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100 Views

能被林楠從仙界帶回來,足見關係之深。

Written by
banner

楊胖子完全是自來熟的那種,和崔慶性格相似,不一會二人便勾肩搭背的坐在一起,邊喝邊聊了起來,不時傳出一兩聲大笑聲。

楊瑾也和庚俗邵凡四人打成了一片,談笑風生的。

絲毫沒有因為他們仙人境的身份,就因此產生任何的顧忌之類的。

仙人境的高手,與普通的人能如此近距離的接觸,以前在仙界根本不敢相信。

仙凡有別,在仙界這是亘古不變的道理。

而在這裡,完全沒了。

不管在仙界是什麼戰神,是什麼絕世妖孽之類的,在這裡都變成了普通人。

喝酒,聊天,拉著親人的手嘮家常。

足足大半天,林楠家的熱鬧就沒有停歇著。

到最後,地球的眾人各回各家團聚了,陳聽雨等人也撤了,就連崔慶庚俗五人也被楊胖子楊瑾給拉走了,要帶他們感受一下地球的特殊夜生活,總算是讓林楠家清凈下來,也算是給了林楠和家人獨處的機會。

林長河夫妻也很知趣,眼看到兒子沒事,也就徹底放心了,眼看著大侄子的兒女都長這麼大了,夫妻二人也眼紅了,給林楠留下一個你自己看著辦的眼神,夫妻二人直接出門了。

把家裡完全留給了林楠四人。

這一晚,對於林楠而言,是幸福甜蜜的。

一走近十年,再度享受到這種特殊的柔情,是可貴的,讓林楠都想沉浸在其中,不捨得出來。

一直到最後,半夜時分,柔情甜蜜過後,林楠將冰棺中鎮封的青鸞招了出來,同時也具體講述了他和青鸞的故事。

沒有發生任何親密的接觸,甚至連一句甜言蜜語都沒有。

但林楠認可了她!

而今,終於帶了回來! 艾莉一臉懵逼的表情:"啊,不是時候嗎?我看你們都三個人了,我過來剛好四個人,三缺一,我來的不正好是時候嗎?"

歐陽辰頭疼的看著她:"你以為打麻將呢,還三缺一!你實話告訴我,你到底想幹嘛?"

艾莉有些不開心:"是你喊我出來吃飯的,你問我想幹嘛?我還想問你幹嘛呢,我以為就我們倆吃飯,多個水天芸我就認了,畢竟,你們倆關係不一般,可是,多出來那個男的誰啊!"

歐陽辰皺眉:"他是水天芸的朋友!"

艾莉挑眉:"是嗎?我怎麼看他對水天芸態度不一般啊,我說歐陽辰,你該不會是遇到情敵了吧!"

歐陽辰的俊臉一下子就綠了:"少胡說八道!"

艾莉癟癟嘴:"好吧,是我胡說八道,你先說說,你到底喊我來做什麼,別扯遠了,一會那倆人生米都煮成熟飯了!"

歐陽辰額頭青筋直跳,他是真的很想捏死艾莉:"你一會出去,就說自己有事,立馬給我撤,我會帶著水天芸離開!"

艾莉頓時一臉八卦:"我走了之後,你要跟那個男人決戰嗎?那我豈不是錯過大戲了?"

歐陽辰看著艾莉一臉想吃瓜看戲的表情,沉著臉說:"你仔細想想,你是一會出去走呢,還是打算讓我送你離開這裡?"

艾莉一下子就慫了:"不是吧,你別動不動就要送我出國,這樣很不好,我大老遠回來,可是為了幫你的!"

"可是你現在不僅沒有幫到我,還處處惹事,給我幫倒忙!"

艾莉很不滿意歐陽辰這樣說她:"我才回來一天多的時間,你這簡直就是污衊!"

歐陽辰冷冷的開口:"是啊,你才回來一天,水天芸就出來相親了,你要是多呆幾天,我感覺水天芸都能隨便找個人領證!"

"啊!"艾莉一臉驚悚的表情:"沒那麼嚴重吧!"

歐陽辰冷哼了一聲:"你覺得呢?"

艾莉想了想:"那我待會還是乖乖地走吧!"

歐陽辰眸子閃了閃,直接轉身離開。

艾莉癟癟嘴,快速的跟上去。

他們倆回去的時候,水天芸和韓明吃的非常和諧,兩個人邊吃飯邊聊天。

歐陽辰黑著臉,他才離開這麼一會,到底發生了什麼。

艾莉見歐陽辰臉色不妙,趕緊開口:"那個……你們先吃啊,我臨時有點事情,先走一步!"

艾莉說完,立馬轉身就走。

水天芸的眸子閃了閃,看了一眼歐陽辰:"我看起來有那麼可怕嗎?"

歐陽辰搖搖頭:"你不可怕,她是真的有事!"

