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51 Views

桃紅見主子進入,從門裡探出頭看了看門外沒人,快速的關上門。

Written by
banner

白芷見啾啾從chuang上下來,高昂著頭,碩大雪白的尾巴挺直翹在身後。步伐中透著人類的優雅和霸氣,只見他坐在椅子上,看了眼兩人。

「坐。」

白芷坐在祂的對面,打量祂。小巧圓潤的身子透著一股可愛,雪白的毛髮給人疼愛的感覺。頭上的曇花,在祂睜開眼的時候都是以最繁華的姿態盛開,極其美艷。

火紅色的眼眸卻透著一股讓人不敢直視的霸氣,而祂卻還會開口說人類的話,還如此的順暢。

這樣一個融合可愛,靈動,美艷,霸氣,會說話的寵物獸,怎麼看都很特別。

但特別在哪裡,卻怎麼都說不清。

在她打量啾啾的同時,啾啾也發現眼前溫婉恬靜的女子,此刻眼神空洞,渾身的靈氣一時間被抽盡,消失殆盡。

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她產生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 火紅色的眼眸卻透著一股讓人不敢直視的霸氣,而祂卻還會開口說人類的話,還如此的順暢。

這樣一個融合可愛,靈動,美艷,霸氣,會說話的寵物獸,怎麼看都很特別。

但特別在哪裡,卻怎麼都說不清。

在她打量啾啾的同時,啾啾也發現眼前溫婉恬靜的女子,此刻眼神空洞,渾身的靈氣一時間被抽盡,消失殆盡。

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她產生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

桃紅見小姐半天不說話,只一個勁的看著啾啾大人,深怕啾啾大人生氣不幫主子。

「小姐,時間不早了。」

白芷從恍神中回過神來,語氣溫和。「你真的願意幫我嗎?」

「你救了我。」

白芷臉色瞬間黯然了下來,起身轉身往門外走。

啾啾不懂了,自己願意幫她,她為什麼還不高興。

桃紅急了。「小姐,啾啾大人願意幫您,您為什麼不要。如果沒他的幫忙,您難道要一輩子受那賊人的侮辱。玷污。城主大人夫人,白氏一族永不見天日嗎?」

桃紅的語氣越來越大聲,越來越尖銳。

那尖銳的話語一字一句,就如一把把尖銳的匕首,一次次刺向自己的心間。

那麼疼,生疼的讓她無法呼吸,疼的讓她想殺了如此無能的自己。

可她不能,縱使一輩子活著受他糟蹋,侮辱。她也要活著,那人說過只要自己敢傷害自己一分,他便會傷害自己的父母千倍百倍。

「夠了,夠了。我是活著窩囊,我只恨自己當初沒認識他。我只恨自己當初為什麼選擇煉藥術,而不是選修靈力。我恨自己為什麼那段時間要遠行,我恨,我恨自己。恨自己的無能,恨自己的一切,甚至恨自己這骯髒的軀體。但我絕不要任何人的可憐,我一定會有自尊的救出自己的族人,殺掉他。」

恬靜的臉上掛滿淚珠,但眼神已沒了當初的恬靜,猩紅的雙眼布滿仇恨堅定的看著遠方某人的寢宮。

桃紅緊緊的抱著主子。「小姐,奴婢錯了,奴婢不該說剛才的那些話。奴婢該死,奴婢這就打自己。」揚起手狠狠的打在臉上,一次比一次狠。

清脆的巴掌聲,讓整個房間透著一股壓抑的感覺。

啾啾一躍而上白芷的肩膀,揚起爪子直接狠狠的打向白芷白凈的臉上,臉上瞬間多出了幾道深深的抓痕。

這一刻時間彷彿靜止了,桃紅手高高揚起頓在空中,只是愣愣的看著。

白芷表情錯楞。

啾啾目視著她的眼眸,直探進心底。

見她漸漸冷靜了下來,才開口。聲音低沉透中透著不可抗拒的氣勢。「你認為我是在可憐你?」

白芷。「……」

啾啾接著說道:「我為什麼要可憐你,你哪點值得我可憐。是你幸福的童年還是你健在,疼你寵你,視你如命的雙親。又或者是你有個衷心於你,縱使在如此情況下還不離不棄的丫鬟。還是你已成為人,讓我可憐你。你可知道就我說的這幾點,無論哪一樣都是有些人夢寐以求窮極一生都無法得到的。」

