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55 Views

葉荒在經過視覺上和聽覺上的雙重刺激之後,小葉荒終於有了一些反應,嚇了葉荒趕緊轉身隱藏。

Written by
banner

“你怎麼了?”

柳子凝察覺到了葉荒身體不自然的扭曲,開口問道。

“沒什麼沒什麼,快開始吧,快開始吧。”

“還是去你房間吧……”

李靈還在睡覺,保不齊一會就醒了。

葉荒趕緊轉身在前方帶路,但是卻沒有趕到後面的腳步聲,回頭一望,柳子凝還在門口。

“怎麼了?”

還能怎麼了,當然是柳子凝穿着一身不好意思出門。

葉荒夾着雙腿來到柳子凝面前。

“你的大腿昨天是不是受傷了?我怎麼感覺腫了一大塊……”

“你先不要管那個,先把這個衣服穿上。”

葉荒一陣臉紅,將自己身上穿得T恤脫下直接罩在了柳子凝身上。

雖然是洞天,但是屋內有暖氣,加上葉荒已經是超凡境界,基本上已經水火不侵了,所以就穿了一件體恤。

葉荒的身材並不算高大,但是比起柳子凝也稱得上是魁梧了,因爲柳子凝的身材實在太過嬌小。

穿上葉荒T恤的柳子凝更顯誘惑,大大的T恤直接套在柳子凝身上,就像是隻穿了一件T恤,下面什麼都沒有一般,這種朦朦朧朧的誘惑更爲致命。

柳子凝感受到T恤上葉荒的氣息,也是一陣的心安,更是一陣的臉紅。

走吧,葉荒拉着柳子凝的手**着上身向着自己的房間走去。

其實葉荒想要告訴柳子凝,自己已經晉級超凡,所以,單憑真氣,就可以將柳子凝現在身體上的毒素全部拔出,但是需要一些時間就是了。

“紫凝,可以開始了。”

二人來已經來到葉荒的房間,柳子凝也自覺的直接盤膝坐在地上,葉荒在其背後輕聲的說道。

柳子凝聞言,臉上又是飛起一團緋紅,背後的葉荒是看不到了。

但是葉荒可以看到柳子凝脫衣服時的姿態。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葉荒心中說着,眼睛也是閉上,但是卻死活閉不上去。


反正等會也要看到,現在看又有什麼關係,再說我也是爲了救人。

葉荒這樣想着乾脆心安理得的看了起來。

之間柳子凝雙手握住T恤的下面然後往上一撐,便將T恤給褪掉了,雖然姿勢不是很好看,但是其舒展的動作卻極其誘人,尤其是漏出那潔白的美背,讓人想入非非。

終於將T恤脫下,下面自然就是運功療傷環節。

“葉荒,我準備好了,可以開始了。”

柳子凝紅着臉說道。

這回柳子凝的臉紅,就來身上也變成了緋紅。

“你沒事吧?”

“什麼事?”

“你身上變紅了……”

“啊,你不要管那個,我沒有事。”

柳子凝還以爲葉荒發現了什麼,原來是這種事情。

“那我就開始了。”

葉荒說着手已經貼到了柳子凝的背上,好像羊脂白玉一般,入手的盡是滑膩,僅僅是觸碰就讓人心猿意馬。

“嗯嗯……啊……”

隨着葉荒緩緩的將真氣灌入到柳子凝體內,柳子凝竟然控制不住的低聲**。

葉荒一陣面紅耳赤。

有那麼舒服嗎?葉荒想到。

實際上就是有那麼舒服,能夠清楚的感受到一道道暖洋洋的熱流在自己體內流動,充滿生機的修復着體內所受到的破壞。

那種舒服難以用言語形容。

但是很快柳子凝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趕忙閉上嘴巴,但是雖然嘴巴閉上了,但是那種舒服的**仍是從鼻孔之中傳出。

“嗯……嗯嗯……”

這種強行抑制自己然後發出的聲音更具誘惑性,葉荒感覺自己就要爆炸了。

但是與此同時手臂上的魔靈印記突然傳來一陣刺痛。

葉荒心中一驚,難道連有反應都不行?

但是那刺痛在瞬間就消失,除了感覺到刺痛,就再也沒有感受到其他任何感覺。

就這樣?

但是好像也就是這樣了。

“怎麼了,葉荒?”

