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56 Views

唐雄回話後,轉身向韓雲武等人走去,一副雄糾糾氣昂昂的樣子,圍困韓雲武等人的苗黎族高手顯然也聽到了唐雄與萬一的對話,知道眼前這人是來幫戰的。

Written by
banner

兩個苗黎族高手撤了出來,向唐雄迎了上來,唐雄腳步急忙一停,剛纔那雄糾糾氣昂昂的架勢順價萎了,一臉弱弱的說着:“你們可別過來哦,我……我可是高手來的。”

兩個苗黎族的高手一聲冷笑,這唐雄那樣,要是高手纔怪,二人擡掌就向唐雄轟去,唐雄一臉懼怕的樣子,向後退了兩步,一個勁兒的喊着:“你們別過來,別……別過來,我……我真要的出手咯。”

韓雲武等人見狀,個個一頭黑線,紛紛想着:組長這是從哪裏找來的奇葩幫手啊?造型就不說了,實在不敢恭維,眼下,別人還沒動手,就給嚇成那副熊樣了。

突然,只見一臉弱弱的唐雄,右手猛然一揮,揮灑出一片灰濛濛的粉末,那兩個苗黎族的高手在剛纔唐雄一個勁兒的示弱下,已經放鬆了警惕,此刻,唐雄突然出手,二人立刻被那灰濛濛的粉末襲臉。

“啊!”

兩聲慘嚎同時響起,二人躬身捂着臉,痛苦的嚎道:“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唐雄見狀,一個閃身,雙拳狠狠的砸在了二人胸口上,‘咔嚓’,兩聲胸骨碎裂的脆響傳出,二人猶如兩個破麻袋一般,倒飛而出。

唐雄本身只是一個後天的武修,如果強打的話,未必是那兩位苗黎族高手的對手,只有先前示弱,讓對方放鬆警惕,而後突然用出唐門的毒藥,一舉幹掉了兩人。

“好!”

韓雲武等人頓時個個驚呼,萬一坑,想不到眼前唐雄更坑!

苗黎族的其餘人紛紛大怒,向唐雄招呼上去,唐雄雙手一擡,扔出兩個黑黝黝的彈子,一落在地上,頓時宛如花朵一般綻開,飛射出數百根牛毛般細密的針。

幾聲慘叫傳來,苗黎族中,幾個倒黴的傢伙直接倒在了地上,面色瞬間黝黑如碳,死於非命。

韓雲武驚詫得脫口而出:“是唐門暗器,暴雨梨花!”

緊接着,唐雄再次灑出一片毒粉,逼退衝上來的苗黎族殘餘高手,韓雲武等人見勢,也顧不得驚訝了,紛紛曝起,發起了反攻。

另一頭,萬一嘗試了幾次,不僅沒有破出那少巫的黑巫術,自身的生機卻被吞噬了不少,竟有一種頭重腳輕的虛弱之感。

實在被追得狼狽的萬一,腦中靈光一閃,這黑巫術如此的邪惡,自己爲什麼不嘗試一下, 用體內的邪龍血,破這黑巫術。

雖然嚕哥號稱是‘邪龍’,但龍畢竟是太古神物,龍血更是號稱天下至正至剛,正是一切邪惡術法的剋星。

念頭一起,萬一猛然一咬舌尖,噴出一口精血,血霧噴灑而開,一顆顆猙獰的骷髏頭瞬間爆裂。


那兩個紙人竟然燃燒起來,黑巫術眨眼被破去,那少巫一聲悶哼,身子一晃,差點沒栽倒在地。

萬一心頭大喜,一個閃身,右拳奮力向那少巫轟去,少巫身形一動,竟然幻化出幾個殘影。

萬一一拳轟去,幾道殘影幻滅,洞壁被轟出一個大洞,空中,金光一閃,那少巫竟然到了空中,一伸手,幻化出一張黑幡將懸浮在空中的石敢當裹住。

而後大喊着:“快撤!”

苗黎族殘餘的人員一聽,紛紛舍下對手,就欲撤退,就在此時,上空的通道中,又飛落下四個人影,三男一女。

韓雲武見狀,頓時大喜,喊道:“穆風,小云,你們來得正好,攔住那穿白色披風的傢伙!”

“好!”