眼神轉變凌厲的看著她。「你沒有資格讓任何人同情你。」 「我跟你合作不是為了你,而是為了自己早日出去找到主子。」那次他清晰的感覺到主子有危險,不知道如今如何了。

桃紅怒而站起身,怒瞪著祂,不滿的呵斥。「你憑什麼這樣說小姐,我不准你這樣說她。」

啾啾從白芷的肩頭跳了下來,邁著高貴的步伐,昂頭翹尾眼神直視著前方,一步步走向chuang邊。

桃紅見祂不搭理自己,更加的生氣,最多的還是心疼小姐。小姐突然如此遭遇,還被人如此羞辱,縱使祂靈力再高也不行。


緊跟其後,誓要跟牠討要個說法。「我要你跟小姐道歉。」見祂不搭理自己,只是懶懶的躺在榻上。

再次開口。「我要你跟小姐道歉。」

「我要你跟小姐道歉。」


白芷緩緩轉身。「桃紅。」

「小姐,祂口不擇言,你莫放在心底。我這就讓祂跟你道歉。」

「祂說的沒有錯,是我太過於軟弱。一向被爹娘保護猶如溫室里的花朵,突遭劫難,我就如此頹廢不振。我擁有了太多美好的東西,我,現在該是我報答他們的時候了。」

緩步來到塌邊,桃紅快速的搬來一張椅子,白芷坐在椅子上。「依您之言,我現在該怎麼辦?」

啾啾從榻上起身端坐在榻上,直視著她的眼神,見她空洞的眼神終於從內心深處升起了一絲對生的渴望,總算安下心來。

「首先,我要做你的專寵。」

「做我的專寵??」白芷疑惑的看著祂,不解祂話中的深意。

桃紅開口說道:「做小姐的專寵,豈不是暴露了你,這樣不好。」

啾啾看向白芷,悠悠的說出一句話。「大隱隱於市。」

白芷略一思索,豁然開朗。「好。」

「擇日不如撞日,現在就帶我出去逛逛。」

白芷不可置信再次重複一遍。「現在?」

「當然。」說話間啾啾已然跳上了她的肩頭,示意她帶自己出去。

桃紅雖然不解,但小姐都同意了,她只能支持。

啾啾在她的肩頭,步出房間,就瞬間感覺到暗處的身影。以前祂都沒感覺到,看來是跟她來的。

附在她的耳邊,以著只有兩人能聽見的細微聲音說道:「你裝作看向別人,跟桃紅說話。」

白芷喚來身後的桃紅。「桃紅,你看今晚月色不錯,我們去蓮花池邊走走可好。」

「好,小姐,您慢走。」

啾啾在她耳邊小聲的說道:「剛才有個人悄悄離開,你身後跟了二十三個暗衛,都是大靈師級。」

白芷心中會意,看來那人真是看得起自己。跟蹤自己竟然派來這麼多大靈師級別的人來就為,守住自己這一個無任何靈力的煉藥師。

這個城鎮,有十萬八千三百六五十人,其中就有六萬是煉藥師。

其餘的四萬多沒煉藥師先天體質者,則煉靈力。但這個城鎮或許因為祖先曾經誓言的原因,煉藥技術不斷的突破,但靈力卻怎麼都無法突破。

四萬多人窮極一生只在靈者之上的靈師瓶頸徘徊,只有幾千個少數人達到大靈師的級別。

她那次在外界撿來的桃紅和他是另外,達到靈王和靈宗的級別。 透過清冷的月色,蓮花池敷上一層清冷的凄美。

兩人一獸漫步來到蓮花池涼亭上,桃紅立於小姐身畔。

白芷裝作認真的欣賞蓮花池畔的夜景,啾啾附在她的耳邊低語。「要想解救現在的局面,唯有你翻身為王。「

翻身為王?這幾個字在心間激起猛浪,她從來沒想過這些,她只想回到以前,但願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夢境。

