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42 Views

“哦,對了,那些華夏兵招供了沒有?”

Written by
banner

忽然,坤命想起了什麼,開口問道。

“還沒有招供,牢營那邊正在嚴刑逼供。”

一人回答道,此人名叫森一,跟隨坤命多年,曾經是一名殺手,手上沾滿人命無數。

“走,我們去看看!”


聞言,坤命深吸了一口雪茄,隨即,便就站起身來,開口道。 二十分鐘前。

潛過河道後,一行人並沒有繼續前行,而是找了一個地勢稍高的灌木叢,躲藏了進去,衆人將衣褲擰乾,重新整理了一下裝備,不過,當林峯退去衣服,露出那滿身的刀疤時,在場,哪怕是冷三,心中都是禁不住的一顫。

這些疤痕,要經歷多少生死的考驗,才能留下,一時間,不由的,衆人那看向林峯的目光中,又多了幾分敬畏。

“望遠鏡!”

林峯從黃小蠻的手中接過望遠鏡,河道這邊,坤命的布控明顯嚴密了許多,裏面的地勢較爲平坦,再往裏,灌木叢也相對低矮許多,至於想要偷偷潛入,恐怕並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且,林峯發現,這坤命的武裝營地,十分寬廣,扎着幾個大寨,相隔數千米,彼此相鄰,想來只要一旦發生突擊事件,這些寨子,頃刻間,就能聯動起來,對此,林峯感到有些棘手,畢竟林峯這邊,可只有七人。

再者,現在還無法確定獵鷹特戰成員的具體關押位置,如果一旦盲目行動,很容易就會暴露目標,屆時,恐怕就是想要撤退,都會難上登天。

“零號,情況怎麼樣?”

姜衛國見到林峯眉宇有些緊縮,不由輕聲問道,在場,或許也只有姜衛國明白林峯拒絕葉擎參加這次營救行動的真正原因,葉擎、葉樉是葉家年輕一輩的根基,如果營救失敗,不僅獵鷹特戰成員全軍覆滅,就連他們,都會跟着一起將命兒留下,故此,林峯不能再也讓葉擎參與其中,林峯這麼做,是要給葉家留後。

“條件對我們很不利。”

林峯開口,如實道,坤命的武裝力量不同於佤邦、沙庫拉軍,這些都是亡命之徒,甚至其中不少人,還是世界通緝的要犯,面對這些雙手沾滿血腥的恐怖份子,只能一擊必殺,否則,一旦反撲,七人,就算林峯有三頭六臂,恐怕都是難以招架。

不過好在,在此之前,魔鬼訓練營的衆成員,也算是經歷了一場真正的槍林彈雨和生死考驗,如今,成熟不少。

“砰!”

林峯說着,就在這時,忽然響起一聲槍響,隨即,林峯便是拿起望遠鏡向着槍響的方向望去,那裏,是一個普通的木屋,位於山寨之內的一個側間,而槍響,似乎就是從那裏傳出。

果不其然,不多一會,林峯通過望遠鏡,發現從那木屋之內,擡出了一具屍體,那是一箇中年男子,身體有些發福,擡着挺沉,應該是被一槍爆頭。

屍體被擡出後,直接丟進了一個圈養着十來條惡狗的大型狗籠之內,下一刻,便就上演起了一場惡狗撲食的畫面。

“零號?”

孟飛急聲問道,一臉的擔心,這一聲,最容易讓人聯想到的,便是獵鷹特戰成員,不過,萬幸的是,林峯擺了擺手。

“坤命!”

下一刻,林峯的眼神一凝,因爲從木屋之內,此刻走出一人,而這個人,林峯如果猜測不錯,應該就是哥布林的大毒梟坤命。

至於林峯爲何會如此判斷,根本原因,便是那緊跟在坤命身後的兩人,這兩人,當年分別有着一個外號:墓碑、短匕!

說起這兩人,當年也是叱吒風雲的人物,在殺手界混的風生水起,不過,這樣的光陰也就幾年,隨着絕殺等人的迅速崛起,他們也就漸漸退出了舞臺,卻是沒有想到,會在這裏遇見。


“孟飛,你來看一下。”

不過,爲了安全起見,林峯依然將望遠鏡遞給了孟飛,讓他再確認一下。

“沒錯,他就是坤命!”

