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64 Views

柳青青聽後臉上不由得露出一絲怒氣,她最忌諱別人在她的面前提這件事情,而且她好幾次要求秦海給自己1老婆離婚,可是對方死活就是不同意。

Written by
banner

“嘿嘿,陳少,今天我們的事情是我們不對,我們不對。改天我親自登門給您賠禮道歉。”

看着柳青青似乎還想說些什麼,秦海趕緊上前攔住了對方,躬着身子滿臉堆笑的看着陳誠,心中卻是把自己這個情人給罵了一個半死。


“登門道歉,不必了,你還是趕緊走吧!”

撇了一眼面前滿臉諂媚的秦海,陳誠輕笑了一聲,不耐煩的擺了擺手。

“是是,陳少說的是,我馬上就走,馬上就走!”

說完,秦海拉着自己的情人匆匆的離開了現場,甚至連柳青青剛剛摔在林陽攤前的那些鈔票都來不及拿回。

“喂!姓秦的,你放開我!”

被秦海一路的拉着回到車旁,柳青青使勁的喘了幾口氣,用力一甩,掙脫開秦海的手腕,鐵青着臉問道:“姓秦的,你到底是什麼意思?那個人太那麼囂張,我幫你說話你竟然還攔着我!而且他當着你的面嘲諷我,你竟然還不管,你到底還有沒有良心?!”

“管?你想我怎麼管?”

看了一眼站在遠處的陳誠,秦海拉着柳青青走到了一處僻靜的角落處,冷哼一聲,從口袋內掏出一沓鈔票直接塞進了UI發哪敢1懷中,冷哼一聲道:“柳青青,我告訴你,從今天開始,咱們兩個沒有任何關係了,這點錢算是我秦海對於的一點補償,從此以後,咱們兩個,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誰跟誰也沒有任何關係了!”

說完,秦海轉身就要離開,可是卻被柳青青一手給拽住了。

“親愛的,人家知道錯了嘛,你就繞了我這一次吧,而且這件事也不能怪我啊,誰讓那個小子給我爭價錢的!”

說着,柳青青的臉上不由得的露出意一絲不滿,在她看來還以爲是秦海生氣自己跟對方爭價錢丟了面子呢。

“不怪你?”

聽到柳青青這話,秦海一時間也是被對方給氣笑了,冷哼一聲,道:“你還好意思說這件事情?你知不知道剛剛的那一位是誰?那可是鎮海市陳氏集團的大少爺,醒醒吧!”

說完,秦海一把甩開柳青青的胳膊開着車子直接離開了,留下柳青青一個人呆呆的站在原地,好半天的功夫纔回過神來,看和站在林陽攤前的那個年輕人,瞳孔微微一縮。

陳氏集團的大少爺是誰她自然是有所耳聞,不過讓柳青青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今天她的運氣竟然好到如此程度,竟然在這裏遇到了對方,而且更讓她沒有想到的是,她竟然與對方還吵架了。

一想到這些,柳青青整個人就覺得是一陣的頭暈目眩。

“可惡!都是這個臭小子乾的好事,害得老孃如今落了個這樣的下場!”

狠狠的瞪了一眼擺攤了林陽,柳青青咬牙切齒的說了一句,本來以爲抓住秦海這個錢袋子,可以舒舒服服的過日子的,沒下昂今天被對方這麼一攪和,竟然弄成了這個下場。

陳誠她是得罪不起,不過林陽嘛,她這些年跟着秦海也是認識了不少的人,對於這樣一個窮小子還是輕輕鬆鬆的。

與此同時。

攤前,感受到從遠處投來的那的那道目光,林陽眉頭微微一皺,不過他也沒有做什麼理會。

“哥們,你這個瓶子裏面有幾顆藥?我全要了!”

正當這時,前方傳來一個聲音,只見陳誠笑眯眯的望着他,哦不,準確的是應該是林陽手中的瓷瓶。 “一共是十顆,不過剛剛用了一顆,現在還剩下九顆。”看了一眼手中的瓷瓶,林陽微微一笑道。

“這樣啊,一顆20萬,九顆就是180萬,這個我什麼沒有那麼多的現金,要不給你開一張支票吧?”

說着,陳誠從口岸內拿出一個小本本,“唰唰”的在上面寫了幾個字,然後撕下來交給了林陽。

“呦呵,哥們你還挺大方的啊!”

