盒。其實在玄神寶盒中,有一個空間,叫做玄神寶域,是一片獨立的空間,現在的我,就身處於玄神寶域之中。只不過我之所以能夠存在於這裏,是因爲我是靈魂體,能夠通過消耗少量的靈魂力量,便進入玄神寶域之中。可若是實體的話,就很難進入玄神寶域了。”

“很難?你的意思是說也有可能進入了?要怎麼進入?”

“進入玄神寶域,唯一的辦法就是消耗靈魂力量。本來,以我的靈魂力量,再加上你現在暴漲了的靈魂之力,足以讓你在關鍵時刻進入玄神寶域,躲過外面的一切災難。等到一切過去之後,你再從玄神寶域出來,自然也就安全了。可讓你進入玄神寶域需要消耗的靈魂力量極大,所以我一直沒說,只等到了最關鍵的時候,再用這個辦法。”

葉天想了片刻,便道:“既然如此,那就將其他人一起收進玄神寶域,大家不就都能活下來了嗎?”

福斯搖搖頭:“進入玄神寶域,需要的是靈魂力量,而且進入其中所消耗的靈魂力量,與進入者的靈魂之力成正比。你的靈魂力量已經太強大了,若想讓你進入,差不多就要耗盡我的靈魂之力,至於其他人,我沒有那麼多靈魂之力去救他們。”

葉天皺起了眉頭,福斯要救自己的話,就不能救別人,而如果自己進了玄神寶域,也就管不了別人了。第一時間,他就否定了這個辦法,因爲他不會拋下別人不管。

“若是我和你”

“你要犧牲自己救別人?太傻了!他們這些人裏雖然也有幾個天才,但和你相比,根本不可同日而語!你的命比他們的都貴重多了!”福斯連連搖頭,對葉天的話嗤之以鼻。

葉天卻不理會福斯的態度,繼續說道:“福斯,我以器具宗宗主的身份命令你,回答我的問題!將你和我的全部靈魂力量耗盡,能否將其他人都收進玄神寶域?”

福斯無奈,只能回答道:“恐怕夠嗆。就算是你和我的靈魂力量都耗光,也無法把所有人都收進去。我剛剛已經說了,進入玄神寶域所需要的靈魂力量,與進入之人的靈魂力量成正比,眼前這些人中,以你和武通天的靈魂力量最高,差不多已經達到了通靈的層次,單單收進武通天一人,就差不多要耗光我的全部靈魂力量了!至於其他人,以你的靈魂力量也遠遠不夠將他們收起。還有花無機,他的靈魂力量雖然不到通靈層次,但也接近了,僅僅是將他他一個人收進去,就得讓你耗盡所有靈魂力量。”

“不夠麼……”

葉天再次皺起眉頭,好不容易有了辦法,看到了一點希望,可惜還是因爲靈魂力量不夠,而無法拯救大家。

不過僅僅片刻,葉天就有了主意,他開口道:“福斯,那以咱們兩個的力量,將我和武通天之外的人都收進去,應該可以吧?”

“應該差不多,當然如果武通天也幫忙收取的話,應該沒問題。但是那樣一來的話,如果你死了,其他人還是會死,因爲玄神寶盒已經認你爲主,只有你才能打開玄神寶域,放所有人出來。”

“我會不會死,那就要看武長老的了……”葉天笑了笑,心中已經有了決定。眼下已經沒有其他的辦法了,玄神寶盒已經是最後的退路,他只能拼一拼!

他立刻以靈魂力量與武通天溝通,向他說明了玄神寶盒的情況。

“什麼?你竟然還有這種神奇之物,能夠救大家的命?!”武通天神情一震,大喜過望,“那還猶豫什麼,立刻收取衆人吧!”


葉天道:“可是這樣的話,就無法將你收進玄神寶域,到時候你就要和我一同面對所有敵人了。”


“哈哈哈,那又何妨?我武通天縱橫一世,何曾怕過誰?如今有機會爲我千刀門保住根基,我雖死無憾!”

看到武通天的態度,葉天心中一凜,更加覺得自己的決定沒有錯。千刀門,武通天,還有已經死掉的傅星羅,這些人值得自己冒險,值得自己爲之拼命!


“好,那就開始吧!”

葉天說罷,便開始按照福斯所說的法門,開啓玄神寶域,收取其他同伴。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