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54 Views

總之,先把事情弄清楚再說……

Written by
banner

「是這樣的……」

風子秋趕緊解釋了起來,原來梁茵茵在酒樓里喝酒,而且用店小二的話說,喝的是樓里最好的酒,結果就喝了幾千積分,梁茵茵怎麼可能還的了?最後不但積分被強制拿去,人也被綁了,說是要捉去賣了換取積分,像這樣的女人,倒是可以賣出不少積分的。

有的是天門的天才願意接收……

當時風子秋等人也在樓里吃東西,聽到樓里如同土匪的行事風格,自然怒氣爆棚,拍案而起,再說,這些人針對的還是梁茵茵,雖然梁茵茵的性格有變化,可是風子秋並不知道梁茵茵已經被蘇木揭穿,同是蠍牙營,甚至同是火頭蠍,自然不可能坐視不理……

結果,店小二立刻帶人殺了過來……

「她欠了多少積分,我們幫她還就是了。」


當時風子秋等人也沒有多想,就吼出這樣的話,結果,回應他們的卻是冷冷地笑,而後十幾個護院撲了過去,將眾人撲倒,然後強行將他們的積分奪走……

而後,也沒有打人就將風子秋等給放了……

「就這點積分,算了,就算我發發善心,你們拍壞桌子的事情就以這些積分抵了。」店小二拿了積分之後就這樣說道,而後又說出了梁茵茵喝酒欠下的積分,還有浪費他們時間等等加起來的,一共10000積分,接下來自然就是各種爭論,在蘇木進來之前又浪費了兩分鐘的樣子,也許沒有,但店小二說有,那就是有,因此變成了12000……

現在已經是13000積分的所謂債務了!

「強行奪取積分?」

蘇木淡淡地掃了店小二等人一眼,強行奪取積分對於普通的天門弟子和學員等等是不可以的,但天門行商卻可以,只要在他們店內,他們就可以強行奪取別人的積為,為的就是怕遇到很霸王的客人,當然,這條規則可能對天門行商非常有利,但是天門行商也不敢隨意動用啊,要知道,消費天門積分大多可都是天門的人,敢無理由強奪積分,那會死的很慘。

可是,眼前只是預備學員而已,他們還找了個很好的由頭來強奪,即便到時候有人告上天門的話,他們也有個理由,當然,告上去的可能性很小,預備學員,還不是十大門的,他們有什麼能力告上去?再說,即便告上去也驚動不了高層,不是高層就可以收買……

而天門的導師,呵,歷來都是將這些事情當成預備學員的磨練的,不會插手,不會隨意出頭,除非是非常出眾的學員。


但眼前這些人,出眾嗎?

「桌子拍壞了?」蘇木又隨口問道。

「哪有,桌子還好好地在那裡,怎麼可能拍壞,即便壞了,一張桌子能值我們身上所有積分?」某「木粉」插言道:「對了蘇木哥哥,你之前是不是還給我們每人50個積分,同樣被他搶走了,我們現在連一個積分都沒有,這簡直就是搶劫!」

「梁茵茵喝的酒真是很貴的酒?」蘇木問道。

「這個我們就不知道了。」眾人搖了搖頭,酒這東西他們可分不太清。

「我明白了。」蘇木終於理清了思路,很明顯,這些人是有針對的,而且針對的很可能就是自己,可為什麼要針對自己?蘇木想到了那位華服青年,雖然理由不太成立,這種猜想可能性也不高,可是店小二為什麼對自己的出現表示出那樣的眼神?

他記得自己!

真不太可能,而兩個多月以前遇到店小二的時候,也同時遇到了華服青年,就忍不住將這兩個人聯繫在了一起,特別是華服青年與這家酒樓似乎關係不淺的樣子……

蘇木也聽柯復飛說過,那華服青年似乎對自己怨氣很深,還說要殺了自己!

如果不是針對自己,那麼店小二似乎沒有理由故意搞風子秋啊,即便梁茵茵的酒是真的很貴,也沒有必須說拍桌子也要給積分,而且,一分鐘還漲1000積分!

「你們說完了嗎?嘿,一分鐘又過去了,現在是14000積分,新來的小子,你是要替他們償還吧?」店小二似乎也不著急,任由蘇木等人講完才愜意地開口,但話到這裡卻突然變重,冷冷地道:「去,強奪了他的積分,一個積分不留……」(未完待續。。) 「是!」

護院們飛快地應是,而後也沒有立刻撲上,而是冷笑著向蘇木靠近,與此同時,酒樓中的預備學員也趕緊坐直了身子,蘇木肯定不會束手就擒的。

嘿,有好戲看了,同時也可以真正看看蘇木的戰力!

