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39 Views

這名金髮青年正是當年的三皇子,皇城護衛隊統領龍凌風,風水輪流轉,如今的他已經牢牢地坐上了皇帝的寶座,實現了他多年以來的夙願。看來在這五年的時間內,帝都也是絲毫的不平靜啊!

Written by
banner

正所謂一朝天子一朝臣,恐怕那些龍蒼宇的肱骨之臣如今也被徹底的清洗掉了。可是不管怎樣,老百姓們都絲毫不會在意這些,這都是當權者之間的爭鬥,與他們沒有半點兒關係,他們在乎的只有兜裏的錢袋是否可以讓他們過上殷實的生活。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高度集權下的專政統治註定會讓他們的這一點兒幻想化作泡影。

龍凌風的面容比五年前蒼老了許多,看樣子位於這個至高無上的寶座上,也不是這麼容易的。他將書卷放置在面前書案之上,揉了揉略微有些發酸的肩膀,起身朝着龍榻走去。

“小玲,朕有些倦了,過來爲朕寬衣。”龍凌風朝着身後的侍女吩咐道,可是卻不見侍女有任何的動靜。

龍凌風大怒,正待轉身責罰於她,卻突然感覺脖頸一涼,一柄漆黑的重劍從其身後探出,搭在了他的肩頭之上,龍凌風頓時感到一種深入骨髓的寒冷。

“龍蒼宇在哪裏?爲什麼你會在這裏?”龍凌風身後傳來了一個充滿磁性的男子聲音,並未有太大的波瀾,不過龍凌風可以聽得出來,在那人平淡的語氣之下,似乎壓抑着滔天的怒火,他知道,一旦自己此時有任何的隱藏,那對方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割斷自己的喉嚨,肩膀上的重劍雖說看似還尚未開封,卻傳來了陣陣寒氣,透徹心扉。


龍凌風轉過頭去,看着身後那名滿目怒火的青年,他竟然出乎意料的笑了。

“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就知道你絕非常人,龍蒼宇得罪你絕對是他這一生最大的敗筆。”龍凌風似乎認出了這位深夜來訪之人,語氣中竟帶有一絲恭敬。五年的時間,讓曦晨的容貌變化了許多,可是他身上那種與生俱來的王者之氣,卻是龍凌風這位自稱天子的凡人自愧不如的。

曦晨聞言,面容之上露出厭惡之色,他手中的力道一鬆,無鋒厚重的劍身猛的壓下,龍凌風身子一趔趄,抵擋不住這如山般的壓力,砰然跪倒在地,

“我來這裏不是聽你恭維的,再給最後你一次機會,龍蒼宇在哪裏?”曦晨的眼睛鮮紅的幾欲滴血,散發出陣陣寒芒,直攝龍凌風靈魂的最深處。

龍凌風悽慘一笑,還是不卑不亢地說道:“你也無須如此威脅我,龍蒼宇雖是我的父親,可我也絕不會爲了他將自己的性命平白無故的搭上,他如今已被我關在了天牢裏面,若是你想找他尋仇,儘管去吧,我想憑藉你如今的實力,那些侍衛以及機關暗道根本奈何不了你。”

龍凌風神態甚是坦然,彷彿將自己的親生父親出賣只是一件無關緊要的小事,絲毫不能引起他心裏的半分內疚。

曦晨將重劍從其肩頭移下來,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沒有再多說一句話,轉身朝着門外去,這等無情無義,貪生怕死之徒,殺了他簡直就是玷污了手中的無鋒重劍。更何況這龍凌風雖說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但也沒有得罪過曦晨,依照曦晨的性格,自是不會無緣無故地遷怒於他。

龍凌風望着遠去的曦晨的背影,神色變得異常的憤恨,可是他所能做的,只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僅此而已。

龍凌風的本性又豈是如此,是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皇宮讓他變得成這般沒有人性,但是曦晨的那種不屑的眼神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那是一種無言的侮辱。可是身爲帝王,身爲任安國的九五之尊,他除了忍耐別無他法。畢竟敵人的強大,已經讓他難以產生絲毫的反抗之心,固執的性格只會白白的喪失掉性命。

自從坐上皇位的那一天起,龍凌風便知道,親情、有情、愛情,這些人世間最唯美,最純真的東西已經永遠的離開了他,他所面臨的只有爾虞我詐,陰謀詭計,身爲帝王,在老百姓的眼中那是高高在上,高不可攀的存在,可是他們所失去的,又豈是常人可以理解的。 (預計下一張將會在十一點十分左右……求鮮花、求推薦、求收藏……)接收到夢天的靈魂傳信后,吳東便是跟薇兒說了句,一隊人馬便是直接開赴肖家。

