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50 Views

每年的這個時候,也是各個魔武學院大力招生的時候。

Written by
banner

「羅修魔武學院」雖然一年比一年衰敗,但今天也是早早地便在學院外面的大街上,擺上了招生的桌子。


幾個招生的老師,正在閑聊著,他們已經在這裡坐天,卻是連個詢問的影子都沒有。

看來「羅修魔武學院」的招牌已經變得很臭了,這也難怪,學院里的老師,走得走,辭職得辭職,學院里的很多地方因為無人打理,都變得極為荒涼,長滿野草不說,還結著厚厚的蜘蛛網。

最為重要的一點是:無論什麼樣的比賽,只要「羅修魔武學院」參加,準會排在倒數。

現在外界都嘲笑說,「羅修魔武學院」是垃圾學生的收容所!

雖然很難聽,但現狀也正是如此,那些有資質的學生根本就不會來這種名聲不好的學院,沒有前途不說,甚至還有可能淪為別人的笑柄。

而沒有資質的學生,「羅修魔武學院」很難在各種學院比賽中出頭。

在惡性循環的作用下,「羅修魔武學院」每年招到的新生人數,都是在成倍減少著。

最為悲催的是,學院里的學生,都紛紛轉學,使得現在的「羅修魔武學院」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機中。

誰能夠想到,一個魔武學院的所有師生,加起來才不過一千多名,連別的魔武學院一個年級的人數都比不上。

估計再這樣下去,學院將會面臨無學生的尷尬之境,而那時,離著倒閉也就不遠了。

「每天都這樣干坐著,真是一點幹勁都沒有啊!」一個招生老師嘆氣說道。

「我聽說,昨天『劍鋒魔武學院』一天就招收到了七百多名新生,真是比不了啊!」

另外一位招生老師雙手抱著後腦勺,將後背靠在了椅子上。

「劍鋒魔武學院」建校不過才五年,然而已經有了和其他有著數十年歷史的魔武學院一較長短的實力。

「劍鋒魔武學院」離著「羅修魔武學院」不足一千米,可以說兩個學院是鄰居。

然而兩個學院的關係卻並不和睦,「劍鋒魔武學院」雖然學院面積遠遠比不上「羅修魔武學院」,但它內部的設施完善,加上資金雄厚,一直都想吞併了「羅修魔武學院」,而且事實上它也一直在這樣做。

「羅修魔武學院」的絕大多數師生,就是被「劍鋒魔武學院」撬走的,如果沒有它,「羅修魔武學院」也不會像現在這副衰敗的光景。

「要是咱們這個季度能夠招收到五百名新生就不錯了!」另外一個招生老師嘆氣說道。

「五百名新生,別想了,以我的經驗,今年能夠招收到五十個新生就不錯了!」

「也不知道咱們這個學院還能夠支持多久,真是不想讓它倒閉啊!」

在這些招生老師中,高輝和朱靜兩人只是靜靜地聽著。

說起他倆,其實就是從「羅修魔武學院」畢業的,曾經和其他幾倍同學建立了「千行傭兵團」,不過三年前在去魔獸山脈執行任務的時候,只有他倆最後活了下來。


「千行傭兵團」解散了,兩人最後決定為即將倒閉的母校盡一份力,於是便成為了「羅修魔武學院」的一名普通老師。

幾位招生老師正在閑聊著,突然間,止住了聲音,原因是他們看到「劍鋒魔武學院」的招生隊伍出來了。

似乎純粹就是來找茬,對方竟然將招生的地點設置在了街道的對面,與「羅修魔武學院」的招生地點相對。

「可惡,你們看那幫傢伙那得意的嘴臉!」

「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招到的新生比較多麼,我們不招則已,一招便招到一個可以以一敵千的學生,氣死你們!」一個招生老師有些自我安慰地說道。

「那個……我們要不要換個地方?」高輝猶豫著問道。

「不,我們就在這裡,憑什麼要被那幫傢伙小瞧!」

「對,絕不能被他們小瞧!」

幾位招生老師的情緒很激動,看得出來,他們心中的怨氣絕不是今天才有的。

時間在一點點過去,「羅修魔武學院」這邊,依舊沒有一人問津,而對面的「劍鋒魔武學院」,卻是在一小會兒的工夫,招到了數十名新生。

終於,等到快中午的時候,有一位老婦人,來到「羅修魔武學院」的招生桌前,詢問學費的價格以及教學的情況。

然而,就在給這位老婦人介紹的時候,對面的「劍鋒魔武學院」招生隊,突然跑過來一人,用花言巧語,硬生生將這位老婦人給叫走了。

「啊,我受不了了,真是欺人太甚!」


「我也受不了了,太欺負人了,和他們評理去!」

「評理已經沒用了,對方擺明是要咱們招不到學生,我看以武力解決是無法避免了!」

幾位招生老師挽起了袖口,嚷嚷著就要跑過去找「劍鋒魔武學院」的招生隊算賬。

就連高輝和朱靜兩人,此時也是義憤填膺。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兩個身披斗篷,頭帶斗笠的人來到了他們的招生桌前,開口的第一句話便是:「你們是『羅修魔武學院』在招生么?」

聲音沙啞而滄桑,可以聽出這是一位老者。


幾位招生老師立馬安靜了下來,從新坐回到椅子上,好奇地打量著這兩位看不到面貌的怪客。

「是,我們就是『羅修魔武學院』的!」

「那好,我要給我的孫女報名!」

老者摘下了斗笠,是一個身材不高,長有酒糟鼻的老頭,看他一臉風塵僕僕的樣子,像是剛從很遠的地方趕過來。

「請問你孫女的名字時?」報名老師忍著激動問道。

「王俊琪!」老者說著向身邊的這位看了一眼。

少女摘下斗笠,露出了一張黝黑但十分精緻的小臉,她的眼睛很大,長長的睫毛,一張櫻桃大小的性感小嘴,短頭髮十分黑亮。

因為斗篷的關係,暫時看不清她的身材!

