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60 Views

沒想到那傢伙竟然會有如此恐怖的毒藥。

Written by
banner

“大哥到底在不在啊?沒看你的小弟都快已經沒命了嗎?難道你就真的準備見死不救?”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突然之間自己的腦海之中顯示出來了一陣電子音。

:叮咚,宿主叫我又有何事?系統最近一段日子不想要出關,所以有什麼事情還請宿主自己解決,畢竟你自己作死,不要把我拉上。

於樑聽到這番話之後,整個人的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臉上的表情簡直比吃了屎還難看。

接着他連忙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我說大哥,你別這麼玩兒行不行?你沒看小弟都已經身中劇毒了嗎?我記得你可不是見死不救的人啊!幫幫我行不行?”

於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已經帶有一陣哭腔了。

可是系統卻根本沒有跟他廢話的意思。

:叮咚,實在不好意思,系統已經開始閉關修煉,準備隨時從廢物宿主的身體裏跳出去。

於樑頓時就感覺到無奈了。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呀?我可從來都沒有惹過你啊!差不多點就得了!趕緊幫幫我呀,臥槽!我感覺自己已經快撐不住了,意識漸漸模糊,你要是不幫我……恐怕我真的得死在這裏!”

:叮咚,宿主已經欠系統很多東西了,不可以這樣子的!這次系統不準備再繼續幫你。

於樑也沒有想到,那傢伙的藥物毒性竟然這麼大,所以當系統說出了這些話之後,於樑就感覺自己的精神好像越來越神經質。

下一秒鐘就看到於樑閉上了眼睛,撲通一聲摔倒在了地上。

:叮咚,宿主到底聽不聽不到啊?你這個廢物傻逼!

誰也不知道系統到底把於樑罵了多少遍,可不知道過了多久,於樑的身體突然間被一道十分陰暗的金光包圍着。

最多不過半分鐘左右,於樑便感覺自己胸口一陣劇痛,下一秒鐘於樑沒有絲毫猶豫,猛然間坐起身來!

一歪頭撲哧一聲,一口黑色的濃稠血跡就吐了出來!

在吐出來的那一刻,於樑不停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氣,臉上的表情別提多麼難受了。

“呼呼呼……”

不知道過了多久,於樑這才下意識打量着周圍的一切。

他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身體,尤其是自己的手背,此時那黑色的血跡早已不見。


換之而來的是紅色的鮮血。

很明顯自己的體內已經沒有任何毒血了!

看到這一幕之後,於樑突然之間就笑了起來,一邊拍着自己的胸口,一邊淡淡開口。

“系統,謝謝你了!以後我一定一天三炷香把你給祭拜着。”

:叮咚,沒什麼!這是系統心甘情願做的事情,而且系統真的非常舒服。

儘管於樑不太明白剛剛系統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他不知道的是在過去的十分鐘裏,系統已經把自己給罵成了一個徹徹底底的傻逼!

不過對於自己能夠解毒來說,這些根本就算不得什麼。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開始站起身來,下意識活動着自己的身體,這才發現其實恢復的還是挺不錯的。

而且腦袋相對來說也變得稍微清醒了不少,看來系統還是要比剛剛那傢伙的毒藥略勝一籌啊!

也就在這時,於樑連忙打開了直播,最起碼不能讓直播間裏關心着自己的兄弟姐妹還有馬提咪擔心纔對!

當於樑再次打開直播間的那一刻,當時就看到了衆人的談話。

當於樑看到衆人談話的那一刻,還真是有點哭笑不得的感覺。

“我勒個去!這他媽都已經過去多長時間了,樑爺怎麼還不開直播呀?”

“是不是真的完犢子了?”

“我的天啊……要是這樣的話,咱們趕緊組織人去營救吧!這樣根本就頂不住啊。”

……

直播間的衆人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

而此時此刻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整個人的嘴角抽動了一下。

“兄弟們……你們也不用這個樣子吧!難道我就真的該死了?”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着直播間的衆人笑了起來。

“我這不是好好的站在你們面前嗎?我就站在你們面前,你們看我幾分像從前。”

於樑十分臭屁的來了這麼一句。

當於樑講完這句話之後,直播間的衆人先是微微一愣,接着所有人全都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看着於樑就好像看着一個十足的怪物一樣!

“我勒個去!我說樑爺……這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我現在看到的是你的人還是你的魂?”

“就是啊,難道你真的好了嗎?……這個未免有些太恐怖了吧,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樑爺。”

此時此刻,於樑笑呵呵的擺了擺手,轉過頭看着直播間的衆人。

“沒什麼,也沒有怎麼回事兒,剛剛我不是都已經跟你們說過了嗎?我自然有自救的辦法!你們以爲我在跟你們開玩笑啊。”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打了個響指,笑呵呵的盯着直播間的衆人。

“開什麼玩笑啊?好好看看!我的拳頭上面黑血已經沒了,嘿嘿,我一口一口吸出來的牛逼吧?”


