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40 Views

每一次將要殺掉他的時候,都是會被他用一具死屍偷梁換柱,所以,韓羿接連殺了古喪五六次之後,才在古喪那驚恐絕望,而又帶著深深無奈的目光之中,一戟劈入他的胸膛,結束了他的生命,

Written by
banner

兩大青年強者,懷揣yuwang而來,至此,在韓羿手中全部隕落,韓羿將方天畫戟從古喪胸膛之中緩緩抽出,回頭望去,

身後的星空之中空空如也,早就已經看不到了古玄的身影,剛剛在自己擊殺古喪與段沖之際,古玄已經施展虛空遁術,再度隱藏起了身形,


只不過,韓羿卻是沒有絲毫懊惱之色,眼瞅著身後虛無的空間,嘴角噙起一抹不屑冷笑:「你,逃得了么,」 這世上,總有些天才容易夭折,也總有些蠢材容易走運。

黃昏,殘陽似血,一片靜寂的小樹林,他突然間張開眼,一絲淡淡的哀傷從他的眼中閃過。

夏日,殘陽,死靜,大有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的凄涼。

只是,他的哀傷又比柳永的更加深沉,今宵酒醒何處,雖然是分別,究竟還會有再相逢,而他,卻已經無法再和家人相逢。

他叫曲雲,家住中國江蘇鎮江,只是,那是他前世的家,而此時,他雖然依舊叫曲雲,但是,家住卻是在神州帝國東華郡瓜洲鎮。

鎮江亦有個瓜州,但是和此時這句軀體家鄉所在的瓜州卻沒有一毛錢關係。

神州帝國東華郡瓜洲鎮,這是一個擁有六十萬人口的城市,而不是他曾經家鄉的那個渡口,曲雲則是瓜洲鎮曲家第一天才,也是年輕一輩中的第一高手。

這是一個武的世界,從最簡單的煉體開始,凝氣,成罡,先天,破虛,入神,這個世上多數人需要到十五歲左右才能進入凝氣境,而他十歲便已經是凝氣境,十五歲已經半步成罡,今年十七歲,僅差一步就能晉級成罡。

可以說完全是一個天才中的天才。

只是,這個天才夭折了,貌似卻是因為一樁婚姻而夭折的。

人說不遭人妒是庸才,他這個天才卻是更加的遭人妒忌,所以,便在兩天前,當有消息說他那東華郡郡城未婚妻所在龍家即將帶著他未婚妻來瓜州之時,他被同為瓜州的另一個世家李家給暗算了。

暗算的手段極為簡單,只是割斷了他的右手經脈,刺穿了他的氣海,然後划花他的臉而已。

忘記說明,他是一個劍客,整個瓜州沒有人出劍的速度比他快,同時,他絕不是一個左撇子,所以,右手經脈被割斷,無疑說明,他已經被廢掉。

當然,以這個世界的武道等級,哪怕是全身經脈寸斷都是能夠修復的,但是,很不幸氣海被刺穿卻是代表他此生已經無法再修鍊。

當然,氣海也不是絕對的,實際上,東華郡郡城的那些大型世家中未必沒有修復氣海的手段,他那個未婚妻家中便有這樣的手段,本來,這也不是什麼問題,但是,最惡毒便是那划花臉蛋的一手,在划花他臉蛋的那柄匕首上也不知道對方塗抹了什麼藥物,他的臉已經徹底變形。

不僅僅是划傷,而是整個臉頰的形狀,甚至前半部分的頭骨都已經變形,這使得他的相貌其丑無比,想來不管哪家的小姐都不會再願意嫁給他這樣一個人。

當然,退婚這類狗血的事情倒是沒有發生,實際上,不說他訂婚的那戶人家還不知道這件事情,便是知道,以他的了解怕也不會退婚。

這世上,實際上越是大戶人家,越是有頭有臉的人家,越是不可能出現退婚這種事情,因為,退婚傷的絕對是兩邊的臉面。

只不過,別人不退婚,曲家自己卻是已經安排善後的事情,聯姻,本是想著互惠互利,或者,是下位者想要勾搭上位者,而此時曲雲的形象外貌怎麼看似乎都已經不能完美的完成這個任務。

