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42 Views

她反而更加大膽的走過來,那雙玉臂伸手纏上我,聲音溫軟的像是蠱惑,也像是墮落前的自暴自棄,“皇叔,你想要的,我都可以。”

Written by
banner

她不傻,反倒是比任何女人都要聰明。

聰明的利用自己所有的一切,聰明的在最惡劣的環境下,找出一方能夠生存的地方,聰明到能夠近乎冷靜的籌謀一切。

我跟她,原本就應該是一路人。

只可惜,如今不是,以後也不會。

溫存不會很久,就像是一朵鮮花的花期也會有限。

小皇帝羽翼還沒豐滿,就試圖用青澀的手段開始謀劃,野心尚在,只可惜手腕不足。

他會像是一頭小野獸,防備兇狠的看着我,可轉身對着長安的時候,卻又溫順乖巧,時時刻刻的跟在長安身後,孺慕的叫着姐姐。

但是沒有一聲姐姐是得到迴應的,也不會得到迴應。

小皇帝召見我的時候,我還漫不經心的在看着茶杯裏浮動的茶葉,對於他說的話不以爲然,他還沒來得及成長,就被推上這高位,下邊虎視眈眈的人多了去了。

“我知道,你幫過我。”

他對我不稱朕了,我反倒是有些吃驚,擡頭看他。

小皇帝似乎很苦惱,皺着眉,一瞬間跟長安有些相似。也是,畢竟是同父異母,五官尚有些相似的地方不是很奇怪。

“但是我也很疑惑,你若是恨,爲什麼不殺了我奪取皇位,可若是不恨,爲什麼要逼宮,殺了我父皇?”

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對於這問題並沒回答,他也沒指望我回答,而是眼睛放空了,自顧自的說話。

“皇叔。”很罕見的稱呼,小皇帝坐的很端正,他正在變聲器,聲音有些低沉,恍惚的似乎駕崩的先皇坐在上邊,憂愁又睿智的眼睛在看着我。

“我活不久啦,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阿姐,皇叔你若是肯的話,哪怕親手殺了我,我也不會動一下。”

“是嗎?”我擡頭,毫不避諱的看着他。

小皇帝的臉色蒼白,似乎最近招惹來了很多的歌姬,日子過的極其的靡靡,這種反常讓我不得不起疑心。

我在打量他的時候,他也在看我,只是他似乎很害怕我,就算是這麼看,眼神都忍不住飄忽,唯獨在給他姐姐求一條生路的時候,格外的認真,帶着一身孤勇,像是囑咐後事。

“皇上覺得臣有那麼大的能耐?”我反問。

小皇帝緊緊地抿着脣,很憤怒的離開,也不肯多說一句話。

“攝政王不要忘記了!”

“不然朕就算是死了,也不會放過你的!”


他尚且稚嫩的嗓音還從後邊清楚的傳來,我低頭笑了。

還只是個孩子,纔會意氣用事。

顧玟嵐的到來似乎不是那麼和諧,我知道她的算計,知道她肚子裏的孩子,也清楚孩子的意外沒了,不可能真的只是個意外。

顧府按捺不住了,所有的異動都在我眼皮下邊,也只有過於自負的顧大人,才真的會以爲她的女兒會拴住我。

所謂真愛,嗬。

一場笑話。

顧府並不是表面那麼老實,順着牽扯查下去,發現當初的幾次逼宮也並非是那幾個野心勃勃的王爺腦子不清醒。

有一隻無形的手一直在推波助瀾,而碰巧那隻手也恰好推了裴家這邊。

滿門滅門,這樣的仇恨,就算他們都死光了,都難以消除。

長安近來的脾氣似乎越來越不好,她的跋扈,恃美而驕,可卻偏偏也脆弱敏銳,如此矛盾衝突的性格放在她的身上,卻是異常的和諧。

她偶爾也會懵懂的看着我,那嬌軟的身體也會懶懶的靠在我身上,似乎一切都往最好的方向發展。

若是我沒一時腦熱,做出最錯誤的決定的話。

蠱蟲放在她身體裏的時候,她的震驚失望痛恨,都像是一根根的刺,狠狠地衝着我扎過來。

她痛得渾身顫抖,手腕上的血不停地往下落,喉嚨裏嗬嗬的聲音,讓我一度後悔自己的決定。

娃娃臉攔住我,“主子,都到這一步了,不能後退了。”

我差點忘記了,在最開始的計劃裏,沒有任何的清.欲牽扯,就算是她,也都只是一枚棋子。

計劃如常,只是如今我後悔了。

“皇叔,我疼啊。”長安淚眼看着我,嘴脣都在顫,像是忽然迷途的羊羔,“真的好疼啊。”

一聲聲的讓我的腳步都忍不住停下。

娃娃臉試圖攔住我,我手裏攥緊的劍,抵着他的脖子,“滾開。”

