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68 Views

明帆房產自然也脫不了干係。

Written by
banner

而且到現在都還沒有找到事故的原因所在,一時間明帆房產被動至極。

看了看網上的情況,陳明思索一下,然後拿出手機給王庚去個電話。

讓其吩咐下去,剩下的明帆商場全部停業整頓,另外還有死者家屬的情緒一定要安撫好。

暫時沒有好辦法解決問題,只能將事情的影響降到最低。

主動關停明帆商場,在一定程度上也能讓人看到明帆房產對於這次食物中毒事件的重視。

下午十分,檢測結果出來。



出現的問題在食材上,並不存在有人暗中陷害的情況。

至於說去追責食材的來源,現在也只是扯皮,雖然能夠轉移一下責任,但矛頭的指向還會是明帆房產。

所以還是得主動解決問題,承擔起該承擔的責任。

在辦公室坐一會,然後陳明便叫上柱子,再次前往了醫院。

剛一到醫院,陳明就被記者給包圍了起來。 好不容易來到病房,就再次被那些患者的家屬給團團圍住了。

陳明當衆承諾了醫藥費全部又明帆房產承擔,然後又保證了所有的誤工費都會雙倍賠償,這才讓那些家屬情緒穩定下來。

一晃又是兩天過去。

雖然患者的情況全都處理好了,但網上的輿論卻是還在不停地增加着。

各種有關明帆房產的負面新聞鋪天蓋地的出現。

最多的還是有關明帆商場的事情。

照着這個情況下去,明帆商場想要順利開門無疑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這天,陳明做出了一個決定。

既然明帆商場的開業時間無法確定,那就索性讓商場停一段時間。

等到事情的影響徹底消失,然後再繼續營業。

不過這樣一來,明帆房產的業務也就僅僅剩下了南湖的項目和線下門店。

做出決定後,陳明就立即吩咐了下去。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明帆房產則全力發展下線門店。

南湖的項目有李濤和六子負責呢,陳明不用太過於操心,所以有着足夠的精力處理明帆房產的線下門店的事情。

時間一天天過去。

陳明沒有繼續關注網上有關明帆商場的事情。

而是每天研究線下門店的網站。

經過一次次的優化和改善,現在客戶在明帆中介的網站上已經能夠自主看房了。

無論是租房還是買賣二手房,都可以在網上自主完成,中介人員只是起到輔助作用,在客戶有需要的時候纔會幫助處理一些事情。

除了網站之外,陳明又新招聘了一批人,負責軟件的開發,將明帆中介的網站做成了手機網站。

這樣受衆羣體就能夠大範圍的增加了。

不過爲了迎合客戶的增加,陳明也對明帆中介重新制定了發展計劃。

現在廬州以及周邊城市的門店已經不足以滿足需求了,所以必須要向外擴張。

Www тTk дn ¢〇

而擴張的第一步,就是將明帆中介開到徽州省的每個城市,然後再逐步往外蔓延。

至於下面的項目工地,能開發還是會開發,但並不急於一時。

制定了一個大概的計劃後,陳明便找到了宋揚和林如煙。

自打年後,林如煙就重新回了明帆房產,還是跟着宋揚一起管理明帆中介的事情。

至於鄧玉敏和李慧敏還有田小朵,則因爲銷售部沒什麼事情,也到了明帆中介幫忙了。

五朵金花合力之下,最近這段時間,明帆中介的銷售額明顯增加了不少。

一間小型的臨時會議室中,陳明把自己的計劃說出來給五朵金花聽一下。

“姐夫,這擴張的會不會有點快?佔據整個省內的市場,好是好,但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恐怕有點困難。”宋揚遲疑一下道。“據我所知,靠近金陵的蕪城整個城市的市場都是金陵的地產巨頭在控制。”

陳明沉思一會:“沒關係,咱們開拓咱們得市場,市場是爭來的,得罪人是肯定的,但沒辦法,這就是現實。”

在做出擴張的計劃時,陳明就已經想到這個問題了。

但現實情況就是這樣,不擴張的話總有一天會被吃掉。

本來就是大魚吃小魚的遊戲,沒有什麼得罪人不得罪人的。

如果怕得罪人的話,那就不要想着如何發展了。

因爲在發展的過程中,不可能讓所有人都喜歡,總會得罪那麼一些人。

“現在的明帆中介出了市場之外,無論是網站配置,還是軟件開發,都在朝着那些全國範圍內的房產中介靠攏,所以市場這一塊是必須要做的。”隨後陳明繼續道。“宋揚,你和慧敏負責廬州以南的市場,如煙,你帶着玉敏和小朵負責開拓北部的市場。”

