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52 Views

踏馬的!

Written by
banner

在自己家門口,被人這麼埋汰!求求你做個人行嗎!

你做個人不行嗎!

“殺了他!上啊!殺了他!”

“殺了他!給他挫骨揚灰!殺了他啊!”

“嗷嗚~嗷嗚~忍不了了!上啊!”

……

“爹,能頂得住嗎?”江北有點抖,還差兩千了,咋整啊!刷不出來了嗎!

而且這麼多海妖,一羣一羣的就衝過來,老爹也不動彈一下。

慌了,真慌了。

“頂得住……”江萬貫艱難的答道。

倒不是被這些海妖們氣的,而是被江北氣的。

這幫海妖,殺了就殺了唄,反正蹤跡已經暴露了,何必再來這麼一下?

很不解。

但是出手卻是毫不留情。


就如江北所說的那般!一巴掌揮出去!

“爹!把大的留下!留個活口!”江北趕緊喊道,聲音都有點顫抖了。

那頭的循環提供還沒開始呢,都死了咋整!

“說晚了。”江萬貫很難受,理解不了這個敗家玩意。

這幫來月明明一切都挺好的,非得在這節骨眼上再氣氣自己。

你有勁嗎!

至於蛟這東西,說實話,江萬貫是真的沒什麼興趣,不然要是龍蝦螃蟹,江萬貫真能留下活口,烤個新鮮的。

船艙內,江萬貫滿臉深沉的看着江北問道。

“說說吧,你準備怎麼做?”

江北點上一根菸,低下頭思索片刻。

隨後,一臉驚喜的擡起頭說道:“爹!我感覺我的實力又鬆動了!我感覺我要恢復了!”

肉眼可見,老爹的雙眼突然變得明亮起來,緊緊盯着江北。

整個人站了起來,雙手顫抖的按在江北的雙肩上。

“敗家,敗家玩意,你……你真的覺得實力要恢復了?”

江北木訥的點了點頭,這是他一直的目標啊,還差兩千了,這幾天要不是怕老爹傷心,絕對得指着老爹刷。

“爹!我真的有感覺了!我覺得下一次見到海妖們的時候,我可以恢復實力的!”

“好,好!我江家有望,我江家有望啊!”江萬貫收了手,顫抖握着自己右手的無名指。

那裏,是他的儲物戒指,那裏,裝着的是那枚爆靈丹…… 死神海峽,這個號稱前往星隕大陸的必經之地。

南方是一片絕地,只要有人敢進去,那絕對就出不來!

真是一句有命進沒命出來形容都不誇張。

死神海峽北方,則是一片未知的領域,但是從東丘國得來的地圖上看。

這裏……卻是更加兇險。

江家一行四人別無他法,只能踏上朝着死神海峽的路!

已然來到了海妖佈防的死神海峽外圍,還有三天,最後的三天了!

江北躺在牀上,說難受倒也不那麼難受了。

因爲在這死神海峽外圍,還經歷了這麼一件趣事,補充了不少新鮮的大龍蝦不說,還刷了不少的怒氣值。

看了看小面板,還差兩千,已經很美好了不是嗎。

到時候隨便找人刷一刷,事情也就完美了。

實力只要恢復了,那很多作戰計劃就好改變了。


雖然天境三階也很辣雞,但是他有吞天魔功的情況下,總比老哥和侯煙嵐強不少。

想到這,嘴角又不自覺的勾起一抹笑容,讓他們逃生的可能又增加了,真好。

而且按他估計,到時候只要看到幽冥,那已經恢復實力的幽冥,兩千怒氣值?那不就是灑灑水的事嗎!

這年頭,幹啥都不容易。

去西天取個經還得在路上搞出個九九八十一難呢,更別提他們直接橫渡了這麼一片大海了!

想到這,又覺得突然感受到生活滿滿的善意了,真好。

要是以後也能活着,就更好了。

江北想的一點都沒錯,幽冥要是能見到他,絕對會咬着牙也得親手弄了他。

想開了,管你孃的什麼少魔主呢!管你娘是誰呢!老子就要弄你!

