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98 Views

額頭上發涼的汗水,心跳砰砰砰直線上升,頭昏腦漲,胸口發悶……

Written by
banner

「嘭嘭嘭」,門上傳來砸門聲。

她無力地從地上爬起來,走到洗臉台前將自己的臉洗乾淨,看了一眼鏡子里臉色慘白的自己,心裡更是七上八下。

她打開門,李璟生正站在門口,見她出來一副狼狽的樣兒,他的眉頭微不可見的皺了一下,抬手摸摸她的腦袋,又看看她的眼睛,問她:「林霄,你是不是懷孕了?」

此話一出,林霄也愣了。

懷孕?不是沒這個可能。只是,這個孩子在這樣的時候來,是好是壞?他的命運會不會和他們的第一個孩子那般? 林霄愣了好半天才敢去看李璟生。

從那件事情發生之後,她很少敢直視李璟生的眼睛,她怕從他的眼神里看出來冷漠和無情。

可這次,她看到的不是那些,而是……有些期待?

她恍神地望著他說:「我也不知道。」

這件事情發生的太突然,突然到她根本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麼從容應對。

李璟生卻保持著冷靜,見她愣著,自顧自算著:「上個月月初的事兒,你例假應該是月底,你……」

「推遲了一周。」林霄腦子裡清晰起來,神情堅定地望著他,說:「我想去買驗孕棒。」

李璟生沖她點點頭,牽著她打開門,出門的時候說:「先去吃早餐,也不急。」

林蕾正在小院裡布置餐具,驀地看見他們兩個人手牽手從林霄房間里出來,稍微呆了一下,立刻笑著轉身去廚房裡多拿兩份餐具。

林峰出來看到李璟生倒是沒什麼多的話,只是李璟生打招呼的時候,他點點頭。

就這樣,四個人坐在一起,吃起了早餐。

沉默……無盡的沉默……

林霄從前覺得和爸爸吃飯就是壓抑,可現在和李璟生還有爸爸一起吃飯,她才真正領會到,什麼叫沒有最壓抑,只有更壓抑。

林蕾倒是沒什麼想法,見李璟生來了,想必林霄的事情也能解決了,她開心地招呼著大家吃,邊吃邊給林霄介紹:「這吐司味道不錯吧?我沒放多少糖,放了些別的蔬菜汁,都是我們自己種的,你猜得出來是什麼么?」

「我猜不出來。」林霄笑,眼前的吐司格外的出眾,各種各樣的顏色,想來也是個有情趣的人做出來的,林霄想不明白,這樣懂得生活的姑姑,為什麼選擇了一輩子單身呢?

一起吃過早餐,林峰的態度就緩和了許多,他支開林霄,自己和李璟生去了書房。不知談了什麼,等李璟生出來的時候,兩個人的臉上都帶著淡淡的笑容,這著實讓人費解。

林霄跟著李璟生後頭回去的時候,林峰和林蕾都出來送他們了,林蕾一個勁兒地叮囑她要注意身體,林霄還以為是自己懷孕的事情暴露了,有些不好意識地垂著頭。

等真正確定她懷孕的那天,林霄就收到了公司的辭退信,信上籤著的李璟生三個字看起來龍飛鳳舞的,想必簽這個的時候他心情很好吧。

林霄其實想去辯解一番的,可還沒等她去找李璟生,對方已經找到她,直接拉著她坐上車,朝著李家老宅去了。

林霄看了一眼身邊認真開車的男人,心裡各種滋味泛上來,望著就在前方的大山,她問:「你帶我上山幹嘛?」

李璟生瞥她一眼,唇角微微勾起,說:「辦正事。」

「我都被辭退了,我不是李氏的員工,你辦事不該拉上我。」林霄平淡地說。

李璟生:「……」

良久,車停在老宅門前,陳伯上前來開車門請林霄下車,林霄坐著沒動,才聽到李璟生的聲音幽幽傳來:「我一個人結不了婚。」 因為牽線的人是覃北和顧小野,且是李老爺子授意的,所以李璟生帶著林霄回來,大家都沒有什麼意外的。

