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47 Views

那副驕傲嘴臉,直看的李少白滿心不爽,可面對着這國色天香卻如同心狠如蛇蠍的容顏,他卻一個字都不敢說出來。

Written by
banner

是的,此刻的楚一刀,在他的眼睛裏,就是心狠如蛇蠍!

若非如此,怎麼會如同瘋子一般,將自己給直接撞到岩漿裏面來?

她爲什麼不去撞宋子陽?

哼,這一對狗男女,不要臉!

他心底憤憤不平,帶着調侃,暗自嘀咕不已。

宋子陽看到他們兩個人都安全了,不由輕輕舒了口氣。

但是一顆心還沒有放下,卻不由得又提了起來。

因爲自己就快要,墜落進熔岩流裏面了。

若是自己落入其中,十有八九會隕落。

自己一沒有楚一刀那強橫的不講道理的肉身,二沒有李少白那抵禦一切的東皇鍾,單憑護體玉佩以及防禦靈符,根本起不到什麼作用,在那炙熱的熔岩與燃燒的火毒之下,輕易就會被毀掉。

也幸好是身上有着防禦劇毒的五鳳朝陽丹,可以短暫的使身體百毒不侵,無視這恐怖的火毒。

“這其中,最應該着急的,是自己啊!”

他低聲輕嘆,目光忽的一凝,“咦,那是什麼?”

他目光掠過去,果然發現,在不遠的熔岩流中心處,黑色的火焰燃燒之中,有一塊凸出來的東西,與衆不同。

那彷彿是一座……祭臺!

宋子陽愣了一下,也顧不得那麼多了,用力地吸了一口氣,雙手一翻,摸出來兩枚疾行符,拍在雙腿之上,隨後運轉祕法秋水趕蟬。

他原本那緩緩飄落的身體,猛地向前竄出。

“對不起了兄弟!”

在快要墜落之時,他的身軀正好是到了李少白的頭頂,大喊了一句,雙腳猛地踏下,踩在了李少白的雙肩之上。

頓時,他的身體借力彈起,如同大鵬鳥一般,向前足足掠過去十幾丈遠,落在了那一塊凸起的黑色祭臺之上。

“臥槽……”

李少白一聲憤怒暴喝,隨後聲音戛然而止。

他的身體,被硬生生的踩入了岩漿深處。

片刻之後,才又冒頭出來。

他滿身都被燙出來水泡,雙眸血紅,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的,衣不蔽體,臉龐紅腫,模樣可謂是狼狽到了極點,哪裏還有半分風流倜儻的瀟灑。

“宋子陽你個賤人,你這個混蛋,你們這一對狗男女,都來欺負我!”

他一臉的委屈,破口大罵。

“哈哈哈……”

楚一刀再一次哈哈大笑,笑的前仰後合。

置身於炙熱翻滾的熔岩中,她如同卓然而立的女王。

霸刀斬邪,在她背後揹着,用了許多天材地寶打造的刀鞘,被黑色的火焰一點點煉化,化作了鋼鐵汁水,融入岩漿之中,短短的片刻之間,霸刀斬邪,便只剩下了長刀。

刀身黝黝,刀柄古拙,任憑黑色的火焰煅燒,卻沒有任何的變化。

刀刃鈍拙,厚重無鋒,但在刀鞘消失之後,這霸刀給人的感覺,卻有了一絲變化,似是……

困龍覺醒了一般!

對於刀鞘的消失,楚一刀絲毫不在意。

她如同浪裏白條,速度極快的遊走到了黑色的祭臺上面,翻身爬了上去,站在了宋子陽的身旁。

也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的,連發絲都沒有亂,一如之前那般耀眼動人,英氣豪傑大千錦亮。

她身上的那冰冷的、沉重的殺意,在經過了這一場異變之後,似乎消散了不少。

而兩人站在一起,還真的是當得起“郎才女貌”四字。

此刻的宋子陽,神態沉穩,明眸皓齒,也端的是玉樹臨風。

“兄弟,我真不是故意的,剛剛是不得已而爲之。”

他一臉歉意的望向了李少白,“你能過來嗎?這裏暫時安全!”

“過不來的話,我來助你一臂之力!”

他說着,揚手摸出來一根盤山鎖,這是低階的法器,連寶兵都稱不上,只能算是戰兵。

揮手向着李少白甩出,想讓他拽着繩索過來。


但是這盤山鎖剛剛落在岩漿裏,便被黑色的火焰煅燒爲灰燼,散落下去。

李少白真是太悽慘了,在東皇鐘的庇護下,艱難的在岩漿流之中浮沉。

“唉!”

他眼中剛剛升起了希望,便看到了那繩索化作灰燼。

“這可如何是好?”

他也一籌莫展了。

雖然他身上也有祖傳的解毒丹,不懼火毒。

隨着時間的流逝,若是東皇鍾支撐不住,他瞬間就會被這黑色的火焰,稍微灰燼,沒有任何僥倖。

“這廢物,不行我就過去將他帶上來。”

楚一刀道。

“你陰鬼呢,讓它帶你飛行雖然做不到,但是簡單的推行一段距離,還是沒有問題的吧?”

