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43 Views

唉!現在他是相同了,只有患難才能見真情,只會共同享你福的兄弟根本就信不過……

Written by
banner

隨即,阿大便失落的走進他的房間,一下子認清曾經兄弟的鬼臉,任誰都會有些失落。

有些事需要自己看,這樣才能徹底認清事實!

……

夜晚,非常寧靜,就像暴風雨來臨的前奏,一切都顯得那麼平靜。

不知何時,葉東所在別墅周圍多了許多人,都是修者,且修爲至少凝丹期,他們紛紛潛伏在周圍別墅的屋頂或房中,他們統一目的,就是監視葉東——沒錯,這些人都是王蒼鷹的手下,蜀山的人,他們的到來,也就代表着王蒼鷹不久也會到來,這點葉東非常清楚。

“該來的,還是來了……王蒼鷹,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雄鷹!”

葉東站在二樓主臥窗口,喃喃自語道;他的情況在外人看來必死無疑,殺了蜀山大長老的兒子,他就算有十條命也不夠死的,但葉東豈是那種一衝動就沒頭腦的人?

當然不是,他殺了王旭東,表面上必死無疑,因爲王蒼鷹太過強大,修爲至少在出竅期,以葉東目前修爲肯定不夠看,相差整整兩個大層次,說句不好聽的話,王蒼鷹一根手指都能戳死他,這是事實沒錯,但葉東有他的底牌,那就是好久都沒有出現的龍魂——藍青青。

葉東可不相信藍青青會看着他被王蒼鷹殺死……

“東子,大半夜的,在想些什麼呢?”柳如雲不知道來到葉東身後,溫柔地抱住葉東。

“沒想什麼,只是看今晚的月色很美,所以忍不住多了幾眼。”

葉東轉過身,給柳如雲來了個公主抱,柳如雲則雙手勾勒在葉東脖子上,然後微微聳起身親向葉東;葉東迴應,同時抱着柳如雲往牀上去,這一切非常自然,無需語言,一個動作便能知道對方想要什麼。

輕輕地,葉東把柳如雲給拋擲到牀上,他則站在牀尾,快速褪去身上唯一的布料——一條印花褲衩。

柳如雲臉上瞬間浮現紅暈,雖然她早已不是第一次見到葉東光溜溜的樣子,但每一次她都會羞澀萬分,猶如初經人事的小姑娘一般。

這點正是葉東最喜歡她的地方,她就像一顆含羞草,當有威風拂過,就會羞澀的把葉片閉合起來。

“柳姐,我來咯!”

葉東露出一個壞笑,隨即如餓狼般往柳如雲身上撲去…… 蜀山祕境。

丹峯是蜀山門人煉丹的懸浮山峯,與之相應的還有器峯、鍛鍊靈器的地方,武峯,顧名思義就是供門人練武的地方……

此時,位於丹峯峯頂洞穴之中,蜀山掌門以及四位長老,包括大長老,他們正圍着一鼎大藥爐周圍,他們手捏法決,激射一道道靈光,打入丹爐之中。

隨着時間推移,丹爐之中散發出一股幽谷清香。

香味越來越濃……

“丹結!”

蜀山掌門一聲爆喝,手指成劍激射一股更爲強大的紫色光束,打入丹爐之中,其餘四位長老同樣如此。

“丹成!”

五人再次打出一道強烈光束。

緊接着,“嘭”地一聲,丹爐被炸開了,兩枚紫色鵪鶉蛋大小的丹藥飛了出來。

掌門和大長老兩人身形一閃,各自抓住一枚爆出的丹藥。

“恭喜掌門,有了兩枚渡劫丹,掌門飛昇有望。”

其餘三名長老,來到掌門面前恭維道。

“這還得仰仗各位三日三夜的鼎力相助啊!”蜀山掌門捋了捋花白的鬍鬚,臉上露出非常自信的笑容。

這時,大長老王蒼鷹來到掌門面前,冷聲道;“掌門師叔,如果沒有其他事,我就先告辭了。”

“唉……旭東之禍,乃是他的命數,希望你能想清楚,冤冤相報何時了,走吧走吧!”

蜀山掌門臉上的喜悅一掃而空,拂了拂衣袖,便讓王蒼鷹下山,他很清楚,以王蒼鷹的性格,這次無論如何都要下山;他是個心慈的人,王蒼鷹這次下山必然會生殺孽……

王蒼鷹對着掌門抱了抱拳,便轉身離開丹峯,然後直接飛出蜀山祕境。

他心中對掌門還心存不滿,被強行拉到丹峯給掌門練了三天丹,害的王蒼鷹差點被喪子之仇給憋死過去。

自從,得知王旭東身死的消息,王蒼鷹就無時無刻不想着,讓葉東陪葬,這種怨念在這三天之中越發強烈,蜀山他一刻也不想呆,巴不得眨眼間來到葉東面前,把他拍成肉泥……

江南市,海景別墅區。

今天是星期一,葉東和柳如雲兩人把甜甜送去幼兒園,便回到別墅。

不知怎麼地,葉東右眼皮從早上開始就一直在跳。

左吉右兇,葉東心裏隱隱有些不好的感覺,可能會連累在別墅中沒有工作的柳如雲和林蓉蓉!