於是,一夜之間,曲雲甚至連名字都已經失去,這個可憐的少年便是在這種情況下跑到這種荒郊野外昏迷了過去,然後一覺醒來,神州帝國的曲雲變成了中國的曲雲。

曲雲直愣愣的坐在地上,伸手輕輕撫摸著腿邊的一柄寶劍。


這件事情乍然間看起來似乎極為正常,敵對的世家因為嫉妒毀掉曲家的天才少年,這種事情不說這個世界,哪怕是曲雲上個世界也經常能夠看到。

只不過,這其中卻是存在巨大的漏洞,這毀掉怎麼看似乎都不正常,首先,氣海,經脈都是可以修復的,雖然曲家沒那個實力,但是,東華郡郡城那和曲家聯姻的人家有。

固然,曲雲不可能在作為聯姻的對象,但是,曲家依舊可以選擇其他少年作為聯姻對象,同樣能得到對方家修復經脈和氣海的幫忙,如此一來,曲家的少年天才也是依舊存在的。

而這其中最關鍵的一點,那便是那天的事情太過於巧合,李家剛剛割斷他手腕經脈,刺破他的氣海,划花他的臉蛋,曲家的高手就殺了過來,這怎麼看怎麼都有點演電視劇的樣子。

少年的思想很簡單,但是曲雲可是受到無數影視,小說等等熏陶長大的,所以他能看出這件事情絕不簡單,畢竟如果他是那李家的人大概會直接一刀宰掉他。

說是沒下殺手為了不撕破臉,但是,這個解釋哪裡有什麼說服力。

前面他出事,後面家主的兒子就成了聯姻的對象,這其中要說沒故事,他前世二十來年的影視小說都算白看了。

正分析這,心中一股莫名的哀傷浮上來,竟是比之前那發現穿越的哀傷還要強烈,曲雲的眉頭微微一皺,他能夠感覺到那是之前曲雲留下的感情。

「比起你來,我倒是矯情了,雖然不能再見到親友,但是我畢竟擁有過真正的親友,不像你從小無父無母,一大幫子親友也只是將你看做潛力股,真心可憐。」

曲雲露出一絲嘲諷的笑容,驀然間卻是抖手拔出地上的長劍,右手無力,他卻是用左手拔的劍,「你的哀傷,我已經感覺,曲雲雖不是鐵血漢子,卻也是男兒,在此發誓,今生必然會儘力替你出這口惡氣。」

沉重的宣出誓言,內心那股哀傷逐漸消失,只不過,便在此時,曲雲卻驀然間感覺腦海內湧出什麼,隨即,也不等他自己去查看,腦海內那玩意卻是已經自行的打開。

霎時間,曲雲又驚又恨,腦海內那玩意他卻是極為熟悉,是一個鑲嵌著無數小巧的q型武者形象的對話框,曲雲記憶深處卻是深深的記得他似乎就是在玩一款叫做『武神』的遊戲之時因為電腦爆炸而穿越的。

這對話框正是武神的對話框,而此時,這其中卻是寫著兩行極為清晰的字跡。

「恭喜玩家開啟武神系統,作為初次登陸,系統贈與玩家絕世劍客荊無命的左手劍法一套,望玩家遊戲愉快。」

左手劍法。

曲雲的眼神微微一亮,隨即又是一黯,光有劍有什麼用,沒有修為,就好像沒有內力一樣,能殺人嗎。

不知道為何,當腦海內浮現那能殺人嗎的疑惑之時,他手上的劍突然間微微一顫,發出清脆而低沉的龍吟聲。

這左手劍法,本就是殺人的劍法,荊無命從不練虛假的劍招,他不是綠竹劍阿飛,他的劍不是竹子,不會隨便讓人看,上官金虹的命令之下,他的劍只要出鞘必然是會殺人,也能殺人的。

這是一個孤獨的影子,他和他的劍都是影子,你見過怕內功的影子嗎,何況,除非練到刀槍不入,否則,這世上哪裡有劍殺不死的人。

劍,回鞘,曲雲提著劍朝著曲家走去,這一刻他才發現,他的腳那一次似乎也受了一點傷,走路的時候微微有點坡。

坡腳,獨臂,倒是有點傅紅雪和荊無命的混合體感覺,曲雲微微笑笑。

瓜州曲家,前後十幾進佔地數十畝的大宅院內此時已經亂作一團,曲家的家主麴生肖正大聲的呵斥著讓下人趕緊找尋失蹤的曲雲,不,麴生肖說的是曲遠,他不久前讓自己兒子和曲雲換過的名字。

