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71 Views

「怎麼,你眼紅了啊,你也讓雲安,快點給你找個滿意的媳婦兒啊。」

Written by
banner

聽了寧靈雲的話之後,韓楉樰笑了笑,一臉打趣的看著她,不過,她的心裡,也是真的希望,華雲安,能夠找到自己喜歡的人的。

「我看還是算了吧,那個臭小子,都還沒有開竅呢,我這杯媳婦茶,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呢。」

寧靈雲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一臉無奈的搖了搖頭,她也時不時的就旁敲側擊一下,可是華雲安這個時候,還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開竅的意思。

久而久之的,寧靈雲也就放棄了,不管他了,任由華雲安自己處理就好了,不過,寧靈雲時不時的,還是會惆悵一下的。

「這感情的事情,誰說的准呢,說不定什麼時候,雲安就碰上了自己的心上人,到時候,就給你們帶回來了。」

對於華雲安的事情,韓楉樰也是知道一些的,他比容小貝還要大上兩歲,年紀也不算太大,寧靈雲也沒有著急的必要。

「是啊,你說的對,我也已經想通了。」

聽了韓楉樰的話,寧靈雲也是點了點頭,這樣的事情,她早就已經想通了,要不然,還不得將她給愁死。

「對了,小貝他們婚禮的時候,穿的禮服,布料什麼的,都選好了嗎?」

不提自己兒子的事情了,寧靈雲又將話題給拉回了容小貝成親的事情上面了,問起了關於禮服的事情了。

「還沒有呢,這嫁衣,還是很重要的,我想著,讓玉兒自己選一選,看看她喜歡什麼顏色樣式的。」

婚禮可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嫁衣,在這個時代,一個女人,一輩子,可能只有穿一次的機會,韓楉樰自然是想讓拓跋玉純選一件自己喜歡的了。

還有四個多月的時間,就算是趕製,也是來得及的,要知道,這宮裡面的綉娘,那可都是從不同的地方,選出來的,最出色的。

「玉兒碰上了你這樣的婆婆,還真的是幸福啊!」

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寧靈雲感嘆著,對於之前的事情,她也是聽說了一些的,她想,要是換成了是她,說不定,都不會這樣輕易的,就原諒了拓跋玉純,還讓她和自己的兒子成親。

「他們兩情相悅的,我總不能棒打鴛鴦吧,不同意,又能怎麼樣呢,再說了,既然同意了,那就好好的對人家,人心都是肉長的,我對別人好,她自然也不能對我們太差了。」

韓楉樰笑了笑,她知道,寧靈雲是什麼意思,不過,容小貝喜歡,她也不想讓自己的兒子傷心。

韓楉樰知道,要是自己堅決的反對的話,容小貝肯定是會聽自己的話,不和拓跋玉純在一起的,可是,他以後,肯定是不會高興的。

而且,每個人,都是會犯錯的,韓楉樰也不想,因為這樣的一件事情,就全盤的否定了拓跋玉純,那何不給他們一次機會呢。

「你確實是豁達。」

對於韓楉樰這樣的想法,寧靈雲還是很佩服的,能夠為了容小貝和拓跋玉純著想,就將之前的事情徹底的放下,即讓別人愉悅,也讓自己舒心,確實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

時間,就這樣,匆匆忙忙的過去了,很快的,就到了十月十幾號了,離容小貝和拓跋玉純的大婚,就只有幾天的時間了。

這天,正好,給拓跋玉純和容小貝趕製的婚服也做好了,韓楉樰就讓人去將人給叫來試一試了。

當然了,只叫了拓跋玉純,至於容小貝的,自然是讓人給送到了他的宮裡面,讓他自己試一試就好了。

「哇,皇嫂,你穿上這嫁衣,真的好美啊,我都有些眼花了!」

見到了拓跋玉純穿著鮮紅的嫁衣的樣子,容小美都有些震驚了,簡直就是太驚艷了。

拓跋玉純原本就是有些害羞的,被容小美叫作皇嫂,就更加的不好意思了,連臉都紅了起來,再加上嫁衣的映襯,就變得更加的人比花嬌了。

「小美,你少打趣我了。」

就連聲音,都是弱弱的,有些沒有底氣的樣子,很是害羞,倒是讓一旁的容小美,還有韓楉樰他們,看得都覺得眼前一亮了。

「玉兒,這件嫁衣確實不錯,不過,你更加的漂亮,再穿上了嫁衣之後,就更加的美了,這件嫁衣很適合你。」

韓楉樰也給出了中肯的評價,評價還是有些高的,容小美也在一旁連連的點頭。

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拓跋玉純的臉,就更加的紅了,不過,心裡還是有些高興的,畢竟,有人這樣的誇獎自己,也算是對自己的肯定了。

