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43 Views

「鬼佛前輩,實不相瞞,我來自聖仙界,是軒宇樓的樓主,同時也是天丹城城主的弟子,我這次來聖佛界,就是聽說聖佛界出產煉製九九金丹的仙材九陰水和九陽花,專程來收集九陰水和九陽花的,要是能夠收集到這兩種仙材,我就能夠煉製出九九金丹,前輩既然加入我的宗派,以後煉製出九九金丹,肯定有你一份兒,」拓跋野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宗主,還未請教你的尊姓大名,我們屬於什麼宗派,」鬼佛問道,

他沒有太興奮,因為他知道要收集齊九九金丹的仙材多麼不容易,他壓根沒有抱什麼希望,

拓跋野知道鬼佛不相信他的話,他也沒有在意,也沒有做任何解釋,日久見人心,等他煉製出九九金丹,相信鬼佛會佩服得五體投地的,

「我叫軒宇,軒宇樓樓主,另外我還有一個宗派,不便說出來,你以後自然會知道的,」拓跋野說道,

「軒宇樓主,鬼佛有禮了,」鬼佛行禮拜見,


拓跋野笑道:「鬼佛前輩,千萬別行此大禮,我說過讓你成為宗派的高層,你可以隨意一些,千萬不要受到約束,」

「樓主,那我們接下來是不是把六陽真火收取了,」鬼佛問道,

「糟糕,把正事忘了,別被人捷足先登了,」拓跋野連忙說道,

「走,」鬼佛直奔火焰山,

拓跋野施展出空間瞬移,一馬當先到了有六陽真火的火焰山入口處,

他沒有馬上進入火焰山內部,因為他發現有人正在試圖收取六陽真火,

「樓主,為什麼不進去,」鬼佛也趕到了,

「別急,裡面有人在收取六陽真火,我們看看情況再說,」拓跋野小聲說道,

「竟然被人搶先一步,真是可惡,我們馬上進去,否則來不及了,」鬼佛更加焦急,

拓跋野笑道:「放心吧,六陽真火被大陣禁錮,一般人想破開大陣沒那麼容易,」

他們隱藏起來,仔細查看火焰山內部的情況,


正在收取六陽真火的是凌華,他還帶來了三名幫手,都是玄仙境巔峰強者,、

四人一起努力破陣,想要收取六陽真火,只是他們不擅長破陣,沒有找到陣眼,結果是費力不討好,還遭到了六陽真火的攻擊,

六陽真火威力巨大,四名玄仙境巔峰強者都是灰頭土臉的,狼狽無比,

「真是想不到,禁錮六陽真火的大陣如此厲害,」鬼佛震驚道,

拓跋野嘆道:「是啊,也不知道是什麼人物禁錮了六陽真火,反正我們收取了六陽真火,會有因果纏身,」

佛門講究因果,拓跋野也算是入鄉隨俗,

「樓主,禁錮六陽真火的人肯定是厲害的人物,我們真的要沾染因果嗎,」鬼佛明顯有些害怕了,

修佛之人,最怕沾上因果,一個因果報應、報應不爽,

拓跋野不是修佛之人,不管那麼多,何況六陽真火對他太重要了,

雖然他已經有了冰眼火,也能夠進化成為神火,可跟六陽真火一比,冰眼火就不算什麼了,

他是仙器師、仙丹師,六陽真火對他幫助巨大,絕對不能錯過這樣的機緣,

拓跋野感覺自己最近運氣越來越好,難道是修鍊佛緣的功勞,他不敢肯定,

不管怎麼樣,機緣到了,要是不去收取六陽真火,那才是對不起自己,

「鬼佛,你放心,我去收取六陽真火,因果是我來承擔,」拓跋野說道:「對方強者不少,待會兒你負責把他們引出去,我來收取六陽真火,」

「沒問題,他們四個一起上,也不是我的對手,」鬼佛雖然輸給了拓跋野,信心還是很充足的,

不管怎麼說,他已經都是縱橫天下的人物,當然不會輕易喪失鬥志和信心,

拓跋野非常滿意:「鬼佛前輩,那就全靠你了,你只要拖延一些時間,我收取了六陽真火之後,馬上通知你撤離,我不宜現身,就不出現幫你脫身了,」

「什麼時候動手,」

鬼佛迫不及待,他性子比較急躁,

拓跋野看了看火焰山內部的情況,四名玄仙境巔峰強者還在破陣,他們的力量消耗不少,

他沉吟片刻,說道:「鬼佛前輩,十分鐘之後你就殺進去,然後想辦法把他們都引出去,」

「好,」

十分鐘眨眼就過去了,凌華他們消耗更大,還是沒能破陣,

鬼佛掐準時間,沖了進去,

「凌華,想不到你又回來了,還帶來了幫手,」

「鬼佛,你竟然還在這裡,」凌華嚇了一跳,震驚無比,想到身邊還有三大幫手,他才冷靜下來,

「你就是鬼佛啊,果然跟鬼一樣,今天你遇到了我們,要變成真鬼了,」一臉橫肉的男子冷哼道,


凌華說道:「杜兄,千萬不可大意,鬼佛實力很強大的,」

「凌華兄弟,就算鬼佛很厲害,如今面對我們四人,他也有來無回,」

鬼佛冷笑道:「就憑你們想要殺我,簡直是做夢,這裡放不開手腳,我們出去大戰一場,誰獲得勝利,六陽真火就歸誰,」

「好啊,先解決了你,再也沒有人跟我們爭奪六陽真火了,」滿臉橫肉的男子霸氣十足,

鬼佛飛出火焰山,他要完成拓跋野交給他的任務,把四名強者引走,

