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73 Views

不過此刻,結界之外,那些觀看的人兒已經來不及細想,因爲,拳掌已經相碰。

Written by
banner

事情超脫了衆人的想象,那拳掌揮出之際,聲勢浩瀚壯大,可相碰之時,卻寂靜如毫無漣漪的湖面一般,就連原狂暴的氣流也隨之平靜,彷彿四周無時無刻存在的寒風也寂靜了一般。

場內異常安靜,安靜到令人可怕,只見衆人忽然變得目瞪口呆起來,原來,他們在這寂靜之中,發現一絲異常。

只見拳掌交碰間,幾道色彩斑斕的光華正悄然較勁着,單單只是肉眼,便能察覺其中所蘊含的恐怖威力。

“武意返璞歸真,威勢內斂!他們兩人居然都做到了!還有,那三色源力,居然如此恐怖,奪鳩才兩儀境界啊!就能與四宿境界,竅穴宿的王雙力敵,這就是融合後的威力嗎!”天霸等眼明人暗中心驚,感嘆奪鳩的逆天同時,也有一絲擔憂。

因爲奪鳩的命運,他們也無法定然,如此逆天,鬼知道,那無道的賊老天會不會妒忌。

天才最怕天妒忌,因爲不知何時,那賊老天會暗中佈下殺手,等着人鑽進去。

回到結界內的戰鬥,雖然,兩人看起來彼爲平靜,彷彿很輕鬆一般,但實際上,卻是兇險萬分,他們額頭之上,不約而同的留下了暴雨般的汗珠。

此時,心中最爲震驚的莫過於與奪鳩交手的王雙,他神色複雜,心中感慨萬分。

“好厲害,這三色源力居然有如此威力!居然能夠與我這‘道紋’催動‘武意’的一掌旗鼓相當,這實在是!”想到這些,他心中一陣惱怒與羞愧。

因爲他能夠感覺到,這三色源力的威力遠遠不止這些,只是奪鳩境界太差而已,當即,他心中嘆息,眼神轉化爲冰冷。

“我不能敗!”他心中喃喃念着,同時,他也下定了決心,因爲他終於要使用出自己的殺手鐗,只爲了取得勝利。

只見他微微閉眼,全身上下忽然出現一粒粒白色光點,直接穿過那遮擋的藍色大衣,耀眼的閃爍着。

同時,一股股蔚藍色的源力從他身體個大竅穴之中流入出來,這忽然的舉動居然讓其掌心之中的‘道紋’飛速運轉起來,那幾縷‘道紋’發出耀眼的光芒,一閃一閃,煞是好看。

有人常說,最美麗的事物,便是最危險的,這句話此刻用來形容這閃爍的‘道紋’,那是最合適不過。

眨眼間,王雙右掌爆發出一股力道,原本旗鼓相當的局面頓時被生生改變,奪鳩的身軀再次向河流之底沉了沉。

此刻,那翻滾的河流已經淹蓋到奪鳩脖子處,他隨時隨地都能品嚐到那帶着星點泥沙的污水。

滔滔河流,此時的奪鳩視線之中只有眼前的王雙,他不敢分心,因爲害怕好不容易穩住的局面就此改變,但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奪鳩他遲早也會因爲右臂的壓力,而沉入河流下方得泥沙之中,這與輸沒有任何區別。