接過望遠鏡,孟飛順着林峯所指的方向望去,此刻,坤命正要登上一輛敞篷的吉普,似乎要去哪裏。

“這樣,兩人一組,分別行動,二十分鐘後,在這裏集合,孟飛,你留下,如有異常,及時通知我們。”

時不待人,既然無法確定獵鷹特戰成員的關押場所,那麼,現在只能主動出擊,去搜尋目標。

隨即,衆人進行了簡單的分配,在覈對錶針後,兩人組隊,分配好目標,各自開始行動,離開時,林峯帶了一把狙擊,冷三與林峯一隊,他們第一個搜尋的目標,便是坤命乘車駛向的那個寨子。

重生九零做商女

“不說,一刀子下去,這臉蛋,那可就是完了。”

光頭握着一把軍刀,刀刃帶着寒芒,緊貼在藍翎的臉上,戲謔的聲音,緩緩響起。

女人,沒有誰不會在乎自己的容貌,光頭就不信華夏的兵,還特殊了。

“你有種就殺了我,不殺就不是男人!”

藍翎瞪着雙目,怒斥道,落在這些人的手中,早晚都得一死,與其這樣被人**,還不如轟轟烈烈來的壯舉,一刀子下去,乾脆利落,眼睛一閉,也就過去了。

“呦,小娘們還挺橫,怎麼?懷疑我不是男人?”

光頭一聲冷笑,說着,目光順着藍翎的脖子,一直往下,停留在那高聳的雙峯之上。

同時,此刻那手中的軍刀,也是順着臉頰,緩緩落下,刀刃一挑,胸前衣襟之上的一顆鈕釦,頓時彈飛而去。


“你,你混蛋!”

見狀,藍翎面紅耳赤,奮力嘶吼,想要掙脫,無奈四肢都背捆綁,根本就無法動彈。

“嘖嘖,怎麼,怕了?”

再看光頭,此刻前者的眼中,已經被慾望的邪火所充塞,聲音落下,刀刃再度一挑,又是一顆鈕釦彈飛,眼下,隱隱間,已經能夠窺探到胸前的兩座峯巒,白如凝脂。

“畜生,有種殺了我!”

藍翎竭力的嘶吼,藍翎做過最壞的打算,大不了一死,唯獨沒有想到這一點,此時,蒼白的面頰更是如白紙一般,毫無血色,這一剎,在藍翎的內心,她怕了,膽怯了。

當然,這不是畏懼,她是華夏女兵,她要成爲最優秀的女兵,藍翎的內心,在掙扎,某一刻,藍翎似乎做出了一個決定,如果對方真的要對自己做什麼,藍翎就算是咬舌自盡,也不會讓其得逞。

“殺了你,多可惜啊,再者,說不定等爺玩爽過後,你就改變了主意,也是說不定哦。”

光頭不怒反笑,咧着嘴,貪婪的眼睛,盯在藍翎的胸前,刀刃再度滑下,要是這一挑下去,藍翎的胸前,那可就是全部都給暴露在外了。

刀刃貼着鈕釦,就在光頭正欲用力往上一挑的一剎那,嘭的一聲,牢營的大門,被人推開。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光頭手上的動作一滯,轉過身來,下一刻,光頭的背後不由冒出一片冷汗,急忙跑上前去,一臉的諂媚。

“首領,你怎麼來了?”

別看光頭平日裏風光無限,在這牢營之內,隻手遮天,但是在坤命的面前,那就是一條狗,一條徹頭徹腦的哈巴狗。

“怎麼,還沒問出啥來?”

坤命眉頭一皺,聲音冷如冰窖,華夏國搗毀他的一條銷貨渠道,這一口惡氣,他坤命可是咽不下去,於是乎,坤命便就想到這幾個不知死活的華夏兵。

“沒,沒有…”

光頭的聲音有些膽顫,他之所以有現在的地位,那是當年一個偶然的機會,他給坤命擋了子彈,不過,光頭明白,在坤命的眼中,人命並不值錢,如果他不高興,一樣會殺了自己。

聞言,坤命轉身,犀利的眼神如是毒蛇一般掃過衆人。

“怎麼,都挺能逞的嗎?”

聲音落下,坤命的目光,停留在面前離他較近的一名獵鷹特戰成員身上。

“砰!”

