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62 Views

孫大炮司馬相離愣愣的看着陳大錘,自然聽出了陳大錘的言外之意。

Written by
banner

“不管好不好混,他們是絕不會從這條道路上撤退的,自己選的路,就算跪着,也要走下去。”孫大炮冷聲說道。

“話雖如此,但就算不好混,那又能怎麼樣呢?”

“我們總不能退出吧。”

陳大錘哈哈大笑起來,看着孫大炮的眼睛。


“佛說苦海無涯,回頭是岸,我們做這行的,早已熟悉了這個流程,想要金盆洗手,那是太困難了。不過我們可以換一種方式,若是選對了靠山,就算經歷大風大浪,也能護你們周全。”

陳大錘開門見山的說道。

“其實,我們老大早就看上你們幾位了,你們不如考慮一下。”

陳大錘斬釘截鐵,沒有絲毫拖泥帶水。

他們的目的就想要借這次行動,將地下組織的人一併握入手中。

孫大炮司馬相離本以爲陳大錘會委婉一點,卻沒有想到,說的這樣直截了當。

陳大錘這話的意思,就是想讓他們作出決定。

而他們作何選擇,也就直接決定了,他們接下來的路該如何行走。

“不勞您費心了。”孫大炮冷着臉,直直的站了起來。

“我孫大炮做事,向來喜歡獨來獨往,從不做別人的狗腿子。”

孫大炮臉色陰沉,扔下這句話,就帶着手下直接離開。

司馬相離愣在原地,臉上青一塊白一塊,像他們這種身份的人,誰都不想爲別人打工,他們只想獨立的做好自己的事業。

不過這省城的人,可是來者不善,無論是權力還是地位,都比他們高上許多,若是他們不肯跟隨,那後果必定是可想而知。

“剛纔那位兄弟不識擡舉,你們幾位呢?要不要再考慮一下?”

陳大錘說着翹起了二郎腿。

“我們老大可是把事情說的很明白,在這個世界上,若是做不成朋友,那就很有可能成爲對方的敵人。”

陳大錘臉上露出了一絲陰險的笑容,明擺着是在威脅他們。

司馬相離等人臉色鐵青,內心慌張不已,這簡直是脅迫他們跟着蘇河做事,

等到蘇河找他們麻煩,他們這些人定然會傾家蕩產,傾家蕩產對他們而言,還是好事,他們很怕面前的人會做出不利之事,自己的命就會沒了。

畢竟做他們這行的,腦袋整天別在褲腰帶上,但要是連累了老婆孩子,那可是罪過。

在省城人面前,他們不過是些小蝦米而已。

“對了,還有一件事,我要跟你們說。”陳大錘冷冷的說道,“省城的環境也不容樂觀,風起雲涌之時,我們誰也說不好。”

此話一出,司馬相離等人雙手顫抖了一下。

難道是省城的地下組織要開始行動了嗎?

那可是能夠翻天覆地的大動作啊。

如此一來,就算今日,他們拒絕了陳大錘的邀請,過不了多久,也會有其他人來逼迫他們投降。

要是他們堅持自己,那就只有一條路,就是死亡。

司馬相離猛然吸了一口氣,雙腿顫抖。

他看了衆人一眼,似乎心中早有定奪。

“行,我答應了。”過了好久,司馬相離扶着額頭,說道。

堂堂地下組織的領頭羊,怎麼會甘心做人家的走狗?

但是現在面臨這種情況,不得已而爲之。

孫大炮走的太早,若是聽着陳大錘說出接下來的話,恐怕孫大炮也會嚇得顫抖不止。

孫大炮走了一步,相信過不了多久,他的一切財產,自然會煙消雲散。

“我們也答應。”

其他的幾個領頭人看到司馬相離痛快的答應了,也趕忙附和着說。


陳大錘哈哈大笑起來。

“好,很好,你們的選擇很正確。”

說完這話,他才緩緩站起身,準備要走。

…… 他此次前來,目的有兩個。

其中之一,就是拉攏這些地下組織的頭目,讓他悶歸順蘇河。

另一件事就是,調查雷虎豹兩兄弟被打廢的真相。

現在他的目的完成了,兩件事情他都處理妥善。

孫大炮不同意他的想法,先行了一步,看來也沒理由,讓他活下去了。

陳大錘剛踏出茶樓,電話便響了起來。

聽到電話裏的聲音,他傲慢的神情立刻冷了下去,完全像一個蔫兒了的茄子。

“這是怎麼回事?大哥,我馬上過去。”他雙手顫抖,心跳加速。

蘇河居然像雷虎豹一樣,被人打殘廢了。

這個東海市,到底隱藏着怎樣的高手?

