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47 Views

“是的!現在,你史蒂芬就要重溫當年的誓言!”懷特說着站了起來。

Written by
banner

“重溫誓言?!”史蒂芬驚訝地看着懷特,身後已經走來了四個彪形大漢。

“史蒂芬,還有這位漂亮的小姐,你們跟他們去,他們會很好的對待你們……”懷特慢悠悠地說着。

“你們要幹什麼?”史蒂芬叫起來,那兩個大漢見史蒂芬不老實,已經把他架了起來。

另兩個大汗押着芬妮,將他們帶到了船艙底部的一間密室,這裏只有兩張牀,其他什麼都沒有,史蒂芬和芬妮被壯漢分別綁在兩張牀上,便退出了密室,密室的燈光逐漸暗了下來,史蒂芬驚恐地向四周張望,他不知道接下來將要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

3

密室的門開了,懷特走了進來,他的裝束和剛纔大不相同,史蒂芬不知道懷特身上穿的是什麼衣服,總之,是件他從未見過的怪異服飾。

懷特站在史蒂芬和芬妮面前,雙眼微閉,嘴裏開始唸唸有詞,史蒂芬極力想聽清懷特嘴裏在念叨什麼?可卻什麼也聽不懂,不是英語,也不是中文,他只覺得懷特的嘴越動越快,語速也越來越快,史蒂芬瞪着一雙恐懼的眼睛,看着懷特,懷特嘴裏蹦出來的似乎不是語言,而是可怕的咒語,史蒂芬受不了了,他想掙脫綁在身上的皮帶,可卻動彈不得,直到最後,史蒂芬和芬妮都慢慢地合上了眼睛……

等史蒂芬甦醒過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和芬妮還被關在這間密室中,船在劇烈搖晃着,身上的皮帶已經解開了,一陣劇烈的顛簸,史蒂芬和芬妮都滾到了牀下,史蒂芬忙去攙扶芬妮,卻見芬妮的身上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個紋身,就是那個可怕的圖案。

史蒂芬明白了,他忙查看自己身上,驚異地發現在自己後背出現了一面巨大的紋身,一樣可怕的圖案,卻比芬妮身上的要大出許多!

芬妮的手溫柔地觸到了史蒂芬的後背,史蒂芬渾身一顫,他猛地轉過身,摟住芬妮,見芬妮眼中露出一絲恐懼,忙安慰芬妮道:“別擔心,一切都會過去的。”

一切都會過去的?史蒂芬和芬妮在密室中又顛簸了一天一夜,期間,除了進來送飯的人,沒有其他人進來過。

終於,懷特又走了進來,“怎麼樣?睡得好嗎?”懷特一臉微笑。

“不好!”史蒂芬怒道。

“別生氣,咱們到地方了,你很快就會理解我們的一片苦心了!”懷特笑着回頭衝兩個大漢點了點頭。

史蒂芬不知道懷特要幹什麼,本能地向後退了一步,“別緊張,史蒂芬,咱們這兒有個小規矩,你暫時還不能破了這個規矩。”懷特解釋道。

“規矩?!”史蒂芬還在詫異,那兩個大漢已經上來給他和芬妮蒙上了雙眼。

史蒂芬和芬妮被帶上岸,然後登上了一架直升機,直升機飛了十多分鐘後,穩穩地降落,停在了地面。

當史蒂芬的雙腳觸到地面時,他已經判斷出了這裏就是上次將軍接見他的地方。史蒂芬和芬妮被摘去眼罩,他倆適應了一會兒,纔看清周圍的環境,羣山環抱中的一處直升機停機坪,不遠處,是一個平靜的湖,湖邊坐落着一排房子,而在湖的另一邊則是一個巨大的訓練場,各種障礙物,訓練器材,凡是訓練特種部隊的玩意,這兒竟然都有。

史蒂芬暗暗驚奇,這是什麼地方?像是一處祕密基地,天氣很熱,坐船能夠到達,史蒂芬根據兩次到達這裏的經驗迅速判斷着,但最後他只能推斷出這是某個位於熱帶的島上, 可仍然無法判斷出這兒的具體方位。

史蒂芬和芬妮又被帶進了上次見到將軍的那間密室,兩人緊張地注視着那片陰影,他們無法確定那裏是否有人,將軍是不是已經坐在陰影裏,注視着他倆……

4

密室內,沒有一絲聲響,史蒂芬可以清晰地聽到自己的心跳,過了許久,陰影中終於傳來了將軍的聲音,還是那個有些嘶啞蒼老的聲音,“史蒂芬,很高興又見到你!”

