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50 Views

劉笑天點點頭,徑直走到自己的父親身邊,問了聲好,對於自己家族旁邊的人直接忽略,而是直接肆無忌憚的看向了旁邊一位長的俊俏可愛的女孩。

Written by
banner

你就是歐陽飛碟吧?劉笑天不客氣的問道。

亡靈的送葬曲

歐陽飛碟被這樣盯着不好意思,點點頭,然後紅着臉低了下去。

以身試愛,霸道總裁惹不起

啊,衆人一下子都驚呆了,這劉笑天今天是什麼情況,怎麼感覺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連坐在主位上的劉龍也是一驚,這小子今天真是人模人樣的,總算沒有把自己這把老臉丟進,怎麼早不知道自己的這位兒子會有如此驚人的定力。

是廢物又如何,只要有底氣,只要有尊嚴,就是自己劉龍的兒子。

嗯,歐陽飛碟瞧了一眼坐在不遠處的一位老者身上,然後點了點頭,不管怎麼樣?自己總不能嫁給一位世人皆知的廢物,這一點歐陽飛碟還是肯定知道的。

好吧,老管家,拿張紙筆來。劉笑天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驚訝中,龍飛鳳舞的寫下幾個驚人的大字,

休書

與某年某月劉笑天因爲自己的未婚妻不願與自己喜結連理,故而寫此爲證,劉笑天保證今生今世決不騷擾歐陽飛碟。至於你對我以及家族造成的羞辱,三年後我自會上昊天宗門與你決戰。

劉笑天

劉笑天瀟灑的寫完,然後揚長而去,只留下所有人一陣長久的沉默與嘆息。

回到房間,幺兒趕緊圍了上來,問長問短,那歐陽家的小女子有沒有欺負你啊?……然後一連竄的問題,劉笑天對着這位關心自己,視他的生命如同自己生命的小女孩子,劉笑天還是心理特別的感激,心理一直在發誓,等自己以後飛黃騰達了,絕對不能虧待這位小女孩。

仔細打量着現在自己所擁有的這具身體,對於前世懂得一點兒中醫的他來說,現在終於確定,原來不是劉笑天不能修煉,而是實實在在在劉笑天小的時候下過一種無色無味,專門能夠致人於無法修煉境界的天下劇毒,這種劇毒要不是自己闖過北,走過南,連見多識廣的劉天也是看不出來。

怪不得所有的人都以爲自己是天生的廢物,但這個下毒的人到底是誰了?劉笑天開始苦思冥想,劉笑天思量了好幾個人,結果都有可能。

不管怎麼樣?對我下毒,以及劉潭,這些仇我一定要報。劉笑天不由得握緊了拳頭,這不是憤恨,而是真正的仇恨,自己佔用了人家的身體,劉天必須現對於自己的這位少爺做點兒事情。

幻化毒,這種只有西域纔有的劇毒,真是很少見,看來爲了害劉笑天,有些人還真是下了不少功夫,要能解這種毒,還真不是一件容易事情,至少得找一種叫做天珠花的花朵,可是天珠花及其少見,只有在一些大森林中才有這種藥物,並且這種藥物十年每開一次話,而且還有大型妖獸守護。

天哪,真是一件難事。但是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總的先把自己的傷只好再說。 「什麼事,」孤鴻子笑著問葉峰,