正是吃飯的點,李老爺子抱著睿睿坐在腿上,正喂飯呢,見李璟生牽著林霄風塵僕僕地回來,立刻笑著招手道:「來,正愁人少吃飯沒胃口呢,一起吃飯。」

那聲招呼,好像是跟很熟悉的家人打招呼似得,而且這招呼還是沖著林霄。

林霄以往來老宅,李老爺子雖然沒發過火,但態度也一直是冷淡,這還是第一次他笑著跟她說話,林霄有點受寵若驚,站在那兒呆住了。

李璟生卻不以為然地將她拉到餐桌前,將睿睿從李老爺子的懷裡抱起來,順手就遞給林霄,那動作一氣呵成,不知道的還以為睿睿是他孩子呢。

好在林霄和睿睿很熟,尤其是之前林霄代小野照顧了孩子許久,所以這會兒就算在這樣的場合,她一眼能照顧好孩子。

李璟生放心地轉過頭去跟李老爺子眨眼示意,老爺子立刻會意,慢悠悠地拿起筷子自顧自吃起來……

一頓飯,安靜簡單的出乎林霄的意外。

吃過飯,兩個男人就去了書房,林霄帶著睿睿上客廳的玩具角而去,站在旁邊正好消消食,就聽到門口傳來笑笑誇張的笑聲。

睿睿最先聽到,拿著手裡的玩具,目光如炬地盯著門口進來的人,先看到的是媽媽,接著是抱著姐姐的爸爸。他揚起手打招呼,顧小野就看到了他們。

顧小野對林霄來這裡有點驚訝,但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她很快把手裡的東西遞給家裡的阿姨,自己徑直朝著兩個人走過去,剛走到跟前就拉住林霄的手,往周圍看看,問道:「怎麼樣?老爺子答應了么?」

「答應什麼?」林霄奇怪地問。

「當然是答應你們結婚的事情啊!」顧小野恨鐵不成鋼地白她一眼,嘆氣道:「哎,早知道這樣就把睿睿帶走談條件了!虧得我心軟……」

「你心軟什麼心軟!」老爺子的聲音驀然響起,覃北抬眼一瞧就看到樓梯上站著的兩個人,李老爺子板著臉,視線正定在自己女兒和林霄緊握著的手上,覃北又掃了一眼李璟生,發下他表情不錯,心裡就鬆了口氣。

看來老爺子心情還行,只要控制小野不要再說錯話,一切事情都有商談的餘地吧?

他抱著笑笑走到大廳的沙發前,跟李老爺子和李璟生打過招呼,就將笑笑放下,笑笑朝著自己弟弟奔過去,一把抱住睿睿,親個不停,兩個孩子開心的咯咯直笑,氛圍瞬時輕鬆下來。

覃北壓低聲音問李璟生:「定下來了?」

「恩。」李璟生言簡意賅,答完后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覃北,問道:「你和我妹的婚禮……是不是也該辦一辦了?」

覃北怔了一下,本還皺著的眉頭瞬時舒展開來,望著他笑道:「是該辦一辦了。」

正說著,李老爺子已經坐下來,朝著林霄招手道:「林丫頭,來。」 對於李老爺子的親近,林霄挺不習慣的,尤其是李老爺子叫她的聲音頗有些慈愛,弄得她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她朝著幾個人走過去,小心翼翼地站到李璟生身邊,李璟生將她的手抓住,拉著坐下來,眼神示意她放鬆,她這才敢慢慢恢復呼吸。