史蒂芬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還是感到震驚,他沒有聽到任何的腳步聲,開門聲和呼吸聲,難道將軍剛纔一直躲在陰影中觀察着他倆?

“不!我並不高興。既然是合作,那爲什麼這麼對待我,似乎對我很不信任!”史蒂芬不滿地說道。

“史蒂芬,你多慮了!”說着,將軍笑了起來,“幾乎所有人來到這裏,都要被蒙上眼睛,要知道我們所從事的事業是世界上最危險的事業,所以我們不得不小心謹慎。”

“可在船上,那個懷特已經讓我加入了你們組織,還在我身上……”

“史蒂芬,你應該說‘我們組織’!”將軍打斷史蒂芬的話說道。

“那我們應該是自己人了!我想應該以誠相待。”

“以誠相待,呵呵!這世上充滿了罪惡和爾虞我詐,以誠相待的人我也見過,可是現在已經不多了!”

“好吧,我可以原諒你們的粗魯。那麼,這次你把我們請到這兒來,又想幹什麼?”

“既然你已經加入了我們,就要參加我們的訓練。”將軍頓了一下,又道:“我想懷特已經對你說了,我正在物色接班人選,本來我是有個接班人的,我培養了他很多年,可是後來卻發生了變故,所以我現在要重新選定一位接班人,你是候選人之一。”

“候選人?這麼說我還有競爭對手!”

“當然!”說着,陰影深處傳來兩聲清脆的掌聲。

緊接着,史蒂芬身後的門開了,懷特和另一個年輕人走了進來。

“你們可以互相認識一下了!”將軍說道。

“我叫季莫申!”那個年輕人向史蒂芬伸出了右手。

史蒂芬和季莫申禮節性地握了握手,這時,將軍又開口了,“在北京拍賣的那塊玉插屏,就是季莫申的功勞,他和我有一樣的理想,並且已經爲我們組織服務了很長時間,但我對季莫申仍有不滿意的地方,總的來說,你們倆各有優缺點,所以在你們倆中間選一個接班人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史蒂芬有些明白了,事已至此,他忽然覺得按照將軍給他劃的道走下去,也許是個不錯的選擇,過去那種擔驚受怕的日子,已經讓史蒂芬厭倦,他想給芬妮一個好的,穩定的生活,不想再像以前那樣打打殺殺,沒完沒了,不管什麼組織不組織,用將軍的力量,幹完這一票,也許就可以讓自己結束過去那樣的生活。

想着想着,一副嶄新的畫卷在史蒂芬面前徐徐展開……這時,他早將父親的忠告拋到九霄雲外,他決定死心塌地爲將軍效力,他想要和這個季莫申競爭一下接班人的位置了。

將軍輕輕咳了兩聲,接着說道:“下面就全看你們的表現了,具體的安排,懷特會對你們說的。”將軍說完沒了聲音,陰影裏完全安靜了下來,史蒂芬看見季莫申和懷特畢恭畢敬地看着那片陰影,他覺得有些好笑,可卻不敢笑出聲來。

幾分鐘後,史蒂芬聽到了一陣輕微的響動,密室露出了一絲光亮,緊接着,這光亮越來越多,越來越亮,史蒂芬發現原來是密室的窗簾被緩緩打開了。

5

厚厚的窗簾全部被拉開了,溫暖的陽光照射進來,史蒂芬這纔看明白原來所謂密室,是一間很大的會議室。

會議室緊靠着湖邊,風景很美,史蒂芬被眼前的景色迷住了,突然,窗外傳來一陣猛烈的射擊聲,史蒂芬本能地想掏槍,這纔想起來自己在船上就被繳了械。

懷特突然出現在史蒂芬身後,拍拍史蒂芬的肩膀,“別緊張,史蒂芬,放鬆,這只是我們的隊伍再訓練。”

“像特種部隊一樣的訓練?”史蒂芬透過寬大的窗戶,看見了湖對面訓練場幾十個黑衣人正在訓練,有的在練習擒拿格鬥,有的在練習對抗射擊。

“對,某種程度上比特種部隊還要嚴格的訓練!”懷特道。

“爲什麼要進行這麼嚴格的訓練?”史蒂芬不解。

“因爲我們將要面對十分複雜的環境,面對遠超出你想象的危險。”

“我在空降兵部隊呆過,依我的眼光看,你們的訓練水準確實很高,可我還是不明白我們將要面對多大的危險,難道比美國特種部隊還大的危險嗎?”