凌華沒有下定決心,另外三人卻緊跟著飛了出去,他也無可奈何,只得跟著飛了出去,

鬼佛心想拓跋野破陣動靜肯定不小,所以把凌華他們帶到遠離火焰山的地方,不讓他們聽到破陣的動靜,

凌華他們沒辦法,只有跟了過去,等鬼佛停下來,四人馬上包圍了鬼佛,

這些人還是怕鬼佛的名頭,所以根本沒有講江湖道義的想法,

鬼佛也沒有在意,他做好了大戰的準備,之前跟拓跋野戰鬥,他憋屈無比,現在正好發泄一下,凌華四人成為了他發泄的對象,

「動手吧,我讓你們看看我鬼佛的實力,」他有些迫不及待,

凌華冷聲道:「一起上,殺了他,絕對不能讓他逃脫,」

鬼佛報復心很重,曾經滅掉一個大宗派,凌華害怕,所以要斬草除根,不讓鬼佛逃脫,

其他三名玄仙境巔峰強者也不傻,知道鬼佛的事迹,也都下了殺心,

四人配合還挺默契,竟然一起出手,各自施展出看家本領,全力以赴,為求速戰速決,

「鬼魅佛影,」鬼佛也施展出絕招,八個人影大戰四名玄仙境巔峰強者,激戰正酣,

拓跋野看到鬼佛跟凌華他們動手了,也進入了火焰山,準備收取六陽真火,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拔刀相助


拓跋野喚出了凰羽麟、鳳陽、火鳳,說道:「你們布陣,防止六陽真火逃竄,我來破陣,」

禁錮六陽真火的大陣經歷很長時間,已經有些鬆動,加上凌華他們猛攻了一陣,如今破陣已經變得不難了,

何況,拓跋野還知道陣眼,他獨自破陣完全沒有問題,

只是六陽真火已經有靈性,一旦脫困,肯定會逃竄,

只有凰羽麟他們布陣,才能攔下六陽真火,

一切準備妥當,拓跋野開始破陣,

他藉助破法透明珠,破陣變得很輕鬆,沒有耗費什麼力氣,就破除了禁錮六陽真火的大陣,

大陣剛破,六陽真火化為六個太陽衝天而起,要脫困而逃,

「攔下來,」

其實,不用拓跋野命令,凰羽麟、火鳳、鳳陽都施展出了看家本領,用火焰跟六陽真火對抗,用陣法防止六陽真火逃走,

他們的火焰等級更高,雖然修為差了一些,三大火焰聯手,還是壓制住了六陽真火,

拓跋野非常高興,親自出手,施展出神煉之道,開始煉化六陽真火,

六陽真火也跟寶物一樣,只要被煉化了,就能夠乖乖聽話,成為他的一件寶物,

只是六陽真火很頑固,神煉之道煉化下,也堅持了一個多小時,最終才被他煉化成功,

他還真有些擔心,怕鬼佛堅持不了那麼長時間,

等他煉化六陽真火之後,神念之力查看之下,頓時很驚訝,

鬼佛沒有不支的現象,反而越戰越勇,讓凌華他們四人吃足了苦頭,

「鬼佛真是厲害,竟然能夠大戰四名同級強者,」拓跋野震驚無比,

他能夠擊敗鬼佛,那是因為如來聖掌剛好克制鬼魅佛影,要不然還沒有那麼容易,

鬼佛強大,拓跋野就高興,

如今六陽真火已經到手,他也不想浪費時間,他快速離開火焰山,並通知鬼佛脫身離去,

「凌華小兒,老夫不跟你們玩了,」鬼佛抽身而出,然後朝天絕火焰山外面飛去,

「不要追了,收取六陽真火要緊,」凌華攔住另外三人,說道,

鬼佛很快跟拓跋野會合,一起闖出了天絕火焰山,而凌華他們回到火焰山內部頓時傻眼了,因為六陽真火已經不見蹤跡,

「可惡,我們上當了,鬼佛竟然有幫手,趁我們跟鬼佛大戰,把六陽真火收走了,」凌華怒道,

「凌華,看來此事我們要宣揚出去,讓所有人都尋找鬼佛蹤跡,就算我們得不得六陽真火,也不能讓鬼佛好過,」

「不錯,鬼佛算計我們,也怪不得我們了,六陽真火的消息傳開,相信聖佛界的人都會動起來,尋找鬼佛的蹤跡,」

凌華沉聲道:「好,必須要讓鬼佛得到六陽真火的消息儘快傳遍聖佛界,要讓他無處藏身才好,」

四人出去之後,馬上宣揚起來,把鬼佛得到六陽真火的事情告知天下人,

拓跋野和鬼佛剛剛開始還沒有在意,他們進入城池之後,聽到很多人都在議論鬼佛得到六陽真火的事情,他們才了解情況,

「鬼佛前輩,看來你只能在我的仙府之中修鍊了,」拓跋野嘆道,

他本來想讓鬼佛跟隨左右,能夠時刻請教鬼佛,

鬼佛對聖佛界熟悉無比,有鬼佛指點一二,對拓跋野幫助是很大的,

現在沒辦法了,只有讓鬼佛躲藏起來,不能現身了,

「好,」

鬼佛進入幽冥仙府之中修鍊,拓跋野安頓下來,也進入了幽冥仙府,

「鬼佛前輩,你應該記得我此行來聖佛界的目的吧,」拓跋野笑著說道,

「收取九陽花和九陰水,」鬼佛答道,

拓跋野點頭道:「不錯,我必須得到九陽花和九陰水,要不然有九陰竹和九陽花的根莖也可以,鬼佛前輩常年四處闖蕩,應該知道什麼地方出產過九陰水和九陽花,你且告訴我,我都要去看看,哪怕有一絲希望也不能放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