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52 Views

此時雖然他臉上表情變化不大,但實際上他心裡已經笑開了花……明飛雲啊明飛雲,沒想到你也有今天,你不是厲害嗎?你不是事事都追求完美嗎?要完美的女人,現在給你一個完美的男人看你如何消受。

Written by
banner

不得不說,當看見魏無敵在數千雙的眼睛之下抱住明飛雲的時候,蘇夢塵的心情是十分激動的。這時候,他對魏無敵的態度也從忌恨轉到了為之鼓舞。當然了,這也就這一刻時間,以後該算的賬還是得算的。

不過,此時他要先看看明飛雲到底要怎麼處理?

當然蘇夢塵雖然也有人看見,但也就是十多個,還基本都是蘇府的下人,他手下的人自然不會說出去當日的事,而七房的人就算是說了,他也有信心讓事實變成污衊。那麼明飛雲呢?要知道能出現在這的人,可都是三神城有頭有臉的人物啊,明飛雲要怎麼來堵著悠悠眾口。

蘇夢塵卻是想錯了!因為明飛雲根本沒打算堵住別人的口。

好久不見的朋友來了,親熱親熱一下怎麼呢?

「你狠,這次你可給我帶來了大麻煩,我的一世英名都要被你毀了!」明飛雲惡狠狠的對魏無敵說道。

魏無敵淡淡的笑了笑,微聲答道:「給我保密身份,不然後果自負。嘿嘿,小心我把你當街強……」

魏無敵沒有說出最後一個字,但明飛雲哪能猜不出來呢?

明飛雲已經感覺到現在渾身涼颼颼的,像是出過一身虛汗似地。而在這時候,魏無敵也終於鬆開了他。明飛雲自然是如蒙大赦般的慶幸,此時就連剛才想問魏無敵呂青絲到底要幹什麼的問題的不願問了。

離開了明飛雲的懷抱,魏無敵絲毫不在意眾人的目光,得意洋洋的便離開了。而明飛雲呢?則不得不解釋了,不解釋不行啊!

「哈哈,大家都別緊張,一個老朋友,好多年不見的老朋友,他太熱情了,大家不用管我了,該幹嘛的幹嘛,大家繼續啊!」

有道是不解釋還好,越解釋越糟糕,就好像蘇夢塵給明飛雲這句話的評語:誰信啊!

的確,這太難以讓人相信了。首先,老朋友,多年不見。你明飛雲才多大,三十歲吧,你多年不見的老朋友,這是你多大時候交的朋友呀?其次,這人是蘇家的人,更是第一次來三神城,甚至是瀛洲,真不知道你是如何認識的。最後,太熱情了,幹嘛不和我熱情,非得和你這麼熱情啊!

明飛雲的話處處是破綻,可以說是沒人會相信。但事實上,他說的偏偏又是事實。

有道是說真的你非不信,非的我說假話才信。

明飛雲就遭遇到了這種尷尬,不過尷尬歸尷尬,這件事總算是圓了過去。而此刻他在去看呂青絲,發現呂青絲已經和魏無敵一同離去了。

無奈的搖了搖頭,明飛雲又感到了失敗。其實這次他來也真是為了女人而來,也就是呂青絲和秦盈盈這兩個漂亮的女人而來,不過目的卻並不是這麼單純,他只是想通過找到完美的女人來幫助他的道進步罷了!

可一來發現這目標人物竟然還是自己的老熟人,而且兩人間還有些誤會,這樣他自然就不好意思下手了。而遇見一個熟人不夠,轉眼間另一個熟人又這麼來了,還給他送了這樣一個見面禮。

明飛雲覺得失敗吧,但又見到了兩個老熟人,也算是有收穫!