「董事長,您找我?」林霄恭恭敬敬地問,連頭都沒敢抬。

聞言,李老爺子立刻就垮下臉來,沉聲道:「還叫董事長?」

林霄怔住,求救似得望向李璟生,卻聽見李老爺子笑著說:「叫爸爸。」

「爸爸!」林霄也笑起來。

正陪著孩子們玩的顧小野聽到這聲音同樣很驚訝,轉過身來的時候看到沙發上的四個人都在笑,便朝著他們走過去,邊走邊問:「說什麼好笑的事情不帶上我呢。」

李璟生瞥她一眼,傲嬌地昂著頭道:「還不快來叫大嫂!」

顧小野看看李璟生,再看看紅著臉的林霄,還有笑得合不攏嘴的老爺子,一下就想明白了什麼似得,抓著林霄的手笑道:「太好了!你們終於要結婚了!」

「誒,不只是我們。」李璟生打斷顧小野的話,成功地搶回自己老婆的手,將顧小野推向覃北。

覃北接到顧小野,順勢將她摟入懷裡,柔聲道:「小野,要不我們雙喜臨門?」

「什麼雙喜臨門?哪門子的雙喜?」顧小野不解地望著覃北。

這哥哥和林霄要結婚,這就一喜啊!難不成……難不成林霄她……

她正想開口問,卻被李璟生再次截住話頭:「不對,是三喜。我們結婚,還有,我有孩子了!哈哈哈……」

顧小野有些懵,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回過神來,耳邊就響起覃北的聲音,定睛一看,對方已經從西服口袋裡掏出來一枚鑽戒,寶石發出亮閃閃的冷色調光芒,晃得她頭有些昏。

這是……求婚了?

她愣愣看著覃北,再看看那對已經抱在一起難分難捨的大哥大嫂,再看看不遠處的孩子,問覃北:「幹什麼?」

「補求婚,補辦婚禮。」覃北一如既往的言簡意賅,可當看到顧小野那呆萌的樣兒,心裡瞬間軟了軟,抬手就開始套戒指,也不管對方答不答應。

反正,婚姻這種事情,父母之命嘛,老爺子孩子都答應了,她反抗也沒地兒反抗去。

就這樣,顧小野稀里糊塗地被戴上了戒指,稀里糊塗地辦了婚禮,還稀里糊塗地和覃北一起住進了新房時,這才反應過來,不對啊!怎麼好端端的哥哥要結婚,她卻把自己搭了進去?!這不是活生生的騙婚么?!

然而,當她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

新房裡,覃北正虎視眈眈地看著她,那眼神澄澈透明卻又深不見底,顧小野見了莫名心慌,她想轉過身去找借口,可還沒等她找到借口,整個人已是羊入虎口……

又過了許久,覃北這才告訴她,當時求婚,他也是怕她反悔,故意等著那個時機才開口的,沒想到一下沒成功,他當時緊張的要命,戴戒指都抖到不行……

顧小野心想,如果不是我想,你再怎麼看時機,你以為我能答應?!

當然,這都是后話。

他們結婚,至少,兩個孩子是高興的,家裡人是高興的,當然,兩個人自然是不必說的高興,那麼,一切便也就足夠了。 林霄生下小包子的時候,李璟生整個人急得不行,如果不是林霄強烈要求不讓他進門,他怕是一刻也捨不得讓林霄離開自己的視線。

可林霄卻不是那麼想。

她怕在產房裡見到李璟生,因為當年的事情,她到現在生病都要捨近求遠去其他醫院看病。

一開始,李璟生是覺得林霄大概是在別的醫院有關係或者是有習慣,可後來看來看去,她每次看的醫生都不一樣,除了產檢醫生是個女的之外,其他的一切都不正常。

於是,在最後一次產檢時,李璟生說什麼也要讓林霄來自己的醫院裡。

顧小野知道這件事的時候,人已經在國外的度假村了,覃北把兩個孩子交給老宅的阿姨帶著,自己則帶著顧小野出門來旅行,美其名曰是為了以後發展旅遊行業提前做調研,實際上,兩個人從頭到尾都是各種吃喝玩樂。

顧小野表面上不說什麼,但心裡是計劃著在林霄生孩子之前趕回去陪著進產房的,畢竟以前的事情對林霄來說是有陰影的,能不能讓哥哥進去都是次要,最主要是要有人陪著林霄能好受點。

可千算萬算,她沒算到林霄孩子提前了兩周出生。

知道林霄生產順利的消息,顧小野祝福的同時也留下了不少遺憾,她埋怨覃北:「你看吧,我說不出來不出來,你偏要出來,現在錯過我侄兒最重要的時刻了吧,以後他如果怪我,我可不認賬!」