「皇嫂,到時候,要是皇兄看到了你這樣美的樣子,肯定都要移不開眼睛了。」

見到了拓跋玉純不好意思的樣子,容小美覺得很是有趣,又打趣了她一句。

「好啊,小美,你還敢打趣我,看我不好好的收拾你。」

因為容小美的話,拓跋玉純頓時有些羞惱了,馬上就去追她去了,打算好好的教訓一下她。

「啊,母后,救我,你看看,皇嫂還沒有嫁給皇兄呢,就要欺負我了。」

見拓跋玉純來追自己來了,容小美大聲的叫了起來,可是,語氣裡面,卻沒有任何的一點驚慌的意思,反而是滿滿的調侃。

「小美,你······」

聽了容小美的話,拓跋玉純這會兒,是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了,氣得在地上跺了跺腳。

「好了小美,你就別惹玉兒了,她可是馬上就要做你皇嫂的人了,小心到時候,他讓你皇兄教訓你。」

見到了容小美和拓跋玉純這樣和諧的大鬧的場景,韓楉樰和寧靈雲都笑了起來了。

最後,還是韓楉樰開口了,為拓跋玉純圓場,只不過,話裡面,還是有些打趣的意味。

「我才不怕呢,我有父皇和母后,皇兄肯定是不敢欺負我的。」

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容小美吐了吐舌頭,一臉的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

拓跋玉純見了,容小美這樣可愛的樣子,也就不再計較,她剛剛調侃自己的事情了,將自己身上的婚服給脫了下來,好好的放著了。

轉眼間,就到了,容小貝和拓跋玉純成親的日子了,這天,就連韓楉樰和容初璟,都是早早的,就起床了。

皇家的婚禮,一想都是很繁複的,當初,嫁給容初璟的時候,韓楉樰就已經是體會過了的。

而且,那個時候,他們都是沒有了父母的人了,而且,容初璟心疼韓楉樰,讓人將所有的,不必要的過程,都給取消了。

可是,這次,容小貝和拓跋玉純,就沒有這樣好的運氣了,從起床開始,祭天,拜祖宗,進祠堂,拜天地,然後,上族譜。

這樣一樣一樣的下來,光是看著,韓楉樰都覺得很累了,頓時覺得,自己那個時候,真的幸福多了。

「容初璟,你真好!」

見識過了容小貝的婚禮,韓楉樰真心的感慨著,這婚禮,雖然說,算得上是她一手操辦的,可是,這具體的過程,她也是第一次進行。

「哦,原來楉樰你才知道的嗎,那看來,我還需要再更加的努力了。」

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容初璟靠近了她的身邊,在她的耳邊輕聲的說著,這些年來,他可是一直在努力的對她好著。

