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41 Views

小白甚是興奮,跟著上躥下跳,也是被這樣的場面吸引了。

Written by
banner

在天奇山脈的半山腰,有一個巨大的廣場,廣場上面有七條綿延的道路,乃是通往山脈的七大山峰。

這時的廣場之上,卻是有著數百人,他們一個個也是十分年輕,精神抖擻,朝氣蓬勃,面帶笑容,迎接這些新來報名的新人。

不過,張楠看著他們的表情,卻是眉頭微皺,這些顯然就是所謂的師兄師姐們了,師兄們一個個都是不停的尋找美女,一看見美女就好心的走向前去,為其介紹明月宗的文化,顯然都沒安好心。

當然,也有大膽的師姐,會主動的往俊男那裡走去,微步漣漪而行,美眸秋水而閃,腰肢性感扭動,其意圖也是顯而易見。

「靠。。。怎麼感覺進入了狼群呢?」

張楠一見這架勢,跟大學的迎新差不多了,不由得冷汗。

他和夢蝶兒等人一出現在廣場上,便是也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球。

於是。。。一大波濕兄濕姐們都開始向著這裡靠近,要表達他們的殷切關愛。

「哎呀,這位小兄弟啊,看你這樣子,小小年紀便是如此修為,天賦異稟啊,想要進入我們宗門,那是絕對沒有任何的問題的,咳咳,來認識認識吧,你叫什麼名字啊?」

「咳咳。。。。我叫張楠。。濕姐,你可否先放開我啊!」


張楠無語,剛上來就被一女漢子性格的濕姐吃了豆腐,有這麼認識的嗎?認識也不用上來就一個熊抱吧,抱得那麼緊,還讓不讓人透氣啊。

重生都市之最强仙人 張楠啊,好名字啊,來讓我也認識一下吧。」

後面上來的女子,也毫不猶豫,好像數年沒見過男人一般,上來便是又給了張楠一個擁抱,連什麼天賦異稟之類的話語都省的說了,有些迫不及待。

張楠滿臉黑線,果真進了狼窩了嗎?

「咳咳。。。師弟,讓師兄也和你認識吧?」

張楠好不容易從那女子的懷抱中解脫出來,一濕兄竟然也張開雙臂,索取擁抱。

「我擦。。。滾開!」

即便張楠的脾氣很好,那也忍不可忍的怒了,這他娘的,難道是搞基的節奏嗎?

「呃。。。師妹啊,來個擁抱吧!」

有男子理了理自己的發梢,向著夢蝶兒走了過來。 一濕兄向著夢蝶兒走了過來,張開了懷抱,想要擁抱。

「去死吧,色狼!」

然而,夢蝶兒卻是猛地一拳轟出,毫不留情。

「砰!」

那男子哪裡想到這般溫柔可愛且美麗的女子,竟然會有這般暴力的一面,觸不及防之下,即便是修為已經是控靈中期的他也被轟得倒飛而出,撞得遠處的一張木桌直接粉碎。

周圍的人全都目瞪口呆的看向了夢蝶兒,顯然都是被震撼了,這女子看來不好惹啊!

另外幾個剛準備走過來的師兄,立即停住了腳步,立即尋找其他的目標。

「連本姑娘的豆腐都想吃。。。簡直不想活了。」

夢蝶兒卻絲毫不覺得有什麼不對,拍了怕手,指著那遠方的男子。

那男子從地上爬了起來,卻是也不好意思生氣,畢竟剛才他的心裡的確有揩油的想法,理虧之下,悄然離場。

「咳咳,那傢伙的確該揍,不過貌似你下手實在太重了一點吧!」

張楠低聲說道,剛才夢蝶兒的出手實在沒有任何的留情,在離開時張楠還看見了那男子的嘴角有著絲絲血跡。

「呃。。。。好像是啊,以後我會點到即止的。」

夢蝶兒對著張楠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看起來甚是甜蜜,臉上竟是帶著一絲不好意思的羞紅之色。

眾人徹底要暈倒了,這還是剛才那個女子嗎?此刻怎麼會有這般小女兒的姿態?