「天鏡神宗、念師書院和慈航心院的人曾經出手幫我過,我想……」

「你想讓我出手救他們,」

葉峰點頭,

葉青帝等人這才注意到,葉峰居然在輪迴道人的飛船之上,他們都很疑惑,葉峰和輪迴道人究竟是什麼關係,和孤鴻子又是什麼關係,

孤鴻子一笑,轉頭看向了輪迴道人,

輪迴道人沒等孤鴻子說話,就突然開口:「任何事我都能答應,唯獨這件事不行,」

孤鴻子看著葉峰,笑著攤了攤手,

葉峰傳音給孤鴻子:「前輩,天機門的傳人相互掠奪奧義之力,你不會因為我真的不知道吧,」

孤鴻子目光一閃,顯然非常意外,

「如果前輩不肯幫我的話,休息得到我身上的奧義之力,」葉峰冷笑著傳音,

「你在威脅我,」孤鴻子笑道,

「我又豈能威脅到前輩,」葉峰笑道,

孤鴻子一笑,再次轉頭看著輪迴道人,說道:「天鏡神宗、慈航心院和念師學宮的人,你動不得,」

輪迴道人臉色微微一沉,

葉青帝等人沒想到葉峰居然能左右孤鴻子,讓孤鴻子直接和輪迴道人翻臉,

楚項羽等人臉色難看,他們都後悔了,早知道就不應該得罪這小子,

「嘿嘿,這裡還真是熱鬧……」

忽然,一道笑聲傳來,眾人凝目一看,遠方魔氣滔天,一艘巨型飛船破空飛來,船上的人,居然是魂墨等神魔族的強者,

瞧見魂墨,眾人神色皆變,

「魂兄來這裡幹什麼,」輪迴道人笑道,

魂墨笑著說:「魂某來這裡,只是為了一個人而已,」說著他看向了葉峰,

輪迴道人沒有說話,而是露出了莫名的笑容,

「葉峰,跟本座去神魔大陸吧,放心,本座不會虧待你的,」魂墨笑道,

「他不會跟你去的……」孤鴻子笑道,

「今天無論如何我也要帶他走,」魂墨的語氣很堅決,

「想帶走他,你恐怕沒有這個資格,」孤鴻子冷笑,

魂墨嘿嘿一笑,突然抬頭看著輪迴道人,說道:「你要對付六大門派的人,儘管出手便是,孤鴻子交給我就行了,」

輪迴道人笑了,

魂墨又對身邊的人說道:「去抓葉峰,孤鴻子交給我,」說完,他突然出手攻擊孤鴻子,


幾乎同時,神魔族的其他幾個大聖全部沖向了葉峰,

「走,」

小石王一把抓住葉峰,轉身便破空遁走,

神魔族的大聖們追了上去,孤鴻子實力雖強,可一時間也無法擺脫魂墨,根本無法去營救葉峰,至於葉青帝等人,他們已經自顧不暇,更無法幫助葉峰,

……

小石王帶著葉峰衝出了輪迴大陸,他們後方,神魔族的八尊大聖緊隨其後,

「小石王,你跑不掉的,你還是趕快把葉峰交出來吧,」一個神魔族的大聖怪笑道,

說話間,他們已經追上了小石王,

小石王再次讓葉峰躲入了石王劍,然後祭出石王劍殺向了神魔族的大聖,神魔族的大聖們譏笑,全部同時出手,只是一擊而已,小石王就被震得吐血,當場重傷,

「哼,」

這時,天地間妖氣滾滾,蛟魔王、鵬魔王等五大妖聖全部憑空出現,化作妖族本尊,攻向了神魔族的大聖,

「帶老八走,」蛟魔王對小石王大喝了一聲,

小石王一咬牙,御劍飛馳,化作一道劍光消失在了遠處茫茫無際的星空中,

黑暗老祖擺脫了蛟魔王等人的糾纏,追了上去,其餘幾個神魔族的大聖全被蛟魔王等人纏住了,

前方,小石王飛馳了半個時辰后,突然停了下來,在他前方赫然出現了一片浩瀚無垠,猶如一條黑色玉帶的空間裂縫,空間不知有多少萬丈寬,幽深漆黑,

在空間裂縫中,充斥著空間斷層和空間風暴,

「歸墟之地,」小石王猛的一驚,

歸墟之地,乃是輪迴星域第一險地,即便是大聖境強者進去了也有可能隕落,幾乎沒有任何僥倖,

「嘿嘿,你怎麼不走了,」黑暗老祖追了上來,


小石王知道,儘管他能和八斬大聖抗衡,但是面對黑暗老祖,卻沒有絲毫勝算,黑暗老祖這種老輩的大聖,極其強悍,

不過,儘管知道自己不是黑暗老祖的對手,小石王也絕對不會就此認輸,他冷笑一聲,持劍殺向了黑暗老祖,

「轟隆,」

黑暗老祖祭出源術,黑暗之力化作無數黑刃,斬盡一切,令虛空都被斬得扭曲了起來,幾乎粉碎,

小石王全力抵擋,沒多久他的身上便到處都是傷痕,渾身是血,

這場戰鬥註定會非常慘烈,小石王已經全力出手,可任然不是黑暗老祖的對手,

劍內,葉峰緊捏著拳頭,他很自己的力量為什麼這麼弱小,若是自己能再強一些的話,就不至於總是讓人保護了,

「碰,」

小石王重傷,胸膛處被黑暗老祖印出了一個掌印,

「把劍交出來,老夫可以讓你死得痛快些,」黑暗老祖冷笑,

小石王一咬牙,傳音對劍內的葉峰說:「師弟,有石王劍保護著你,你絕對不會有事,因為石王劍便是在歸墟之地孕育出來的,不過你記住,千萬不要深入歸墟之地,」


說話間,小石王轉身把劍直接擲入了歸墟之地裡面,

「不好,」黑暗老祖大驚,沖入了歸墟之地,

石王劍不斷深入歸墟之地,黑暗老祖不斷跟著深入,最終,空間風暴實在太過恐怖,即便是強大如黑暗老祖也不得不暫時退出歸墟之地,

葉峰本想控制著石王劍停下,可是就在這時,歸墟之地裡面的空間風暴變得異常狂暴,直接把石王劍捲入了歸墟之地深處,

石王劍不斷急轉,劍內的葉峰也跟著極速旋轉,暈頭轉向,

這個過程一直持續,彷彿永遠也無法停下來一樣,最終,葉峰直接昏了過去,失去了知覺,

歸墟之地外,黑暗老祖退出來的時候,小石王已經消失不見了,他臉色陰沉的冷哼了一聲, 浮雲山綿延數百里,橫跨整個個龍武大陸南北,是龍武大陸上歷史最久遠,也傳說最多的一座山脈。

