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100 Views

裴娜氣的差點跳腳,這個小破孩!回去再收拾他!

Written by
banner

裴娜收回目光,看著葉簡汐問:「簡汐,洛琛怎麼樣了?」

「他……情況不怎麼好。」

葉簡汐聽到『洛琛』的名字,神色黯淡了下來。

裴娜跟她一起長大,自然了解她的一舉一動,見她這樣,心也跟著緊張了起來,回來之前她就聽溫如意提到過,慕洛琛的情況很糟糕。

可那時她以為,再糟糕能糟糕到哪裡去?

現在醫學那麼發達,只要不是癌症之類的絕症,大多能治好。

但事情顯然不是她想的那麼簡單。

裴娜想問葉簡汐,慕洛琛到底是怎麼了,可看著身邊站著的楊樂,還是把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有些話……

只適合私底下說。

「簡汐,你別太擔心,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裴娜想了想說。

葉簡汐扯了扯唇角,露出一個苦澀的笑容,所有都不會好起來了……除非現在有人肯捐出心臟,洛琛還有一線生機,不然怎麼可能呢?

葉簡汐心裡難過到極點,可想著裴娜好不容易回來,也不想掃了她的興緻,就沒再繼續這個話題。

「裴娜,你這次回來,留在市裡,還是繼續去支教?」

葉簡汐岔開了話。

裴娜說:「我還是留在市區吧,雖然我很喜歡那裡,可這裡畢竟有你跟如意,我捨不得你們嘛。」

「嗯,你回來也好,省的我們挂念,趁著這段時間,也能參加如意的婚禮。」

裴娜臉上揚起笑容,「嗯!」

……

兩人聊了一會兒,葉簡汐看著時間差不多了,跟裴娜說:「阿琛要吃藥了,我先回病房。」

「那我跟你一起,順便去看看洛琛。」裴娜挽著葉簡汐的手,扭頭又對楊樂說,「阿樂,你去外面等著我吧,我很快就出來。」

楊樂有些不情願。

可裴娜堅持。

他撇了撇嘴說:「那你快點。」

「你放心啦。」

裴娜頭也不回的擺了擺手,拉著葉簡汐往電梯口走。

進了電梯,裴娜側過頭,盯著簡汐紅腫的雙眼問:「簡汐,洛琛到底怎麼了?」

葉簡汐沉默了幾秒說,「他的心臟出了問題,醫生說,他只剩下一個月了……」

一個月……

裴娜緩了好幾秒,勉強笑著說,「在開玩笑吧?」

慕洛琛那麼健康的人,怎麼可能只剩下一個月的時間?

葉簡汐靜靜的望著裴娜不說話。

裴娜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掛不住,她明白……簡汐拿什麼開玩笑,都不會拿慕洛琛的命開玩笑。

出了電梯,兩人安靜的往病房走。

走到門口,護士端著葯盤,剛好走過來。

見到葉簡汐,護士打了一聲招呼。

葉簡汐把葯接過來,推開門走了進去。

病房裡,慕洛琛依靠著床頭,安靜的看著書,聽到門口傳來聲音,他目光幽幽的望著門口。

門打開,葉簡汐的身影映入眼帘。

他輕輕的把書放在手邊,問:「回來了?」

「嗯。」

「……婚紗還可以嗎?」

慕洛琛問的艱澀。

葉簡汐心口一堵,轉身把托盤放在落地柜上,背對著慕洛琛回答:「挺好的,就是那天我們看到的那件。」

「什麼婚紗?如意的婚紗嗎?簡汐,你跟如意去挑婚紗了?」

裴娜跟在葉簡汐後面,聽到兩人的談話問。

慕洛琛聽到裴娜的聲音,這才注意到,剛才跟在簡汐身後的人,不是護士,而是裴娜。

葉簡汐把托盤放在桌子上,抽回手抬眸望著裴娜,一字一句的說:「不是如意的婚禮,是我的,我跟洛琛已經離婚了,過幾天,我會跟查理結婚,到時候,裴娜你可要過來。」

「什麼?你說什麼?你為什麼要跟洛琛……離婚?還有查理,是怎麼回事,我怎麼聽不明白。」

裴娜像是被人打了一棍子,腦子懵懵的,反應不過來。

葉簡汐說:「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結婚的事情,早晚都要讓裴娜知道的,與其讓她從別人的口中知道,不如她直接告訴裴娜。

