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51 Views

雖然,夏凱心裏清楚,自己還能夠獲勝的機率微乎其微,但他就是不甘心。不甘心三強席位和冠軍獎勵就這樣從自己手裏溜走,更加不甘心夏宗的三位成員,被對方打得失去了行動能力後,就此認輸。

Written by
banner

夏凱要用自己最後的力量,再奮力一搏!爲了自己,爲了夏宗,只要還能夠戰鬥,就要堅持到最後一刻!

在疾飛而來的自爆蝙蝠面前,夏凱沒有了三位戰友防禦法術的保護,而自己的火屬性法術,又是最不擅長防禦的一種,因此,夏凱此時的選擇唯有躲避。

擂臺的長度有八百米,寬度有六百米,在如此巨大的場地上,要躲開紫羽四人的攻擊,並不會太難。在前後左右,不斷爆響的蝙蝠之中,夏凱就像一隻過街老鼠一般,被半空中的紫羽四人肆意的攻擊着。

有好幾次,夏凱都差點直接被自爆蝙蝠擊中,但憑着過人的精神修爲,夏凱還是險險躲避過去了,只是自己的靈氣防禦罩,在閃過之時,被能量亂流衝擊的顫動不止。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數分鐘之久,雖然看起來並不是很長的時間,但夏凱在這數分鐘之內,已經沿着擂臺前後左右跑了好幾圈了。


每個夏凱經過的地方,都會迎來一片自爆蝙蝠的轟炸,滿目瘡痍的景象讓比賽擂臺直接變成了月球表面。

但夏凱的努力,卻引來了看臺上凱瑟琳小姐的不滿,在她眼裏,夏凱根本就是在故意拖延時間,如此下去,比賽不但無法結束,還會白白浪費紫羽會的魔法道具。

要知道,一旦紫羽會贏了這一場,下一次就是三強之爭,任何一個魔法道具都是彌足珍貴的,全部用在了夏宗身上就太不值得了。

“成長老,你看?”凱瑟琳小姐用手指了指擂臺的方向,眼神中透露出許多不耐煩的神色。


凱瑟琳小姐的意思,成旬當然一眼就看穿了,她不就是想要自己宣佈終止比賽嗎?可老奸巨猾的成旬哪裏會上她的當。

“哈哈,凱瑟琳小姐莫急,”成旬擺了擺手說道,“根據三院爭霸賽的規則,只要雙方還有作戰能力,並且沒有一方主動認輸,就不能終止比賽。因此,我們還是再等等看吧。”

成旬滿臉的慈笑,口中卻道出了比賽既定的規則,這讓凱瑟琳小姐也無法可說。

但成旬如此維護夏凱,可不是覺得他還有什麼獲勝的希望,其實在成旬眼裏,他早就覺得夏宗必敗無疑了。

只是讓比賽進行下去,是對雲靈學院另外一支隊伍九華幫還抱有希望,如果九華幫能夠破天荒的進入三強,那麼他們就有可能成爲紫羽會的對手。


現在,只要讓夏凱再多撐一分鐘,九華幫就多了一分獲勝的希望,又何樂而不爲?至於夏凱的安危,他纔不會看在眼裏。

廣場上近千名觀衆可沒有成旬的老謀深算,在夏凱一味的倉皇逃竄中,一陣陣越來越大的噓聲響起,竟是全部對夏凱喝起了倒彩。

“真丟臉,就知道像老鼠一樣跑,早點下去算了。”

“就是,打不過還硬撐,不是打腫臉充胖子嗎?”

“真沒勁,我看讓魔法道具把他炸死算了。”

……

擂臺下的議論之聲有不少傳入了銀月三人的耳朵裏,他們全都臉色一沉,恨不得衝過去,把這些腦殘真的打成殘廢。夏凱在堅持什麼,他們心裏都很清楚,只是越來越危險的情況,讓他們心痛中又多出了許多的擔心,要怪只能怪自己太沒用,一下子就失去行動能力了。

