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49 Views

剎那間,金龍一聲咆哮,直接向着這條大魚衝了過去!

Written by
banner

鋸齒魚張開了血盆大嘴,裏面的牙齒非常的鋒利,而且在水裏這傢伙的動作非常快,竟然尾巴一擺,衝到了金龍的一旁,張開嘴就咬在了金龍的爪子之上!

堂堂金龍,竟然因爲一時之間的大意,被自己弱小了不知道多少倍的魚類,咬到了自己?

金龍勃然大怒,怒吼一聲,巨大的龍尾橫掃而來,砰的一下將這條大魚擊飛出去百米之遠!

與此同時,金龍更是口中噴出一道水箭,於一瞬間貫穿了大魚的軀體!

只見這條足有幾十米長的大魚,被這道水箭擊穿了骨骼,鮮血灑落在水庫裏面,巨大的身軀向着水庫底部沉了下去。

金龍驕傲的吼了一聲,張凡則是搖了搖頭:“亂叫什麼,被一條沒有智慧的魚咬到了爪子,也太大意了一些?”

聽聞此言,金龍立刻垂下頭來,討好的用龍鬚在張凡面前打了個結。

這讓張凡頓時笑了笑,踩着金龍的頭踏上了水壩,纔是拿出印章將金龍收在裏面!

望了望水庫風平浪靜,張凡滿意的點點頭。


“這頭金龍現在已經值得一用,倒是可以讓花月影減少一些麻煩了!”

他出去轉了一圈根本沒超過半個小時,卻已經解決了這小山村遇到的一場麻煩。

回到村子裏,徐子君一臉着急的來到他面前:“張哥,你以後出門說一聲!”

關倩也有些着急:“我們還以爲,你被人抓去了呢。”

張凡哈哈一笑:

“我只是出去轉了轉,不礙事的,對了,今天不是應該先出發去市裏嗎?咱們去和大叔商量商量吧。”

幾人重新回來!

二叔則是找到了張凡:

“張先生,今天還要徐子君去開車,要先把明月和你嬸子送去酒店。”

張凡大方的說:

“反正我們也要去,那輛車完全坐的開,正好就用這輛車就好了。”

張叔一臉驚喜:“那可太麻煩你了!”

張凡揮揮手,上午八點鐘左右,稍稍收拾了一下吃完早飯,就是結伴來到了房車旁邊。

見到這輛高大的房車,徐明月充滿驚訝的說。

“天哪?這輛車,不會是省城那家專門做房車的店,作爲招牌一樣參賽的那輛吧。”

“聽說這輛車,價值在七八千萬以上呢!”

張凡聞言笑了笑:

“就是看他空間大方便而已,不值一提!”

說着話,徐子君便一臉笑着打開車門,衆人一同上了車。

上了車之後,張嬸兒震驚的看着裏面一應俱全的佈置,連廚房和牀鋪都有,別提有多驚訝了。

關倩想到自己上車的時候,驚訝的程度比起嬸子來猶有過之!

關倩知道這輛車真正的價格,那可是已經上億了!

於是就說:

“嬸子,您可不要見外,家裏有的東西,這車上都有,您要是渴了就說一聲,我給您拿點飲料什麼的。”

嬸子受寵若驚,連連搖頭說:

“關倩這孩子可真是又懂事又聽話,嬸子這是求你們幫忙,哪還能讓你們招待!也不知道未來誰有福氣,能娶到像你這麼賢惠的女孩兒呢。”

關倩俏臉一下就紅了。

偷眼看了一眼開車的徐子君,以及坐在一邊微笑的張凡,情不自禁的搖了搖頭。

徐明月推了一下母親:

“媽,你可別亂說,關倩應該還在上大學呢,年紀輕輕的哪像我?”

嬸子嘆了一口氣,又想起了自家的事情,有些興致不高。

張凡揮了揮手,讓徐子君開車,他坐在副駕駛位上,車子緩緩駛出。

聚集在村子口的一行人,紛紛好奇的走過來,這輛房車開動起來,就像是一輛移動的別墅,豪華又美觀。

就連二叔也都嚇到了!

之前就聽人說房車什麼的,二叔也沒去親自看這輛車,這時候見到這高大的房車,露出了一絲驚歎。


這徐子君沒了父母,卻多了一個比親哥哥還親的大人物幫襯,這張小哥的身份肯定也不普通,徐子君何德何能啊。

他們已經出發,這時候村子裏卻是突然被一件事情驚到了許多人。

“快去看看呀,水庫裏出了個妖精!”

“那麼巨大的一條魚,被什麼東西給殺死了!”

水庫對於村民們來說,也是一份收入,出點什麼事情,都是會讓村子的人關注的。 大家一股腦的涌向水庫,遠遠的就見到水庫水面上,有一個巨大的黑影,周圍的水都被染紅了。

“天哪,這是妖精化身吧!”