而此時,在魏無敵的帶領下,呂青絲和秦盈盈已經打算要離去了。

本來是計劃明天再去找鬼醫的,不過剛好趁現在有空,他們就不想在耽擱,決定連夜趕赴鬼醫門。


宴會的人很多,他們一開始也都出了個彩,不過他們出彩是因為和明飛雲在一起,現在他們離開了明飛雲,關注他們的人自然也少了。

不過少並不代表沒有。蘇夢塵就是其中一個。

看著三人離開大廳,蘇夢塵微笑著對旁邊的管民義說道:「好戲就要開場了,我出去發個信號,等下我們就在這等消息吧!」

管民義點了點頭,又說道:「哦,要不我們也去吧!那個王新立是和他們一起去的,他的實力不錯!」王新立就是現在魏無敵身份的名字。

蘇夢塵則是笑著擺擺手道:「放心好了,各種情況我都考慮到了。等下我會發信號讓金明輝在那等著的!」

「金明輝,城西金家的那個家主?」管民義疑惑道。

蘇夢塵點了點頭道:「自然是他了,怎麼樣?玄天境巔峰的時候夠用嗎?」

「哈哈,這自然就是夠了。就算是我們上對付他都有點困難,讓他去對付那幾人的確夠了,那王新立實力也就玄天境初期,難道他還能逆了天不成?」管民義終於也露出了興奮的笑容。

不過這次他們真的能成功嗎?

有魏無敵在,怎麼可能呢?蘇夢塵該慶幸的是,他們沒有親自出馬,不然以魏無敵的個性,他們到時候能不能回來,還真是一個問題了!

「終於要救活天師了,你什麼感受?」秦盈盈突然問道旁邊的感受。

「沒什麼感受!」呂青絲卻是冷冰冰的回答著。

「是不是今天被那個明家的公子給迷倒了?靈天境的高手喲,比你還厲害的天才,趕快投靠他的懷抱吧!」秦盈盈酸溜溜的打擊道。


呂青絲看則是威脅道:「不想過了是不是?今天你不也和魏無敵跳舞了,是不是心裡也躁動了!」

「躁動你個頭啊,我的心很純潔的!」秦盈盈道。

「純潔什麼啊純潔,想的都是什麼東西難道我還不知道?」呂青絲反問道。

秦盈盈呵呵一笑道:「那你說說啊!」

「真的要說啊,雖然你嘴上沒說過,但你熟睡后喜歡性的動作和一些夢話已經出賣了你,你還要不要我說?」呂青絲笑道。

秦盈盈心虛了,一下子便啞口無言了!

魏無敵則是頗為尷尬的聽著,說什麼不是,不說什麼也不是。而就在這時候,呂青絲竟然趁勝追擊,小聲對魏無敵說道:「問你個問題?」

「什麼問題啊?」魏無敵很有興趣地笑笑。以前可都是秦盈盈有問題,現在也難得呂青絲也有問題,他自然也有興趣了。

呂青絲悄悄看了秦盈盈一眼,才緩緩問道:「哪個,今天和她跳舞,怎麼樣?什麼感覺?」

這一個問題一下子便把魏無敵給問懵了,就連秦盈盈在一旁聽著都聽不下去了。

「呂青絲,你作死是不是?」秦盈盈一下子給怒了!

「這麼大聲幹什麼?是不是有姦情啊!」呂青絲笑道。

「你,你……今天晚上小心我把你扒光了……」秦盈盈不管不顧你說道。

聽了這話,呂青絲心裡也是起了一層涼意。她怎麼會不知道秦盈盈的意思,秦盈盈這人雖然表面上看上去很好,但呂青絲和她住過之後才知道,她內心是很陰暗的。特別是晚上的時候,簡直是防不勝防,秦盈盈說過的事還真發生過一次。


「咳咳……」這次聽不下去的人換做了魏無敵,「你們能不能矜持點!」

「滾……」呂青絲和秦盈盈這次倒是一致了起來,齊聲對魏無敵吼道。

就在眾人尷尬的時候,一群人的到來,算是替他們接了圍。


嗯,全部都是黑衣人,手中還拿著各式各樣的武器,又在這時候出來,一看就不知道是什麼好人。對了,那個為首的,還是個玄天境巔峰的高手!

要知道在這片大陸,玄天境高手雖然多,但那也是建立在人多的基礎上的。玄天境的高手不管在那座城市也都不是說拿出一個就拿出的。

更何況是還在這當殺手當刺客呢?

「你來還是我來?」魏無敵看著呂青絲突然笑了笑。

「我來吧!」呂青絲應了應。她知道魏無敵之所以幫她是因為她的實力,但具體她的實力,她也沒有展示過,雖然進行過一次追擊戰,但那有取巧的成分。

現在可是要真刀真槍的幹了。如果連一個玄天境巔峰的人都解決不了的話,魏無敵也真該考慮考慮是不是該繼續幫下去了呢?