曾經在這座神祕的山脈裏不知道磨練出多少享譽整個龍武大陸的高手,也曾經不知道有多少高手在浮雲山一命嗚呼。所以浮雲山是整個龍武大陸人人談虎色變的一座山脈,也是一座修煉之人最嚮往,也最魔幻的一座山脈,據說浮雲山裏面的寶藏不計其數,從洪荒時期到現在不知道出現過多少羨煞修煉之人的絕世寶貝。

浮雲山的魔獸數量之多也是讓整個龍武大陸的修煉之人爲之瘋狂,當然,這山脈裏還有很多的靈獸。

劉笑天獨自一個人走在這荒涼的路上,一面在思緒裏回想着怎麼樣才能得到天珠花,因爲目前最要緊的就是怎樣才能夠回覆身體,然後快速的修煉,只有變強變強再變強,然後你才能成爲爲自己,以及爲以前的劉笑天報仇,不過,對於融合與一體的他們,現在就只有一個地地道道的劉笑天,這一點已經毋庸置疑。

在距離遙遠的一座豪華的房屋裏,一個七十多歲的老頭子正在訓斥着一個漂亮的十五六歲的小女孩,這個小女孩很明顯就是曾經向劉笑天退婚的歐陽飛碟。

老頭子氣急敗壞,吹鬍子瞪眼,貌似爲自己這個孫女不成器的舉動十分的不滿,飛碟啊,飛碟啊,你可知道你這舉動會傷害多少人嗎?

沒有想過,歐陽飛碟堅定的回答道。歐陽飛碟的表情冷漠的跟一塊石頭,雖然在衆人的心目中自己的這位爺爺便是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充滿了神奇性甚至傳說的舉動,可是歐陽飛碟一點兒不感冒。

對於爲什麼當初這老頭子將自己嫁給劉家的那個廢物,歐陽飛碟曾經不止一次的聽說過,劉笑天的爺爺曾經救過自家老頭子一命,爲了報恩,所以不管如何,一定要將自己這位孫女嫁給劉家的一位少爺,本來劉家帥男數不勝數,可是老頭子偏偏看上這樣一位世人皆知的廢物,這點世人根本無法理解,或許,在老頭子的心理這位廢物少爺具有不可告人的祕密,也或是這位老頭子有着預測未來的本領,所有的人都在反對,而老頭子二話不說,答應了這件婚事。


飛碟,我知道你天生修煉天賦極佳,但是不至於狂妄到這種程度吧,你爺爺我是老了,但是對用着這把老骨頭闖了大半個世界的我來說,我心裏還是有一定底細的,這小子的眼神不簡單,我看好他。

爺爺,你就不要說了,我退婚是我自己願意的,那個廢物也願意,雖然不知道那個廢物那次的舉動異於常人,但是不管怎麼說,他是一個標標準準的廢物,爺爺,少女好像能夠琢磨出這位吹鬍子瞪眼的老頭子的心思,現在又撒嬌了起來,不過這麼一來,老頭子的火氣也就已經少了大半了。

十五歲,根本沒有一點修爲,爺爺,你孫女可是未來玄劍宗宗主的繼承人,你說我要是嫁給一位這樣的人,那我以後怎麼能夠挑起管理一個天下一等宗門的重任。

老頭子無法反駁,確實情況是這樣,將這樣一位貌似仙女,有着絕世天才之稱的孫女嫁給那樣的廢物,未來到底怎麼樣?老頭子心理自己也說不清楚。

我不管了,你的事情你自己看着辦?老頭子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最近幾年有一種病痛一直折磨着這位老頭子,只是這種病痛還沒有病入膏肓。

劉笑天開始深入浮雲山,太陽光芒被高大的數目慢慢遮擋,越往裏面走就越有一種荒涼與滄桑的感覺,就像劉天曾經的人生。

前世的劉天是一位標準的武癡,一心要想修煉,然後準備站在武力的巔峯傲視天下羣雄,孰不料半路出了岔子,更可恨的是還被自己心中認爲最好的朋友所出賣,藍八,這個仇我不可能不報吧?劉笑天握緊拳頭, 重生九零年代小山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