「強奪我的積分?你們確定?」蘇木看著靠近過來的十幾個護院,還是淡淡的口氣,只是不知道為什麼,護院們卻猛地一滯,不敢再繼續靠近的樣子,其他人也奇怪,不過蘇木身上似乎多出了一種氣質,一種蘊含著神秘和書卷的氣質……

似乎是一種「勢」,可是這種勢好像與早間他震廢梁茵茵追求者的勢不一樣啊?

「你們還愣在那裡幹什麼,趕緊強奪了他啊。」店小二也發現了蘇木的變化,卻一點都沒有當回事,他當然知道蘇木挺逆天,但他不相信,一個大武師再逆天又能逆到哪去,難道連自己這個武王中階還搞定不了?肯定是預備學員太弱了,把他也傳的太神。

獨自攻破小要塞?連秦公子也搞不定,何況是他,肯定用了什麼作弊的方法。

像老柯的孫子,就用飛禽躍過要塞的!

「我們,我們……」

護院們還想前進,可不知道為什麼,腳就是不聽使喚,他們感覺眼前的大武師就是一個巨大的深淵,彷彿靠過去就會被吐的連渣都不剩……

事實上,這也是蘇木的「勢」,正是「奇門之勢」!

之前梁茵茵追求者為什麼會發現蘇木身上的書卷氣,並不是蘇木的書卷氣真的很重,而是那是他另外一種勢,這次他一共悟出了兩種屬於他自己的「勢」。一種是戰神宮凝化而成的「戰神之勢」,第二種就是在「奇門之陣」中悟出來的,就稱為「奇門之勢」!

奇門,本來就是充滿了詭異和神秘的存在,又因為「陣者」的關係,「奇門之勢」在神秘之外又多了幾分書卷氣。而「奇門之勢」可一點都不比「戰神之勢」弱多少。

之前「戰神之勢」能廢掉初入武王,護院都是帥級巔峰,震不住才怪。

「真是沒用的東西,還得我自己出手。」店小二怒道。

他也判斷出蘇木展現出「勢」,可是他卻不懼,蘇木的勢能震住別人,卻震不住他,他是店小二沒錯,但他卻是天門的店小二。背景也深,只不過犯了錯才來到這裡的。


開始來到這裡還有點小心翼翼,但現在紈絝本性又暴露了出來!

話音一落,店小二就來到了蘇木身前,也沒見他怎麼動作,蘇木就感覺天牌在震動,有東西要從天牌中飛出去的感覺,這就是強奪。根本不要逮住人,只要靠近就可以強奪。

「拳霸三重天!」

恰在這時。蘇木低低地道,而後他背後又出現了那個在場不少人都見過的虛影,再之後蘇木身上的氣質為之一轉,一股恐怖的氣勢衝天而起……

「轟……」

店小二被砸飛了,店裡的桌椅什麼的被砸成碎片,煙塵漫飛。無數人張大了嘴巴,任由煙塵飄進去,過了一會,煙塵又散去,一個血人倒在了酒樓最深處的牆壁上。瞪著眼睛死死地盯著蘇木,他還剩下最後一口氣,竟然還活著,的確不是普通的武王。

「你、你竟敢殺、殺……秦、秦、秦公……」

但很快就死了,話都沒有說完,他怎麼也想不到蘇木敢殺他,更想不到一個小小的大武師能殺他,他終於相信了那些對蘇木的傳言,可惜,已經太遲了。

而他最後也說出了「秦」字,不知道是想威脅還是抱怨那位華服青年。

「咚咚咚……」

全場依舊寂靜,唯有蘇木的腳步聲,所有人的目光隨著蘇木而移動,看到蘇木停在了店小二屍體的身前,而後撿起了一枚天牌,嗯,店小二死了,他的儲物空間自己爆開,很多東西都從裡面爆出來,包括天牌,拿起天牌后,蘇木也沒有再拿別的東西,轉身回到了風子秋等人旁邊,而後問道:「你們原來有多少積分?」

眾人吶吶地回答,說實在的,連風子秋他們都被震住了。

蘇木聽著他們的回答,便將這枚天牌上的積分轉給了他們,最後又來到梁茵茵身邊,也問了同樣的問題,梁茵茵不知道怎麼回事,按制不住地回答了。

「你就是這酒樓的老闆吧?這些積分夠賠償這裡的損失了吧?」

做完一切之後,蘇木又突然將目光看向了樓頂某個角落,瞬間,無數人的目光也隨之而動,那裡正端坐著一個臉色陰沉無比的中年男子,身上的氣息秒殺在場所有預備學員是沒有任何問題,但他沒有動,而蘇木也沒有懼怕,而是將店小二的天牌扔了過去並道。

