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48 Views

雷電獸雖是能量凝聚,此刻在林慶的全力之下,竟如實體一般。身高丈餘,體形巨大,疾撲之間,竟將王申林完全罩於身下。

Written by
banner

下方的火焰,宛如洪荒猛獸,所過之處的傢俱盡皆被其摧毀。並呈漩渦狀,將王申林繞在其中。

乾天斬所帶起的氣勁,更是連樓上的吊燈都震掉。

這三擊,幾乎用盡了林慶體內所有的玄能。因爲知道對方是七玄異能者,林慶連自己最擅長的‘異能錯覺’都直接放棄,只能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這三擊之上。

見狀,王申林面色大變,周身所有的空間都被林慶的攻擊所佔據。他也萬萬沒有想到,對方不僅在瞬間就將傷勢完全自愈,而且玄能也都恢復了十成!

短距離挪移之法,那隻不過是速度的一個體現。若是他現在使用,絕對會撞在林慶的攻擊之上。

“凌風絞殺!”

王申林神色冰冷,右手向着前方一按,五指再度分爲無根細長的利劍,隨後用力一攪,一股凌厲的漩渦瞬間成型。 蓬!

一道身影在空中灑下一片血雨,重重的砸落在院子裏。渾身鮮血淋淋,數個猙獰可怖的傷口看起來竟然是那麼的嚇人。

咳!

林慶咳出一口鮮血,勉強站了起來。

大廳內,已經沒有一處完整的地方,破爛不堪,宛如災難現場。就連光滑平整的地板,都盡皆破碎。

王申林一個踏步,自大廳內竄了出去。神色冰冷,帶着一股殺意。衣服大半化爲焦黑色,雖然未造成大的傷害,可卻也是一種打擊。

王申林右臂輕輕舉起,並向後彎曲,右手食指化爲一道三尺來長的利劍,劍身之上,玄能密佈。只需要再來一擊,對方便永無翻身的機會。

大廳內,孫傲雲眼淚已經無法抑制的流下。面對這種情況,她就連送命的本事都沒有。雖然那個家逼迫她做不願意的事情,可是一旦牽扯到他們所有人的性命,還是讓她從心底感覺到顫慄。

護花無敵風水師 王副組長?”

陡然間,一聲詫異的聲音自門口響起。不知何時,白衣飄飄的林筱柔剛好從外購物回來。而她的身邊,竟然還跟着林嵐!

兩人已經被眼前的一切驚呆了,林筱柔還好,林嵐的臉色已經是煞白,自己最敬愛的哥哥竟然頻臨生死的邊緣!一聲悲呼,急撲過去。

王申林淡淡的掃了林筱柔一眼,“哦,原來是玄組的林筱柔。怎麼,你想插手這個事情?”

玄異組分爲兩組,一爲玄組,一爲異組。


王申林爲異組,孫傲雲同樣爲異組,而林筱柔卻是屬於玄組。

兩組之上,還有一位統一管理兩組的強者。再往上,則是實力高不可攀的存在。

與孫傲雲不同的是,林筱柔一來屬於玄組,並不歸他管。二來,林筱柔是真正的精神系天才,那不是一般的異能者可比!所以,王申林對其還算客氣。

林筱柔聰明絕頂,早已把所有的事情利害想的非常透徹,只是道:“王副組長,事情好像還沒有非要走到這個地步的程度吧?林慶之前擊敗魔幻眼舞影,爲國家避免了一次騷亂。否則的話,那舞影一旦成長起來,恐怕就是你也未必能夠對付的了吧?”

“這並不足以使他成爲自由之人,他之前已經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王申林絲毫不買賬,目光掃了一眼林慶旁邊的林嵐,淡淡的道:“無關人員,最好讓開。”

林嵐紅脣顫抖,“哥,你……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林慶感受着來自王申林的壓力,低聲道:“你讓一邊去,這件事情,你就當作沒有看到。”

林嵐搖頭道:“哥,咱們、報警吧?”

林慶心底苦笑一聲,如果報警真的有用的話……那還能說什麼呢?轉頭看向林筱柔,“保護好我妹妹。”

林筱柔秀眉微蹙,注視了林慶一會,從他的眼神看到了堅決,只好點了點頭,輕輕抓住林嵐,一把拖到了自己的身邊。任林嵐如何掙扎,都無法掙脫她的力量。

王申林冷聲道:“林筱柔,你想插手這個事情?”

林筱柔臉色一變,沉聲道:“王副組長,她只不過是普通人……”

王申林淡淡的道:“那又如何?異能者不能夠在普通人面前展示能力。她既然闖了進來,那就代表這是她的命運。”

轟隆!

林慶只覺的腦子一陣發懵,王申林這話無疑是在告訴他,自己的妹妹會受自己的牽連葬身於此!

“別太過分了!”

林慶怒聲吼道,右拳之上,玄能密佈,直接衝了過去。火焰瞬間自地面升騰,欲要將其焚殺。

王申林神情充滿了不屑,也不見有何動作,林慶的身影轟然撞在了院牆之上,而其卻已經站在了林慶之前的位置。

兌回玄!

