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46 Views

蘇逸就更不用說了,一個六級風吹過來,蘇逸能不能站得穩還不好說呢,更加不用放在眼裏。

Written by
banner

雷破軍雖然排行老四,但是心中已經在宿舍中將自己的戰鬥力列爲了第一名。

直到今天蘇逸的出手,徹底刷新了他對這個老大的認知。

老大就是老大,不管在哪方面,都絕對是老大,雷破軍都恨自己,爲什麼要懷疑老大的權威?這纔是真男人的典範,無敵的樣板,白馬王子的模子啊! “正所謂天機不可泄露,你只要知道你們宿舍的老大,就是真正的老大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不用計較了。”蘇逸靠在椅子上,對雷破軍的話很是敷衍,原因無他,又不是美女,這麼積極主動幹什麼。

雷破軍也有些悻悻,眼睛卻一直沒有離開蘇逸的身體,一邊研究蘇逸的身體構造,一邊回到牀上睡覺去了。

蘇逸一晚上睡得都不是很舒服,雖然剛剛突破了先天高手境界,他應該好好的感悟一下究竟先天高手帶給自己的到底是什麼,可是這一晚上,他都明顯感覺到有一雙眼睛正緊緊的盯着他。

這個人,就是當初在剛剛來到宿舍的時候,揚言對男人JU花不滿的男人!

這種眼神這樣直勾勾的看着蘇逸,蘇逸總覺得自己的身體中後偏下部位有一種要保不住的感覺……

總算捱到了第二天早上,蘇逸本以爲自己可以小憩一下,一道清脆的響聲突然爆發出來,甩着一身肥肉的林凡騰地坐起身來。

“媽的,人在什麼地方呢?不打死他們,老子就不是林凡!”林凡左右四顧,看清是宿舍之後,這才擡起頭,看見了三雙眼睛正直勾勾的而看着他。

燃情都市 咱們啥時候回來的?不是在燒烤店喝酒呢嗎?我還記得之前的小混混來找麻煩,我正準備要動手呢!”林凡撓了撓頭,在三雙眼睛的注視下,嚴重覺得自己有必要躺下假裝什麼都沒做,可是卻又覺得自己的後背,好像有點涼颼颼的感覺,又是身體中後偏下部位……

乾脆,蘇逸也不睡了,看了看時間,起牀跳下來,拿起盆奔着水房走去。

大學的水房是公共的一個獨立大房間,裏面除了洗漱的水龍頭之外,還有一大排上下兩層的洗衣機,雖然是收費的,但是對於大學生來說,這些錢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蘇逸洗漱完,回到宿舍裏面,林凡才迷迷糊糊的從牀上爬起來,已經又睡了一覺的他一臉的無精打采,迷迷糊糊的穿上衣服洗臉去了。

“今天就是去班級的時間了,老大,你說咱們班級有沒有好看的女生?”周藏鋒湊到蘇逸的身邊,這個問題不是他一個人的問題,而是天海大學所有新生男同志的心聲。

“當然有了…”蘇逸下意識脫口而出,藍靈兒這個級別的美女絕對是考古系最完美的系花,在班級裏面自然也是妥妥的班花,這一點毋庸置疑啊!

不過蘇逸猛然想起來,他昨天剛剛和藍靈兒說過要重新確立一下關係的,要是表現的太明顯的話,被周藏鋒他們看出什麼破綻怎麼辦?

一動不如一靜,還是臨時應變比較好!

“老大,你是不是已經見過了?給我們介紹介紹,到底是誰呀?最好是沒有男朋友還能追到手的,我們三個早就做好了戰鬥準備了!”周藏鋒興奮的搓了搓手,辛辛苦苦奮鬥了十二年,爲的就是今天啊!

蘇逸心中一動,回頭看了一眼正在整理頭髮的雷破軍,揮了揮手:“咱們三個可以做好準備,但是老四就算了,估計女人對於老四來說,應該不屬於動心的品種裏面的,他的愛好不同,就喜歡不一樣的花!”