中年男子依然沒有接過天牌,而後還是死死地盯著蘇木,彷彿有種他是雕塑不會動的錯覺,而蘇木才不管是不是錯覺,扛起梁茵茵后又對著風子秋等人道:「我們走!」

「嘩!」

酒樓老闆還是沒有動,就這樣目送著蘇木離開了酒樓,過了好一會,酒樓里的其他預備學員才嘩然而起,一個個也付了賬並趕緊衝出酒樓,只剩下拿了眾人天門積分后木訥中的護院們,最後一個個又趕緊趕到店小二的身邊,檢查了起來……

「死了,高公子死了!」

「怎麼辦?怎麼辦?老闆……」

「將屍體和這枚天牌送回天門,把這裡的事情完完整整地說了吧!」

酒樓老闆終於有了動作,不過只是起身和留下這樣的話后就轉回房間里去了,回到房間后,酒樓老闆才喃喃自語道:「這些紈絝可真是麻煩,不死麻煩,死了更麻煩,剛剛那小子真猛,連我都沒有意料到他會出手殺人,如果雷霆萬鈞,在事情還沒有完全搞清楚的情況下就出手,救之不及啊!真果斷,不過看他的樣子卻又不是衝動而為的,想來是有計劃的,鬧大,鬧的天門徹查這件事情,到時候他非但無罪,甚至還會引起某些人的重視。」

「這個高公子也是傻逼,天門雖然授予天門行商強奪的權力,但如果無理由的強奪,甚至隨意找個理由強奪,天門的定罪是極重的。」酒樓老闆嘆了口氣:「大武師一擊轟殺武王中階,真是恐怖,怪不得傳說魯老很重視他,不過,他殺了高公子是不會被天門定罪,卻得罪了高家,高家雖然在天門算不了太大的勢力,卻與天門南宮家沾親帶故,甚至還與神恆帝國的皇族有關係……罷了,我還是關心關心我自己吧,得趕緊去找魯老!」

天門行商的地位不怎樣,遇到這樣的事情確實很麻煩,找魯老保他是最好的選擇,慶幸的是,他最多就是受點牽連而已,高家的目標肯定是蘇木。

「蘇木,你殺了他,那我們……」

回程了,直到此時風子秋等人才回過神來,不知所措地道。

「沒事,我了解一些天門行商的事情,他一個店小二不但強奪了你們的積分,還口口聲聲說要殺人,被反殺天門是不會給我們定罪的,天門雖然也錯綜複雜,但有些規則是不會那麼容易被打破的,當然,我是把那店小二給殺了,也得罪了他背後的家族什麼的。」

蘇木給了眾人一個安心的眼神,而後又道:「看店小二的樣子,背後的人物應該也不會太弱,可那又如何,他們要對付我也只能暗著來,我之所以轟殺他,就是要把事情鬧大,只有足夠大才能讓天門高層看到,要不然,會更麻煩……」

「蘇木,都是我們……」

「無須自責,你們沒聽到最後店小二說了個『秦』字嗎?他之所以針對你們,不過是被我牽連而已,開始我還不確定,但後面他這個『秦』字讓我確定了,呵,沒想到就因為表現比他好,就讓人來對付我,甚至殺我……」蘇木笑了笑,並沒有太放在心上。

至少在天門演武期間,蘇木是無懼的。

而他在知道店小二是因為那華服青年才針對自己的,殺他更是沒有什麼心裡負擔,本來華服青年就要對付自己,那再來個店小二背後的家族什麼的,似乎變的沒什麼了!


「就因為你表現比他高,就要這麼針對,這人心胸也太小了吧?」

眾人在聽到蘇木的話后也沒有再自責,而是瞪大了眼睛,各種鄙視華服青年,蘇木聽著眾人的抱怨也沒有怎麼回事,而是沉默地想著事情,雖然天門演武期間,很多事情都能勉強公正一些,可是實力真是硬傷啊,必須提上去,必須領悟恆月谷里的功法。

很快,眾人就回到了月恆谷中心,此時事情還沒有傳過來,眾人也累了,就各自休息去了,至於蘇木分給他們積分的事情,如果沒有發生那麼大的事情,他們或許還會推脫下,現在倒是沒有人提出點啥,蘇木也樂得不用客套,最後只剩下了蘇木和梁茵茵……

梁茵茵還是有點醉意,看來那酒勁確實猛,被這麼搞還沒有完全清醒,沒辦法,蘇木只能送她到房間,當然,不是蘇木犯賤,而是他今天就要問清楚梁茵茵的目的。(想知道《戰神天賦》更多精彩動態嗎?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選擇添加朋友中添加公眾號,搜索「zhongwenwang」,關注公眾號,再也不會錯過每次更新!qdzww)(未完待續。。) 「別以為你救了我,我就會感激你?」