柳子凝感受到了葉荒受傷傳來的顫抖,開口問道。

“沒什麼,繼續繼續。”

經過這麼一檔子事情,葉荒再也沒有心情去欣賞眼前這花兒一般的柳子凝。

很快治療就結束,這次治療很順利,效果也都是比之前的都好,柳子凝的感受最是明顯。

“看來真的要跟你去鐘山市了。”

柳子凝一遍說着一遍舒展自己的身體,畢竟盤膝坐了這麼久。

喂喂喂!你不要在我面前做這種動作啊!

葉荒本來就要平復下去的心情,看着眼前雙腿劈在地上,上身不停轉動的柳子凝葉荒心中一陣臥槽。


這不是逼人犯罪嗎?

柳子凝還是穿得那一套Q趣內衣,做這麼舒展的動作,自然是很容易走光,柳子凝好像對葉荒完全放下了防備。

但是葉荒心中還有防備啊,不是對柳子凝的防備,而是對自己的防備,對魔靈印記的防備。

葉荒直接從地上站起,然後轉身向着門口走去。

“你先休息會吧,我去和朋友道別。”

葉荒頭也不回的向着門口走去,但是可能是因爲緊張吧,走的時候碰掉了一個掛在牆上的鞭子。

葉荒轉身去撿,撿起的一瞬間,與柳子凝四目相對。

葉荒手中拿着鞭子,柳子凝的眼神好像鞭子,讓葉荒不敢直視。

溜了溜了。


葉荒不想在待下去,將鞭子掛在牆上之後直接溜了出去。

柳子凝望着葉荒出去,看着被葉荒重新掛在牆上的鞭子,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些是什麼。

但是可以從其微紅的臉龐上面也可以大概知道在想些什麼。

葉荒走出房間,走道外面的山間小道上面,冷風瞬間讓葉荒清醒。

唉,女人果然是可怕的,可怕在女人可以讓你喪失理智,讓給你喪失對你身體的控制權。

葉荒回頭望了一眼,柳子凝和葉荒現在的房間,然後轉身走上山去,在走之前還是要跟朋友道個別。

武林大會就這樣結束了,葉荒心中還有些惆悵,畢竟自己曾經爲了這武林大會準備了很久,但是可是好像這武林大會和自己預想的並不一樣。

但是又好像沒有什麼不一樣。

無論怎麼說,葉荒都是沒有想到魔教居然會在武林大會上面直接出現,甚至還釋放出要合作的信號。

魔教……

葉荒撫摸着被種下魔靈印記的手臂,眼神閃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其實也沒有什麼好道別的,這些人又不是再也見不到了。

但是葉荒還是一個一個的把所有的熟人都找上一遍,挨個的道別。


衆人也都是紛紛祝賀葉荒晉級超凡,畢竟身爲武者,沒有什麼事情是比自身武功的精進更值得高興的了。

尤其是張野,張野其實一直和葉荒都是不行上下的,甚至在武林大會上還戰勝了葉荒,但是現在葉荒已經晉級超凡,以張野抱丹境界的實力,再難和葉荒相提並論。

“再過不久我也會晉級超凡,到時候我們在堂堂正正的比他一場!”

張野爲葉荒的晉級趕到由衷的開心,張野也沒有因此灰心,他有強烈的自信,自己會很快晉級超凡!

葉荒對於張野這個平時雖然沉默寡言,但是卻極其認真的朋友很是看重,覺得張野的成就必然不可限量,因爲他就是那一種人,那種成大事的人。

經過一個上午,葉荒幾乎把整個龍虎山跑遍,終於和所有的自己的朋友進行道別。

其實武林大會雖然已經結束,但是卻不是說,現在龍虎山的這羣人,馬上就要下山,之後還會有一系列活動,但是葉荒挺不想參加了,所以葉荒打算提親走,這纔給人道別。


就連這次武林大會的獎勵葉荒也是託付給了張野,讓張野先替自己保管,獎勵好像是那個功德箱,葉荒也不太記得了。

拜訪完所有的人之後終於又回來。

這回李靈已經將所有的行禮都已經準備好,就一個行李箱,也不知道里面裝的都是什麼。

柳子凝更是簡單,只有一個用牀單做的包袱,裏面應該只是裝了一些換洗衣物,看起來很是樸素,也很是違和。

畢竟現在都二十一世紀了,誰出門還會帶這種包袱?

“我們怎麼走?步行嗎?”

李靈問道。

當然不可能步行,這裏距離鐘山市足足有一千多公里,如果真是走路的話,就算是幾人腳力驚人,也要走個十天半個月。

“開車回去吧。”

“開車?你有駕照嗎?”

葉荒聞言一窒,自己堂堂超凡級別的高手,開車還要駕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