覃北笑著看她,漫不經心地說:「可不是不認賬嗎,你連笑笑,睿睿的出生都錯過了,一個侄兒的出生算什麼?」

顧小野一聽這話就來氣,叉著腰鄙視覃北:「你好意思說嘛啊!我為什麼都錯過了?還不是你們!你們一個兩個的……哎喲……我……好氣啊!我為什麼嫁給你啊!」

「因為愛情。」覃北皮笑肉不笑地答。

這個問題她實在是問了太多遍了,再好脾氣的人,這會兒也忍不住要擺臉色了。

覃北只是冷下臉來看她,輕輕舒了一口氣,這才開口道:「這是你哥和你嫂子的重要時刻,你去湊什麼熱鬧?」

「我……我哪兒是湊熱鬧啊!我是……我是要幫林霄。」顧小野爭辯道,可爭辯到後面,她又覺得不對,這件事情林霄沒跟人講過,如果不是喝醉,想必也是不會和她說,她可不能泄露。

覃北見她欲言又止就知道有貓膩,卻不戳穿她,只是走近她,將她手裡的酒杯拿下,放到一旁的凳子上,又開始伸手去剝她衣服,「走,這酒店頂層的泳池還沒試呢。」

「喂!誰要跟你試泳池啊……我不去……我……喂……別拿走我衣服……喂……」

這人哪裡是試什麼游泳池啊!分明是找各種借口耍流氓!

這麼久了,顧小野早看清楚覃北的目的了。

可都這麼久了,顧小野還是沒辦法忍住,依然心甘情願地被覃北擺布,生氣,哄好,擺布,生氣……

在有限的生命里,無限地循環這樣的模式,何嘗不是一種幸福呢?

或許,愛情正是如此。 「喝,哈!歐拉歐拉歐拉!」

一處大院之中,一名十八歲的清秀少年正在陽光之下揮舞著手中的太刀,少年看上去甚至還有些可愛,一邊揮刀一邊發出了jojo的奇妙聲音。

忽然間,只看他眼神一凝,一刀朝著身邊有成年人腰一般粗的木樁子由上至下斬出,不過彈指一揮間,木樁之上出現了一條斜著的刀痕。

隨即,少年閉上眼睛,反手將太刀收於腰間的刀鞘之中。

只聽克拉一聲,長刀入鞘,身前的木樁也隨之斷成了兩節。

少年睜開了眼睛,看著眼前斷成兩截的木樁不禁搖了搖頭。

嘆氣道:「唉,還遠遠不行啊。」

若是讓現代人看到的話絕對會驚掉下巴,因為這個少年的出刀速度,簡直是非人類啊,還遠遠不夠?莫不是要成仙?

然而這個少年所在的可不是那種和平的信息大爆炸,娛樂至上的時代,甚至說根本和這種時代不在一個世界。

就連他這手出神入化的劍道,放在這個世界也不過是九牛一毛罷了。

少年的名字叫令清風,原本是一位二十一世紀的好青年,在一次和RB國家劍道選手的地下真劍比賽之中被忍者偷襲,喪失了性命。

還好老天爺對他不錯,他竟然被莫名賜予了第二次生命,不過投胎卻沒有投到原來的世界,而是去到了另一個更加神奇的世界。

保留著前世的記憶,再次從嬰兒,一點一點的成長到了現在的十八歲

要說這個世界,那帶給令清風的震撼可就大了,令清風到現在都感謝老天爺給了自己第二次生命的機會。

這個世界可不得了,人人都有機會可以活到上百上千年,因為這個世界可以修行靈力,這個世界的人們稱之為修靈師。

只要有著你不怕死亡的意志力,並且兼顧著想要永生,超脫凡俗,通曉宇宙的噁心夢想。

亦或者是超越生物極限成為位面大魔王的高尚計劃。

再者是經歷一段毀滅世界,讓全宇宙亂套的至高至上的精彩人生,你就可以修鍊。

好啦其實沒有那麼多要求啦,是人都可以修鍊的啦….