梁茵茵有些幽怨,又些怒氣,有些鬱悶,有種想咬死這個人的衝動。

幽怨,是因為蘇木除了解釋和沉思外沒有關心過她,怒氣是因為自己竟然被他看到這麼軟弱的一面,鬱悶是太倒霉了,還被他救了,咬死他的衝動……向來都有。

「感激?都說這事是我針對我的,我要你感激幹嘛?」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還是說說你的事情吧,你接近我到底是為了什麼?是誰派你來的?我身上有你想要的東西?」

梁茵茵聽到蘇木那悶悶的聲音讓她無比抓狂,可當聽到蘇木的問話的時候,卻猛的愣了好一下,整個表情都木了,慢慢地,她的雙眼變的晶亮晶亮的,試探地問:「你不知道?」

「我知道?我哪知道你是哪裡來的,看你對我也沒有殺意,應該不是死敵才對。」蘇木發現梁茵茵那晶亮的雙眼,心中一跳,有不好的預感,但他是真不明白啊,只能道:「這樣吧,有什麼事情我們還是挑明了說如何?畢竟真沒什麼深仇大恨……」

「嗚嗚嗚嗚……」

蘇木話音一落,梁茵茵就突然「嗚嗚」地哭了起來,眼淚平啪嗒啪嗒地下,把蘇木給搞暈了,一時間手足無措,這小神女突然哭個啥啊,就聽梁茵茵帶著哭腔道:「什麼沒有深仇大眼,就有!就有!人家,人家喜歡了你這麼久,你卻一點都不知道人家的意思,還、還不斷欺負我,懷疑我,我承認。我是裝成萌萌的樣子,可這不是因為太喜歡你了嗎?」

「啥,你什麼跟什麼?」

「沒錯,我接近你就是因為我喜歡你,但我知道我不是你的菜,我只是一個見不得光的月夜小神女。你是不會喜歡我的,所以、所以我才會裝成那樣的。」梁茵茵眼巴巴地道。

「喜歡我,我來蠍牙營之前似乎不認識你吧?」蘇木腦子各種凌亂。

「是、是我們很小的時候我就一直暗戀著你的,而在你前往落夕城的途中我又一次偶然見到了你,我一眼就把你給認了出來,但我和小時候已經有很大的不同,我,我覺的我再也配不上你,所以、所以我只能用別的身份。別的性格靠近你,我、我……知道錯了!」

「小的時候?」

蘇木眨了眨眼,六歲以後是在天鎖北臨城,遇見梁茵茵的可能性很低,那隻能是跟著蘇黎的時候,靠,蘇黎貌似只要見到漂亮的小女孩就給我定親,梁茵茵不會是其中一個吧?

「哇……」

梁茵茵貌似是看到蘇木沒有把她認出來。哇的一聲就跑了,跑進了她的房間里。門也死死地關上,裡面傳來了嗚嗚地哭泣聲……

「那不是那個大武師嗎?欺負梁茵茵了?」

「是哦是哦,梁茵茵哭的很凄慘的樣子啊,唉,這大武師越來越牛逼了,估計看不上人家梁茵茵了吧。始亂終棄啊!」

「沒錯, 重生暖婚:神醫的懶散妻 ,為的就是趕上他吧?」

周圍傳來了這樣的聲音,沒辦法,梁茵茵雖然變了不再刻意裝萌。但還是可愛啊,酷萌妞呢,人氣很高的,要不是因為酒樓的店小二不好得罪,估計都有人替她出頭。

蘇木抽了抽嘴角,一時間腦子也打結,趕緊閃人,先回自己的住的地方,要努力回憶下六歲前是不是蘇黎是不是真有帶自己見過梁茵茵,嗯,房間是第一次住,東西自然要收拾一會,邊收拾邊想,可一回憶,蘇木的臉就差點沒垮下來……

媽的,蘇黎這個坑兒貨,似乎印象中的小女孩似乎不少啊,還訂親什麼的,但具體長什麼樣幾乎忘記了,沒辦法,誰叫自己那時候還是獃子呢!

「不對,梁茵茵又在演……」

突兀地,蘇木想到了梁茵茵前後的各種表現,很不對勁,還有,一眼就認出了我,如果是十幾歲的時候還好說,連罪犯們看到了毛筆掛墜后才認出我的,梁茵茵憑什麼認出,而十幾歲的時候,根本不可能,靠,被蘇黎的奇葩事給搞混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