除了夏宗三人之外,還有一個人不想喝倒彩,反而看得眼眶泛紅。就是在看臺之上,站在凱瑟琳小姐身後的艾米。

遠處夏凱狼狽逃竄的一幕,讓艾米看得很揪心,她突然對夏凱這個人產生了很多不一樣的感覺,儘管跟他接觸不多,艾米卻知道,眼前狼狽不堪的夏凱是一個真正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突然,艾米的心中一動,她的身形像是一隻蝴蝶一般,飄下了看臺,來到了最靠近擂臺的地方。

“紫羽,小心你的魔法石魔力不夠了!”一聲高呼,讓擂臺上和廣場附近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半空中的紫羽也在這個聲音中,身體猛然一顫,那不是天才魔法師艾米的聲音嗎,魔力不夠,那可糟糕了。

紫羽連忙停止了手上的自爆蝙蝠攻擊,而是用精神力去探查背脊之上,那顆鑲嵌的魔法石魔力情況。

對於鍊金術師來說,魔法石的魔力可是支撐各種機械武器的重要源泉,如果真像艾米所說,那麼自己就不得不收起翅膀,趕快降落到擂臺之上了。

可是,紫羽的一探之下,那顆供應翅膀魔力的魔法石根本就非常充足,哪裏有魔力匱乏的情況發生?

這個艾米,真是神經兮兮的,紫羽在心中默嘆一聲,正準備繼續用自爆蝙蝠轟炸夏凱的時候,卻發現身體下方,已經有意外的一幕出現了。 活動散場後,蕭凡剛剛應付好這些小粉絲,前方就傳來一陣喧雜吆喝,隨後十幾個行走的路人被推開。

“讓開,讓開……”

一夥人氣勢洶洶前進,身上還都穿着同樣的武道服裝,看起來都是練家子。

其中幾個路人爭執幾句,斥責他們蠻橫,就被他們毫不留情粗暴的一腳踹飛。

這些人囂張至極,很多被推開的敢怒不敢言!

蕭凡眯起眼睛望去,只見一個年輕女人走向他。

正是一同參賽的龍羽瀾!

只是此刻她換了一身便裝,看起來更加有魅力了。

這些人直接將蕭凡、陸嫣然和虞飛圍在一起。

看起來氣勢洶洶。

虞飛皺着眉頭走上去攔住他們:“你們是什麼人?想幹什麼?”

龍羽瀾柳眉一豎:“我們找蕭凡。”

蕭凡一怔,淡淡回道:“我貌似不認識你吧,就算認識也只是一起參加了比賽。”

陸嫣然也是說道:“對啊,你不會怪蕭凡贏得了比賽搶了你位置吧?要怪只能怪你技術不行!”

龍羽瀾神情高傲說道:“我的廚藝在金陵可以說第一,沒人敢說第二,他肯定作弊了,不然怎麼可能憑藉一個隔夜炒飯就拿第一名!”

虞飛這時眯着眼睛說道:“你們是飛龍武館的人!”

他在龍羽瀾微露的胸口處,隱約看到一條紅龍刺青!

這是飛龍武館的標記!

聽到這話,蕭凡也是眼睛一眯,飛龍武館,真是冤家路窄啊!

龍羽瀾一掌推向虞飛喝道:“知道我們是飛龍武館的人,還不跪下?”

只是她的手還沒碰到虞飛,虞飛就輕輕一側就躲開了。

這還沒完,虞飛直接一掌拍向她的胸口。

龍羽瀾一驚,頓時一個踉蹌,差一點就摔倒在地,她穩住身子後,憤怒地看向虞飛。

“你竟然敢摸我胸?”

虞飛一愣,自己只是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所以順便推了她一下。

“你知道我是飛龍武館的人,你還敢這樣,活膩了是嗎?”

她身後的一位高個男子這時說道:“瀾姐,還跟他們嘰嘰歪歪幹嘛?直接打到他們服不就行了?”

蕭凡眯着眼睛,這飛龍武館果然傳言不假,囂張跋扈就是他們的做事風格。

虞飛冷笑道:“金陵四大惡少之一,虞飛聽說過沒有?”

龍羽瀾身後的這名男子,立馬驚訝問道:“你是滄海武館的虞飛?”

虞飛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可是龍羽瀾依舊氣勢強大,絲毫不把虞飛放在眼裏:“管你什麼飛,趕緊跪下認錯,不然我就割了你的手!”