宋揚在辦事這方面的能力要略強於林如煙,所以負責相對麻煩一點的南方市場。

北方市場相對要簡單一些,所以交給林如煙負責。

雖然林如煙能力也不錯,但在性格上要稍微遜色一些宋楊。

“沒問題。”宋楊和林如煙對視一眼,同時道。

“一個月之內,如果能部署完省內的門店,到時候有獎勵!”陳明笑笑道。

“啊,還有獎勵?能不能透露一下,是什麼獎勵啊?”


“暫時保密!”陳明神祕一笑道。

從明帆中介的樓層離開,陳明直接去找了李濤。

在廬州周邊的縣城還有不少地塊呢,這段時間稍微輕鬆一些,所以也可以適當的開發一些了。

跟李濤聊了一個多小時,陳明這纔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隨即打開電腦,看了看國際股市的情況。

前段時間投資的幾十億,如今虧損了一大半,僅僅剩下了二十億的本金。

如此情況也讓陳明對國際股市有了新的瞭解。

完全不像國內的股市那樣,操縱的方法和國內股市也不一樣。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陳明完全沉浸在研究國際股市中,竟然忽略了時間。

當關上電腦時,看一下時間,竟然已經九點多了。

隨即只見陳明苦笑一聲,給柱子打個電話,讓其在樓下等自己。

回玲瓏城的路上,陳明看着車窗外的霓虹閃爍,心裏的思緒又忍不住出現了波動。

“柱子哥,找個地方喝點酒吧。”隨即陳明點根菸,看一眼柱子。

“喝酒?沒問題,剛纔過去的路口有個酒吧,我從前面掉頭。”柱子也知道陳明最近的情況,並沒有拒絕。

很快,柱子將車停在一家酒吧門口。

從車上下來,陳明帶着柱子直接走進了酒吧中。

震耳欲聾的音樂充斥在酒吧內,陳明隨便找個座位坐下,同時讓服務員拿了一些酒水。

隨着酒水一杯一杯的下肚,陳明也感覺好了很多。

抽着煙,看着舞池中央的男男女女,臉上也露出了一抹久違的笑容。

可下一秒,陳明臉上的笑容就突然凝固住了。

一個熟悉的人影出現在他的視線中。

許詩雅!

陳明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會在這裏遇見許詩雅!

而且此時的許詩雅穿着非常暴露。

低胸露臍,臉上也畫着濃濃的煙燻妝。 看着在舞池中央不停的搖晃着***的許詩雅,陳明心裏宛若刀子割過一樣。


此時此刻的許詩雅才真的讓陳明感到陌生。

跟以前的她完全就是兩個人。

若不是親眼得見,陳明怎麼也不會相信許詩雅會這樣。

雖然上一次見面許詩雅的樣子冷若冰霜,但跟現在也不一樣。

除此之外,更加讓陳明氣憤的是,在許詩雅身邊的兩個青年,竟然肆無忌憚的佔着許詩雅的便宜。

許詩雅非但沒有阻止,反而身體扭動的更加嫵媚。

一時間陳明心頭一股無名火起,直接摔下酒杯,朝向了舞池中央。

來到許詩雅身邊,一把將其中有名佔許詩雅便宜的青年推開,然後拉起許詩雅的手就往外走。

“你幹什麼?鬆開我!”許詩雅大聲呵斥道。

同時,剛纔那兩名青年也衝了上來。

酒吧中的音樂此時也停止下來,周圍的人羣紛紛看向陳明。

“你特麼誰啊?找死是不是?”這時剛纔被陳明推開的那名青年,衝上前雙目噴火的看着陳明。

柱子見狀也慌忙來到陳明跟前,及時擋住了那兩名青年。


“鬆開我,你把我弄疼了!”這時許詩雅冷冰冰的聲音響起。

“許詩雅,你爲什麼要這樣?你以前可不是這樣的!”陳明沒去理會許詩雅的話,並沒有鬆開她的意思。

“陳明,你以爲你是誰啊?你管的太多了,我做什麼是我的自由,跟你有什麼關係?”

“你這樣是在糟踐自己,有意思嗎?”

“怎麼沒有意思?我挺喜歡這樣的生活,無憂無慮,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不好嗎?”

“跟我離開這!”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