呂青絲也確實沒有讓他失望!

短短的一分鐘都不到,那些個大圓滿,紫天境的啰啰基本上全被秒了,就連這個玄天境巔峰的帶頭黑衣人也被呂青絲一劍重創,受傷不輕。

之所以不殺他呢?原因也很簡單,找出幕後真兇!

「說吧?是誰派你來殺我們的?你就一次機會,不說就死,我趕路!」呂青絲很霸氣的問道。

黑衣人有點害怕但經過了熟慮之後,還是開口,因為眼前這女人的確有殺掉他的實力,而且黑衣人也看的出來,她的確會這麼做。

「不是要殺你們,是要帶你們走!」黑衣人先解釋了目的。

「說是誰派你們來的就行?」呂青絲可沒功夫聽別的。

黑衣人猶豫了一猶豫道:「是蘇少爺,蘇夢塵少爺!他的吩咐我不敢不聽!」

「蘇夢塵,呵呵!」呂青絲輕蔑的笑了笑道,「好了,你走吧,離開三神城吧,今天的事如果你敢說出來,我就殺你全家,不信你可以試試!」 其實這也不能全怪人家章局,畢竟我躲到伊園裡來這兩天都沒看見過張建忠和大毛的人,說明連他們兩人都畏懼金爺,不敢在金爺的地盤上鬧事,所以我倒同情章局的難處。

儘管現在闊少被他爸軟禁了起來,但我還是將剛剛金爺來找我的事情說給了他聽,想讓他替我出出主意。

沒想到闊少一聽就詐唬了起來,詞不達意的說這是好事啊,只要能得到金爺的支持,那便可以大展雙腳,無所顧忌。

我知道這是好事,但卻搞不懂闊少為什麼這麼激動,就算現在讓我和趙日天單打獨鬥我也未必能夠贏得了他。

闊少急忙調整了語氣,說:「在伊園的後門外有一片桃花園林,你可以把趙日天帶到那裡去。我現在就給章局打電話讓他在桃林埋伏起來,暗中監視著趙日天的一舉一動,而且因為桃林已經出了伊園的地界,捉捕趙日天那可就不歸金爺管了。」

我心說這的確是一個好主意,不僅能夠免除掉趙日天這個禍害,還幫了章局一個大忙,到時候我央求他讓我搭乘他們的車離開伊園,我想他肯定是不會拒絕的。

馬建忠和大毛的人不是守在伊園的門口嗎?我就不信他們連警車都敢搜查,到時候我絕對能夠悄無聲息的離開伊園。

給闊少說明了我心中的想法后闊少連連答應了下來,說這件事情肯定會和章局商量的,想必他也沒有任何可以拒絕的理由。

掛掉電話后我又給徐剛他們打了過去,具體了解一下現在外面的情況。好在馬建忠和大毛還不知道我媽的地盤已經是我的,而徐剛他們這兩天也十分安分的藏在李傑給他們安排的地方,只不過有些急脾氣的兄弟沉不住氣了,誓要救出我然後和馬建忠他們火併。

而我也從徐剛的口中得知儘管現在我們身處逆境,但是絕對沒有任何的一個兄弟說要離開或者是去投靠馬建忠他們的,這一點兒也讓我十分的欣慰,至少能夠證明我對他們好,他們就能對我忠心。

而我現在也能理解當初我媽給我說過的話,她說如果我這個當老大的沒有一副好胸襟,好氣量,有了錢財不想著手底下的兄弟,那我怎麼能讓手底下的人信服,難道要等著他們怨聲四起,群起而攻之或者是投靠到馬建忠他們那邊去嗎?

而我在這幾個月的老大生涯中也一直遵守我媽給我的諄諄教導,這也能讓我的兄弟們就算是在為難的關頭還是能將心凝聚在了一起,絕對不是一盤散沙。

我和徐剛他們聊了半個多小時后闊少又給我打來了電話,闊少說現在章局已經安排人手準備明天早上六點偷偷潛入到伊園後面的桃林之中,只等著我將趙日天引入圈套之中。而且闊少還十分歡喜的說只要能夠抓住趙日天,章局不僅答應我的所有條件,還許諾日後滿足我一個不違背綱常倫理的要求。