奪鳩不信這個邪,就算失敗,他也要敗的體面一些,也要得到對手以及觀看者尊重。

當即,他想到一個很老卻很實用的辦法,不過這樣下來,他也會受到一定的內傷。

不過此刻的情形已經不容他多考慮,當即,奪鳩一咬牙,猛然催動體內剩餘不多的源力,他突然逆流源力原先的軌跡,猛的朝着上放衝擊而去。

此時,他只想到一個注意,那就源力逆流,刺激腦海內,目前不能催動的源珠,使得其分出少許力量。

片刻間,奪鳩全身的所剩不多的源力開始瘋狂的朝着奪鳩大腦內的腦海衝去,那原本有些狹小的腦海之門,頓時被衝破,擴大了數倍。

他額頭之上出現一個細小的坑窪,只是這一切,他都未曾發覺,只因爲,那種感覺實在太痛了,彷彿頭顱要炸開一般,痛的奪鳩心中破口大罵。


此刻,那懸浮於其腦海之上,擴大數倍,水桶粗的九縷紋路緩慢的散發着九色光華,煞是好看。

奪鳩體內的暗藏的三色源力,不,四色,還有一種隱藏很深的陰暗烏黑色源力,這四種源力衝入擴大幾倍的腦海之門,好比氾濫的江河一般,一發不可收拾。

直接朝着九色源珠衝去,眨眼間,便將其包圍,那氣勢異常浩瀚驚駭,就連躲在腦海某處,研究那幾幅記憶畫卷的尚宇也不得一驚。

“奪鳩,你瘋了嗎?這樣下去,你腦海可是會被生生衝爆啊!” 我老公是重生的

奪鳩未曾理會,因爲那劇烈疼痛已經讓他有種想要死去的感覺。

不過,痛苦是短暫的,回報是豐富的。

那原本懸浮的九色源珠,終於被這四種源力成功的激起,那純源力源源不絕的從中流入,化爲四色源力,朝着空蕩蕩,已經擴展數倍的腦海之門衝去。

如果說,先前的源力涌入,好比氾濫的江河,那此刻源力就好比在大海深處的底下,開了一個大洞一般,場面之宏大,足夠令任何人目瞪結舌。

這一刻,奪鳩的收穫,絕對是空前無後,殊不知,此刻,他這一舉動,爲他‘洞天’所結成之地,打好了良好的地基。 伴隨如滔天大海的源力流入全身,奪鳩頓時心中狂喜,四周狂暴的氣流忽然間爆炸起來,就連淹蓋到奪鳩頸部的奔騰河流也被他身上所具有的浩瀚源力,給生生改變激流動向。

那奔騰的河流一觸碰於奪鳩,便開始向他右邊散去,一個深可見河流之底的漩渦眨眼間便就出現。

漩渦翻滾沸騰,形成一個真空地帶,此刻,奪鳩終於有了能夠行動的能力。

只見他眼神之中流入出狂熱之色,頃刻間,三色源力涌入右臂之中,鐵拳閃爍着耀眼的霞光。霸氣,陰沉,祥和,三種不同的其中旋轉,四散着,眨眼間,便把王雙那海納百川的一掌風頭,所蓋去。

王雙彷彿已經料定會發生這種情況一般,他神色淡然,整個身軀向前傾斜一番,同時,將身體之上,可運用的蔚藍色源力暗中融入右手臂,右掌暗勁大增,居然緩慢的吸收奪鳩右拳之上所帶動的威力。

大海闊廣無邊,能納百川,王雙這一掌有的就是大海的磅礴氣勢,耗盡奪鳩這點源力又算些什麼。

當即間,王雙再次對奪鳩施加壓力,右掌猛然加重力道,原本對奪鳩有些好轉的局勢,直接被王雙打破。

“不能這樣下去!拼了!”奪鳩一邊飛速運出源力與其抵擋,一邊暗中將左腿緩緩從泥沙之中移出,他身軀四周圍繞旋轉的河流速度再次增加起來。

那狂暴的水壓足夠將一根粗壯的樹木扯成碎木屑。

王雙並沒有注意到奪鳩的小動作,因爲只要這般僵持片刻,他便能絲毫不費多餘氣力而取得勝利。

只是,奪鳩能如他所願嗎?答案,不能!


“好,就是現在!”奪鳩臉上露出笑容,此時,他右臂之中已經蘊含了不少的源力,無論是根骨,亦或者右臂的數條經脈,就連右臂之中的血液也蘊含着幾縷三色源力。

此時,王雙終於意識到眼前的異狀,不過,他有些不明白,奪鳩將三種不同的源力拼命的運集於右臂之中究竟是爲了什麼?難道,他不怕源力過多,雜亂互相排斥,超出右臂所能承受的範圍而爆炸嗎?