其中一名男子大聲回道,帶着其餘三人向那少巫攻去。

少巫手中黑幡一揚,灑下漫天濃濃的黑霧,瞬間將整個地坑籠罩一大片,黑霧中,一顆顆猙獰的骷髏頭不斷向穆風四人嗜咬而去。

“砰砰砰!”

混亂之中,只聽見一連竄的炸響。

當黑霧漸漸散去,哪裏還有那少巫的影子,顯然,那少巫已經放棄了那些殘餘的人馬,獨自一人逃命去了。

萬一擡眼一看,豁然只見上空通道上,一道白影一閃而沒,當即喊着:“這裏交給你們,我去追那傢伙!”

留下一句話,萬一飛身而起,腳踏着上空通道壁,同時施展‘游龍步’,宛如神龍出淵一般向通道頂口飛盤而去。 有了天組趕來的馳援,萬一也就暫時放下心來,那少巫已經承認,天一就是死在他們的大巫手上,萬一說什麼也不能放走這個少巫,就算是爲天一取一點利息。

萬一宛如神龍出淵一般,快速出了通道,追到到宿舍外,正見前面少巫的背影,好傢伙,這丫的速度也不慢。

但再快,也快不過如今已經距離掙脫大地重力束縛,只有半步之遙的萬一,萬一身形閃動,幾個起落就攔在了少巫的身前。

“想走,問過我沒?”萬一冷眼看着少巫。

少巫煞白的面上微微一抽,顯然是沒想到萬一的速度竟然會如此快,但瞬間便冷靜下來,沉聲說道:“你比上屆的天組組長更強。”

“你知道就好,留下石敢當,我可以留你一個全屍。”

萬一雙眼緊盯着這少巫,這傢伙太過滑頭,而且手段十分的詭異,萬一不敢懈怠。

“鹿死誰手還是未知之數。”

少巫一聲冷哼,右手一招,那黑幡突兀的出現在手中,猛然向萬一一揮。

剎那間,陰風怒嘯,裹着一片鬼哭戾嚎,黑霧瞬間將這一大片籠罩在內,一個個猙獰的骷髏頭不斷向萬一瘋涌而來。

少巫的黑巫術被萬一龍血破去,如今,只剩下手中這‘黑魔幡’,這黑魔幡乃是用九百九十九個生魂祭煉而成,陰煞之氣濃烈無匹,一般人,一靠近,魂魄便會被吞噬,十分的厲害。

不過,就算再厲害,萬一也不知道,此刻,萬一只想着要爲天一收點利息,身形連連閃動,自重重的生魂中穿梭而過。

右手猛然一拳轟出,青芒橫掃而過,破開濃濃的黑霧,正中那黑魔幡,‘嗤啦’一聲,那黑魔幡竟然被萬一一拳轟出一個洞。

那遊蕩在黑霧中的那些生魂發出一陣淒厲的嚎叫,紛紛躲入了殘破的黑魔幡之中,黑霧瞬間散去。

萬一身形一閃,一拳直奔少巫的胸口,黑魔幡被萬一轟破,少巫已經意識到不妙,雙手結了一個印,口中唸叨了幾句,身前豁然出現一個模糊的人影。

那是少巫還沒有祭煉成功的傀儡,‘轟’的一聲,傀儡還沒來得及動,便被萬一一拳轟成了齏粉。

強悍的餘勁掃過,‘噗’的一聲,少巫噴出一口鮮血,身形猶如斷線的風箏倒飛出十幾米遠,正好落在綠化帶的旁邊。

“還有什麼本事都用出來吧,否則,你永遠都沒有機會了。”萬一瞥了一眼那少巫,冷聲說着。

就在此時,一個人影從旁邊的道路上轉了出來,那少巫一見,猛然一個翻身,一把扣住來人的脖子。

“啊!”

來人一聲驚呼!

萬一心頭大駭,急忙停住腳步,萬一萬萬沒想到,這來人竟然會是凌魚卿!

凌魚卿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萬一心頭大急,心頭卻一個勁的告誡自己,冷靜,冷靜,一定要冷靜!

妖孽王爺:抖著腿休夫! 你最好別輕舉妄動,否則,大不了我拉一個墊背的!”

