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52 Views

黑滅仍是不理,血盆大口一張,「嗚嗚嗚嗚」的詭異叫聲,從中突地滾出毀滅大片天地的黑sè火焰,傾灑向整個天地!

Written by
banner

黑龍也是狂亂飛舞,黑sè火焰一出,龐量的足可以毀滅整個冥河宗的山門十多次。然而,黑滅身體一撲,黑sè火焰頓時被拍打成無數個黑sè火球,往各個方位進行地獄般的火燒!

黑sè火焰席捲蒼穹,使得本就白熱化的戰鬥,這下更是緊張到了極點!

彌無戒冷冷一哼,看著那群被黑滅壓迫的手足無措的彌族強者,一下子就是死傷了幾名靈神,數十名靈聖!至於靈尊,死的更是無法計算!

「大雷霆掌印!」

「轟!」「嘣!」

黑滅身軀忽的一窒,然後,雷光將他的身體包裹住,頓生一種令他頭疼炸裂的痛楚,然後,雷霆像是鑽進他身體的各處經脈,使他的龐大軀體無法動彈!

一個巨大且帶滿天光華的雷霆掌印,狠狠轟在黑滅的**上,那裡瞬間被雷霆積滿,燒成了焦炭,黑滅痛得咆哮連連,一尾巴掃走彌無戒。

彌無戒在使用大雷霆掌印后,氣息有些虛浮,不敢硬接,雷爆神步一走,已是瞬身到了十里之外,越過了黑滅的攻殺範圍!

黑滅哼哼不斷,身體直撞過來,路途不知撞飛了多少個彌族強者,反正是非死即殘,黑滅殺的大快人心,更是賣力了。

彌無戒呼吸一口,沉目看向不斷搞破壞的黑滅,眼中有著幾分無奈,如果他要展開全部實力,肯定會打到自己這邊的人。 名門閨戰 ,這樣打起來,根本不划算。


但是,彌無戒也沒有因此放棄,狠聲道:「既然如此,只有封住他的行動了!當初從老族長那裡學來的這個封印術,就是專門用來對付你的,黑滅!」

放下也不說話,彌無戒雙手突地旋畫出陣陣金光,翻動出無數個手印,充滿了莊嚴的肅穆與肅殺!

這種給人來自靈魂深處的壓迫,就是彌無戒運用起來,也是滿頭大汗。

「轟!」一聲響徹天地的驚響,從彌無戒體內暴shè出來,將他下邊的大地竟然毀去了將盡萬丈的深度,看的人心也是跟著晃悠起來,太可怕了!

這就是【九冥】首領彌無戒的實力嗎?

一個威勢,就幾乎毀滅了周圍千里的疆土,這股爆破力,這裡有幾人能做到?

「不好!」黑滅看到彌無戒手中微弱的金sè光芒,乍一看,沒什麼出奇。但是,仔細體會的話,黑滅不知為何突然全身汗毛直豎,身上冷汗騰冒!

「快阻止他!」黑滅不禁吞了吞口水,他知道,如果讓彌無戒這個招術成功,他一定會死的很難看!雖然看彌無戒也是滿頭大汗的樣子,估計他也沒有完全掌握這個招術,但是,黑滅可不敢拿自己小命做賭注!

同時,黑滅連忙撤去本體,直接再次變回人身,全身一震,一團綠幽幽的奇異光芒便是包裹住黑滅的身體,才稍微好受了一些!

就在這時,彌無戒無力一笑,雙手一揮,金sè流光在黑滅還沒望見之際,就已經擊中黑滅的身體,速度之快,黑滅竟然沒有絲毫捕捉到!

「嘣!」

金sè光芒頓時刺破黑滅身上的綠sè光彩,黑滅感受到那股令他無能為力的金sè光芒,再次吞了口口水!

這到底是什麼招術,太可怕了!

「九天神禁——封神!」

彌無戒一聲大叫,震塌了周圍數座山峰,黑滅身上隨著這一叫聲的響起,額頭上剎那間冒出「封神」兩個字,宛如古老的鳴唱與詛咒,令他發出一聲驚天般慘叫之聲!

墨青擔憂看了黑滅一眼,不禁脫口驚叫道:「靈獄大陸第一封印術——九天神禁!」

冥河子閃到他的身邊,疑惑道:「九天神禁?那是什麼?」

墨青滾了下喉嚨,乾澀道:「是彌族最強的幾大禁法之一,與封印有關,據說是彌族上古一位蓋世強者創出。此禁法一出,幾乎無人能敵,曾被列為靈獄大陸第一封印術!傳聞創出九天神禁的那位彌族先祖,曾經一瞬間封印了上千位天神強者!」


一招?封印上千位天神?