水天芸皺眉:"可是,我看她看了我一眼,一臉驚恐的走了!"

歐陽辰安慰她:"你看錯了,她看的不是你,只不過,你吃飽了嗎?"

水天芸點點頭:"差不多了,怎麼了?"

歐陽辰立馬開口:"既然你吃的差不多了,那我們就走吧!"

水天芸有些錯愕:"可是,你不是還沒吃幾口嗎?"

歐陽辰笑眯眯的開口:"我不餓!"

水天芸抿了抿唇:"好吧!"

說罷,她看向韓明:"韓先生,你吃飽了嗎?"

韓明哪能看不出來,歐陽辰急著想帶水天芸離開。

他看水天芸對歐陽辰的神情,他其實就知道自己沒戲了!

他有些無奈,卻還是點點頭:"恩,我飽了!"

水天芸這才看向歐陽辰:"那我們走吧!"

歐陽辰終於鬆了口氣,好不容易結賬出門,送走韓明。

歐陽辰非要水天芸坐他的車,說他有話跟水天芸說。

水天芸皺眉:"我開車來的!"

歐陽辰點頭:"我知道你開車來的,我讓陳岩給你把車開走!"

水天芸不悅:"這樣不好吧,每次都麻煩陳岩!"

結果,歐陽辰直接開口:"這是他應該做的!"

水天芸有些無語,只不過,她犟不過歐陽辰,最後只能跟著歐陽辰上車。

歐陽辰剛發動車子,水天芸就接到了阿薩的電話。

阿薩笑眯眯的問她:"芸芸,感覺韓明人怎麼樣啊?有沒有進一步發展的打算?"

水天芸有些囧,看了一眼還坐在旁邊的歐陽辰,她盡量含蓄的說:"他人不錯,只不過,我們倆不合適!"

阿薩有些吃驚:"是嗎?那挺可惜了,我還以為,韓明這樣好性格的,配上你這樣性格爽朗的妹子剛好,卻沒想到,你們倆沒有感覺,那也不能強求了,只不過,韓明這小夥子是真的不錯,為人踏實勤奮,而且又很紳士,我對他印象不錯,所以才介紹給你呢!"

水天芸點了點頭:"嗯呢,阿薩,我知道你給我介紹,肯定都是為人和條件都不錯的,只能說我們沒有緣分吧!"

阿薩點了點頭:"那就算了,只不過,你還打算讓我給你介紹對象嗎?我這邊認識很多優質的男士呢!"

聽著阿薩一口媒婆的口氣,水天芸忍不住輕笑:"現在就算了,看我心情吧,如果我真的有需要,會隨時聯繫你的!"

阿薩這才滿意點點頭,掛了電話。

水天芸剛掛斷電話,歐陽辰就黑著臉看了她一眼:"怎麼?那個韓明是阿薩給你介紹的?"

水天芸有些莫名的心虛,她暗暗地罵了自己一句,她跟歐陽辰就是普通朋友關係,她心虛個什麼勁兒啊!

想到這裡,她開口道:"這跟你沒關係!"

歐陽辰沉著臉,一副風雨欲來的模樣,他直接將車開到路邊停下來,轉身沉沉的看著水天芸:"你說什麼?"

水天芸被他的氣勢嚇到了:"我說什麼啊,我說的難道不是實話嗎?"

歐陽辰突然抬手,水天芸以為這人居然要跟自己動手,她下意識的伸手,一把打在歐陽辰的手上。

歐陽辰的臉更黑了:"你打我做什麼?"

水天芸實話實說:"我以為你要打我啊!"

歐陽辰氣得不輕:"你從哪裡覺得,我會打你呢?"

水天芸抿唇:"我……我就是看你那個動作像嘛!"

歐陽辰黑著臉:"這次不許動!"

水天芸獃獃的看著他,然後,她就看見歐陽辰直接伸手,將她的下巴捏住,他的神情有些危險:"芸芸,你怎麼能說,你跟別人相親,跟我沒關係呢?"

水天芸還有點懵:"難道有關係嗎?"

歐陽辰的神色陰沉的可怕:"當然有關係了,我喜歡你,你難道看不出來嗎?"

他不想再忍了,不然,他還不知道水天芸能做出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事情來呢!

水天芸傻眼了:"啊,你說什麼?"

歐陽辰沉著臉,一字一句:"我說,我喜歡你!"

水天芸有些轉不過彎:"可是,你怎麼會喜歡我呢,你不是說你喜歡一個外國女孩嗎?"

歐陽辰有些懊惱之前的話,簡直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他沉聲道:"那是我騙你的,你聽不出來嗎?"

水天芸一下子打開歐陽辰的手:"什麼?你居然騙我!"

歐陽辰都不知道該說這丫頭什麼才好了:"這是關鍵嗎?"

水天芸瞪著眼睛:"這不是關鍵,那什麼才是關鍵!"