世界上還真有靜若止水,動若脫兔的女子。

很快,遠處飛來幾人,乃是明月宗的執事。

他們來到這裡,中間一男子伸出手,向下壓了壓,於是,整個熱鬧的廣場才安靜了下來。

「今日的弟子選拔,首先是飛為先天境的人的選拔,先天境的人,請先去天岳峰上面的廣場,那裡已經有著考核的執事在等著你們,上去之後自然有著人對你們進行登記和一系列的考核。」

眾多先天境的新人,一個個聞訊皆是爭先搶后的向著那裡跑了過去,顯然若是去了遲了,那排隊也可以令他們感到頭疼。

待到先天境的人都已經離開之後,張楠看了看,發現這時候,在這裡的人竟是只剩下了一千人左右。

顯然,在二十歲以前便是能夠達到控靈境的人,並不多,而這些人,則可以成為真正的天才了。

見那些人都離開后,那中間的男子才點了點頭,笑容看起來很是陽光的道:「很幸運,你們至少也是明月宗的弟子,不過,你們還得在這裡進行一對一的同等級廝殺,輸的就去二號的天韻峰登記,然後在進行選拔,而贏了的人,便是直接可以成為明月宗的外門弟子了。」

此話一出,眾人都露出了興奮之色,這選拔顯然很有意思,完全靠實力來講話,那些先天境顯然直接被歸為了記名弟子的行列,而之所以還要進行選拔,是把其中潛力巨大的升級為外門弟子,把實力不行的直接淘汰掉。


而他們這些控靈境的人,則是被留下來,即便敗了,那也會成為記名弟子了,勝利了得人,則直接成為了外門弟子,顯然,這勝負便是決定能否直接成為外門弟子,而輸了的人,並非全部成為記名弟子,他們還有一次機會,便是去天韻峰再戰,這樣的話,他們便是能夠有機會成為外門弟子。

這樣的篩選,十分的霸道,但是也看中個人的戰鬥能力,若是兩次都戰敗,那淪為記名弟子,你也怨不得誰了,只能說明你的實力還不夠,還需要努力。

但不管如何,這些留下來的控靈境,至少也會成為明月宗的記名弟子,不會被其他門派奪走了,這也是明月宗智慧之處。

待到那執事把規則講清楚之後,又是再次說道:「你們這裡面哪些是已經被宗門內部選中的奴隸,你們可以不參加戰鬥,先那邊去。」

那男子說著,手指向了一個角落。

「咳咳。。。我先過去了,你們加油啊!」

張楠說完,便是走了出去,而陸陸續續的也有著二十多人跟著走了出來,顯然,他們和張楠一樣,乃是某人的奴隸。

「剩下的。。。你們自己選取對手吧,勝利了得站在右邊,失敗了的就站到左邊去。」

最後,那男子下達了命令,而剩下的人則開始尋找對手了。

「蝶兒姐姐。。。你和我修為一樣,要不我和你對戰吧?」

雪兒舉起小拳頭,似乎早就等得不耐煩了。

「你傻呀。。。這樣不是至少要淘汰一個?去找其他人去。。。」

夢蝶兒大汗,她哪是這個小變態的對手啊!她自然要找個軟柿子來捏捏才行啊,若是自己人跟自己人戰,那不是沒有可能大家都成為外門弟子了嗎?


「兄弟。。。不錯啊,小小年紀,便是控靈中期了,厲害啊!」

張楠正站在一旁觀望,一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顯得十分熱絡,想來也是閑來無事,找張楠嘮嗑。

「你也不錯啊。。。有前途!」

張楠隨意的奉承了一句,這男子乃是控靈前期,看樣子應該有十**歲左右。

「呵呵,當初我還為成為奴隸而煩惱呢。。。顯然啊,嘿嘿,哥坦然了,還挺高興,不僅能夠不用考核就進入明月宗,還能在一邊看他們的戰鬥。。。啊!當奴隸真好啊!」

那男子說著,露出一副享受的模樣,令張楠哭笑不得,這到底是怎麼了?一個個作為奴隸,還高興的屁顛屁顛的,為什麼自己就覺得這個稱呼怎麼聽怎麼不爽呢?

「砰。。砰。。砰!」

很快,廣場上面的戰鬥開始了,場面無比的壯觀,也多虧了這個廣場大的沒邊似得,不然那裡能夠容得千人的大戰啊。

「砰!」

雪兒一拳就把一同等境界的男子轟飛了,然後拍了拍手,嘆息道:「哎。。。真沒意思,為什麼不能越級挑戰呢?」

這小丫頭,搖了搖頭,便是走到了右邊站立。

站在一旁圍觀今年新人的資質的師兄們一個個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就連那站在空中的十幾個執事也嘴角微微抽搐,這是哪家跑來了小丫頭啊,這丫頭也太霸道了吧,才三秒不到的時間,一拳就搞定了,這麼快便是勝利的走出來了。

「你妹啊,坑爹啊!我。。。」

那被轟飛的男子苦叫連連,捂住胸口,苦著臉走向了左邊的戰敗區,他心裡好後悔啊,本見雪兒這丫頭年紀輕輕,個子很小,以為好欺負呢,誰曾想這麼厲害,自己根本不是對方的一合之將,丟人啊!