我心裡嘀咕著難道像章局這樣的上位者都喜歡許諾欠別人的人情嗎?楊皓算一個,現在章局也是這樣。不過我還是滿心歡喜的接受了下來,畢竟有總比沒有好吧。

掛了電話后我就在心裡開始盤算了起來,一想到我馬上就能解脫的時候就激動得不行,困意一掃而光,整個人也精神了許多。直到後半夜我想出了一個注意后才安分的躺在床上看電視,因為擔心趙日天會有所行動,所以我整個人都處於半夢半醒的狀態,哪怕是走廊外有一點兒風吹草動都能立刻驚醒我。

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二天早上,我在浴室里痛快的洗了一個冷水澡讓自己的身體清醒一些才去飯廳里吃早餐。

趙日天似乎也和我一樣一夜都沒睡好,他的整個眼眶都是黑色的,滿臉的胡茬子顯得有些頹敗。

趙日天正在吃飯的時候我抖擻了一下精神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而他險些跳了起來,同時怨毒的目光打在了我的身上。

我輕笑道:「別慌張,我來找你是有事和你商量。」

「有屁快放!」趙日天緊咬著牙關,腮幫子鼓得高高的。

「老趙,我覺得我們倆一直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你是想盡辦法要滅了我,我是摳破腦袋躲你。這樣一來折磨你也更加的折磨我,要不這樣吧,我們倆來一場君子決鬥,對你我都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我還故意打了一個長長的哈欠,證明我實在是疲憊不堪。

趙日天狐疑的看了我一眼,顯然有些懷疑我的動機是否純正。

我臉色一沉,說:「你不會是怕了我吧,如果真是這樣那你以後就不要再來找我的麻煩了。」

趙日天頓了頓,才說:「這裡是金爺的地盤,你敢和我決戰?」


我笑道:「伊園的後面有一處桃園,桃林背後就是大山,那裡風景優美,鳥語花香,我想無論是葬你還是埋我都是一個不錯的寶穴。」

「看來你已經是做好了受死的準備,連自己的墓穴都給選好了,不過我向你保證,我殺了你之後肯定會親手埋了你,不會讓你暴屍荒野的。」趙日天陰笑道。

我一錘定音:「好,吃完早飯咱們就去,等解決完這件事情,我就可以好好的睡一覺了。」

我倆似乎都迫不及待即將來臨的決戰,所以吃飯特別快,吃完飯後趙日天便說要回屋一趟。我知道他是回去拿他那柄砍刀,所以我也沒閑著,也拿上了兩根甩棍和那兩把餐刀。

半個小時后我們如期來到了伊園後面的桃林之中,整個天灰濛濛的,天上的烏雲壓得很低,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十分壓抑的氣息讓人感覺十分不適。

趙日天將大衣撩開,裡面赫然出現了一柄白晃晃的砍刀,十分滲人,他手握著砍刀在空中揮舞了幾下,笑吟吟的說:「黃濤,你放心,我下手會很快,絕對不會讓你有任何的痛苦。」趙日天說完就向我沖了過來,我心中一急,趙日天的氣勢如同猛虎下山一般,每一步踩在地上就彷彿敲打著我的心臟。

在趙日天離我還有兩米的距離,我唰的一聲抽出口袋裡的甩棍打在趙日天的砍刀之上,隨即鏘鏘兩道赤耳的聲音,隨即伴隨著一道慘白色的火花刺激著我的耳膜與神經。

我被鎮得連連後退了兩步,只感覺虎頭處傳開陣陣抽疼。當初我和郭棟樑決戰的時候,僅憑藉郭棟樑的一棍就把我抽得虎頭撕開了一道口子,不過好在經過了兩個月的地獄式訓練,我的力量也得到了顯著的提升,但趙日天的力氣實在太大,我應付起來難免有些吃力。

趙日天依舊處處緊逼,完全沒有給我任何反應的機會,握著砍刀向我攔腰掃了過來。我知道我沒有反抗的力氣,更沒有試探性的用甩棍去擋,而是立即墊著腳尖踩著小碎步往後挪了半分。

儘管我已經將速度發揮到了極致,但卻還是眼睜睜的看著趙日天的砍刀的末梢掠過了我的肚子,衣服被瞬間撕開了一道口子。我低頭看去,發現肚子上蹭破了點皮,絲絲殷虹的鮮血正一滴滴的冒了出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