而夢天則是跟著老者直接飛身而起,對著皇宮之處掠去。

在一路之上,老這也是威猛天降了一下他與夢戰的關係,還有夢戰與凌楓帝國的關係。

夢天聽著老者的講訴,心中也是極為驚訝。

原來,這位老者與夢戰乃是結拜兄弟,甚至連皇宮之內的那位道劫境的強者,都是夢戰的結拜兄弟。

三人之中,要數這位老者最年輕,所以他排行老三,而那位道劫境的強者則是排行老大。


之餘萌戰,本來排老二來著,可是他死活不幹,無奈之下,眼前這位老者只好委屈排第四,夢戰排老三,至於老二的位置,則是直接被拋棄了。

而令夢天更為驚訝的是,這凌楓帝國的帝皇凌星,本名乃是叫凌天。

但是最後夢天卻是有些驚訝的聽到,本市凌楓帝國皇子的凌天,竟是直接拜到了夢戰的門下。而隨後這個名字,則是被凌天自己給改了去。

至於為什麼叫凌星呢,原因就是夢戰傳授給這位凌楓帝國帝皇的東西,便是依靠星辰之力進行修鍊。

這種依靠星辰之力修鍊的方式,對於淬鍊靈魂力有著極大的幫助。而且,星辰之力,還是這世間最為純潔的幾種能量之一。

而也正是依靠這星辰之力,凌楓帝國的這位帝皇,方才能夠突破至尊。雖然對外傳言,凌楓帝國的帝皇只是一名聖階初期的強者,但是,這又有誰能證明呢?

不過,關於這個傳言,倒是令得整個凌楓帝國的人都是深信不疑。因為,其他兩大帝國的帝皇,也不過堪堪聖階之境而已。

而為了感謝夢戰凌天便是將這個名字改為了凌星。至於為何不叫凌辰呢,是因為凌辰凌晨的,用以搞混,像個女孩的名字。

對於凌楓帝國皇室竟然與自己的老祖夢戰有著如此淵源,夢天的心中,也是有些震撼的。對於自己這位老祖,他的確是挺佩服的。

不僅實戰能力強悍,更是有著兩位實力強橫的兄弟。如今,甚至還有一位做了帝皇的徒弟。

對於自己的老祖的這番作為,夢天實在是太過吃驚了。因為在與夢戰那些天的接觸中,他卻是發現,自己的老祖夢戰並不是一個好為人師的人。

而這位凌楓帝國的帝皇能夠被夢戰看上,估計不是他身後的帝國,或許是因為凌星的品質、為人、天賦和資質這四項,方才會被自家老祖給看上,然後將其收入了門下。

畢竟當時的夢戰,可是成名已久的強者。光是憑藉至尊實力便是能夠單挑兩大聖殿天劫之境的強者而不落敗,這番實力,不得不說,這個世界上,再也找不出第二個比自家老祖越階挑戰更強的人來了。

不過夢戰的這個越階,可不是單單的跨域一個階位那麼簡單。從至尊之境到天劫之境,可是整整三個階位。然而,夢戰卻是用出色的實戰能力將這三個階位,給生生縮短了去。

所以,夢戰才會受到當時大陸中人的尊敬。只不過夢戰這些年的消失,大陸之上,關於他的名聲,也是漸漸消失了去。如今,並沒有多少人在記得那個瘋子夢戰了。

而隨著交談,夢天也知道這名老者的名字,白峰,正如老者那穩若山嶽般的氣勢一樣。

而在夢天與這名老者的隨意交談之下,兩人很快便是來到了皇宮之中。

自一處院落落下,白峰便是帶著夢天緩緩地對著這出院落唯一的一處房間走去。

夢天所驚訝的,是一國帝皇的居所,竟然是在這裡,而不是如其他帝皇一般選擇了輝煌大氣的宮殿。

不過,隨後白峰便是為夢天解釋了一下。由於凌楓帝國第一任帝皇乃是窮苦人家出身,為了告誡後輩要懂得吃苦耐勞,便是頒布了一條法令。

那就是所有帝皇,都要深居簡出,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動手去做。甚至就連自己所持的飯菜,都是要自己動手去耕作。

所以在這處小院之內,有這一塊極大的耕田,還有著一些農具擺放其中,倒是像極了一座普通的農家小院。

「嘎吱……」

輕輕將門推開,白峰便是帶著夢天走了進去。

在推開門的那一剎那,夢天便是被屋內的景象驚呆了。這哪是人住的地方啊,這分明就是書房啊!