下一刻,槍聲響起,如平地驚雷,橙金色的子彈,透出頭顱破體而出,濺起血花漫天。

一言,一槍,一命!

坤命的殺戮,頃刻間,讓牢營之內充滿了死一般的寂靜。

“啊!”

不過,這個死寂瞬間就被打破,葉樉剛從昏迷中撐起眼皮,便就親眼目睹了這一幕,一時間,葉樉的聲音,響徹整個牢營。

“你們這幫殺人惡魔,屠夫,儈子手!”

獵鷹特戰成員們如是發狂了一般,奮力的嘶吼,拼命的掙扎,滿目赤紅,看着戰友死在自己的面前,而無能爲力,這種痛苦,無言以答。

至於光頭,此刻,戰戰兢兢的站在那裏,雙腳打着顫兒,要不是身後依靠着一張桌子,恐怕早就一屁股給坐在了地上。

“你,告訴我,除了你們外,還有其它的特戰隊伍嗎?”

坤命無視於衆人那殺人一般的眼神,擡起腳步,走向另外一人,聲音如是來自十八層地獄一般,盯着前者,一字一句道。

“想知道?你過來,我告訴你…”


面對坤命那如死神一般盯着的雙瞳,這一特戰成員,一反常態的露出一抹微笑,燦爛的微笑,隨即,對準坤命,就要吐出一口血沫。

然而,坤命的子彈更快,這一特戰成員的血沫還未啐出,呼嘯的子彈,已經沒入了他的眉心,那裏,只留下一個流血的窟窿。

殺伐!無情的殺戮!

人命,在坤命的眼中,根本就從未被正視過一眼,就如此刻,僅僅不到一分鐘,兩條人命,一時間,這種死亡的氣息,瞬間籠罩全場,讓人窒息,如墜地獄。

絕望,如是滋生的病毒般,在蔓延,侵濁着衆人的心理防線。

葉樉貝齒緊咬,想起了遠在京城的爺爺,想起了渴望進入警衛團的哥哥,想起了自己的好姐妹,局長杜若,還想起…,那個拔掉她摩托車鑰匙的傢伙。 “我怎麼會想到他?”

葉樉喃喃低語,自嘲一笑,隨即,擡起眼眸,與藍翎對視一眼,彼此間,兩人更多的是鼓勵。

“砰!”

然而就在這時,槍聲再度響起,不過,讓人感到奇怪的是,這道槍聲,似乎有些遙遠。

下一刻,槍聲不斷,一連響起數槍。

“出去看看!”

當即,坤命一聲令下,率先走出牢營,身後,墓碑、短匕緊隨而上。

當坤命進入牢營後,林峯、冷三便就選擇了一個據點,潛伏了起來,兩人選擇的位置,剛好能夠透過牢營的窗戶,依稀看見裏面的一些狀況。

然而,坤命的殺伐,顯然出乎了林峯、冷三的意料,一分鐘不到,連殺兩人,危急時刻,林峯也只能鋌而走險,將己方的目標暴露出來,吸引對方。

於是,留下冷三,進行遠程狙殺,而他林峯,此刻則是在以一種非常人的速度,接近牢營。

“是***!”

走出牢營,墓碑眼神一凝,頃刻間,便是鎖定了冷三的方位,開口道。

“那幫飯桶!”

坤命冷哼一聲,在他看來,冷三就是那個逃脫的獵鷹特戰成員,然而,當時他還專門派出去了一個小隊追捕,搞了半天,人家都跑到自己營地來了,難怪直到現在,都是寥無音訊。

“我去解決他!”

短匕的話兒不多,但是一開口,聲音卻是很冷,或許在短匕的眼中,殺手的存在,就只有殺人。


“要活的!”

聞言,坤命開口,眼中撩過一抹狠辣,緩緩道,華夏國敢動他坤命的銷貨渠道,他要讓華夏國知道,他坤命不是可以讓人隨意扭捏的軟柿子,他不僅要殺光這些華夏兵,他還要將這些頭顱砍下,一個個懸掛起來。

他要告訴世人,他坤命,是不可觸動的。

冷三在一連狙殺五人後,對方顯然也是進入了戒備的狀態,另外,此時坤命所站的位置,角度也十分的刁鑽,***根本就無法觸及,一時間,冷三隻能將身體貼着地面,伺機而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