而曲遠此時則跟在麴生肖旁邊,少年的臉上掛著淡淡的冷峻,曲家年輕一輩除去曲雲外便是曲遠最強,凝氣境頂峰,只差臨門一腳就是半步成罡。

他才十六,還比曲雲小一歲,能夠有這成就也算是頂尖的天才,只是,頭頂有一個曲雲,這一世他似乎都無法出頭,所以,這一次的事情出現,他很高興。

只是,高興的同時他卻又知道,曲雲不能出事,他是曲家年輕一輩的第一強者,也是整個瓜州天賦最好的武者,未來曲家的崛起缺不了曲雲。

「找,一定要找到曲遠,找不到曲遠,你們統統都要受罰。」

麴生肖大聲的怒吼著,他的眼中不時的閃過一絲淡淡的痛楚和焦急,只是,目光掃過曲遠的時候卻又忍不住發出輕微的嘆息聲。

這嘆息夾雜在那些怒吼中極其微不可聞,他身邊的曲遠卻是聽的一清二楚,少年的臉上閃過羞愧的神色,隨即又忍不住努力的挺直身體,做出一副心胸坦蕩的樣子。

「小雲,你去修鍊,過幾天龍家來的時候李家一定會出來撩撥,而就算擺平李家,你也得靠自己的實力讓龍家接受你,所以,你的時間很緊,不要在這裡浪費。」

麴生肖呼出口氣,又看向身邊的曲遠說道,後者臉上露出一絲猶豫的神色,隨即朝著麴生肖一抱拳,轉身就待離去。


而便在此時,門口突然傳來歡呼聲,卻是有下人看到了曲雲回府。 ps:話說走過的路過的給點推薦,收藏啥的,本書用來練筆,會很努力的去寫,速度不快,但是會用心構思,給大家帶來一個好故事的。