之間的地上,鋪著一層厚厚的紅色攤子。在那攤子之上,擺放著三張靠牆的書架,在書架之上,擺滿了各種各樣的書籍。

甚至就連地面之上,也是有著讓一對對的書籍擺放著。


而在小屋背面的書桌之後,一名中年男子正經經的那這一卷奏摺在翻閱批改著。

聽到開門的聲音,坐在中年男子身邊的一名老者,便是緩緩睜開了雙眼。頓時,一道銳利的目光,便是投向了夢天。

夢天只感覺渾身一寒,在那目光之下,夢天只感覺自己的所有隱私,都是被那老者看透了一半。甚至就連內心,夢天都感覺被那老者掃視到了。

「陰陽雙魂……」

老者低聲喃喃了一句,卻是直接令得坐在書桌之後批閱奏摺的中年男子猛地停了下來,手中毛筆,也是掉了下去。

「小傢伙,你的體內,還真是奇怪呢……就連老夫,都是無法徹底看清啊……」

夢天心中一驚,沒想到,在這些天劫三境中的強者面前,自己的所有隱私,都是被他們看透了去。

除了玄皇之外,自己這還絕對是頭一次,被人看出了是陰陽雙魂的體制。

「快告訴我,你的另一個靈魂是什麼?」

那名中年男子身形一晃,直接便是來到了夢天的身前,聲音有些激動的問道。

「額……」

夢天被這名中年人的突然襲擊搞了個措手不及,一時間也是愣在了那裡,有些疑惑的看著那名中年男子。夢天實在想不出,自己陰陽雙魂雖然是珍稀物種,但也不至於引發他如此大的反應吧?

「唉,我說小星啊,你不要那麼激動好不好,看把夢天嚇得……」

白峰搖了搖頭,然後走上去拍了拍凌星的肩膀,轉過頭去對著夢天慈祥的一笑。

「小天啊,你不用害怕,小星是太過於激動了。畢竟,遇上個和他一樣體質的人,任誰都是會產生興奮之色的。」

「相同體質?」

重生之改天換地

「哈哈……不瞞你說,小星的體質,也是同你一樣,魂分陰陽,一正一邪……」

「什麼?!」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帝都的天牢坐落於皇宮西側的一座小山腹中,爲任安國初代皇帝所興建,耗費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歷經數十載,埋葬了許多的能工巧匠的忠骨,纔將其徹底的修繕完成,其內暗藏有無數的機關隧道,外有層層重兵把守,防禦真可謂是固若金湯,說連一隻蒼蠅都飛不進去也一點兒不爲過。

天牢之內所羈押的,無一不是窮兇極惡,膽大妄爲之徒,有些是因爲反抗專權者的暴政,揭竿起義的叛軍,有些是在爭權奪利中失敗的王宮貴胄,還有些是江湖上殺人不眨眼,危害一方的悍匪,總之凡是被關在天牢裏面的人,都是有着極大的背景,要不然也不會受到任安國統治階級的如此重視。

天牢最底層的一個牢房中,一位頭髮花白,全身癱瘓的老者正在匍匐着爬向牢門口,只是爲了可以吃到那半碟破碗中的那已經開始發餿的乾糧,他的手筋和腳筋已經被人殘忍的挑斷,失去了行走的能力,如今只有靠着肘部和膝蓋才能勉強移動身體,看起來好不淒涼。

由於身處深山腹中,常年受不到陽光的照射,老者的臉色猶如死人一般煞是蒼白,毫無血色。他艱難地爬到破碗麪前,可是無力將面前的飯菜端起,只得將頭深深地埋了進去,像只餓狗一樣的蠶食着這些殘羹剩飯。

破碗一旁尖銳的棱角滑過他的臉頰,留下了一道長長地血痕,鮮血順着傷口流進了碗裏,將原本發綠發硬的飯菜染得鮮紅,而他卻彷彿絲毫沒有在意這些,只是機械般地咀嚼着嘴裏的食物,也許這長期的折磨已經使得他麻木了。

在這個暗無天日的天牢中,很多人因爲忍受不了這種非人的折磨,最終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畢竟他們原本身爲一方豪傑,如何忍受的了這等羞辱之事,可是更多的人還是選擇默默的忍受這種痛苦,苟延殘喘下來,螻蟻尚且偷生,好死不如賴活着,能多活一天算一天吧!而且他們的心中大概都有着一個相同的念頭,支持着他們那早已脆弱不堪的內心,那就是自己日後可能會逃離這個鬼地方,回到原來的日子,雖說希望比較渺茫,但有希望總比絕望要好的多。

而這位老者就是其中的一位,他雖然身體已經被折磨的慘不忍睹,完全面目全非了,可是唯一不變的就是他的眼神,一種嗜血的眼神,一種充滿了霸氣,彷彿天下間唯我獨尊的眼神。

面前的飯菜雖說不合胃口,但卻可以支撐他繼續活下去,而且在這個鬼地方,他又有什麼好挑揀的呢?