看着支票上的數字,林陽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一絲驚訝的神情,他本來以爲剛剛對方競價只不顧搜會開玩笑罷了,沒想到竟然還來真的了。

不對對於此刻的林陽來說,錢這個東西,自然是越多越好。

“哈哈,那是,錢嘛,沒了再掙就是了,而且這個東西我多的是,不在乎這一點兒,哥們,如果你下次還有這樣的好東西記得給我打電話,我還是這個價格買。”

說着,陳誠從口袋中掏出一張名片遞了過去。

“沒問題,這個好說。”

微微一笑,林陽伸手接過了對方遞來的名片,當看到上面的名字後,眉頭微微一皺,擡起頭在面前的這個年輕人身上來回打量了幾眼,輕聲問道:“你是陳氏集團的大少爺,陳誠?”

“是啊,哥們你不要驚訝,就當我是一個普通人就好了。”

看着林陽那張詫異的面孔,陳誠微微一笑,輕輕的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轉身打算離開。

“等一下。”

就在陳誠打開車門準備進去的時候,背後一道生意傳了過來。

“哥們,你還有什麼事情嗎?”

緩緩的轉過身子,看着坐在攤前的林陽,陳誠的語氣中帶着一絲的不耐,他之所以這樣給林陽這樣好說話,那是因爲UI發哪敢賣的藥讓他看到了一絲做男人的希望,可是他也並不喜歡這樣嘮嘮叨叨的人。

“沒什麼,就是想提醒一下陳兄弟,你最近這兩天不要去海邊玩。”林陽輕聲道。

“知道了知道了。”

陳誠不耐煩的擺了擺手,心中勾起一絲輕笑,一個賣藥的而已,現而今弄得給算命的一樣,再說了,就算是他去海邊玩,能有什麼事情?難不成還能一個大浪把他捲進海里不成?

“轟!”


一聲發動機的轟鳴聲響起,陳誠的車子猶如一支離弦的箭一般衝了出去,眨眼間便消失在了林陽的視線內。

“唉,希望你真的聽我的話吧。”

看着陳誠離去的方向,林陽輕嘆了一口氣。

依照前世的記憶,兩天後將會有一個重磅的新聞從出現,鎮海市陳氏集團的少爺,陳誠,溺水身亡。

至於說是因爲什麼,好像是海邊突然莫名其妙的漲潮,將那些在海邊玩耍的人都捲了進去,因爲時間救援的關係,林陽記得不是很清楚,不過他卻是依稀的記得死亡的數字。

58個!

足足58條活生生的性命,就這樣葬送了。

“唉,算了,提醒也提醒了,生死有命。”

輕輕的搖了搖頭,其實林陽這句話已經超出了一定的限制,用修行界中常用的詞來說,就是“因果”。

正所謂,天機不可泄露。

曾經身爲仙域的大能,林陽更是深知這個道理的。

有一句話說的好,人現在做天在看。

林陽覺得這句話說的很對,看一看那些算命的,那一個活的長久了?這就是泄露天機太多的下場。

同樣,對於修士也是一樣。

泄露的天機太多,等到時候渡天劫時,天劫的難度就越高。

所以,在修行界中,一般是很有人像林陽這樣明目張膽的說出來的,這樣的話,承受的因果只會更加的多。

“罷了罷了,想那麼多幹嘛。”

微微的搖了搖頭,林陽將自己的目光投到了手中的這張支票上。

“嘖嘖,不愧是陳氏集團的少爺,出手就是闊綽!”

看着支票上的數值,林陽忍不住感嘆了一生。

說實話,對於自己這幾顆丹藥的定價,林陽最高也就是一萬塊錢一顆罷了,這還是算上他自己的手工費,辛苦費等等。


畢竟之前老爸是開公司的,所以林陽對於這個經商方面也是多多少少的有些瞭解。

你東西哪怕是再好,如果價格真的太高的話根本就沒有人會買,可是沒想到竟然出現了這樣一齣戲,一番折騰之下,丹藥的價格硬生生的給他提高了20倍。

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母親的醫藥費是150萬,這180萬已經是綽綽有餘,而且還可以餘下30萬,夠他用來買一些別的藥材。

其實母親的病對於林陽來說並不難,只要他有好的藥材,很容易就可以治好,但是這個藥材的價格阿是目前林陽所承受不起的,而且有沒有還是兩說呢。

不過相對於醫院的治療來說,前世林陽身爲一個丹道大師,雖然目前而言不能治癒母親的病,但是做到抑制,可以讓母親的狀況好轉一些,至少不用每天都是躺在牀上。

“喂!林陽,你發什麼呆呢!”

