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69 Views

倒是意外收穫。

Written by
banner

「客氣客氣。」方天盛笑道。

這次交易,方家雖然『虧』了少許,但…很多事情並非以金錢所能衡量。

套句先祖方冥所言,或許……

結識林風,才是方家此次最大的收穫。

「替我和方家眾人道聲別,後會有期,族長。」林風點頭道。

「後會有期。」方天盛伸出手,和林風相握道別。

淡然而笑,林風旋即轉身離去。



(只有兩章,小小也無奈。狀態還行,不過丈母娘在,只能抽時間碼,能碼多少是多少。)(未完待續。) ()城門處,一片sao動。

浩浩蕩蕩的方家武者湧來,足有數千個之多。

霎時間讓的周圍人們無不是驚呆,退至一旁,熱議紛紛。

「出了什麼事,方家怎麼來了那麼多人?」

「不知道呢,看這陣勢,好像為了歡送某個大人物。」

「看!連方家大小姐都來了。」

……

確實,方霓、方岩、方鴻全都來了,只是在綠煙城中,方霓的名聲更響亮一些。方家眾人左顧右盼,彷彿在等待著什麼,又彷彿期盼著什麼,顯的幾分焦急,又變的失望。

林風,已經離去。

方家眾人在得到方天盛情報時,趕來還是晚了一步。..

如同進入時的平平淡淡,離開時,林風亦是彷如一陣輕風拂過。

孑然一身,一套黑se武服,身背一把槍鞘,林風和普通青年武者並無兩樣。

沒人知道,就是這樣一個『普通』的青年武者,一手釀造了綠煙城的變天,摧垮了足有幾千年歷史的呂氏一族。

林風,獨自踏上前往混亂沼澤的路途。







「這次,不會再迷路了。」盤坐在亟火梭上,林風淡然而笑。

飛馳而過,速度並不算太快,以命魂控制的亟火梭,在純粹速度上弱於林風本身速度。細細看去,在亟火梭上,竟是背靠著背,盤坐著兩個林風,煞是詭異。

本體、秘分身。

吸收著星石,林風抓緊每一分修鍊的時間。

反正自己進入混亂沼澤並不著急,事實上,以亟火梭行馳卻也不算太慢。

畢竟,混亂之嶺就在風揚谷旁而已。

有地圖的指示。林風辨別方向輕而易舉。

很快

便是到達風揚谷。

「踏!」林風從亟火梭上落下。

望著這片熟悉的山谷之地,想起自己剛入斗靈世界的一幕一幕,林風感到一分熟悉和懷念。

但如今的風揚谷,卻早已物是人非。

「很久沒見海前輩,不知……」

「現在可好?」

林風淡然微笑,想起海前輩對自己的照顧。心中感到一分溫馨。

初入斗靈世界,萱兒和海前輩是為數不多讓自己牽挂的『朋友』,而萱兒…關係更複雜一點。

「去看看。」林風目光爍爍,旋即踏入風揚谷。



風揚殿。

一如既往的雄偉,莊嚴。

但時過境遷,卻有著分滄桑和落寞感覺。

王峰、厲鳴、丁菅,風揚谷最傑出的青年才俊一個個慘死,讓的風揚谷後輩弟子士氣大落;而丁洪、丁鼎的死,更彷彿晴天霹靂。使得風揚谷傷筋動骨,元氣大傷。


自古雪中送炭少,落井下石,眾叛親離卻是多的數不勝數。

眼看著風揚谷破敗、衰弱,三大長老僅剩的郝無常和洛易把心一狠,盜走宗門內大批財物,叛離宗門。

屋漏偏逢連夜雨,這般巨大打擊。使得風揚谷再無承受之力,彷彿一幢高樓轟然倒塌。宗門內弟子走的走。散的散,偌大一個風揚谷,只剩下一個空殼,留下的弟子不足十分之一。

「掌門,這個月門內弟子又走了三成。」話音帶著分難受。

說話的是一個身材玲瓏的女子,一張鵝蛋的臉龐。長長的睫毛充斥著美感,正是當ri未死的丁情。美眸凝望著上座方,一個樣貌平凡的男子正是緊皺眉頭,低聲沉唔,顯得一籌莫展。