其實於樑說出這句話之後,就連他自己都有些忍不住笑場了。

開他媽什麼玩笑?

一口直接就能把黑血吸出來嗎?

說這些簡直跟扯蛋沒什麼區別。

只不過直播間的衆人卻一人一句牛逼,到了最後就連於樑都有些相信自己剛剛真的是吸出來的一樣。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對着直播間的衆人嘿嘿一笑。

“真不是跟你們吹啊!這個咱可是有點道行,兄弟姐妹們,剛剛都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你們大家完全不需要擔心我,這不是又跟沒事人一樣嗎?” 於樑一臉裝逼的來了這麼一句。

儘管直播間的衆人多少都有點不太相信,可關鍵問題這傢伙現在確實看似沒什麼問題啊。

“要我說還是樑爺最牛逼啊!”

“說實話,樑爺這波操作我牆都不服就服你!”

“他真的沒事了嗎?你們確定樑爺現在不是迴光返照對吧?爲什麼我總覺得有點扯蛋!難道真的一點事兒都沒了嗎?”

“哈哈……樓上的兄弟到底是什麼意思呀?人家樑爺現在活蹦亂跳的,你非得說人家是迴光返照。”

“ Sorry sorry 實在是不好意思,確實不應該這樣說,不過我總覺得樑爺有點奇怪呀!剛剛不是說都已經蔓延到全身了,莫非他把自己的血吸乾了?”

“別說了別說了,真是越說越恐怖!”

……

於樑看着直播間衆人你一言我一語,笑呵呵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似乎挺無奈的。

“行了兄弟們,你們就別扯這麼多了啊,剛剛不是都已經跟你們講的很清楚了嗎?我確實把毒血吸出來了!那傢伙剛剛所使用的毒器並不是很劇烈,所以還沒有蔓延到我的全身,看來我確實有點小題大做了。”

“總之好了就行!兄弟們給樑爺吆喝兩聲,應該就沒啥問題了。”

於樑還有些不太明白,這個吆喝是什麼意思。

不過下一秒鐘,當於樑看到整張屏幕漫天遍野全都是禮物的時候,他這才徹底明白,鬧了半天,原來吆喝竟然是這個意思呀!

“感謝我愛我家送來的一架飛機!恭喜樑爺。”

“感謝雲空間送來的一架超級火箭!老哥你纔是最牛逼的,我牆都不服就服你了!”

“感謝小霸王送來的一架火箭,那我絕對不能輸在起跑線上啊。”


雲空間立馬就開始鄙視起來了。

“我說兄弟,你一發火箭就500塊錢,老子一發超級火箭1500塊錢,你憑啥說你沒有輸在起跑線上?”

“我說你是不是專門跟我擡槓呢?我願意刷多少錢就刷多少錢,這是我的自由,跟你有個錘子關係!”

“你哪怕刷一毛錢跟我都沒有任何關係,可是你能不能別扯這些犢子,什麼叫不能輸在起跑線上,兄弟你已經輸在了起跑線上!”

……

直播間的衆人大多數都在看熱鬧,反正大家對這兩個傢伙這般吵鬧已經見怪不怪了。

“這他媽真的是神仙打架,凡人最好還是離遠點吧!”

“我確實也感覺到了,這一個個真是不讓人省心啊。”

於樑呵呵一笑,畢竟現在毒已經解了,所以於樑確實也開心了不少,剛剛還真是生死兩茫茫啊。

“行了行了,你們兩個人就別吵了!從小霸王開始入駐到我的直播間之後,你們兩個人的爭吵就從來都沒有停止過,你們兩個人難道真的一點都不累嗎?”

可誰知道人家兩個人根本就不管不顧。

自己吵自己的,根本就沒有理會於樑的意思。

“感謝三月裏的冬天送來的一架飛機,主播之前我確實是個白嫖選手,但是剛剛我看到你這番操作之後,我已經成功被你圈粉了!”

“哈哈哈,歡迎歡迎,咱們的大家族又多了一個人!”

……

於樑看着直播間這如此熱鬧的場景,就連他自己也有些忍不住開心大笑了起來。

一邊笑一邊對着直播間的衆人輕聲開口。

“兄弟們,爲什麼我好像有一股馬上就要結婚的感覺,你們大家似乎都在給我隨份子一樣?”

直播間的衆人全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過去了不久之後,於樑轉過頭看了看窗外,此時依舊是狂風大作,而且完全沒有絲毫減退的意思。


但現在畢竟已經到了後半夜,按照時間來算,最多不過兩個小時以後天就會漸漸亮了,所以他現在也不敢再繼續睡下去。

講句不好聽的,萬一呆會兒人家要是再過來索命,那自己搞不好還真的得死掉了。

“兄弟們,看來咱們來到這裏確實有些人不太願意啊,就是想給我下毒,然後要了我的小命,這些可惡的傢伙!一個個在這裏裝神弄鬼,一開始我並沒有想要如何了他們,但現在我不會就這麼放過這些人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