“哈哈!”林凡和周藏鋒大笑一聲,摟着蘇逸和雷破軍走出了宿舍,奔着食堂走去。

學校的食堂還算是豐富,雖然和蘇家做得美食沒有辦法相比,不過至少也算是色香味俱全,蘇逸四個人一邊吃,眼睛一邊看着周圍路過的女生。

別的不說,就這些大長腿,蘇逸都覺得完全可以玩上一年,完全不會膩,天海大學,果然是一所好大學!

吃過飯,四個人直接奔着教學樓走去,從昨天入學到現在,他們還不知道自己的班級在什麼地方。

考古系在天海大學算是一個比較冷門的專業,從之前報道的時候就能看的到,蘇逸急得清清楚楚,自己去金融系的時候,就看見六個美女,穿着超短裙的美女站在那裏熱情的給所有的新生服務,那叫一個甜美,那叫一個體貼。

反觀考古系,除了三個長得像是猴子一樣的男生之外,一個女生都沒有,這三個男生明顯也心不在焉,從頭到尾,除了看周圍的女生之外,外面沒理會自己專業的新生到底是什麼人。

而考古系的男生也是最多的,和道路橋樑加上建築工程並稱鋼鐵直男三大系,裏面的女生屈指可數不說,幾乎每個班級的女生都承擔了學校最難看女生的重任,這麼多年,從來就沒有變過。



當然,這個對比針對的是天海大學的內部,如果將這些他們認爲難看的女生放到其他大學的話,弄不好也是中上等之類的。

蘇逸四個人找了一圈,終於在最下面看到了他們四個的名字。

“考古系三班,看來考古系的學生不少啊,竟然還分成了四個班,有幾百人呢!”林凡有些洋洋自得的唸叨一聲,似乎對這個結果非常滿意。

“你是不是傻,一個班級只有四十個學生,一共就只有一百六十個人,還多呢?看看金融系,七十三個班,一個大一就七十三個班,你知道是什麼概念嗎?”

“金融系算什麼?看看這個計算機系,一百零四個班,天啊,當初我腦子裏面進了什麼?爲什麼我選擇了考古系?媽媽,我想換專業!”

蘇逸也有點鬱悶, 珠璣潤玉—香蜜同人 ,他都不知道原因是什麼,不過到這裏之後,蘇逸更加堅定,老管家絕對沒有安着好心,找一個尼姑庵長大的美女保鏢,可以看不可以碰,又找了一個這麼個充滿了男性荷爾蒙的專業,完全是想要讓他進入到寺廟的節奏啊!

蘇逸搖了搖頭,一轉身,突然看到旁邊一對豐滿的碩大映入眼簾,蘇逸的雙眼也不由睜大,看着面前的身影,雙眼不由一亮,如果都是這樣的社那次,不看臉,也完全可以接受啊!

只是這個雙峯,怎麼有點眼熟呢? “看夠了沒有?你的眼睛是不是不想要了?”冰冷的聲音直接鑽入到蘇逸的耳朵中。

充滿辯護度的聲音讓蘇逸瞬間回到了現實,擡頭看向了那張精緻無暇的小臉兒,除了冰冷之外,這張臉絕對是妥妥的絕美臉龐。

“我去,這是誰呀?太漂亮了?哪個專業的?”


“完美女神啊,天海大學誠不欺我啊,果然是美女如雲,隨便看見一個都是這種級別的校花,太漂亮了!”

“你們不要鬧,這個女孩子是我的了,不好意思,你們去找別人吧!”

旁邊的三個人一臉的花癡樣,口水差點流出來,實在是太漂亮了,簡直就是他們心目中的理想女神,口水完全控制不住啊!

“藍靈兒,你來的挺早啊,班級我已經看好了,就在四樓,我們上去吧!”蘇逸及時打破了尷尬,藍靈兒完全不是他們的菜,還是讓他們及時夢碎比較好。

藍靈兒點了點頭,看了蘇逸一眼,冰冷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轉身就往裏面走。

蘇逸看着藍靈兒曼妙的背影,心中也暗暗感嘆,爲什麼這麼漂亮的女人要去了尼姑庵,簡直是浪費資源,浪費資源啊!