衛海。並未拋棄風揚谷,而是接下這一灘已是渾濁難堪的死水。

以他的實力,去哪裡都能謀得一個好位置,但衛海……

並不想放棄風揚谷。

當ri,他和丁洪一起年少打拚,建立風揚谷。

哪怕現在物是人非,但他卻依然守著當ri承諾,不離不棄。

「隨他們,心不在,人就算留在這裡也無意。」衛海沉然開口。

彷彿做出什麼決定,衛海倏地抬起頭,「情兒,傳我口諭,公告谷內所有弟子。任何人想要離開,不需要偷偷摸摸,風揚谷的大門就在那裡,光明正大走出去就行。」

「掌門!?」丁情頓感著急。

衛海倏然一笑,「放心,我不會放棄風揚谷。」

「當ri我和師兄能白手起家,建起風揚谷。」衛海眼眸jing光一灼,「那麼現在,一定能讓它起死回生!」

丁情目光灼然,點頭道,「一定會的。」

衛海神se平淡,輕嘆一聲,「不過…這個過程並不容易,少說也要幾十年。」

要恢復宗門往ri繁榮,談何容易!

衛海自己知自己事,相比師兄,他管理宗門的能力差的多了。

正說話間

「踏,踏。」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衛海和丁情目光望去,只見得門內弟子疾馳而來,神se慌張,「稟掌門,那,那…林風又來了!」

林風?!

衛海和丁情互望了一眼,神se各不相同。

丁情的臉上驚然中帶著分懼怕,而衛海那小小的眼睛則是充透喜悅,開心不已。



「風揚谷。」

「多久沒來了?」

林風臉上掛著若有若無的笑容,行走在谷中。

這裡,是自己進入斗靈世界后第一個棲息之地,自是倍感熟悉。

谷中的景se並無太大改變,唯一變化的是

人。

「氣息少了好多。」林風眼中jing光一閃即逝。

「也對,掌門和大長老身死,對一個宗門來說的確是一個巨大打擊。」

林風輕輕點頭,心中明白。

旁若無人的行走著,林風絲毫不忌諱周圍別樣的目光。

那是一種夾雜著恐懼和驚怕的神se,林風清楚,自己當ri大鬧風揚谷那一幕,依然深入人心。

徐徐步入練武場。林風眼眸一深。

「這麼少?」林風心中感到一分驚然。


龐大的練武場此時空空如也,彷彿慘敗的廢墟般。

在上方,只有寥寥十幾個武者在習武,相比之前的人聲鼎沸,完全是一個天一個地。

「丁洪的死,影響真有那麼大么?」林風眉頭微擰。

心中感到一分好奇。倏然間,林風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頓時轉頭,只見風揚殿入口處,兩道熟悉的身影印入眼眸之中。一個窈窕女子是丁情,而另一個……

「海前輩。」林風身影頓移,微然而笑。

「呀!」衛海被突然出現在眼前的林風嚇了一跳。

剛還在練武場那側,瞬間便已出現在他眼前,這等速度,讓他驚然不已。

「才短短三個月未見。想不到林兄弟你的實力又提升了,當真令海某汗顏。」衛海苦笑道,想起當ri剛進風揚谷時的林風,甚至連槍意都不知為何物,那時以他的實力,能輕而易舉的擊敗林風。


但現在……

卻是深不見底!

衛海並不知道,林風剛才的速度,連三成都不到。

確實。星海級二階的衛海,和現在的林風差距何止十萬八千里。

丁情望著林風。帶著一分複雜情緒,眼前這個青年,親手殺死她妹妹和爺爺,甚至差一點殺死她。但…丁情卻是冉不起一分恨意,甚至,連半點報仇的yu望都沒有。僅有的,或許只是那一戰所遺留而下的恐懼。

畢竟當ri林風所做的,僅僅只是『自衛』而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