歐陽辰俊臉黑的跟煤炭一樣:"當然是我喜歡你啊,傻瓜!"

歐陽辰說完,不給水天芸反應的事情,直接低頭將人給親了。

水天芸震驚的瞪大眼睛,盯著歐陽辰的臉。

歐陽辰無奈的伸手撫著她的後腦勺,鬆開一點:"乖,閉上眼睛!"

然後,水天芸就乖乖的閉眼了。

只不過,被某人按著親了好一會,她才反應過來,她為什麼要這麼聽歐陽辰的話呢!

隨即,她一把推開歐陽辰。

歐陽辰還有點陶醉,結果,一下子被猝不及防的推開了。

他有些不高興:"你推我幹嘛?"

水天芸瞪著他:"那你親我幹嘛?"

"我喜歡你啊!"歐陽辰格外認真的表白。

水天芸嘟著嘴:"你喜歡我就能親我了嗎?"

雖然呢,她心裡是挺美的,畢竟,知道歐陽辰喜歡的人是自己后,她心裡已經開始放煙花了。

歐陽辰有些無奈:"好吧,那我怎麼才能親你!"

水天芸的小臉有些通紅:"最起碼也要成為我男朋友啊!"

"那讓我當你男朋友,好不好,芸芸?"歐陽辰認真的看著水天芸。

水天芸卻不怎麼開心:"歐陽辰,你好敷衍啊,表白有你這樣的嗎,再說了,之前的賬我還沒跟你算清楚呢,你先跟我說說,為什麼你要騙我,說你喜歡一個外國姑娘!"

害的她心裡難受了那麼久!

歐陽辰有些尷尬:"當時,我不是為了讓你出謀劃策,幫我追求你嘛,我當時想著,你肯定是最了解自己喜好的,所以就想出這麼個餿主意,後來說了一個謊,就要不斷的圓謊,我說是外國姑娘,也是為了防止你多想,畢竟,如果不加這個設定的話,你仔細一想,就能明白我喜歡的人,其實就是你!"

水天芸聽他這樣說,居然莫名的覺得有道理。

她想到這裡,突然拍了自己的腦袋一巴掌,她真是傻了,居然覺得歐陽辰這廝說的有道理,明明就是滿嘴胡話。

想到這裡,她黑著小臉問:"那按照你說的,並沒有那麼一個外國姑娘,那艾莉是誰啊?" 冰棺中,青鸞靜靜的平躺著,很安詳。

從出事到現在,已經數年過去,但在這冰棺中,她容顏微變,大量的仙晶和特殊的仙寶在維持著。

甚至,知道可以復活之後,林楠的購置了不少特殊的天材地寶一起放入冰棺,下界之前,也讓蔣鑫劉琪二人以生命至高屬性規則對青鸞進行加持,守護住她最後一絲魂魄。

但凡有一線生機,林楠都不會放棄,要將她復活!

「謝謝你青鸞姐,代我們在仙界照顧他,現在他帶你回家了,我們歡迎你!」周穎輕聲開口。

徐曉雯關悅二人都沒有開口,周穎代表她們二人。

周穎的認可,便代表著她們的認可。

沒有青鸞,林楠早死了,這是一個為林楠而死,願意把自己一切都給林楠的女人。

所以,三人都沒有反對,都樂意接受。

能醒來,她們是姐妹。

哪怕是不醒,她們也認下了。

看到這裡,林楠一陣感嘆,盯著青鸞的面容,心中更加堅定了。

青鸞之事,是林楠的內心的一大遺憾,無論如何,他都要救回來。

這一晚,很多地方都熱鬧不已。

各回各家的,一家人聚集在一起,有著太多的東西要說。

無家可歸的,也有自己的宗門,自己的族人在,那也是根的地方,和家無異。

即便是崔慶等人,也被楊胖子楊瑾帶著,真切的領略到這世間的繁華。

第一次明白什麼叫燈紅酒綠!

什麼叫生活!

以至於,崔慶都不想走了!

舒坦!

他最滿意的,是在KTV包房內的唱歌。

憑藉著天仙境的實力,一首歌曲聽歌兩遍,立刻就能上手,而且唱的有模有樣,彰顯出極為優秀的唱功。

而後又對地球的各種電影來了興趣。

尤其是,他們很滿意地球上的服裝。

原本的長袍,怎麼都覺得彆扭。

現在好了,換上了最舒服的休閑服,換上了運動服。

接下來的幾日,還在楊胖子的帶領下購置了豪車,墨鏡,酷炫的摩托車……當真把他們給融進了這個嶄新的世界。

不僅是他,庚俗這個以前的二世主,這個時候再度表現出紈絝該有的模樣。

就連邵凡徐朗三人這個時候也大為享受,徹底愛上了這個新世界。

在仙界,修鍊就是主旋律,永恆不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