昏暗的燈光下映襯老者的面容,赫然就是當年的九五之尊,任安國前任皇帝龍蒼宇,沒想到如今竟然淪落到了這步田地,真是世事無常啊!

當日龍蒼宇傾其所有的勢力,欲將曦晨的玉佩爭奪到手,可是在即將得手之際,卻被玄明子半路殺出,將重傷的曦晨救走。他的陰謀詭計也只能如此擱淺。

事情如果僅僅是這樣,那龍蒼宇絕不會變成現在這幅慘狀,他的辦事不利遭到司馬墨極其地厭惡,在司馬墨揮手間翻雲覆雨的神通面前,龍蒼宇根本就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他不僅丟掉了皇位,甚至連手筋腳筋也盡皆被挑斷,丟在了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天牢之中,過着豬狗不如的日子。而司馬墨則扶植龍蒼宇的三兒子龍凌風擔任了新一代的傀儡皇帝。

龍凌風繼任皇位之後,曾一度對自己的父親龍蒼宇起了殺心,“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這些可全是龍蒼宇交給他的,若非是小公主梅月華苦苦向他求情,恐怕現在的龍蒼宇早已化作一堆枯骨,不知道葬在哪個荒郊野嶺了。

龍凌風那種心狠手辣的性格,簡直和龍蒼宇如出一轍,什麼親情,什麼孝心,對他而言完全沒有霸絕天下的權利重要。

龍蒼宇苦笑了一聲,“我真是罪有應得!”。他此刻心中竟然有些後悔,當初自己是不是真的錯了,爲了利益可以犧牲一切,甚至是自己的至親至愛之人。

龍蒼宇現在真的可謂是衆叛親離,自己不但深陷牢獄,連當初疼愛的妃子以及兒子沒有一個人前來探望於他,在他們的心裏,龍蒼宇已經死掉了,應該說是可以帶給他們利益,風光無限的龍蒼宇已經死掉了,現在活着的這個只不過是個四肢殘廢的廢物罷了。

在所有人當中,只有小公主梅月華時常來到這裏,爲父親送點兒可口的飯菜,順便帶來一些換洗的衣服,這才使得龍蒼宇如死灰般的心裏有着一絲慰藉。

可是龍蒼宇沒有太多的心思去內疚,更沒有時間去體會親情的溫暖,如今飢腸轆轆的他此刻只知道狼吞虎嚥的吃着面前的殘羹剩飯。

正在這時,一個空靈的聲音突兀地從其身後響起。

“沒想到你也會有今天,真是天理循環,這都是報應啊!”

聲音聽起來很是和善,可是話語間那種幸災樂禍的感情任誰都能聽得出來。

老者身子一震,艱難地扭過頭來,怔怔地看着身後的那人,他的身材甚是高大,佇立在自己的面前像座山一般,壓抑的他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朋友,不知道我可曾在哪裏得罪過你?”老者雖說十分的好奇,面前此人怎麼可以毫無痕跡的來到自己的牢房之內,但他畢竟爲君多年,如今還算淡定,他平靜的對其問道。

“你是不是這一生造的孽太多,記不起所有的仇家了?” 使命1941 ,老者定神一看,這人面如冠玉,鼻若懸膽,煞是英氣逼人,猶如一柄鋒芒畢露的寶劍,散發着他無與倫比的光輝。

“是你!”龍蒼宇好像認出了來人,他驚訝地喊出聲來,方纔身上那僅存的上位者的姿態瞬間蕩然無存,雖說這幅面容他並不是很熟悉,但是那雙眼睛他永遠不會忘記,銳利中帶着野性,彷彿會吃人一般。 (這是第十一更了吧?啊哈哈……好了,不更了。下一更嘛,在一點左右我在更上一張……)「什麼?!」

夢天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一臉激動的凌星,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凌星居然與自己一樣,也是陰陽雙魂的特殊體質。

然而夢天確實很清楚俄知道,凌星的陰陽雙魂體質,乃是天生的。而自己的,卻是由於穿越被創世聖卷改造的原因,方才變成了現在的這個樣子。

而對於凌星這種純粹的陰陽雙魂體質,夢天也是極為好奇,究竟他的另一個靈魂,是什麼樣子的。

「哈哈……好了,你們兩個就在這裡好好的談一談吧,我和木老頭便是不打擾你們兩個小傢伙了。」

「小傢伙?」

夢天看著凌星,自己被他們叫做小傢伙的話還算說得過去,但若是換成凌星這個三十幾歲的大男人的話,卻是怎麼聽怎麼都感覺有些怪異。

不過在一想到白峰和那位木老頭都是與自己老族同一時代的人物后,夢天也就釋然了。畢竟向他們這種已經幾百歲了的老不死的,即便是一百歲的人在他們的眼中,那也是小傢伙。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