冥河子臉sè一變,眼中露出恐懼的sè彩,道:「不可能吧,上千位天神怎麼可能被一下子被封印住?」

墨青無奈苦笑道:「本來是不相信的,現在信了。」

「何故?」冥河子不解問道。


墨青道:「九天神禁我曾經聽尊主說過,彌無戒所學的這個九天神禁中的封印術,據說連入門的資格都沒有達到!也就是說,彌無戒此刻用的,還不算是九天神禁入門級別的封印術!如果換成彌天神那樣的人使用,僅這一招,就可以秒殺我們全部人!」

「那就是說,黑滅完了?」冥河子問道。

墨青搖了搖頭,道:「彌無戒也只是勉強用出了而已,更何況黑滅也不是沒有自己的底牌,掙脫開來,應該不成問題!」

果然,墨青剛說完,被封神封印術折磨不堪的黑滅目露凶光,血sè的瞳光一閃而逝,吼怒道:「彌無戒,就憑藉這點力量就能封印住我嗎?太天真了,我九魂天龍一族雖然不及你彌族,但好歹也是魔獸界的一方霸主!安敢欺我太甚!」

「吼!」「吼!」

再次龍魂之音竟然比之先前更是強大了數倍,一些實力不行的彌族強者,都是神魂炸裂,眼珠翻白,意識全無!

龍魂之音,是高等龍族才能運用的招術,廝殺神魂,震人體魄,根本不在話下!

黑滅的龍魂之音,與彌塵的相比,彌塵的就好像是一隻螞蟻,在和一個大人比試,完全不在一個等級!

「九玄魂碎!」

「嘣!」「咔!」

瞬間,黑滅的龍魂之音彷彿變成活物一般,形成九個無形漩渦,向著四處進行無止盡的絞殺神魂!

「啊!」「啊!」「啊!」

天空中不斷傳來彌族強者的慘烈叫聲,身體炸裂,神魂剛從身體中出來,就被黑滅的龍魂之音震碎!

但是,這些被震碎的神魂,皆是靈尊級別的,至於靈神與靈聖的神魂,皆是被彌族後方那兩人收了去。

黑滅知道彌族後方那兩人很可能是天神境界的強者,自然不敢去大殺一下。

他雖然自負,但還沒自大到與天神強者大戰!他現在與彌無戒相差不多,最多能與一般天神初期強者周旋一下,而那彌族的兩個天神,很明顯不是天神初期這麼簡單!

「咔!」

一聲脆響,刻印在黑滅額頭上的「封神」二字,一下子就被黑滅震碎了,不過,他此刻臉sè十分不好看,嘴角處甚至留有血跡,瞳孔里冒出無盡的殺機!

彌無戒也是如同黑滅一樣,神sè疲憊,與黑滅都是受了重傷!

不同的是,黑滅是被彌無戒的封印術造成的,而彌無戒是掌握不住封神封印術,遭到一部分反噬,才變成如此模樣!


「厲害!厲害!九天神禁果然不愧為靈獄大陸第一封印術,當年你們那位創出九天神禁的彌族先祖,恐怕也是一個驚才絕艷的蓋世天才!如此人物不能見之一面,大憾人生!」黑滅忽的扶掌大笑,但殺機未減,仍是咄咄逼人!

彌無戒也有些失神說道:「見面是不可能了,那位彌族先祖在上古一戰中,已經隕落!」

「是嗎?那真是可惜了。」黑滅眼神一暗,隨即又道:「那麼,我們兩人也要做個了斷了!」

彌無戒沉聲:「好!如你所願!」

就在兩人劍拔弩張之時,突地,兩人臉sè一變,對著一處喝問道:「誰?滾出來!」

眾人見兩人一吼,紛紛看向那裡,而雪族四人與彌族那兩個天神卻是一臉淡然,彷彿早就知道一樣。

果然,在兩人吼聲當中,那裡傳出一道輕咳聲,虛空走出一名身穿水紋大袍的中年人,身材略微發胖,頗有些和善的意味。

但是,彌無戒與黑滅看到此人之後,卻是一聲驚詫:

「天神……強者?」

(如果各位覺得本書還不錯的話,不要忘記收藏和推薦哈) 這胖子竟然是一名天神強者?

眾人聽到黑滅兩人的叫聲,有些難以置信,這個人橫看豎看都是一個極其普通的人,怎麼可能是天神強者?

但是,看到黑滅與彌無戒兩人臉上的肯定,皆是信服了。

見過剛才兩人大戰,誰還不信服呢?

只是,這個突然出現的天神強者是來幫助哪方的呢?這個問題,一下子令得很多人心裡緊張起來。


彌無戒看著中年人身上的水紋服飾,有些不敢確定道:「你是……」

中年胖子對著彌無戒微微笑道:「你就是彌無戒?在下聽帝君談起過你,不錯,僅僅天境就擁有不下於天神初期的實力。還有,你這條黑泥鰍實力也不錯嘛!」

「黑泥鰍?」黑滅臉上黑線滿頭,有種想要殺人的衝動!