麴生肖一把拉住想要離去的曲遠,朝著大門口走去。

曲遠是麴生肖選定的家主繼承人,麴生肖不希望曲遠和曲雲之間出現不可彌補的裂痕,因為曲雲是曲家未來最重要的戰力,曲遠家主的位置要想坐穩就一定需要曲雲的輔佐。

門口,曲雲看到了麴生肖和曲遠,當然,現在曲遠被稱之為曲雲,取代了他和那龍家姑娘結合的資格。

兩張充滿關切的臉,便是這夏日傍晚的晚霞也不及兩人臉上關切的燦爛,是的,燦爛,曲雲確定自己沒有用錯詞。

他也露出一絲故作歡顏的笑容,然後,從麴生肖和曲遠身邊走過去。

沒有招呼,也沒有任何禮儀,看起來似乎是因為過度的傷心而忘記,只是,唯獨曲雲知道,那是他在壓抑自己的怒火和殺機。

體內,原曲雲憤怒的怒火和無窮無盡的殺機。

這曲家,由來恭維他,一度他也認為自己是曲家的重要人物,但是,顯然他不是什麼重要人物,只是一個重要工具。

一個無法取代,但是卻絕不會讓其至於高位的工具。


邁著坡腳,一步步朝著自己的院子走去,身邊不時能夠聽到嘆息的聲音,以及隱隱約約說著他無福,尚有三天龍家就會帶著女孩過來,他卻出事之類的惋惜。

曲雲的腳步卻沒有絲毫的停頓,緩慢而毫無停留的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內。

三天,他需要抓緊時間,系統要研究,左手劍法要熟悉,他不是習慣吃悶虧的人,曲家既然對不起他,那麼,便要接受他的報復。

在自己的屋子裡,曲雲盤膝坐下開始研究系統和左手劍,而另一處,家主的院子內,曲遠卻是臉色帶著不安的看著麴生肖。

「他一定是察覺了什麼,父親。」

曲遠的神色之間滿是不安,幾天前他暗中溝通李家算計了曲雲,這本是出賣家族的事情,固然他父親是家主,但是,若是被人知曉這事情,怕是他也難逃家族的責罰。

「不要疑神疑鬼的。」

麴生肖的眉頭也是緊鎖起來,曲雲的偽裝不算差,但是很無奈,麴生肖和曲遠都太過於了解原先的曲雲,所以,終究還是看出了一絲不對勁。

對於自己兒子做的事情麴生肖一樣感覺難辦,曲雲是曲家未來的希望,家族中大部分人對其都有著期盼,若是被人知曉自己的兒子出賣過曲雲,哪怕是他也會很難做。

「可是父親……」

曲遠還想說什麼,麴生肖卻已經豎起手掌示意曲遠閉嘴。

「這件事情不要再多說,為父自會處理,你去修鍊吧。」

麴生肖毫不客氣的開口,只是,他的臉色卻也變的陰鬱起來,很顯然,如果曲雲發現了之前事情的真相,那麼,這曲家未來的希望固然還是家族的希望,卻已經是他父子的禍根所在。

曲遠離去,麴生肖卻是站起來轉了幾圈,思索了一會兒,他打開身後的一個暗格,從中取出一個小瓷瓶走出了自己的屋子。

經脈斷裂,氣海破碎。

曲雲沉浸在系統當中,只是,這系統卻並非那種可以進入另一個時空的系統,在穿越后這系統似乎變成了某種輔佐修鍊的系統。

修鍊某種武功突破可獲得系統的點數,殺死敵人吸取敵人臨死之時逸散的能量也能獲得系統點數,而這些點數擁有種種神奇的妙用。

根據系統所示,哪怕是修復氣海也絕無問題。

關鍵,這裡有一個卡口,他此時無法修鍊任何武功,卻只能殺人尋求突破,但是,貌似殺人的機會也絕對不多,何況修復氣海需要的點數是個天文數字,單單殺普通人十年也沒有可能集全點數,而殺那些高手,以他此時的力量卻怕有極大的危險。

左手劍法固然殺氣凜然,但是,曲雲有感覺,一對一還好,一對多的時候左手劍法會有弊端。

這左手劍法他此時僅僅是學會,遠沒有達到融會貫通的地步,就好像那天外飛仙,葉孤城使過,陸小鳳也使過,但是前者的威力不知道是後者的多少倍。

正苦思該如何,門外卻傳來麴生肖的聲音。

曲雲起身,對著屋內的銅鏡整理下自己的表情,然後打開了門。

「雲兒,對於更換你成為龍家女婿的事情,你是不是在怨伯父。」

走進屋子,麴生肖的臉上露出疲倦的無奈,嘆息著說道,曲雲自然是誠惶誠恐的連說沒有。

「你便是怨伯父也不為過,雲兒,這是一瓶九靈絕脈丹,服用之後可以讓你的氣海恢復一炷香的時間,這其中有一十三粒藥丸,我也不瞞你,我雖說想讓遠兒代替你,但是最終結果卻也不在我的掌握中。

據我所知,李家暗算你之後已經聯繫過龍家,三天後怕是會有一場比試,李家和曲家年輕一輩最優秀者方可成為龍家的快婿,你若是有信心靠著一十三粒藥丸搶回屬於你的一切,到時候便去吧。」

麴生肖將那瓶丹藥放在了桌子上,又是嘆息一聲,隨即轉身離去。

曲雲冷眼看著麴生肖離去,這老傢伙從頭到尾都是一副老好人的樣子,似乎當真是一個好家主,好伯父。

只是,曲雲絕不是原先的曲雲,哪裡可能真的相信麴生肖。

他拿起那藥瓶,正想觀察一番,突然,臉色卻是微微一變,這會兒,他腦海內卻是突然出現一段信息,來自系統的信息。

當然,不是任務,系統雖然是系統,但是僅僅是輔佐修鍊的系統而已,卻不是玩人的系統。

「燃脈丹,燃燒經脈獲得短暫的力量,可持續服用,效果如同流星,越接近死亡,光芒越燦爛。

曲雲的臉上殺機陡然間一濃,還真心是好伯父,好家主,燃脈丹,這種玩意都捨得提供出來,這幾乎就是丹藥版的天魔解體**啊。

不過,這的確是他的機會,僅有的機會,燃脈,殺人,修補氣海,只需要成功踏出第一步,一切都將獲得良性的循環。

只不知那好心的伯父知曉他的底牌又會是什麼樣的一副神色,他突然間卻是有點好奇。 ps:話說臨晨左右還會有一章的,即將開始小高。潮,然後延續中高。潮,然後一波接一波的高。潮,兄弟姐妹們,給點推薦吧,現在玄幻榜單貌似競爭不算強,幫幫烏鴉上榜咋樣啊,兄弟們,姐妹們,烏鴉露肉求支持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