不過蘇逸沒有想到,就是因爲他和藍靈兒一句話,讓剩下的三個人瞬間炸了鍋。

“老大,你認識這個女同學?太好了,她是哪個班的?”

“你剛纔沒聽老大說嗎,和咱們是一個班的!”

“一個班的?是考古系的學生,不會吧?有這麼漂亮的女生,完全可以一刷考古系鋼鐵直男系的醜名,完全有可能進入到校花攀比大賽之中了!”

三個人像是花癡一樣,瘋狂的議論起來,一個個臉上說不出來的激動,恨不得現在就跑到班級繼續欣賞絕世美顏。

蘇逸心中卻暗暗搖頭嘆息,他們是真的不知道啊,這個女人,根本就只能看看,根本沒有辦法進行下一步行動啊!

“她是我的妹妹,叫做藍靈兒,和我一起考進考古系的,你們也知道,有的時候,女孩子粘人,沒有辦法的!”儘管蘇逸心中清楚藍靈兒的性格,不過這種可以裝叉的時刻,自己絕對不能放棄。有這麼漂亮的女人是自己的妹妹,那是一種什麼體驗?簡直就是爽歪歪,至少說出去足夠炫耀的!

當然,前提是藍靈兒不知道的情況下,不然一定會把蘇逸給懟死!

林凡一個勁流口水:“老大,你實在是太幸福了,竟然有這麼漂亮的妹妹,能不能給我介紹一下啊?”

“我都說了,這個女孩子我內定了,誰也不能和我搶,藍靈兒,這個名字真好聽,林凡,你說是不……哎,林凡呢?”蘇逸正說着話,突然間發現,林凡已經不見了蹤影:“死胖子,是不是跑上去了!”

蘇逸三個人直接跑到了四樓,來到了班級,考古三班,這個未來他們至少在待三年的地方。

果不其然,和他們想想的完全相同,考古系三班之中,充滿了各種各樣的男性荷爾蒙,一共就四十個人的班級,至少有三十個是男生,剩下的幾個女生可憐的穿插在男生的行列之中,是顯得那麼的可憐。

儘管如此,蘇逸也沒有放過任何一個機會,仔細的巡視起班級的每一個女生。

不知道是爲了什麼,這一屆的考古系女生顏值出奇的高,除了藍靈兒之外,蘇逸竟然發現剩下的女生一個個都不算是太差,尤其是坐在第二排的一個女生,長相清純,笑容甜美,一頭烏黑的長髮垂直披在肩上,一張精緻的瓜子臉上毫無瑕疵,宛如一塊璞玉一般,精緻溫婉。

蘇逸雙眼一亮,這麼漂亮的女孩子,絕對不能浪費搭訕的機會,蘇逸必須要上去好好把握一下才行。

“同學你好,我叫做蘇逸,你叫什麼?”蘇逸湊到女生身邊的空位坐下,笑呵呵的伸出手來,擺了一個自認爲帥到了極致的造型。

女同學轉頭看了蘇逸一眼,笑着點了點頭:“同學你好,我叫唐婉心,很高興認識你。”

“唐婉心,真好聽,實在是太好聽了,沒有想到竟然這麼好聽,真是美,實在是太美了,對了,你有男朋友嗎?需不需要有個男朋友?你這麼漂亮,在學校很容易被人惦記呢,萬一惦記你的是壞人呢?你就需要一個男朋友來保護你了,而我,就是最佳的人選!”蘇逸乘勝追擊,他對於自己非常有信心,就算是女生不會尖叫,至少也能讓她們迷戀啊!

唐婉心本來還笑着的臉突然僵硬了一下,看了看蘇逸,尷尬又不失禮貌的笑了笑,轉頭去和旁邊的女生聊天去了。

蘇逸也愣了一下,這是什麼情況?竟然不搭理他了?他可是蘇家的大少爺,超級富二代,這種身份竟然會被人家無視了?