「翻身為王,必須要臣子的臣服。雖然你這只是一個城鎮,城主也等同於外界的帝王。你只有取得臣子的臣服,才能一舉擊敗他。你想想有誰是最忠誠於你爹爹,娘親的。」

啾啾的細微的話語在耳邊徘徊,卻在心間留下了重重的一擊。

隨即豁然站起身,眼神堅定的看著遠方。「桃紅,回房。」

「是,小姐。」

桃紅拎著燈籠盡職的站在小姐的身畔,幫小姐照清前方的路。眼神偶爾側視身邊的小姐,總感覺小姐有些地方不一樣了。

幾人回到房間,桃紅幫小姐洗漱更衣,服侍好小姐就寢就悄悄的退了下去。帶上門,在房間的側殿睡了下去。

白芷猛然間睜開眼,快速而又小心翼翼的穿戴好與平日不同的純黑素衣。


白芷穿戴整齊見房內出現一龐然大物,似有些熟悉。

啾啾開口。「坐上來。」

啾啾開口,她才認出眼前的龐然大物竟然是啾啾,現在不是問的時候,二話不說直接坐在祂的背上。

「抱緊,別摔下去了。」

「好,可是門外那些暗衛如何甩掉。」

「那些阿貓阿狗,不礙事,坐穩了。」說罷人就化作一道白影,從窗戶一躍而出。

門外隱藏在各處的暗衛,感覺到眼前白影一晃。

「小李,你剛才有沒有看見什麼東西過去。」

小李不耐煩的回道:「小唐,我看是你眼花了吧!哪有什麼影子。」

「是嗎?」小唐也不太確信剛才自己是不是眼花,但隨即想想裡面的人手無縛雞之力,也隨即釋然了。

白芷緊緊的抱住啾啾的脖子,只感覺到自己彷彿在空中飛馳,疾風從臉頰處掃過,疾風讓髮絲在空中飛舞。

很快啾啾就來到一處府邸,立在一旁。「可是這裡。」


抬頭看著眼前的府邸,眼帘低垂掩飾住眼中的黯然傷神。「是,只是不知道陳伯伯還會不會幫我。」

「是就好。」說罷,直接馱起他從旁邊的牆壁直接一躍而入,直接來到一處最大的房內。

陳耿坐在書桌前,手中拿著一卷竹冊,眼神卻是黯然的眺望著遠處。

「白芷小姐,居然來了,就出來吧!」

白芷從暗處走了出來,啾啾依然是龐然大物的模樣跟隨其後。


白芷立於他的面前。「陳伯伯。」

「坐。」

白芷依然坐在他的對面。「陳伯伯,我這次來是來請您幫我的。」

「白芷小姐,承蒙您還尊稱我一句陳伯伯,就您這一句話我陳梗就該為您赴湯蹈火。可是,白芷小姐您可還記得我有一子。」

「陳伯伯,說的可是陳榕?」

「是,你可知他現在在何處。」拿起旁邊的毛筆,在白紙上寫著陳榕二字,字體蒼勁有力,但末尾那一筆,卻帶有濃濃的無奈和感傷。 「白芷小姐,承蒙您還尊稱我一句陳伯伯,就您這一句話我陳耿就該為您赴湯蹈火。可是,白芷小姐您可還記得我有一子。」

「陳伯伯,說的可是陳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