「嗯,那你可要一直努力了哦。」

韓楉樰自然是知道,容初璟一直都對自己很好的,這一點,從她嫁給他這麼多年了,這後宮之中,卻除了她之外,再也沒有一個女人,就能夠看得出來。

而這樣的好,是讓韓楉樰更加的安心的,也更加的高興的,當然了,她對他,也是很好的。

聽了容初璟的話之後,韓楉樰笑著對他說著,他們要一輩子的在一起,那他,自然是要對她好一輩子的。

「為夫記住娘子的話了,一定不會讓娘子失望的。」 容初璟目光灼灼的看著韓楉樰,將這樣的話,堅定的說了出來,雙手,緊緊地牽著她的手。

而容初璟的話,就像是一道灼熱的印記一樣,印在了韓楉樰的心裡,讓她的嘴角,都不自覺的,揚起了一抹愉悅的笑容來了。

見此,容初璟的臉上,也是掛著笑意的,不過,今天是容小貝的好日子,每個人的臉上,都是笑著的,也沒有人發現他們兩個,有任何的異樣。

「禮成,送入洞房!」

隨著禮官的一聲高喊,容小貝和拓跋玉純的婚禮,算是順利的禮成了,這讓大家的心裡,都更加的高興了。

絲竹靡靡,今天可是大禹王朝的太子,容小貝的婚禮,對這個國家來說,都算是一件大事了。

所以,大家一直吃吃喝喝的,到了快要子時的時候,才漸漸的,告辭離去了。

原本,韓楉樰和容初璟,是不需要等著那些人離開了之後在離開的,不過,這可是容小貝的婚禮,他們也不能讓這個婚禮,有任何的遺憾。

於是,在那些大臣離開之前,容初璟還讓人放了小半個時辰的煙花,將大半個上京城都給點亮了。

「好美的煙花啊!」

「是啊,聽說,今天是我們的太子殿下成婚,才有這樣的煙花看呢。」

「希望太子殿下能夠享福。」

見到了這樣美麗的煙花的,上京城裡面的百姓,都紛紛的祝福著容小貝和拓跋玉純,能夠幸福。

畢竟,這樣的盛大的煙花,他們可是一年都見不到一次的,而且,這還是他們的太子殿下,事關著他們以後的生活,自然是要祝福的了。

「楉樰,今天忙了一天了,累了嗎,我給你按摩一下吧。」

回到了鳳藻宮之後,容初璟就見到韓楉樰的臉色,有些疲憊,於是,自告奮勇的說著。

這些年來,給韓楉樰按摩的事情,容初璟可是沒有少做的,所以這會兒,已經是駕輕就熟了。

「嗯,那好啊。」

韓楉樰也確實是有些累了,更何況,那個人是容初璟,她自然是沒有拒絕的必要的,點了點頭,就躺在了床上了。

「時間過的真是快啊,沒有想到,小貝都已經成親了。」

感覺到了容初璟的手,在按揉著自己的肩膀,很是舒服,韓楉樰就將自己的身體,徹底的放鬆了下來了。

「嗯,孩子們大了,都有自己的生活的,不過,楉樰,你放心吧,我會一直都在你身邊的。」

容初璟知道,是容小貝成親了,讓韓楉樰有些感慨,於是,一邊輕柔的給她按摩,一邊和她說著自己的心裡話。

「我知道啊,只有夫妻,是不會分離的,會一輩子在一起,璟之,你放心,我也不會離開你的。」

韓楉樰點了點頭,這些年,她知道,容初璟在自己的心裡,已經是最重要的存在了,她都不敢想象,要是沒有了他,自己該怎麼辦了。

就像是容初璟說的那樣,孩子長大了,總是會有自己的生活的,可是,韓楉樰覺得,自己是不能離開他的。

「嗯,我們會一直在一起的。」

容初璟堅定的說著,他也不會離開韓楉樰的,他想,除非是死亡,否則,是不會有什麼,能夠將他們分開的。

「楉樰,我們找個時間,出去走一走吧。」

容初璟低聲的和韓楉樰說著,他覺得,他們已經好長的時間,沒有兩個人,一起去宮外看看了。

一直以來,容初璟都知道,韓楉樰是個不喜歡被束縛的人,嚮往著自由,可是,卻為了自己,甘願留在這皇宮一方小小的天地之中。

對此,容初璟是很愧疚的,只不過,這段時間,他一直在忙著,韓楉樰也在忙著容小貝的婚事,他們也就很長的時間沒有出宮去了。

現在,容小貝的婚禮也完了,容初璟想著,自己的事情,也可以交一部分給他處理了,到時候,他就可以帶著韓楉樰出去走走了。

「怎麼了,楉樰,你不願意嗎?」

問了之後,容初璟久久的,都沒有得到韓楉樰的迴音,不由得覺得有些奇怪,這才低下了頭去看看。

於是,就看到,韓楉樰已經閉上了眼睛,呼吸綿長的睡著了,見到這樣的情況,容初璟有些失笑,又有些心疼。

今天,肯定是將韓楉樰給累壞了,於是,容初璟就親自的去打了熱水來,幫著她簡單的擦洗了一下,抱著她,就睡著了。

「天啊,已經這麼晚了,容初璟,你怎麼沒有叫醒我啊,今天可是有重要的事情的。」

等韓楉樰再次醒來的時候,都已經是快要到辰時末了,讓她一下子,就著急了起來了。

因為容小貝大婚,所以,容初璟給所有的大臣,都放了兩天的假,而他,也有兩天的時間,不用去上朝了。

今天早上,可是他們要等著和媳婦茶的時間,結果,卻睡到了現在,韓楉樰怎麼能不著急呢,要是第一天,就在新媳婦的面前失禮了,那可就丟臉了,她將這個,都怪在了容初璟的身上了。

韓楉樰敢肯定,容初璟肯定是早就已經醒過來了的,卻沒有叫醒自己,昨天,她太累了,也不知道怎麼的,就睡著了,這一睡,就睡到了現在才醒來。

見到一向都很沉穩的韓楉樰,在自己的面前,露出了這樣的一面出來,容初璟的嘴角,就揚起了一抹笑意來了。

「你還敢笑,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啊?」

見到容初璟到了這個時候了,居然還能笑得出來,韓楉樰就一臉的怒火,他不在乎在媳婦的面前丟臉,她可是在乎的。

「好了楉樰,放心吧,這會兒,小貝他們也才剛剛的醒過來呢,放心吧,我怎麼可能讓你在兒子媳婦的面前丟臉呢。」

見到韓楉樰真的有了生氣的趨勢,容初璟趕緊的上前,拉著她的手,讓她坐在了梳妝台之前。

「真的?」

聽了容初璟的話之後,韓楉樰這才放心了下來,只要沒有遲到就好了,她可不想讓媳婦誤會了什麼。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啊,放心吧,趕得及的。」