宋子陽忽的靈機一動,大喝道。

“怎麼忘了這茬?”


李少白愣了一下,隨即大喜,一拍腦袋道:“還是你鬼點子多。”

他說着,口中唸唸有詞。

剎那間,兩隻模糊的陰魂,從它手中的鵝毛扇中飛出,一左一右抓住了他的身體,將他提了起來。 根據祭煉與豢養的方式不同,生前所屬不同,最終所形成的陰鬼形態也有千百種。

李少白所祭煉的這兩隻陰鬼,以手中鵝毛扇爲載體,以他心血爲食,最終成爲影魂,即便是在日光之下,也幾乎不顯身形。

只不過,他如今修爲尚低,祭煉的時日尚短,真正戰鬥起來,還無法發揮更大的作用。

也是因此,之前幾次與人生死相搏,他都沒有將這兩隻影魂釋放出來。

但此時,這兩隻影魂卻派上了用場。

它們一左一右,抓住了他的身體,將他擡了起來,然後吃力的凌空橫掠十幾丈遠,放在了黑色的祭臺上面。

“呼哧……”

李少白在身體落在祭臺上面的瞬間,便直接癱倒下去,大口的喘息着,將東皇鍾收了起來。

他識海之中的靈湖內,陰陽之力幾乎見底了。

維持東皇鐘的防禦威能,抵禦那黑色火焰以及炙熱岩漿的侵襲,對於陰陽之力的消耗非常龐大。

他快要無以爲繼了。

此刻短暫的安全下來,他回想片刻之前的情景,小心肝兒頓時撲通撲通狂跳,後怕不已。

劇烈的喘息許久,他翻身坐起,服下一顆丹藥後,開始打坐修煉恢復。

那兩隻影魂似乎消耗也非常大,各自化作一道黑煙,鑽入了鵝毛扇內。

對於他這幅狼狽模樣,楚一刀罕見的沒有嘲諷,反而是站在他的身旁,爲他護法。

宋子陽看到李少白安全了下來,也不由鬆了口氣,隨即開始打量這佇立於黑色火焰岩漿流之中的祭臺。

這一座祭臺,檯面上空無一物,略微有些粗糙,似是磨砂般,隱約可以看到一道道不規則的紋路。

而這紋路和那青木上面的迥然不同,青木上面的上古神紋,精美而細緻,讓人稍稍盯着看上片刻,便只覺得彷彿是要沉醉其中。

這不規則的紋路,極爲粗獷,盯着看的久了,只覺得一股野蠻氣息撲面而來,讓人下意識的呼吸一窒。

不過宋子陽確實對於上古隱祕瞭解極少,盯着看了半天,依舊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他只是在上面,看到了些許的黑褐色的污垢,用指尖微微觸摸,竟然傳來隱隱的刺痛感,有一股莫名的兇厲之氣,侵襲入他的體內。

他眉頭微皺,沒有動彈,功法自行運轉,融合天煞的陰陽之力,便輕鬆將其化解。


“這像是有兇獸或者妖魔的血液,凝固之後所形成。”

他暗暗思忖,“生靈死亡,血液之中,蘊藏有一絲靈性,亙古不滅,所以纔會這樣,唔……大抵如此!”

這裏既然是祭臺,那黑色的檯面,自然便是放置祭品之處,流出血液來久而久之形成這樣褐色的污垢,也在所難免。

只是不知道,這已經存在了無數年的黑色祭臺,當初祭祀之時,所用的祭品究竟是什麼。

牲畜?妖獸?魑魅魍魎?魔物?

抑或是人類修士?

這都無從得知了,但想想那之前所見那向魔神獻祭的殘酷畫面,他就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隨後,他將目光上移,落在了那一塊低矮的石碑之上。

在這祭臺的中心處,豎立着一塊石碑,只有不到一尺高,還未凸出周圍火焰之外,若非是站在了這黑色祭臺之上,根本看不到它。

這石碑上面雕刻着一座神祕複雜的陣圖,宋子陽認真的盯着看了半晌,只勉強看得出來,它是以八卦中的八門爲根基,容納糅合了衆多神祕的法陣,所形成的一個無比複雜的陣勢。

八門,休、生、傷、杜、景、死、驚、開。

八門在奇門遁甲天、地、人格局中代表人事,所以在奇門預測中極爲重要,特別是用神所臨之門,以及值使門與所測人間事物關係很大。

八門在五行上各有所屬,開、休、生爲三吉門,死、驚、傷爲三凶門,杜門、景門中平,預測時常以它們落宮狀況,即與所落之宮的五行生剋和旺相休囚來定吉凶、斷應期。

這些乃是推算天機的基礎,但是用在這裏,卻根本無法相套。

四周滾滾岩漿,黑色火焰遍佈,一副火山噴發的景象,可以說處處皆是死門、驚門、傷門,哪有開門、休門、生門?

他不死心,開始根據自己所學,以九宮神算,開始逆推法陣。

這是一個龐大的工程,他的神魂之力,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