“史蒂芬!我現在很難用幾句話對你描述我們將要面對的危險,以後你會慢慢知道的。”懷特停了一下,轉身坐下來,又道:“史蒂芬,你雖然在美軍空降兵服過役,但是不要把美軍的傲慢帶到這裏來,你要知道這世界上比美軍厲害的隊伍還有不少,比如我們的對手。”

“你是說我在**碰到的那些人?”

“對!不過他們只是危險的一部分。”懷特示意史蒂芬等人坐下來。

待衆人坐定,懷特打開一份厚厚的檔案袋,從中間拿出一沓文件,對衆人說道:“下面我們就來研究一下我們的對手!”

史蒂芬從懷特手中接過文件,他在這些文件中,依次看到了唐風,韓江,趙永,羅中平教授,樑雲傑,樑涌泉,樑媛,葉蓮娜,馬卡羅夫的照片和基本資料。

“這些人都記住!以後你們少不了和他們打交道!”懷特道。

史蒂芬的記憶力很好,他快速地翻完了這些資料,疑惑道:“這個老K的人員並不齊整啊!韓江既然是老K的頭,爲什麼僅僅是K2,這個K1到底是什麼人?”

懷特聳聳肩,“我也發現了這個問題,但我們只掌握這麼多情報,如果你們想知道更多,就只有靠你們自己了。”

“資料提到了樑雲傑和馬卡羅夫參加科考隊的事,我……”史蒂芬忽然想到了父親臨終前不斷地呼喊着“死亡綠洲”“魔鬼”……難道父親也和當年的科考隊有關。

“史蒂芬,你想說什麼?”懷特問。

“我父親曾在臨終前,不斷地大喊,‘死亡綠洲’‘魔鬼’什麼的,而且我父親在信裏說國民**敗退大陸後,他曾爲了破解玉插屏的祕密,主動潛伏在大陸,也就是說父親上世紀五十年代很可能一直生活在中國大陸,他會不會和那次中蘇聯合科考隊有關?”史蒂芬說出了心裏的疑惑。

史蒂芬的話,讓懷特和季莫申沉默下來,許久,季莫申忽然開口問道:“史蒂芬,你父親對你具體說過上世紀五十年代他在中國大陸的生活嗎?”

“沒有,他從不對我講過去的事,只是在臨終前給我的信中簡要地提到了過去的事。”

“好了!這個問題咱們留到以後再討論。現在先說眼前的事,史蒂芬,看完了這些人資料,你應該明白我剛纔所說的危險了,看看我們的對手,實力不弱吧!而且這還只是你們所面對的部分危險。”懷特嚴肅地說道。

“是的!從在**的情況和這些資料上看,咱們的對手實力不俗,不過,這倒讓我放心了。”

“哦!”懷特不解其意。

“這說明我手下那批人顯然不是他們的對手,我輸了並不丟臉!下面就看將軍訓練出的隊伍了,我相信如果這支隊伍讓我率領,一定可以戰勝我們的對手。”

“好!將軍要的就是你這句話!”懷特擊掌說道。

“那麼,我們下一步的行動呢?”這時,史蒂芬自己都感到奇怪,自己竟然如此急迫地想去中國,去找到那個傳說中的西夏古城。

懷特打開了一幅地圖,指着地圖上一處位置說,“下一步我們的目標就是這——川西北的羣山,據說這裏生活着最後的党項人部落,你們要趕在唐風、韓江他們之前,找到這支党項人部落,他們手中應該有一塊玉插屏。”

“你給我多少人?”

“隨便你挑!而且咱們已經有人在那兒埋伏下了,如果你們發現老K的人,就把他們誘到這兒的羌寨,將他們統統消滅在羌寨中。”

“那事不宜遲,咱們現在就應該出發。”史蒂芬這時開始理解爺爺和父親爲什麼一生難以割捨那件珍寶,現在自己已經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了。

“等等!史蒂芬,不要性急,在你帶領人馬出發前,你還要參加訓練。”

“參加訓練?”史蒂芬不解,“難道我還不夠格嗎?”