陸嫣然怒了:“你們什麼意思?明明是你先動手的。”

龍羽瀾俏臉寒霜瞪了陸嫣然一眼:“閉嘴——”

蕭凡暫時沒說什麼,只是靜觀其變,他相信這虞飛也不是簡單的人物。

虞飛這時冷笑說道:“不把滄海武館放眼裏的人我還是第一回見,還想打我們?如果我們出事,你們就等着虞滄海帶人來踏平飛龍武館吧!”

龍羽瀾嬌哼一聲:“打你們又怎麼樣?別說你們,就是虞滄海在場,我龍羽瀾也照打不誤。”

什麼滄海武館的,在她的世界裏,都沒有自己家的飛龍武館強大。

虞飛倒不是怕他們,而是對方人多勢衆,且都是練家子,一個不小心傷到陸嫣然就不好了。

除了龍羽瀾,她身後的人也一個個傲嬌的不行:“就是,我們飛龍武館做事,管你什麼人,得罪飛龍武館就沒好下場!”

“小子勸你和你的朋友們下跪道歉,我們瀾姐說不定放你們一馬!”

聽到虞飛說了滄海武館,可是龍羽瀾的怒氣並未削減半分。

金陵兩大武館,飛龍武館和滄海武館。

飛龍武館的人,一個個桀驁不馴,身手高超,讓人不敢招惹。

當然,最重要的是飛龍武館的鎮館老大龍傲天爲人異常護短,不管手下對錯,他都會不遺餘力庇護。

而龍傲天又代表金陵最高武力水準之一,所以沒幾個人敢跟他們發生擦碰。

就連齊名的滄海武館也對飛龍武館有一絲忌憚。

得罪了飛龍武館的人,一不小心就會斷手斷腳甚至沒了小命。

所以很多人都對他們避而遠之。

龍羽瀾揚起俏臉再次說道:“虞飛是嗎?我命令你立刻馬上跪下,不然你哪隻手摸了我,我就跺了你哪隻手!”

“還有你們,都要跪下!特別是你!蕭凡,你搶了我的食神,現在就準備付出代價!”

虞飛依舊擡出滄海武館,眯着眼說道:“你是想讓滄海武館和飛龍武館不死不休嗎?”

龍羽瀾不屑道:“你們滄海武館也配?我大伯龍傲天一根手指頭就能把你們滄海武館端掉你信不?”

蕭凡暗自冷笑一聲:龍傲天,有意思!

他和飛龍武館的人早就結下樑子了,現在當然不怕他們報復。

只是沒想到冤家路窄,隨便出個門都能碰到飛龍武館的人。

看到蕭凡沒說話,龍羽瀾得意起來,更加盛氣凌人指着蕭凡幾人:“我再說一遍,快跪下認錯!不要再逼我生氣。”

她的幾個同伴此刻也殺氣騰騰盯着蕭凡三人。

這時候,已經有人被這的動靜吸引過來。

不知不覺,周圍已經圍了好幾十人看戲了。

有人認出蕭凡,立馬議論紛紛:“這不是剛得獎第一名的食神嗎?看樣子得罪人了啊!”

“咦?我怎麼看這個女的這麼眼熟?”

“你別說,還真的有點像剛剛那個做荷塘月色的妹子。”

這時,蕭凡搖了搖頭已經走到龍羽瀾身邊,在她毫無防備下拍拍她的肩膀做出了診斷。

龍羽瀾剛想說蕭凡膽子這麼大,就連她身後的同伴也準備動手教訓蕭凡了。


只見蕭凡淡淡出聲:“你時常會感覺到頭暈、面紅、目赤、口苦、急躁易怒是不是?”

“你怎麼知道——”

龍羽瀾震驚看着蕭凡,怎麼都沒有想到,蕭凡過來拍了一下她就說出了她最近的症狀。

接着,龍羽瀾僵了僵身子,難以置信地看了蕭凡一眼,她很意外蕭凡如此精準診斷出自己。

蕭凡保持着如水平靜:“我是醫生,自然看的出來,而且我還知道你是肝火旺引起的這些症狀,另外,你最近幾天剛來月事!所以…脾氣不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