村民們沒見過這麼大的一條魚,有二三十米長,那魚嘴裏面的牙齒,都快趕上一個人手臂長短了!

這還不是妖精,什麼是妖精?

村長急忙的趕來了,見到這條大魚當場翻了個白眼,直接被嚇暈了過去!

乖乖!

這麼大的一條魚,這都快成精了吧?怪不得水庫裏面的魚都被吃乾淨了,原來是這個傢伙在作祟!


村子裏的村民們,等了一段時間,發現這條大魚隨波逐流,周圍的紅色血液染紅的水,越來越多,顯然是已經死了。

大家划着小船接近之後,用鐵鉤子鉤住魚身,一點一點拉到了岸邊!

近距離一瞧,那真是讓許多人驚得腳都站不穩!

光是這條魚側躺着,這高度就有兩三米了,一層樓那麼高!

這魚的嘴,都可以把一輛小汽車吞進去!

更可怕的是,這麼驚人的野獸,竟然被某種東西打穿了胸膛,那巨大的破口,魚骨頭都已經斷了。

發現這條魚不是正常老死,而是被某種東西殺的,村民們臉色都變了。

還以爲這條魚死了之後水庫就能恢復正常,一看這水庫裏面恐怕還有更恐怖的東西!

這,可怎麼辦啊!

許多人咂巴着嘴,看來想從水庫賺錢的想法,又一次泡湯了。

這一頭,張凡之所以沒讓金龍吞掉那條魚,是覺得那條魚殺了太多的魚類,甚至有可能在其他地方吃過人!

身上怕是有業力存在,金龍也很嫌棄,就將魚丟棄了!

沒想到又是從水下浮到了水面,引來村民們這麼多的猜忌!

房車上嬸子也沒有暈車,直呼這是坐過最舒服的車,衆人們談着一些家常小事,氣氛和諧愉快一直到了市區的一家星級酒店。

“興隆酒店,這應該是四星級酒店?”

關倩好奇的詢問。

徐明月搖搖頭:

“咱們這是小城,這市裏哪有過三星的酒店呀,這已經是最高規格的三星酒店了,也是許多人結婚必選的地方!”

關倩哦了一聲,覺得這酒店的裝潢,與尋常四星級五星級的酒店,已經差不多了!

而且看起來今天不僅一對新人在這裏結婚,已經有許多了不認識的賓客,打扮的非常喜慶,在這裏迎賓了。

“徐子君,一會兒寫禮金的時候,要拿現金的,你準備了沒有!”

張凡提了一句!

徐子君愣了一下:

“哎呦,我把這件事情給忘了!”

“張哥,要不咱倆去一趟銀行?”

張凡點點頭,與關倩說了一句,讓關倩幫徐明月換換衣服,陪同照顧一下。

兩人就是開着車,向銀行去了。

到了銀行,徐子君張口就是六百萬,差點讓銀行櫃檯裏的櫃員聽錯了!

因爲超過百萬,就需要提前預約才行,即便銀行工作人員有心想幫,也未必取得出來。

最後張凡拿了八十八萬,徐子君拿了個六十六萬,徐子君又照顧關倩的面子,去另一家銀行拿了六萬六!

如此纔是回到了酒店!

關倩與徐明月,以及嬸子三個人來到了酒店包間裏,這時候徐明月已經換上了漂亮的新娘紅妝,身上佩戴着張凡贈送的首飾,即便氣質上欠缺一些,但卻非常引人眼目,很是漂亮。

“明月,今天無論如何,男方必須到場,要不然村裏的人會嚼舌根的!”

一回來就聽見關倩要求徐明月必須打電話,也不知道離開這段時間他們聊了什麼。

嬸子嘆了一口氣:

“月月呀,聽你妹子一句話吧,再打一遍電話。”

徐明月輕輕咬了咬嘴脣,見到張凡和徐子君眉頭都皺起來,只能是拿着手機。

“媽,你們放心,我再問一問!”


這一頭徐子君有些生氣:

“嬸子,男方不露面,這婚怎麼結?這不是把我姐姐當成貨物一樣,自己送上門去嗎?什麼身份值得咱們這麼巴結?”

張凡有些不高興,本來是一場很熱鬧的婚禮,他和徐子君也不是吃素的,這男人這一方這麼過分?這是自找不自在嗎?

嬸子爲人老實,這些年過得不順,所以一些事情只能逆來順受,久而久之自然低人一等。

“按照哪裏的習俗,這男方也得該露面呀,月月愛死人家了,像咱們攀附豪門一樣,這事兒恐怕要傳出去,我們這輩子也別想擡頭了。”

徐子君一拍桌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