“當然不是,我和將軍都很看好你。不過,你要讓下面的人服你,從明天開始,你和芬妮就像普通士兵一樣,去和我們的隊伍一起訓練,在他們面前展示出你的實力,大家自然會服你!”


史蒂芬沒想到還這麼複雜,他沉思了一會兒,“好吧!那家這麼定了!”


“史蒂芬,記住,你要真正成爲我們中的一員,這點比訓練本身更重要。”懷特最後不忘告誡史蒂芬。

6

從第二天起,史蒂芬和芬妮以普通士兵的身份參加了訓練,史蒂芬從空降兵部隊退役後,一直保持着很高的狀態,從沒有降低對自己的要求,再加上過去在空降兵部隊裏學習的技術,史蒂芬很快在衆人當中脫穎而出。


在和這些黑衣人的接觸中,史蒂芬逐漸瞭解到了他們的出身,這些人雖然來自世界各地,但大都有着相似的經歷:在部隊服役,然後觸犯法律,身犯重罪!是將軍用各種手段,將他們帶到了這裏,這些走投無路的亡命之徒,無不對將軍死心塌地,誓死效忠,既爲了報將軍救命之恩,也被將軍許諾的美好未來所打動。

幾周的訓練結束後,一天下午,懷特來到了訓練場上,對衆人宣佈了史蒂芬的任命,甚至還給史蒂芬頒發了一枚勳章,史蒂芬似乎覺得自己又回到了部隊的生活,他望着眼前這些殺氣騰騰的傢伙,忽然有了一種時空錯位的感覺。

史蒂芬心裏不知該喜,還是該憂,不過他一想到將軍那個美妙的許諾就激動起來,即便找不到西夏王朝的寶藏,如果真能得到這支隊伍,那也可以幹出幾樁驚天大案來。想到這,史蒂芬不由自主地左顧右盼起來,他在找季莫申,看看季莫申的表情,這是他唯一的競爭對手,可是他卻沒在人羣中看見季莫申的身影。

……

“原來是這樣,我說那些黑衣人怎麼如此厲害!”韓江聽完史蒂芬的敘述,驚道。

“他們居然還有我們的資料!”唐風也感到驚詫。“而且這個神祕組織竟然最早是黑喇嘛建立的!怪不得我們在石壁上見到了那個圖案!”

“我明白了,圖案上兩個線條,早的那條是西夏時期的,硃紅色的那條很可能是黑喇嘛時畫的!”韓江道。

“這……這裏面居然也出現了一個懷特……”馬卡羅夫喃喃自語道。

“是啊!這個懷特是不是就是當年那個被謝德林抓住的懷特?”唐風驚道。

“不,不可能吧!叫懷特的美國人多了!而且,那人也不一定就真叫懷特,說不定只是個代號,說給史蒂芬聽的!”韓江搖了搖頭。

“懷特會不會和將軍就是同一個人!”馬卡羅夫忽然想到。

“我也曾……曾懷疑過,但以……以我的觀察看,他……們應該不是一個人。”史蒂芬道。

“你知道當年的前進基地嗎?”馬卡羅夫忽然質問史蒂芬。

史蒂芬不解地看着馬卡羅夫。

“或者說,你聽懷特和將軍提到過前進基地嗎?”馬卡羅夫又問。

“什麼前……前進基地,我從……從未聽到過!”史蒂芬一頭霧水。

“這就怪了,將軍的隊伍身上也有那樣的刺青,一樣訓練有素!”馬卡羅夫的大腦急速運轉着,他在捕捉着每一個細節,希望將史蒂芬所說的祕密基地和當年的前進基地聯繫在一起,可是,他實在想不通當年的前進基地和將軍的祕密基地有什麼必然的聯繫,除了身上的紋身,和那自稱“懷特”的美國人,兩者似乎並沒有聯繫。但是馬卡羅夫多年養成的職業敏感又提醒着他,這裏面一定有着什麼聯繫,只是……只是自己還沒有發現。

“謝德林不是說,當年的學員全都死了嗎?”唐風寬慰馬卡羅夫,他知道馬卡羅夫在擔心什麼。

“可是最終謝德林並沒有找到所有學員的屍體!”馬卡羅夫有些沮喪。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