不過,他若是知曉,奪鳩的所修的三色源力,早已暗中被那‘血脈傳承’所修煉圓滿,而且融合不過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他就不會這般想,而且反而還會連忙躲避。

突然間,奪鳩右臂鐵拳,原本閃爍的三色來回替換的光華暗淡起來,一縷縷無形的氣息緩慢朝着上方飄起,王雙彷彿有種錯覺,眼前的空間都有晃動的感覺。

他們四周不斷暴漲的氣流與罡風,伴隨奪鳩右臂鐵拳的這一異變,而忽然靜止下來。

表面看來,一片寂靜祥和,但只有他們自己體會到,那股無形之中磅礴的壓力,好比幾座巍峨大山,壓在他們心頭,使得呼吸喘氣都有些急喘。

不過若要論接受壓力最爲磅礴的,還是王雙。

他承受的不僅僅是勢氣與氣流寂靜的壓力,還有自身心靈的壓力。

若是奪鳩右臂真的承受不住那如大海氾濫的源力而爆炸,那威力必然會涉及到他自己。想到這些,王雙不禁在心中大罵奪鳩的瘋狂,同時也暗中讚賞着他的勇氣。

這可是面臨着斷肢的危險啊!就爲了爭口氣,這的確太瘋狂!

奪鳩爲何會這般,這一切,還得歸功於他十歲到十五歲的悽慘年華。

那時候,奪鳩實力弱小,天資根骨雖好,但接近十年的時光都未修出源珠,所以總是那些家族子弟的欺辱對象。當年,他爺爺未閉關之際,那些人只是暗中恥笑着,但在其爺爺閉生死關後,他所受到的待遇堪比奴僕。

人人可欺,人人可辱,無論咒罵或者拳腳,奪鳩都曾承受過,雖然心中極度的憤恨,但實力不濟的他只能一度隱忍,甚至他人怒罵自己時,他還要以着笑容迴應。

伴隨着實力的增長,雖然奪鳩也知道要隱忍,不做那出頭之鳥,但他心中卻有着一種思想。

不蒸饅頭,爭口氣!

這也是爲何,明知道自己定然會敗在王雙手中,但也依舊如此拼命的緣故。

本來奪鳩這場比武可以不用如此被動,就算失敗,也能真正展現自己的輝煌,只是,他那底牌招式,不能顯露在衆人眼中。

那功法,乃是當初他在朝日港口中淘到,具有幽冥氣息的黑色石頭中尋得。這功法名爲‘修魂煉魄決’,其中有着一個無名強者所留下的許多心血訣竅。

奪鳩當時耗費了不少時間,纔將其領悟透徹,而且,這功法雖然奇妙,但有些過於殘忍歹毒。

這功法,講究對敵之時,將敵人殺死,擊碎他人魂魄,化爲增強自身魂魄的補藥。

他不知道,這種功法,天霸等人會不會存在反感,或者像那些正道門派一樣的有偏見,視爲邪魔歪道。所以也沒有告訴他們,只是按照當初尚宇以及‘血脈傳承’所提的意見,暗中修煉着。