原先那麼囂張的一個人,現在疼的蜷縮着哆嗦,我彎腰把她抱起來,才發現她太輕了,輕的似乎隨時都會消失。

“疼。”她眼裏全是淚花,意識不清,只會呢喃這一個字,手緊緊地摳住我的袖子。

我原以爲冷硬如鐵的心臟,忽然有了裂縫,並且以不可抑制的速度迅速的蔓延。

有些事情,總是會失控的。 我做過最後悔的事情,大概就是親手推開她,親眼看着她眼裏的星芒一點點的湮滅了。

又是變動,比我想象中得來的快,我甚至都沒想好如何應對她的時候,就猝不及防的來了。

小皇帝果然如所說的一樣,被亂箭穿心而死。

死的時候還看了我那邊一眼,很平靜沒有吃驚和恨意,似乎早就預料到了,似乎也是一種解脫,只是最後那雙眼睛,徒勞的睜着看着天空,一點點的沒神采了。

長安像是丟了魂,死死地抱着懷裏早就僵硬的屍體。

那是她平時最不喜歡甚至排斥的弟弟,可如今她卻眼尾有些紅意,手背都死死地繃緊了,沒有哭泣,這樣的沉默在震天響的戰場上,顯得更加的壓抑。

我從她眼裏看到了亮光湮滅,就像是萬家燈火,忽然在一瞬間全部熄滅,只留下陰涼的黑沉的空洞。

她恨我,毋庸置疑。

我沒想到事情會比如今更加的糟糕,垂着的手好像也沒有任何能擡起來擁抱她的資格。

而那之後,無論是小倌還是入幕之賓,都比我更加有資格陪在她身邊。

“主子,也並非是完全的死路。”


娃娃臉終歸也是不忍了,跪在我面前說:“長公主總歸是念舊情的。”

我親手掐滅了所有可能的結果,自此之後走向的都是衰落。

轉瞬幾個年頭,就連曾經站在牆根下的少年,如今也能獨當一面,手裏持劍指着我,眼睛通紅,攥着劍柄的手都在繃緊的顫抖。


“你會後悔的,不光如此,你會孤獨終生,這輩子都是求而不得。”

“大名鼎鼎的攝政王,你真可憐。”

不止是一個人跟我說過這樣的話了,原先我對此嗤之以鼻,但是之後卻不。

大概就連長安自己也記不清楚了,她尋死的次數到底有幾次,小皇帝的死似乎是壓倒她的最後的稻草,之後她時常會從噩夢裏驚醒。

她以爲我不知道,我只是從不願意站在她面前。

“不,我這輩子都不會後悔。”我清楚的記得,我是這麼回答的。

可一直到我看到牆頭上,她穿着一貫的紅色衣袍,漠然的看着下邊,風吹得她的袖口獵獵,似乎隨時會跌下來。

幾乎在那一瞬間,我的心臟就停止了跳動。

她帶來的兵馬寥寥無幾,鎮壓只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我的兵馬不等我吩咐,早就準備好了弓箭。

“停!”

我厲聲道,喉嚨都有一絲的腥甜,那些箭擦着她過去,她低頭望着我。

曾經最好看的像是最乾淨泉水的眼睛,現在空洞沒東西,忽然就對着我笑了,牙齒潔白還是笑的一貫的俏皮。

只是聲音卻比寒冬臘月更爲冷涼徹骨。

她說:“我願你開創繁華盛世,願你長命百歲,願你此生此世都在痛苦中掙扎,永遠不得安生!”

字字誅心,她果真是恨極了我了。

“長安,下來。”我喉嚨乾涸,發出來的聲音沙啞到我自己都嚇一跳。

在此之前,我從未覺得她有多麼不可或缺過,可現在卻從未深刻入骨的感受到,若是沒有她,只怕這天下的顏色都要暗淡了幾分。

這是魔咒,此生不變。

我最後還是失去了她,但是慶幸最後也還是得到了她。

後來我才知道老皇帝臨終前說的話,他說拋開身份地位來說,能怪誰呢,阿鸞不要怪他,答應父皇。

老皇帝還說,這孩子自幼是我看着長大的,若不是出了這種事情,如今也不會變成這樣子,這孩子,朕對他有虧欠啊。

閉上眼,似乎還能看到當初老皇帝老淚縱橫的樣子,他的臉上早就被風霜蠶食,他那睿智的眼睛也失去了光亮,只是最後見我的時候,嘴脣顫了幾下,也終歸沒說出來任何的話。

我在最後皇位唾手可及的時候,選擇放棄,親自把她看中的人給推上去。

曾經扎着包子頭,精靈古怪還會哭着鼻子來找我的小女孩,現在也徹底的長大了,她比世間任何的鮮花都更要鮮豔,比任何顏色都更加的亮眼。

wWW ▲ttКan ▲CΟ

似乎看到她,眼裏就再也容不下去別人。

“求您,再饒我一次。”

曾經的名門貴女顧玟嵐跪在我面前,那張清秀的臉上都不再幹淨,哀求的用額頭觸地,“就算看在之前的感情上。”

顧家被我早就佈置好的局給將了滿盤,甚至連背後的蠻子都一併解決了。

這本該是大快人心的事情,但是一想到那紅衣獵獵的場景的時候,再多的喜悅都被衝滅了,歡喜似乎都變得苦澀而黯淡。

我恍神了,沒聽到顧玟嵐的話,她站在我面前把衣服都脫下的時候,我依舊眼裏沒任何的波瀾。

“穿上。”我淡聲說。

屬於人本能的悸動也沒有,她臉上討好的笑容也一點點的沒了,梨花帶雨的看着我,取而代之的是震驚和失望。

“我懂了。”顧玟嵐的聲音低了些,癱坐在地上,自己低聲吃吃的在笑,笑的淒涼。

“我早應該知道的,可偏偏就存着幻想,如今也是想着你能像是最開始那樣,高擡貴手。”顧玟嵐忽然擡頭,“當初我見您的第一面,你衝着伸手了,我真的有點後悔逃婚。”

“這可能是我做過的最壞的一次打算,是不能彌補的,對吧?”

這話像是在問我,也像是她自己的自言自語。

她在捂着臉不停地哭,我在想,當初長安是不是也這麼難過,當初我也曾冷聲喝令她出去,只是感覺不同。

看到長安,似乎長期我壓抑的情感就要噴薄而出,明知道而我卻偏偏壓下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