裴娜依舊一頭霧水。

一旁靜默的慕洛琛,忽然開口說:「是我決定跟簡汐離婚的,裴娜,等我走以後,請你多多照顧簡汐。」

裴娜看了看葉簡汐,又看了看慕洛琛,憋了好一會兒說,「你們是不是瘋了?結婚不是兒戲,你們怎麼能說離婚就離婚?」

當初一再的被騙,她一度不相信這個世界有真正的愛情。

是看著慕洛琛跟簡汐,她才有信心重新開始的。

可現在,兩個人竟然要離婚了?

還是慕洛琛提出的!

這到底算怎麼回事?

慕洛琛病重,簡汐不是應該陪在慕洛琛身邊嗎?

為什麼這個節骨眼結婚?

這要是被別人知道了,不得戳著簡汐的脊梁骨罵!

曦狂:青春紀 裴娜響了好一會兒,狠狠地說:「不行,簡汐你不能離婚,最起碼不能在這個時候離婚。」 不能離婚。

這句話,她在心裡跟自己說了無數遍。

可這是阿琛最後的心愿,也是他臨走之前,最後的牽挂。

她怎麼忍心跟他說半個『不』字。

「裴娜,這件事我們已經決定了。」葉簡汐垂下眼帘,「而且……我跟阿琛在前幾天就離婚了。」

裴娜對上葉簡汐哀傷的目光,心頭又氣又無奈。

婚姻是兩個人的事,她再怎麼關心簡汐,也不可能代替簡汐跟慕洛琛決定事情。

現在既然離婚了,那她多說無益。

裴娜住了口,可整個人感覺都不對了。

又在病房裡呆了一會兒,忽然站起來對葉簡汐說,「我先走了,阿樂還在外面等著我,改天見。」

「嗯。」

送走了裴娜,葉簡汐關上了門,轉身走到慕洛琛跟前,坐在床邊,握住他的手,靜默無聲。

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再握住他的手多久。

……

離溫如意訂婚的日子越來越近,慕洛琛的情況時好時壞的。

葉簡汐陪著慕洛琛的同時,忙起了結婚的事情。

跟查理結婚,並不像表面那麼簡單,說結婚就能結婚。

要通知瑞典那邊,說通他父親,還有籌措和他身份等級相符規格的婚宴……

哪怕查理盡量攬去了大部分事情,葉簡汐還是要處理不少的事情。

每天瑞典大使館那些人,打來電話詢問她,相關的事情,以及讓她簽署一些東西。

勉強打起精神應付這些事情,葉簡汐還是感覺自己越發的心交力瘁。

像是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整個人被掏空,只剩下了軀殼……

訂婚這天轉眼便到。

訂婚宴在晚上七點舉行,容家請的人不算多,只有最親近的一些人。溫如意自從被溫父鬧過之後,就跟溫家斷絕了往來,請來的只有自己的外婆家的一些親戚,以及葉簡汐、裴娜幾個好朋友。

宴會的賓客,零零總總的有近百來人。

葉簡汐早早的換好了衣服,到慕洛琛病房裡去找他。

推開病房的門,護士正在給慕洛琛套上西裝外套。

他這段時間瘦的很快,以前貼身的西裝,現在穿上去,看起來空蕩了不少,陽光穿過窗戶,在他的身上鍍了一層淡淡地光圈。

葉簡汐看著眼前的一幕,有種他隨時會隨著空氣消散的錯覺。

晃了晃眼睛,把腦海里亂七八糟的猜想甩去,葉簡汐走上前接過護士手裡的衣服說,「你先下去吧,我來。」

護士退到了一邊。

葉簡汐動作輕柔的給慕洛琛穿上外套,仔細的整理了下他領口的領帶,「等下到了那邊,你先去休息室休息,那裡梁醫生隨時等著,萬一出了狀況,也方便急救、等訂婚典禮差不多開始,你再過去吧。」