最主要的是,蘇逸絕對低調,他從來不會因爲自己是超級富二代而又任何的優越感,他憑藉的,全部都是他的顏值,那種帥氣,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

今天,他卻碰了釘子,這可是他第二次被人碰了釘子,第一次就是藍靈兒!

不行,今天這件事情絕對不能就這樣算了,他必須要證明一下自己,絕對不是沒有魅力的男人!

“唐婉心,你不說話是不是代表已經默認了?你放心吧,以後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保證不讓你受任何委屈,況且我還沒有和你說,其實我可是……”

“這位同學,請你不要太過分了,大家以後就是同學,還請你注意你自己的身份。”唐婉心突然轉過頭,淡淡的說了一聲,低着頭看都不看蘇逸一眼。

這一系蘇逸是真的有點整不明白了,他這些可都是按照搭訕寶典裏面學得,爲什麼見到兩次女生,最後全部都失敗了?

藍靈兒出身尼姑庵,本來就對男人不感興趣,這樣也就算了,所以自認爲自己用什麼本事可能都不能讓藍靈兒改變心意。

但是唐婉心爲什麼對他也會這樣?難不成,他剛好湊巧的遇到的全部都是從尼姑庵裏面出來的?這個世界,有這麼巧合嗎? “同學,你是不是瘋了?你要是不會和女孩子說話就不要說話,沒有人把你當做啞巴,你也不看看,想要追婉心的人有多少,但是像你這樣不要臉的,絕對是第一個!”唐婉心旁邊的同桌劉朝麗終於忍不住了,開始就懟起蘇逸來。



“我不要臉?”蘇逸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不解的看着劉朝麗。

身爲蘇家的超級富二代,蘇逸可是集帥氣,英俊,智慧,神武,瀟灑,倜儻於一身,有的時候他在恨自己天生麗質難自棄,爲什麼他的身上會有這麼多的有點,這讓其他的男生還怎麼活?

可今天,蘇逸卻聽到了這樣的話,自己竟然是不要臉?

“不對,不是不要臉,你是讓人討厭,不會搭訕就不要搭訕,弄得別人討厭你,多無聊!”劉朝麗哼了一聲,更加不留情面的說道。

後面的林凡三個人都要笑瘋了,蘇逸剛纔給他們很好的演示了一下,什麼叫做出師未捷身先死,蠟炬成灰淚始幹。

蘇逸抿了抿嘴,說實話他還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和女生交流,從小到大,自己一直在老管家的管束下,基本上沒有離開過蘇家,外面的花花世界他都是通過電視看到的,和女生交流,蘇逸以爲就和蘇家的那些女僕人交流是一樣的,有什麼事情直接說,這就是最好的表達方式,肯定能讓自己過上左妻右妾的生活。

當下看起來,這一切都是夢想了,蘇逸還是高估了自己!

逸悻悻的轉過身,回去還是要好好修煉一下才行,不然的話,結果遠遠沒有他想象的好。

回到座位上,蘇逸趴在桌子上,眼睛看了一眼旁邊的藍靈兒。

藍靈兒就非常安靜,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儘管美得不可方物,卻沒有一個人搭訕藍靈兒。

這一點連蘇逸都佩服,這些考古系的男生果然都是火眼金睛,竟然一下子就能看出來藍靈兒的與衆不同,誰也不敢上前招惹,就這個能力,確實讓蘇逸敬佩,他都沒有別人的眼力見呢!

“哎呦,哎呦,輕點輕點,我的手啊,哎呦……”

蘇逸心中剛剛想完,外面就傳出一陣喊叫聲,一個男生一瘸一拐的被人扶着走進來,手上和腳上都纏着繃帶,疼的呲牙咧嘴的坐在了前面的椅子上。

蘇逸往林凡的身邊湊了湊,讚歎道:“看見沒有?這纔是我們要學習的好榜樣,受傷這麼嚴重了竟然回來上學!”