而且這個世界的科技樹還很牛逼,明明街道給人的感覺是一種古風仙俠的氣氛,結果卻隱藏著不可思議的科技產物。

比如令清風家大院外的路燈,看起來是一盞古色古香的明燈,結果裡面燒的不是火,而是靈力,還能有監視系統和biubiu射靈力激光的防衛系統。

令清風來到這個世界之後,那小眼睛簡直不是無時無刻都在充滿著大大的驚喜與疑惑。

按照他原來的世界觀來看這個世界,修鍊,永生,遨遊太虛,異界黑科技……

能投胎到這兒是多麼浪漫的一件事情啊。

只可惜,上帝給你開了個門,也會給你關一扇窗。

令清風在這個世界,是市長的兒子,這個世界的市長,也就相當於古代的皇宮貴族領主兒子了,聽起來好像不錯。

但是身為這種鬼貴族的兒子壓力真的很大啊。

要知道這個世界的人是有等級劃分的,還分兩種,一種是出生以來的修靈天賦等級,一種是你的實力等級。

都分十個段位,拿個靈力感測儀,就是一個像驗孕棒一樣的東西放在你身前滴一下就能夠看得到你的靈力段位和天賦。

令清風出生的時候,天賦只有堪堪的兩段,也就是說,令清風最多就修行到兩段頂天了,但是作為市長的兒子,只有這點天賦讓市長情何以堪啊。

要知道一般貴族領主家的孩子因為有專人給其母親護理,餵食靈藥的關係,一般天賦都不會低於五段。

但是令清風可以說是整個曇花市貴族裡面喂靈藥喂的最多的孩子了,天賦竟然只有兩段,一時間令清風和他爹地幾乎被所有貴族圈子的人看不起。

期間令清風也不是沒奮鬥過,靠著前世劍道大宗師的底子,一手居合斬可以說是出神入化,同齡人之中竟然沒有打得贏他的。

也是引起了一陣風波,正當所有人都以為這個孩子要崛起的時候,他卻又泯然眾人矣。

因為上了初中后,大家都有學習靈力的使用方法了,靈力這個東西就很玄乎。

令清風是想著修行靈力飛天遁地的,畢竟哪個男人沒有個仙俠夢呢?但他就是學不懂靈力這玩意兒,碰到了會用靈力的孩子也都沒打贏。

自打過幾次沒打贏之後,令清風就一直在背負著整個曇花市貴族圈子的壓力和辱罵在隱忍。

一個人一直默默的做著堪比琦玉老師的魔鬼肌肉人修行。

他相信只要肯努力就一定能夠變強,就像光頭大魔王琦玉一樣。

換一般人來說,早就因為壓力太大而跳樓自盡了。

還好令清風被幸運女神吻過額頭,讓幸運的令清風有那麼一個從小到大的好玩伴,雖然到現在為止很久沒見了….

但還有一對溺愛自己的老爸和老媽,關鍵是自己老媽還特別的厲害,靈力段位竟然有四段,要知道四段的段位哪怕是不是貴族,都可以在部隊當一名光榮的少校了。

在曇花市這個不算很大的城市也算是可以一手遮天的存在了,要不然令清風他老爸可就要慘咯。

「兒砸!爹地來啦,快粗來,爹地帶你出去玩。」

聽到這頑童一樣的語氣和像是未發育的男孩聲音,令清風不禁捂住了自己的額頭。

外面的是他老爸,令則天,光是老頑童這一點其實令清風覺得挺好的,主要困擾他的就是自己老爸的相貌和聲音。

相貌跟十幾歲小孩子似的,特別是聲音,完全就是童音啊,面對這樣可以叫哥哥的人,不,應該說是可以叫弟弟的人叫爸爸,令清風真的哪怕叫了十幾年了也照樣蛋疼。

不過也沒辦法,修行者可以增加壽元,自己老爸情況又比較特殊,他就是不老啊。

令清風欲哭無淚。

「爸,我就不出去玩了,我這訓練呢。」

令清風應了一聲。

「嘿,你這臭小子,一直訓練不無聊啊,等下練成傻子了怎辦,快粗來,你媽還指望你過去呢,你應該不希望你媽媽那女流氓來催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