「這就是我的孫女王俊琪,請趕快填寫報名表吧,等一下我還要見一下你們的校長,有些事情要談!」老者有些催促地說道。

可能大家已經猜到了,這兩個人正是孟萊克和王俊琪。

「好……好的!」

那個招生老師微微有些發愣,憑藉他的感覺,眼前這位少女肯定不普通,從那雙靈動而充滿警惕的雙眼就能夠看出。

多少年了,「羅修魔武學院」沒有出現這麼有資質的學生,沒有想到今天讓他們給遇到了。

就在這位招生老師拿出一張報名表,還未來得填寫的時候,「劍鋒魔武學院」又來人過來搗亂了。

「報名請慎重,前途是關鍵!」那搗亂者開口便是這樣一句話。

「來我們『劍鋒魔武學院』吧,我們師資雄厚,並會為每位學生量身打造適合的學習方案,確保每位學生都能成為棟樑之才。」

那搗亂者絲毫不懼投來的那幾道兇惡眼神,他繼續說道:「上學可是關乎一生的大事,可要慎重啊,千萬別被某些即將倒閉的學院給矇騙了,來我們『劍鋒魔武學院』吧……」

「可惡的傢伙,你們不要欺人太甚!」

「我這說得可都是事實,你們『羅修魔武學院』不但人才凋零,就連授課的老師,都是少得可憐……」那個搗亂者譏諷著說道。

「走吧,兩位,到我們『劍鋒魔武學院』去吧,我們會提供最好的學習環境!」那搗亂者說著伸手就欲去拽面前這一老一少。

可是,他的手還未觸及到兩人的身體,數根由土元素組成的長矛拔地而起,直接刺向他伸來的手掌。

與此同時,土壤就像是岩石一般,將這位搗亂者的身體固定在原地。

這一切發生得實在太突然了,以至於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現場沒有出現慘叫和鮮血,因為攻擊在瞬間止住了。

鋒利的長矛已經刺透了這名搗亂者的衣服,不過在觸碰到他皮膚的時候停下了。

「不要隨便用手碰我!」

少女那冷冷的聲音響起,同樣冰冷的還有她那雙眼睛。

搗亂者被嚇出了一身冷汗,他的下巴處,還有著一根鋒利的長矛抵著,如果沒有停下來,他會被瞬間穿成一串!

好可怕的土系魔法,好可怕的控制!

「近戰法師,難道這個女孩她是一個近戰法師?」

在震驚之後,高輝等幾位招生老師,心中一份狂喜。

「好了,不要再浪費時間了,趕忙進行報名程序吧!」孟萊克淡淡地說道。

通過他這些年的訓練,王俊琪已經進化得猶如野獸一般機警。

※※※※※※※※※※※※※※※※※※※※※※※※※※※※※※※※※「南王府」,東方修哲下在看書,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護衛神色匆忙地從外面跑了進來。

「報——」

那護衛單膝跪地。

「什麼事?」東方修哲放下了手中的書,微笑著看著面前這名護衛。

「回稟小王爺,你要打聽的那個叫『王俊琪』的少女,今天已經在『羅修魔武學院』門口出現了,據悉,她已經報名了『羅修魔武學院』!」


「哦,是么,琪琪終於出現了,還真是讓我好等啊!」

東方修哲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嘴角帶著邪邪的笑。 「羅修魔武學院」的辦公室內。

校長敖南書正在愁眉苦臉地與主任陳寒元聊著天。

「校長,現在咱們學院的情況越來越糟糕了,再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陳寒元皺著眉頭說道。

「這個我知道,可是能想的辦法我都想了,能出售的物品也都出售了。」

敖南書臉上布滿了皺紋,一雙老眼充斥著痛苦之色。

他是真的不想「羅修魔武學院」在自己的手上倒閉。

「校長,要不……我再出去找找贊助商吧,運氣好的話也許……」陳寒元也是一臉的難過。

「哎,先過了這段招生期再說吧,也不知道今年能夠招到幾個學生!」

「要是能夠有兩個天資出眾的新生出現就好了,也許可以改變一些咱校的境遇!」

陳寒元嘴上如此說,但心裡卻是很清楚,那些資質出眾的學生根本就不會來他們這種即將倒閉的學院。

「要是真的出現,哪怕只有一個,也許……」校長敖南書站起身,走到窗前,「也許咱們學院就還有希望!」

敖南書想到了「新生角逐賽」,每次招生完畢后,各個學院會聯合舉行新生之間的比賽。

一來是為了考核一下新生的資質,二來則是為了擴大各學院的影響力!

要是能夠在「新生角逐賽」中取得一個比較靠前的名次,就能夠找到一些贊助商,而且還能提高一下學院的聲譽。

可是,連續幾年,「修羅魔武學院」的新生都是慘敗,別說取得好名次了,能夠不受傷歸來,就已經算是不錯了。

學院的聲譽非但沒有提高,反而落為了別人的笑柄。

對於今年的「新生角逐賽」,敖南書甚至覺得還是放棄算了,「修羅魔武學院」每年招收到的新生越來越少,資質一年比一年差,別說是比賽了,給人家當沙包練還差不多。

要是能夠出現一位資質出眾的人,最起碼在「新生角逐賽」,可以與其他學院一較高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