前些時日,雷虎豹再次夭折,現在像蘇河這種高手,居然也被人斷了手腳。

他本想打電話告訴蘇河地下組織的好消息,沒想到一瞬間就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

陳大錘匆匆趕到現場。

蘇河正躺在牀上,牀單已經被鮮血染透,蘇河嘴裏不停的**着,似乎命奄奄一息。

不僅如此,跟隨蘇河的那幾十個保鏢,也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爬不起來。

陳大錘蹲下身子,發現保鏢的手腳也都被折斷,全身沒一處好地方。

陳大錘皺緊了眉頭,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趕緊通知老大,讓他多派些人手過來,快點。”

蘇河面色陰沉,呼吸急促。

陳大錘趕緊掏出手機聯繫人。


他本想問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看到蘇河狀態很不穩定,他也沒好再多問。

等到他將一切事宜都安排好之後,才慢慢說道,“大哥,東海市地下組織的那些領頭人,除了孫大炮,其他人都歸順我們了。”

蘇河現在哪顧得上這些事情,他通紅的眼睛死死地盯住陳大錘,把陳大錘嚇得倒退了兩步。

蘇河那吃人般的眼神,的確讓人看了膽戰心驚。

如此狠毒的一個惡人,怎麼會被人打成這副模樣?

這到底是何人所爲?

“大哥,我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了。”

蘇同生擲地有聲的說,“等到幫手一到,我立刻派人給您報仇。”

“不用。”

蘇河眸子裏閃出一陣銀光,“那些人不都歸順於我們了嗎?難道不應該爲我們做點事嗎?”

陳大錘愣了一下,瘋狂點頭說道,“大哥,我明白。”

看着陳大錘離去的身影,蘇河猛的吸了一口氣。

此時,蘇河的腦海裏就只有一件事情,那便是殺掉凌羽楓,幹掉蘇海一家人,

另一邊。

蘇妲己家中,凌羽楓看着滿屋子的狼藉,把打翻的傢俱悉數整理了一下。

蘇妲己跟李文淑則蹲在一邊,着急忙慌的給蘇海上着藥。

情場做戲

此時此刻的蘇海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以前的他軟弱無能,現在他的表情堅毅又果斷,完全像換了一副模樣。


凌羽楓坐在沙發上,順手從褲兜裏掏出一支菸,想起李文淑跟蘇妲己還在家裏,又趕忙收了回去。

這一幕正巧被蘇海看到了,蘇海皺着眉頭說道:“凌羽楓,給我遞一根菸。”

看到李文淑沒有說什麼,凌羽楓便拿出一支菸,放到了蘇海的嘴裏,默默的幫他點燃。

這麼多年來,蘇海從未在家抽過煙,這應該是他的第一次,猛的吸了一口,憋得面色通紅,猛烈的咳嗽了起來。

“你慢點抽。”李文淑有些心疼的說道。

說完這話,她再也沒有多說什麼,而是靜靜的站在蘇海身後,拍着他的背部。

“文淑,妲己,你們先回自己的房間。”蘇海淡淡的說道,“凌羽楓,我們到陽臺聊會兒天吧。”

凌羽楓默默的點着頭,來到了陽臺。

陽臺微風吹過,將兩人口中的香菸吹散。

兩個人眼睛直直的盯着樓下的風景。

過了許久,蘇海纔開口說道,“我現在才把一些事看的透徹,不過好像有些太晚了。”

蘇海說這話的時候,又猛吸了一口香菸,煙漸漸的燃盡,將要燒到他的手指頭。

凌羽楓將香菸掏出來,又抽了一根,給蘇海點上,坦然的說道,“認識到就是好事,什麼時候都不算晚。”

蘇海今日被蘇河毒打一頓,雖然身上疼痛難忍,但腦子已經是徹底清醒了。

他已經下定決心跟蘇家徹底決裂,以後不會再過問蘇家之事。

唯一的親人在蘇海心裏,就只有蘇妲己跟李文淑。

“凌羽楓,我真是太沒用了,這麼多年,我讓你媽跟妲己受委屈了,以前她們受盡親戚們的嘲諷,而我就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蘇海眼眶紅紅的,又吸了一口香菸,“我欠她們的真是太多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