想到這,葉東找了個藉口離開別墅,把阿大留在別墅中保護柳如雲和林蓉蓉。

葉東這一走,監視他別墅的修者,頓時少了一大半,紛紛跟着葉東後面。

這正是葉東想要的,他非常清楚,這次王蒼鷹是針對他,如果他留在別墅,一會王蒼鷹來了,柳如雲和林蓉蓉肯定會跟着遭殃,所以葉東這纔會離開。

只要他一離開,那麼王蒼鷹就不會去他別墅,至少在他死之前,不會去葉東別墅找他女人的麻煩。

葉東開着車,漫無目的在街上裝着,不知不覺便開出市區,來到西郊外。

前面有一座光溜溜的大山,葉東把車停下山下,肚子爬了上去。

來到禿峯山頂,葉東坐在一塊大石頭上,然後閉目養神,等待王蒼鷹的帶來,該面對的始終要面對,以蜀山的勢力,葉東不管去哪,都會輕易被王蒼鷹找到,所以他沒想過要逃。

王子恆,是王蒼鷹的侄子,也是蜀山門人,修爲凝丹中期。

此時,他正在禿峯下,關注着葉東。

就在這時,他的通訊玉符突然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音。用過通訊玉符的修者都知道,這是有人在給他傳話。

“子恆,我出山了,你們現在在哪?”

王子恆把通訊玉符放到耳邊,王蒼鷹的聲音頓時在他耳邊響起,聽完,王子恆把通訊玉符放到嘴邊,對着玉符說了句,然後便專心盯着禿峯之上的葉東。

……

中午時分。

躺在大石上睡着的葉東,忽然被一陣悅耳的鈴聲給吵醒。

按下通話鍵,電話那頭便傳來溫柔中帶着一點擔憂的聲音;“東子,我想你了,你現在在哪?事情辦完了嗎?”

“還沒呢!中午我就不回去了,你們要是閒的悶, 我從地獄重生 。”葉東說道。

“嗯,我知道了,在外面要小心!”柳如雲聲音有些哽咽,她非常清楚,葉東出去跟本就不是去辦事,而是故意離開離開,想要獨自面對王蒼鷹的報復,這是柳如雲的猜測,但她卻非常堅信這個猜測,因爲她太瞭解葉東的個性!

“呵呵,我能有什麼事,柳姐,你放心好了,我辦完事就會回去。”葉東笑了笑,臉上表情瞬間凝固,接着說道;“不多說了,我要忙了,回見。”

結束通話,葉東把手腳放回兜裏,從大石上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衣服,然後看着從下面飛上來的王蒼鷹。


葉東雖然不認識王蒼鷹,但看來人的架勢,和他兇戾的目光,以及他憑空而飛的本領,他敢斷定,來人必定是王旭東的老子王蒼鷹。

“哈哈,小子,挺有自知之明的嗎!既然都爲自己找好墳墓了,這裏挺不錯的,四面環山,有風有水,在堪輿家的眼中這裏絕對是塊上佳的墳地。”

話音落下,王蒼鷹正好飛上禿峯,停留在葉東對面五米之處。

“呵…想要我命的人多了去,我還不是好好的活到現在。”葉東諷刺道,並沒有因爲王蒼鷹的強大而膽怯,人活一口氣,就是要活個自我舒坦。

“那是他們沒用,我就不同,我絕對會讓你生不如死。”王蒼鷹目光凌厲的鎖定葉東,雖然有些驚訝於葉東的修爲,年紀輕輕就有金丹初期修爲,這樣的天才,有點驚世駭俗,他們蜀山修真第一大派,年輕一輩最高修爲也不過凝丹後期,越是這樣,王蒼鷹的殺心就越濃,對於這樣的天才,多留一天都是威脅。

“呵呵,生不如死,我到想知道是怎麼個生不如死法?”葉東冷笑道。

“試過就知道了。”

王蒼鷹臉色一凝,左手成爪,猛地衝向葉東。

一招簡單的鷹爪式,卻彷彿能夠撕裂大地一般,葉東不得不避其鋒芒,在王蒼鷹出手時,便轉身跳下山峯,王蒼鷹露出一個不屑的表情,速度徒然提升數倍。

眨眼間,王蒼鷹便來到葉東身前,堵住葉東去路。

“速度太快了,逃不是辦法,看來只能拼了。”