“屁呀,他是被藍靈兒給打的,剛纔他就去搭訕藍靈兒,就說了一句話,就被藍靈兒幹倒了,手和腳都脫臼了,剛剛去醫務室回來!”林凡嚥了一口口水,往蘇逸身邊湊了湊,心有餘悸的小聲說道:“老大,我想問一下,你的這個妹妹是什麼地方出身的?以前是不是去過嵩山少林寺啊?”

“少林寺沒去過,但是去過尼姑庵。”蘇逸搖頭嘆息一聲,他剛纔是高估了考古系的學生了,完全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火眼金睛。

“各位同學,大家好,非常高興看到大家!”突然,教室門口傳出一道清脆的聲音,蘇逸雙眼一亮,這個聲音,一聽就是美女啊!

轉過頭,蘇逸一眼就看到一道苗條的身影從外面走進來,一條緊身包臀牛仔褲,將女人修長的雙腿和完美的翹臀,勾勒的足夠完美,一對豐滿的碩大直挺挺的貼在衣服上,將衣服都撐的有點微微變性,潔白如玉的玉頸上頂着一張精緻的鵝蛋臉,上面毫無瑕疵,一雙杏眼之中帶着淡淡的笑容,就好像是會說話一般,給人一張可愛卻又端莊的美。

蘇逸雙眼圓睜,沒有想到這個考古系竟然又出來一個美女,果然是讓人出乎意料之外啊,誰說考古系是鋼鐵直男系的?

蘇逸現在聽到這種話,絕對用先天高手最厲害的手段,給他打回孃胎裏去!

“大家好,我叫做劉詩晴,是這一屆你們的導員,我也是剛剛畢業的畢業生,能夠有幸留在學校並且擔任你們的導員,我非常榮幸,也希望大家能夠和我和我多多學習,多多交流,讓我們考古系三班能夠更加的好,生活更加的精彩。”劉詩晴掃視下方的學生,臉上的笑容越發的燦爛。

蘇逸也忍不住笑了出來,精彩,絕對精彩,這纔是理想的大學生活嘛,在這樣的氛圍下,怎麼可能會不精彩,看來左手數錢暫時達不到,但是右手閱女,可以開始準備工作,相信就在不久的將來,指日可待。

“今天沒有什麼事情,大家自我介紹一下就可以,下午會安排軍訓的事宜,明天就開始準備軍訓,到時候我會一直跟着大家的,大家有什麼困難可以和我說。”劉詩晴對着大家說了一聲,轉身走出了班級。

蘇逸眼睛一直沒有離開劉詩晴的身體,不過有了剛纔唐婉心的失敗經驗,這一次蘇逸沒有着急出擊,靜靜思考着應該找個什麼機會再說話,不能太莽撞了,不然容易耽誤事。

“哎呀,又要軍訓,實在是太無聊了,這就是體育系的事情,和咱們有什麼關係?”

“我這麼白,去軍訓的話一定會曬黑的,以後我還怎麼白白淨淨的做人?”周藏鋒和林凡一臉的抱怨,反倒是雷破軍已經躍躍欲試,大有現在就出去跑個五十圈的架勢。

“體育系?爲什麼軍訓時體育系的事情?”蘇逸好奇的看着周藏鋒,不解的問道。

“哎,老大,你是不知道,其實咱們學校的軍訓非常的嚴格,有點像是軍事化的味道,來咱們學校的教官最次都是四期士官,甚至還有的是營長之類的,那是非常的嚴格,不過儘管是這樣,像是咱們這樣的專業,根本就沒有先天優勢可言,每一屆的第一名都是體育系,這就是給人家體育系出風頭的項目,我們跟着摻和除了挨累,有什麼意思?”周藏鋒揮了揮手,似乎對於天海大學的制度很熟悉,不過卻也非常的抗拒。

蘇逸眼珠子轉了轉,別的事情他是沒聽到,但是出風頭三個字,可清清楚楚聽到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