正當這時,耳邊一個聲音響起,林陽整個人一陣激靈,低頭一看,發現霓裳這隻小狐狸正蹲坐地上仰着小臉看着他。

“喂!我不是警告過你嗎?不要說話,你是不是想被那些研究人員抓去,做切片研究啊!”

狠狠的瞪了一眼面前的這個小狐狸,林陽冷哼一聲,趕緊將對方抱了起來。


好在剛剛陳誠那個傢伙沒有看到這個小狐狸,要不然依照對方的那個性子,肯定會磨着林陽,直到對方肯將這隻下狐狸賣給他爲止。

“啊!”

聽到林天的話,小狐狸忍不住驚叫了一聲,隨即意識到了什麼,趕緊用自己的小爪子捂住嘴巴,兩隻眼睛烏溜溜的,那一副呆萌的模樣逗得抿嘴一笑。

雖然這個小傢伙目前對於他來說是可有可無的,但是這個可愛的模樣,等以後目前好能夠行走之後,放在對方的身旁,不能能夠幫助讀費那個排憂解難,而且還能起到保護作用。

想到這裏,林陽一時間覺得自己的想法是在是太明智了。

“喂!你有在打什麼壞主意?”

看着林陽那滿臉笑嘻嘻的神情,霓裳的心中不由得一緊,冷哼一聲問道。

“哈哈,沒有,走,咱們去買好吃的去。”

看着小狐狸一副氣鼓鼓的模樣,林陽一時間是心情大好,輕輕的搜了揉對方的小腦袋,將其塞進懷中,收起自己的攤子起身離開了。 打開門回到家,父親去幫人搬傢俱還沒有回來,至於說許君柔因爲家教的位置離家太遠的關係,中午一般是不會回來吃飯的,畢竟一來一回可是要花費不少時間的,而且如果趕不上公交車的話,打的有很浪費錢。

“喂,你快點給我下來。”

感覺着肩膀上沉甸甸的,這時林陽才意識到自己身上還有一個小東西,冷哼一聲,直接將其抓了下來。

“可惡!林陽,你想幹什麼!”

正在做着美夢的小狐狸突然被弄醒,這讓她整個熱你是非常的生氣,冷哼一聲,蹲在沙發上,氣鼓鼓的看着林陽,那雙烏溜溜的小眼睛中充滿了憤怒的神情。

“我可是警告你,除了我一個人在家裏之外,你最後不要給我說話,要不然我就把你丟到國家研究院去,他們對於你這種會說話的小狐狸肯定是很感興趣的,哼哼,到時候……”

林陽惡狠狠的看着沙發上的那個小傢伙,說實話剛剛他去超市買東西的時候這個小傢伙突然鑽了出來,弄得好幾個妹子都爭着要跟他拍照,還好他跑的快,要不然估計現在還被圍着呢。

“你,你敢!”

聽到林天這話,小狐狸渾身的毛髮頓時豎了起來,看着林天臉上露出一副惡狠狠的神情,威脅道:“你敢!”

“切!我有什麼不敢的,小東西, 你最好老老實實的,如果你要是表現好的話,丹藥什麼的一定少不了你的,如果你要是表現不好,我就把你這身狐狸皮拔下來。”

冷哼了一聲,林天拎着東西走進了廚房。

“可惡!”

看着林陽的背影,小狐狸恨恨的咬了咬牙齒,如果不是對方身上那個神祕的金色書頁,它早就把自己內丹給多了回來,怎麼可能會任由林陽擺弄,更不可能成爲對方的僕從。

不過話雖如此,如今淪落成爲階下囚的小狐狸也沒有多想什麼,剛剛林陽不是說了嘛,如果它要是表現好的話會獎勵丹藥的。

那個傢伙的煉丹水平他它見識過的,說句實在話,如果親眼目睹小狐狸真的不敢相信,竟然有人可以用如此簡易的煉丹工具煉製出那樣厲害的丹藥。

就想今天賣出去的烈陽丹,如果不是有林陽看着,它說不定都想上前去搶了,那一顆顆的可都是增加修爲的東西啊,一瓶子的東西,就換了一堆“廢紙”,在小狐狸看來真是太浪費了。

而林陽呢,此時卻是在廚房內忙活着做飯。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