在這破地方蟄伏了快兩個月了,是真憋屈,天天在水底下待着。

老子雖然是魔宗的,幽冥一脈的大哥,但歸根結底,也是人啊!

天天讓我在這幹錘子,天天特麼就辟穀丹……

翌日!

不得不誇獎一句海妖們的效率高,總能玩點一般人類玩不明白的手段。

比如這種水下傳消息!

說得通俗點,就像打電話一樣,時不時的來一個水波的震動。

那頭接收到了,然後再發出去。

到了最後,也傳到了死神海峽底部的水宮內。

幽冥周身凝結着靈力維持着不被海水入侵,跟一個大鱷魚對坐着。

很煩,想回萬魔宗,但又捨不得這江家的人。

且不說把那滅霸少魔主帶回去是不是一件大功,就江萬貫這麼個玩意就絕對不能讓他好活一天!

萬一到時候這小子到老魔主身前哭嚎一嗓子,來個什麼改正歸邪,然後他兒子上位了,自己還怎麼活下去?

最近幾天,雖然大鱷魚對這件事看起來很上心,但是幽冥自己也明白,有些時候,事情不是那麼簡單地。

很複雜!

比如,江萬貫這人!雖然在正派反派的名頭都不好聽,但是!他再海妖這頭名聲好聽啊!

主要也是沒太欺負過這羣海妖!而且加上一手強大的丹術。

海妖們想保江萬貫一命,以後留着給他們當苦力,煉丹啥的。

至於那勞什子滅霸?區區天境的選手,直接就被海妖們無視了。

照理來講,本來多來點海妖的大神的,但是幽冥沒想到,就眼前這麼一個老鱷魚老幫他。

至於其他的海妖聯盟的大神們,則是被他告知說有事來不了。

幽冥要是信這個,那他就真是蠢蛋了!

現在這個情況已經再明朗不過了,他這是被軟禁起來了!

“幽冥兄弟!來來來!嚐嚐我海族這陳年佳釀!”大鱷魚一臉笑容的舉起了酒杯。

幽冥也收回了自己的小思路,很難受,隔三差五的就得被叫來整上兩杯。

還不是爲了看着自己,以防自己跑了!

一羣憨批,老子有實力嗎!看的這麼緊有什麼用,老子還是合谷境的辣雞兒呢!

舉了舉杯,算是意思了一下,然後放在嘴裏輕抿一口。

說是陳年佳釀,是挺粘的,綠油油的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真噁心……

突然!

“報!”門外一個持着三叉戟的守門蝦兵突然高喊一嗓子。

“進來!”大鱷魚瞬間就站了起來。

按理說,在他這水宮裏,根本就不會有侍衛這等慌張的聲音傳出!

絕對是有什麼重大的事情了!


莫非是那江家的人,還有那滅霸來了……

想到這,老鱷魚緊張起來了,也激動了,等的你們好苦啊!

略帶深意的看了一眼幽冥,這才轉頭一臉笑容的看着進來的蝦兵。

“報!稟報東海王!拒消息聲稱,那江家一行人已經抵達死神海峽外圍,正在朝着這邊趕來!預計兩日後抵達!”

蝦兵一臉緊張的說道。

“好!來人!賞了!”這大鱷魚眼睛裏的光都亮出來了,大手一揮,氣勢頗足。

小蝦兵有點懵,趕緊跪在地上連聲感謝。

大殿內再次恢復了平靜,只剩下這老鱷魚激動地大笑還在響動着。

幽冥很難受,笑,笑你麻痹,還敢軟禁我,等那江萬貫來了一巴掌拍死你,憨批東西……

理想是美好的,但是現實是骨感的,這老鱷魚足足封川期的修爲,當初可是把幽冥嚇傻了。

當年還是闢海大圓滿境界,但是說封川就封川了,這年頭突破一下就這麼容易嗎!

“哈哈哈!幽冥兄弟,可聽到了?江萬貫已經要到了!”老鱷魚一臉笑容的說道。

幽冥眼珠子轉了兩圈,趕緊起身彎腰抱拳回答:“自然聽到了,到時候還望東海王加以援手,徹底擒下江家衆人,我萬魔宗必有重謝。”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