容初璟怎麼可能真的讓韓楉樰丟臉,他早上醒來的時候,見到她還在睡著,不想打擾了她,就派人去容小貝那邊看了。

昨天晚上,可是容小貝和拓跋玉純的新婚夜,容初璟自然是知道,他們不會那樣快的醒過來的。

等到了容小貝他們醒過來,洗漱的時候,容初璟就知道,正好,這會兒,韓楉樰也醒過來了。

只不過,容初璟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就見到了韓楉樰那樣急切的樣子了,一時間,也就沒有說出來了。

「哼,算你識相。」

聽了容初璟的話之後,韓楉樰輕哼了一聲,也就不再計較了,趕緊的,將自己給收拾好了。

等韓楉樰和容初璟都收拾好了之後,才見到容小貝,帶著拓跋玉純趕過來了。

之前的時候,容小貝雖然是太子,有了是的東宮,不過,一直沒有搬過去,就是為了住的離韓楉樰他們近一些。

這會兒,容小貝已經成親了,自然是要住在東宮裡面的,所以,昨天,他們的新房,就是在東宮的。

這過來的路上,也是要一些時間的,而早在容小貝和拓跋玉純來之前,容含軒和容小美就已經先到了。

「父皇,母后,兒媳來遲了,還請恕罪。」

來了之後,拓跋玉純就先和容初璟還有韓楉樰告罪了,她覺得,自己這樣遲的才來,已經是很失禮的了,尤其是,還是在皇家。

雖然容初璟和韓楉樰對自己很不錯,可是,拓跋玉純還是有些過意不去的。

只不過,想到昨天晚上,容小貝對自己做的事情,拓跋玉純的臉就紅了,要不是他,她怎麼會起來遲了的,可是她又不能怪他。

「沒事的,你們才剛剛新婚,多睡一會兒,也是沒有關係的。」

韓楉樰想著,自己都是剛剛起來沒有多長的時間的,又怎麼會怪拓跋玉純呢,她想著,自己剛剛和容初璟成婚的時候。

那個時候,容初璟可是要更加的過分的,因為上面沒有長輩,他居然讓自己,兩天都沒有起得來床,要不是還要上朝,他還不知道要怎麼樣的折騰自己呢。

對於韓楉樰和容初璟的大度,拓跋玉純自然是很感激的,而容小貝,臉上也是滿足的笑意。

容小貝是知道,容初璟和韓楉樰不會介意的,才會這樣的,要不然,他也不會這樣的肆無忌憚的。

「好了,以後,你們就是夫妻了,自然是要守望相助,和和美美的,將日子給過好了。」

喝了茶之後,韓楉樰和容初璟將自己準備的禮物給拿了出來,送給了拓跋玉純。

而拓跋玉純,也將自己準備好的見面禮,送給了容含軒和容小美,雖然這不是第一次見面,可是,這是他們變化了身份之後的,第一次正式的見面,這些禮節還是要有的。

「謝謝父皇和母后,兒媳知道了,一定會好好的和殿下過日子的。」

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拓跋玉純點了點頭,現在她已經是容小貝的妻子了,以後,自然是會和他一起的。

「父皇,母后,你們放心吧,以後,我一定會好好的對玉兒的。」

容小貝也拉著拓跋玉純的手,堅定的說著,這個,是自己心愛的人,這會兒,成為了自己的妻子,他自然是要好好的保護她的。

見此,容初璟和韓楉樰欣慰的點了點頭,只要容小貝和拓跋玉純能夠好好的,他們也就放心了。

接下來,那些從其他的國家,來給容小貝賀喜的人,也都要離開了,這讓容初璟,又是一陣忙碌。

差不多半個月的時間,才將這些事情給忙完了,而韓楉樰,也將那些禮品什麼的,都給整理好了。

可是,韓楉樰和容初璟,卻在忙碌了之後,聽到了一個,讓他們震驚的消息。

「父皇,母后,我想和國師一起,到外面去看看。」

容含軒找到了韓楉樰他們,將自己的決定給說了出來。 對於容含軒說的這個消息,韓楉樰和容初璟,確實是震驚了的,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他會做出這樣的決定出來。

「小寶,你是在開玩笑的嗎?」

韓楉樰定定的看著容含軒,還喊了他以前的小名,這對她來所,確實是一件大事情,她也沒有辦法,冷靜的對待。

不是不想讓容含軒去,可是,在韓楉樰看來,他還太小了,才十一二歲,怎麼能就讓他離開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