慕洛琛俯首看著她,「嗯。」

葉簡汐將領帶整理好,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好了,我們走吧。」

拉著寬厚溫熱的手,她轉身要走。

但走了兩步便停了下來,因為慕洛琛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葉簡汐疑惑的望著他,「阿琛?」

「簡汐,今晚你別跟我一起參加訂婚宴了。」

慕洛琛高大、修長的身影,擋住了她眼前的陽關。

葉簡汐一滯:「為什麼?」

慕洛琛一點點的拉開兩人交握的手,抬手順了下她垂落在鬢角的髮絲,認真的說:「在外界看來,我們已經離婚了,你若是跟我一起去,少不得會多一些風言風語。今天是如意跟子澈訂婚的日子,我不希望媒體把焦點對準我們。」

葉簡汐聞言,眼裡的光亮一點點的湮滅。

死一般的沉默了許久,葉簡汐最後小聲的掙扎,「……可是,現場不會有媒體,如意他說了,子澈不會安排媒體進去的。」

「哪怕他們不允許,那些媒體也會有辦法,捕捉到消息。」慕洛琛聲音堅決。

媒體不會錯過容子澈的訂婚典禮。

一旦他們一同出現,絕對會是全場的焦點。

葉簡汐明白,心口一陣陣的緊縮,「我知道怎麼做了。」

「你跟……查理一起去吧,他會好好照顧你的。」

慕洛琛低聲說。

葉簡汐抬眸看著他淡漠的面容,滿心酸澀。

她理解他不肯跟她一起去的理由……

可為什麼,還要把她往查理的身邊推。

如意結婚的日子,她只想一個人靜靜的去祝福她,也不可以嗎?

葉簡汐唇瓣動了動,想要說話。

可話到了嘴邊,又咽了回去。

既然是阿琛要求的,那她便聽他的話。

葉簡汐沉默的轉身退出房間。

慕洛琛望著她的背影,眼眸的深處多了几絲揮之不去的陰霾……

……

從病房裡出來,葉簡汐給查理打了一通電話,問他可不可以陪著自己去參加如意的訂婚典禮。

查理沒有任何猶豫,答應了下來,只是可能要晚一些,因為他手頭上還有幾份重要的文件等著簽署。

葉簡汐告訴他沒關係,自己可以一個人先過去。

掛了查理的電話后,葉簡汐便坐上了車。

車子緩緩地駛離醫院,葉簡汐失神的望著車窗外,忽然沒了去參加訂婚典禮的興緻,想到要跟洛琛假裝像陌生人一樣,對待彼此,她就覺得胸口壓著沉甸甸的石頭,無法喘過氣來。

六點半,車子準時停在了酒店前面。

酒店的侍應生,打開車門。

葉簡汐深吸了口氣,調整好了面部表情,一步步的從車上走下來。

周圍的賓客絡繹不絕的走下車,酒店裡燈火通明,舒緩而流暢的鋼琴聲響徹整個大廳。

整個世界似乎都在高興。

唯獨她的世界荒涼一片。

「簡汐!」

裴娜的聲音響起來。

葉簡汐側眸,恰好看到她站在噴泉池前,裴娜穿了一身淡綠色的抹胸禮服,頭髮挽了起來,顯得淑女了許多。而她的身側,站著那天見過的楊樂,脫去了白襯衫和牛仔褲,今天的楊樂穿了一身筆挺的西裝,雖然臉尚且有些稚嫩,但不得不說,他穿上這身西裝還是挺帥氣的,或許等他再長開一些,會禍害不少的女孩子。

「你怎麼一個人來了?陪著你的人呢?」

裴娜掃了一眼,見葉簡汐身邊沒人陪著,不由得有些奇怪。

就算慕洛琛沒陪著,也應該有查理吧?

好歹簡汐是孕婦……

「查理,他有些事情,要晚一些才來。」葉簡汐扯起一抹笑容,淡淡地解釋。

裴娜撇了撇嘴,要開口抱怨。

葉簡汐不想討論查理的事情,便搶在她前面說,「怎麼是楊樂陪著你來的?那位醫生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