多修一門功法,增加一分保命的底牌,這世間修者能夠這般想,以及真正實踐的恐怕只有擁有九色源珠的奪鳩了。

九色源珠,一種功法,修煉到極致,既可以替代其中一色。

雖然都說,修煉到三才境界,源珠便會破碎,但源珠之上具有的光華則會化爲種子,種植在‘洞天’各處,源源不絕的生出靈氣與源力。

當‘洞天’化成之時,源珠天賦的區差纔會真正的顯露出來。

源珠之上所呈現的光華,便是所修源力的天賦屬性,又稱之爲‘道根’。


有的人,那無形的‘道根’散發光華乃爲青色,便就可能是木屬性,或者其他佔據修煉天賦,有的人有多種道根,散發的光華也是色彩斑斕。

但‘道根’世間所記載的便只有九大種,奪鳩便是其中的,第九種,所能修到圓滿,甚至出神入化的功法,真正催動‘道根’力量的九種功法。

甚至功法圓滿之際,融合之後,將會創造出新的源力,獨一無二,具有一種‘規則’的力量,直接取代催動‘道根’力量的九種源力。

嘭嘭嘭…伴隨着一聲聲的巨響,拳掌相交之處一陣陣氣流爆炸,奪鳩匯聚於右臂的源力,毫無保留的化爲了暗勁,傾巢而出,與王雙那具有道紋的一掌交鋒着。

嘭!又是一聲駭人的驚響,奪鳩鐵拳打出的暗勁成功突破‘道’的氣息,纏繞與王雙掌心間的‘道紋’之上。

這‘道紋’所具有的威力何止駭人,頓時,那鐵拳打出的暗勁直接爆炸,兩人被這狂暴的衝擊力給震飛,奪鳩終於擺脫逆境,王雙的心中打的小算盤沒有得逞。

譁…伴隨奪鳩與王雙的離開,河流中心原本呈現的小漩渦立即被滔滔河水給淹沒。

河流依舊不惜的奔騰着,彷彿一切都未曾發生過一般。

在看奪鳩,只見他那件黑袍依舊溼透,就連那漆黑的短髮也亦是如此,他氣喘吁吁,右臂鐵拳之上有些通紅,顯然是那一爆發聚集的源力所造成的。

相比之下,王雙沒有他那麼的狼狽,臉上掛着淡然的笑容,但他眼神深處潛藏的卻是無比震驚。

此刻的王雙,心中有些憤怒,奪鳩與他相差兩大境界,這場戰鬥卻依舊打的如此艱難,若是以後境界再次提高,那自己豈不是還會敗在他手中?

這是他不敢相信的,雖然說,他與奪鳩乃是經歷過生與死的朋友,但只要是人,心中便會有着一絲嫉妒,此時的嫉妒的火焰已經在他心中熊熊燃燒。

“不行!在這樣下去,我作爲他們的大師兄,連兩儀境界的奪鳩都不能飛快搞定,這讓我日後如何立下威信!要知道,我將來可是要做宗主的男人,若是不能以實力信服人,那我寧可捨去這一身修爲!”

想到這些,王雙他雙臂間青筋暴起,此時他開始在運集氣力與源力,準備一招將奪鳩擊敗。

一種恐怖無形的氣勢開始蔓延,也不知是不是錯覺,一陣陣的浪濤翻滾之聲在奪鳩耳邊環繞着。

狂風忽起,鋪天蓋地,奪鳩溼透的黑袍被這風吹的硬是擠出水滴,只見他在這狂風之中死死的睜開雙眼,彷彿自己一閉眼,這場戰鬥便以結束,勝負便以抉擇一般。

突然間,奪鳩瞳孔一陣猛縮,因爲他看見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只見王雙身體四周出現一道道藍色水霧,他緩緩將雙手舉起,掌心之中原本閃爍的‘道紋’消失了,透明的光華忽然出現,毫無任何預兆,甚至不知道什麼時候,那雙手便已經隔空對着奪鳩。

這一切,只發生在瞬息間。


此刻,奪鳩真正看清那掌心之上的透明光華,那一陣陣氣勢滔天的駭浪聲便是從中傳出。

那左邊掌心之中是一片無邊無際的大海,右邊掌心則是被大海包圍,生機勃勃的島嶼。

徹底看清之後,奪鳩腦海之中頓時發出嗡嗡的聲響,他第一時間想到一個詞,‘洞天’。

傳聞,人體的五個部位,頭,左手,右手,身體,左腿,右腿。

分別都有通往‘洞天’的出入口,世俗之中說一些絕世高手,隨意揮出一掌,便能將人或物體吸入袖子之中,這招稱呼爲乾坤入袖。其實這不過是一個錯覺而已,那些絕世高手,是將其吸入通往‘洞天’之中的一處出入口而已。

而王雙,他的‘洞天’雖然在雙臂控制,那極爲重要的關節骨內,但要想真正將物體吸入其中,還得靠那出入口才行。

這也是爲何,三才境界的修者結出‘洞天’,卻並不能將將人吸入洞天之中決鬥的主要原因。

因爲想要真正激活這‘洞天’出入口,那可是困難重重,一般三才境界,甚至四宿境界的修者都無法做到,何況是這,洞天爲輔,體術爲主的武者?

不過此刻奪鳩已經沒有心思想這些了,那浩瀚的威壓已經向其壓去,王雙已經攻來! 一掌之威,驚天動地,那浩瀚的源力如潮水般將奪鳩整個人包圍。

天際中平緩浮動的氣流也被生生切斷,奪鳩四周,再次呈現真空狀態,他連大氣都不敢喘聲,彷彿他只要稍微一呼吸,那浩瀚的蔚藍色源力便會衝入其體內一般。

在四周壓力鋪天蓋地擠壓下,伴隨那雙掌心間的奇異景象逐漸接近,奪鳩只覺得一股強烈的吸力從中流入,居然令他無法生出放抗之心。

他就那樣傻傻站着,瞳孔之中雖然流露出了一千個心不甘,情不願,但也依舊無可奈何,眼睜睜的看着那右掌飛速接近,帶着那副奇異的畫面,就這般拍在奪鳩腦門。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