「帝君?」彌無戒眉頭一皺,突地驚聲道:「你是北域神水帝國的人?」

「神水帝國?咦,那不是北域三大帝國之首的大帝國嗎?據說,裡面的天神強者就是不少於十個,而且,我沒記錯的話,神水帝國與彌族似乎是聯姻的關係……」冥河子詫異道。

「聯姻?那就是說,對方不是我們這邊的人嘍!」墨青臉sè一沉,不知道神水帝國的人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應該在北域才是。

「神水帝國?哦,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神水帝國的公主應該是與我彌族的一位青年才俊是未婚夫妻?」彌無戒也是想起來了,露出緩和的笑容。畢竟自己這邊又是多出了一個天神,怎麼不讓他感到高興。

只是,那中年胖子卻是露出一張苦臉道:「是有著婚姻不錯,只不過,在十幾年前,由於與其它兩大帝國開戰,剛出生不久的小公主不知道怎麼回事失蹤了。」

「呃?失蹤了?」彌無戒露出滑稽的神sè,有些無語。

中年胖子道:「咳咳,這個也是沒辦法的事,不過,再給個兩三年,應該就可以找到失蹤的小公主了。好了,這些事先暫時不提,還是幫你把這些人解決掉吧,也算是給你彌族賠個禮了。」

中年胖子本來受神水帝君之託,是要將小公主過來完婚的,但是,小公主失蹤,他們也不可能找個人代替,要是彌族的人發現不對,那可就完蛋了。正好,他聽說彌族要毀掉冥河宗的消息,他就思索著幫助彌族把冥河宗消滅了,也好代過請罪,寬限幾年。

彌無戒不知道中年胖子的心思,但既然對方肯幫助他們,這倒是意外之喜。

一個天神強者,足可以讓他們省下極大力氣。

反觀彌族一方,見到有天神強者來幫忙,皆是一臉戲謔看著冥河宗那方的人,彷彿已經看到勝利的場景!

而墨青、黑滅、冥河子三人雖然面sè沉重,但還不至於恐懼,反而古怪的望向陣地里的那四個雪族強者。

雪族四人只是輕輕點了點頭,示意他們可以停手了。既然對方天神已經出手,就不是黑滅他們可以應付的了。他們今天的任務就是拖延時間,然後把這些人全部困住,讓他們短時間內無法回到彌族就是完成了任務。

雖然計劃中出現了一個神水帝國的意外,但好在沒有脫離掌控。

四人一齊飛了上來,看起來平平無奇,但是,就是這樣的四人,卻是令中年胖子與彌族兩大天神露出如臨大敵的沉凝臉sè。

「閣下也想要與我彌族作對嗎?」彌族兩個天神中一人道。

雪族四人露出無所謂的表情,沒辦法,誰叫他們上面的人頒布這樣奇怪的一個任務,只能與他們耗著了。

「咳,這個,我們也是被逼無奈啊,要不我們幾個在這裡一起喝喝茶聊聊天,打打殺殺那多傷和氣啊!」雪族中一個人嘿嘿笑道。

喝喝茶聊聊天?

眾人嘴角一抽,這麼極品的話也能在這時候說出來,太無恥了!

「你們到底是何人?」中年胖子不禁皺眉問道。

「是什麼人你別管,雖說你們神水帝國有那麼點實力,但還是別引火上身的好。想滅你們神水帝國,憑我們四人就足夠了!」一個人不屑撇嘴道。

「我可以把閣下的話當成是威脅嗎?」中年胖子和善的臉上也是多出幾分怒氣,神水帝國在北域也算是排名前幾的大勢力,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何時受過人這般侮辱。

「閣下的聲音似乎很是熟悉啊!我們是不是以前在哪裡見過?」彌族一個老者突地問道。

那人嘿嘿笑了起來,說道:「難怪說人老了記xìng就不好,還真是應了這句話。的確是見過,只不過能不能想起來就看你們的本事了。」

「哼,裝神弄鬼,拿命來!」另一個彌族天神不分三七二十一,直接一掌打了過來。

彌族與冥河宗的人見到天神出手,紛紛退卻,否則呆在這裡也只是拖後腿而已。

「好!好久沒動手了,來一場又如何?」那人也是一聲大笑,絲毫沒有擔心的神sè。

也是同樣拍出一掌,帶著絲絲冰寒的靈氣,與那彌族天神的掌力擊在一起!

頓時,兩掌間形成的氣海四處涌動,除了少部分人之外,皆是被這場氣浪給卷了出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