少巫有人質在手,而且十分清楚萬一的身份,天組的人,絕對不會讓無辜的人身死,當然,少巫也不會想到,手中的人會是萬一心頭最爲在乎的女人。

凌魚卿醒來後,看到了妹妹凌魚歌發來的短信,但打萬一的電話也沒有打通,這才憂心忡忡的向宿舍這邊走來,希望能見到萬一。

不想,剛剛轉過綠化帶,眼前人影一閃,自己的脖子已經被一隻冰冷的手給扣住,絕美的面孔上,寫滿了驚慌。

萬一佯裝着不認識凌魚卿,極力的保持着冷靜,沉聲說道:“你放了她,我可以讓你離開。”


少巫一個冷笑,說着:“你身法極快,本座可不相信你,退後,給我退後!”

“好,我退後!”

萬一不敢不從,急忙向後退了好幾米。

“再退,再退!”

少巫忌憚萬一的身法,一個勁兒的催促萬一後退,實際上,他也不敢再多做逗留,天組的其他人或許很快就會解決自己那些手下,從那坑洞中出來,到時候,即便是自己有人質在手,恐怕也走不了。


萬一接連退了二十多米遠,隨即說着:“這樣總行了吧?”

“本座還是不放心,你立刻廢了自己的右腿。”少巫緊盯着萬一,即便是相距幾十米,依然十分忌憚萬一。

萬一眉頭一皺,沉聲道:“你別得寸進尺!”

“少廢話,信不信我立刻捏碎她的脖子?”少巫說罷,右手一緊。

凌魚卿頓時一聲悶哼,一張臉瞬間憋得通紅!

“好,好,我廢,我廢!”

看着凌魚卿被挾持,那痛苦的樣子,萬一心頭宛如針扎,急忙擡手喊道。

“快!”少巫冷聲催促。

萬一一咬牙,一掌擊在自己的右腿骨之上。

“咔嚓!”

只聽見一聲脆響,萬一一聲痛哼,身子一歪,跪倒在地。

“好,很好!”

少巫冷然一笑,猛然一掌擊在凌魚卿的後背上,而後掉頭便逃。

“噗!”

凌魚卿頓時噴出一口鮮血,身形飄飛而起。

“王八蛋!”

萬一一聲怒吼,不顧傷痛,閃身而起,一把將飛落而來的凌魚卿抱在懷中。

“死!”

看着少巫遠去的背影,萬一一聲大喝,右手劍指一併,斜劃而出,一道肉眼可見,血紅色的劍罡奔襲而出。

“啊!”

遠處,傳來那少巫一聲慘嚎,雖然他已經有所覺,匆忙閃避,但右臂仍然被萬一激發出的這一道劍罡齊肩斬落。

如果不是他閃得快,這一劍之下,身體絕對被一分爲二,捂着傷口,少巫奪命似的狂奔,不忘怒喊着:“斷臂之仇,他日必報!”

萬一情急之下,竟然激發出只有御天境武修才能釋放的劍罡,雖然知道少巫沒死,但萬一也不敢再追了。

懷中,凌魚卿連連噴出了幾口鮮血,一張臉順便變得煞白如紙,萬一看得,心頭宛如千萬根針扎一般,只恨自己剛纔太過囉嗦,要是直接轟殺那少巫,也不至於出現如此情形。

“魚卿,魚卿,醒醒啊,醒醒啊!”

萬一連聲呼喊,凌魚卿早已經昏迷過去。

此刻,清理了苗黎族殘餘力量的天組隊員也出來了,唐雄一眼就認出了凌魚卿,忍不住一聲驚呼: “老師,是凌老師!”

“組長,讓我看看!”韓雲武上前說着。

萬一如今雖然強大,但卻絲毫不懂醫理,急忙點頭,示意韓雲武。

韓雲武二話不說,上前將手搭在了凌魚卿的脈搏之上,萬一一臉焦急的看着。

我的清純大小姐 ‘川’字,萬一急忙問道:“怎麼樣?”

韓雲武搖了搖頭:“她的五臟六腑幾乎都碎裂了,就算是大羅神仙也回天乏術。”

“啊,怎麼會這樣?”唐雄一臉悲慼,痛呼了一聲。

萬一一聽,一把將韓雲武揪了過來,怒吼道:“不會的,不會的,說,你看錯了,看錯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