「叫什麼叫!本姑娘還沒有用全力呢?不然,你現在都死了!」

沒想到雪兒卻是有些不滿意了,雙手抱胸前,大聲的鄙視對方。

那男子一聽,更是差點暈過去了,只能怪自己運氣不好啊。 千人大戰才剛剛打響,便有人已經取得了勝利,這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取得勝利的人,一定極其強悍,至少在同等修為之間,乃是難覓敵手的。

郁少寵妻無下限 ,即便是戰鬥中的人,也會注意到這邊的情況。當他們看見那最先獲勝的人,竟是一個胖嘟嘟肉呼呼的小女孩子之時,不由得都驚訝到咂舌。

並非沒有人注意到這個小女孩,在夢蝶兒引起別人注意的時候,很多人都看到了這個小女孩,當時雖然為小女孩的修為和年紀感到驚訝,但是也看得出來她是剛突破不久,實力應該不怎麼強,所以當時也就忽略了過去。戰鬥開始之時,也有好幾個控靈前期的傢伙瞧准了雪兒,想要找她為對手,這樣便是能夠輕易獲勝,然後安全成為外門弟子,可誰知曉被一個傢伙搶了先。

不過,現在回想起來,他們甚至覺得有些幸運,若是換做自己,估計也抵擋不了多久,到時候擺在一個小女孩手上,還真是臉上無光啊!

「咦,兄弟,那強悍得小女孩好像之前和你一起的吧?竟是這般立即,猶如秋風掃落葉般取得了勝利!」

站在張楠旁邊的男子突然想起來了,頓時愕然的望著張楠。

「嗯,她是我妹妹!」

張楠點了點頭,雪兒雖然也已經到了14歲,但是猶豫她以前一直被那封印所折磨,所以個子並不高,加上她那圓乎乎的小臉蛋一擊一雙靈動的大眼睛,所以再被的眼裡,看起來就如同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女孩兒一般,尤其是她把自己的頭髮紮成了兩個小小的馬尾辮子,這樣看起來,更是多了幾分孩童的頑皮模樣。

「原來是你的妹妹啊,你妹妹那麼厲害,想必你也不會差吧?」

那男子似乎很喜歡聊天,真不知道這樣話多的人,是哪個宗門的前輩看中了他。

「還行吧!」

張楠隨口應和,繼續觀察場中的戰鬥,這裡聚集的都是各方的天才,每個人對於戰鬥的領悟技巧的運用都大不相同,仔細觀察和研究的話,倒是令自己有很大的收穫。

「兄弟你太謙虛了吧。。。你現在修為都。。。」

張楠想要認真的看對面人的戰鬥,可是旁邊的男子似乎真的很無聊,再次在旁邊聊了起來,張楠終於怒了,還很少見到這般愛說話的,自己明顯都對他愛理不理的,他還越來越起勁了。

終於,張楠猛地扭頭望向了他,表情變得無比冷漠,然後淡淡的道:「難道你是逗比嗎?」

這樣的話語,已經算是客氣的了,顯然張楠都有一種想要給對方一拳的衝動,不過還是忍了下來。

那男子果然張大了嘴巴,旋即愣住了,看來已經是有些怕了張楠這般氣勢了。

張楠心裡暗自得意,可是卻沒有想到那男子,楞了半餉之後卻是猛然神情無比激動道:「兄弟,你可真是神人啊!我還沒有跟你自我介紹,你都知道我叫斗碧了,厲害啊,在下李斗碧,大家都叫我斗碧,我觀兄弟你器宇不凡,以後定是能成就一番大事,還請以後多多照顧小弟啊!」

張楠表情甚是精彩,笑中哭,哭中笑,反反覆復變幻了好幾次,最後嘴裡才擠出了兩個字:「逗比啊,你果真是人才啊!」

「多謝兄弟誇獎啊,他們都說我廢話多,沒有幾個肯理我,唯有兄弟重情重義。。。你我相見恨晚。。。。」

李斗碧說起話來又是滔滔不絕,連綿不斷,猶若三藏!

張楠只能搖頭,這貨知道自己話多,還改不掉,實在是難得的人才啊,一想到他的主人以後的生活,張楠突然心裡有些幸災樂禍,這樣的傢伙都敢收為自己的奴隸,這主人倒是也算一個奇葩了。

「吼!」

還好,正在張楠懊惱之際,一道巨大的獸吼之聲卻是傳了出來,聲音震耳欲聾,響徹這片廣場,這道聲音一出,才立即吸引了李斗碧的視線,令他驚訝的閉了嘴。

張楠感嘆,終於擺脫了李斗碧的『緊箍咒』了,然而,他下一秒便是想到了什麼,立即滿臉黑線,果然,順著他的視線望去,那獸吼之聲發出的不是別人,正是小靈。

小靈實力很強,不過,這次她遇見的對手卻是絲毫不弱,而且還是有著越級挑戰的能力,以至於本該很快戰勝對方的她,竟是和對方陷入了艱巨的苦戰。

「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