正在葉東轉念之間,他的左邊頭髮忽然被一道凌厲勁風吹起,緊接着一拳彷彿能打穿巨石的拳頭呼嘯而來,葉東本能地躲閃,這拳頭就像飛魚彈一般可以鎖定目標。

砰——葉東被打個正着,整個人頓時飛了起來,呈拋物線狀被打回山頂。

實力相差太過懸殊,葉東才金丹初期,怎麼可能是王蒼鷹的對手,他可是分神中期修者,別說金丹,就是元嬰、出竅期修者,在他面前也什麼都不是,說句不好聽,如果王蒼鷹不是想要虐葉東,他早就被打死了。

接下來的場面可想而知,葉東被的毫無還手之力,王蒼鷹的每一拳每一腳,都如同一個巨大鐵錘擊打在他身上,葉東就像一個被孩童虐待的玩偶,被王蒼鷹打來打去。

“太暴力了……”在禿峯下觀望的蜀山弟子,不約而同想到!

不多時,葉東已被虐的不成人樣,肋骨斷了五六根,五臟六腑差不多快移了位,可儘管他受了這麼重的傷,卻連哼都沒哼一聲。

葉東越是這樣,王蒼鷹就越氣憤,下手也就越來越狠……

終於,葉東被王蒼鷹打的奄奄一息,王蒼鷹這才停手,陰戾道;“如果不想死,可以向我求饒,叫我幾聲爺爺,或許我心情一好,放過你也不一定。”

“噗~~”葉東靠在殘石上,體內氣海翻騰,吐出一口鮮血,氣息已經變得很弱很弱。

葉東嘴脣張了張,像是在說些什麼,可聲音實在太小太小,王蒼鷹皺了皺眉頭,儘管他是分神中期修者,也難以聽清。

“你說什麼,給我大聲點。”王蒼鷹怒吼道。

“爺~爺~~~放~”葉東嘴脣張了張,又說了一遍。

王蒼鷹還是聽不清楚,只能依稀可以聽到“爺,放”這些字,爺很容易聯想到‘爺爺’,放也可以聯想到‘放過我’這三個字。


這麼一想,王蒼鷹臉上露出一個得意笑容,人都是怕死的,當真的面臨死亡的時候,還不是要開口求饒……

王蒼鷹可不是善男信女,皮笑肉不笑的向葉東走去,蹲在葉東旁邊,說道;“在叫我一聲‘爺爺’,或許我就會放過你。”

就在這時,葉東臉上忽然露出一個神祕詭笑,“你完了……”

驟然間,寒光一現,王蒼鷹胸口一涼,一柄軍用***模樣的靈寶插進他的左胸膛,刀尖從他後背冒出,心臟也被直接穿透,他的生命力瞬間消失,死的非常冤。

這柄軍用***模樣的靈寶,正是葉東不久前獲得的靈寶龍鬚刀,這正是葉東最大的底牌,之所以遲遲不召喚出來,就是爲了等王蒼鷹放鬆警惕的時候,然後出奇制勝。

葉東這是在賭,如果王蒼鷹不準備虐待他,那麼葉東根本沒有出手機會,就算召喚出龍鬚刀,也會被他奪去,因爲他實力太強了! 這個世界上有如果嗎?

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一個人的行爲性格,就直接決定他會做出什麼事。

王蒼鷹囂張霸道,又護犢心切,肯定不會那麼容易放過葉東。

葉東也正是看中這一點,從一開始,就計劃出這個套,剛開始葉東直接逃跑就是要讓王蒼鷹輕心;當然,能夠當上蜀山大長老的人,肯定不會是傻子,所以之後葉東有全力反抗,但金丹初期的修者如何是分神中期修者的對手,所以葉東被虐是必然的。

有了這個必然,加上葉東在奄奄一息的時候,王蒼鷹心裏的戒心頓時全無,任誰見到葉東現在跟路邊奄奄一息的死狗一樣時,都會沒有戒心。

沒有了戒心,那麼王蒼鷹就中計了,接着又故意談吐不清,引誘王蒼鷹來到他眼前,這個時候葉**然暴起,而且用的靈寶,別說分神期的王蒼鷹,就是渡劫期的蜀山掌門,都能一刀刺穿……

王蒼鷹死的非常冤,在閉眼之前,眼神之中充滿怨恨,他實在想不通,一個人居然能夠隱忍到被人快要打死纔拿出自己底牌,這份隱忍和心計,王蒼鷹不得不佩服,但他卻死的不甘。

在王蒼鷹到底的一瞬間,他的元神從身體中飄了出來,惡狠狠的瞪了葉東一眼,然後急速飛往西南方。

元神最多離體三天,在這三天內,王蒼鷹必須要找到合適的肉體附身,不然將會煙消雲散。


“我擦……這神馬情況,剛纔威風凜凜的大長老,轉眼間被人打的肉身消隕,元神飛逃!”王子恆不可思議的揉了揉眼神,這一切變化太快,他腦子有點轉不過彎來,實在太震撼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