感受着體內玄能即將耗盡,林慶再度用了自己沒有動用的一招。玄能大幅度的回覆着,林慶的身影疾閃,再次到了王申林的面前。場面仍然與之前一樣,王申林直接消散。

誰知,這一次林慶的身影陡然停頓,然後一個翻身,右腿之上火焰滔天的向着後方砸去。

哼!

後方發出一聲悶哼一聲,王申林身軀一晃,向後退了數步。心底暗暗奇怪:玄能竟然又恢復了?這傢伙身上古怪的地方真夠多的。

隨後,目光一掃不遠處的林嵐,右手隔空一按,五根化爲利劍的手指一一排列,隨後用力一攪,

“凌風絞殺!”

一股凌厲的風聲響起,空中頓時出現了數十道劍芒,這些劍芒不斷旋轉着。同時,速度極快的向着林嵐撲去。

一擊之下,整個院子的氣流都被其控制、影響着!

林筱柔臉色大變,作爲一名異能家族的子弟,她根本就不能出手反擊。右手抓住臉色蒼白的林嵐,欲要向後方逃去。然而,王申林這一擊產生了巨大的吸力,又將自己周圍都籠罩在其中,根本無從逃走。

吼!

一道紫色身影出現在林筱柔面前,張口一片火焰噴出。隨後,兩撥攻擊撞擊在了一起,周圍的空氣一陣震盪,絞殺所帶起的漩渦吸力,這才減弱了許多。

藉着這個機會,林筱柔抓過林嵐,疾奔向旁側。

砰!

餘勁轟擊在院子的牆壁上,頓時整面牆壁直接坍塌。

呼!

林慶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那一擊,近乎用了他所有的能量。體內的玄能近乎耗盡,反觀對方,竟然跟個沒事人一樣。

差距!

一目瞭然!


嗖!

王申林出現在林慶的上方,右腳沒有一絲猶豫的踩了下去。

砰!

傷勢嚴峻,玄能耗盡的林慶連閃避的能力都沒。就直接的被踩在了地上,只覺的脊骨簡直要碎裂了一般。


“哥!”

林嵐疾呼一聲,欲要撲過來。卻被神色冰冷的林筱柔緊緊拉住,此時孫傲雲也站在大門口,俏臉蒼白,緊緊的靠在門上。

“螻蟻。”

王申林嘴角泛起一絲冷笑,腳下再度用力。

哇!

林慶神色痛苦,張嘴就是一大口鮮血噴出。神色越加萎靡不振,勉強的道:“姓王的!這是你我之間的事情,不要牽扯到我的家人。”

王申林右腳擡起,再度跺了下去,同時道:“呵呵,是嗎?以你現在的處境,我爲什麼要聽你的呢?我說過了,不能留,就是不能留!你死亡之後,便會輪到她!”

林慶猛地瞪大了雙眼,雙眼中滿是憤怒,怒道:“你是找死!”

“找死?!啊哈哈!”

王申林狂笑一聲,歪了歪頭,戲謔道:“近十年來,我幾乎沒有聽到過這種話了。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啊!”話落,右腳之中,玄能密佈,這一次,已經準備發出致命一擊。

一道紫色電光橫空而過!

孫傲雲終於還是忍不住,直接出手!紫色電芒,宛如橫空劃過的流星。

見狀,王申林神色不變,右手對着孫傲雲輕輕一拍,然後化爲利劍的食指再對着她一刺。

蓬!

橫空的孫傲雲身軀一頓,被直接拍了回去。同時,一道凌厲的劍氣自孫傲雲的胸腹間透體而過,帶起一片血雨……

砰!

孫傲雲重重的砸在地面上,俏臉雖然蒼白如紙,眼神中卻毫無遺憾。


“你這是宣戰……”

王申林淡淡的道。從他將孫傲雲拍落,再將孫傲雲擊傷,幾乎都在瞬間完成,他的身影甚至都沒有移動分毫。右腳仍然呈蓄勢待發的狀態,話落,再也沒有一絲猶豫的跺下林慶的頭部。

千鈞一髮之時,一道金色波紋自林慶腦域中迸發而出。迎風而漲,隨後形成猛烈一擊衝向王申林。

感覺着金色波紋帶來的巨大壓力,王申林不敢大意,當下顧不得林慶,身軀一閃避開金色波紋的衝擊。

“古婆婆?”

林慶連忙向附近張望,卻並沒有看到古墨梅的身影。這種場景,他已經見過一次,知道是古婆婆留在自己腦域的印記引發的。

“金鱗波?”

王申林眉頭一挑,朗聲喝道:“可是古前輩?在下是玄異組異組副組長王申林。”

話落,卻並沒有人回答,隨後再次朗聲喝道,仍然毫無迴應。

“難道,錯了?”

王申林眉頭一皺,心底暗忖。

金色的印記在空中一個盤旋,形成了一個數個圓形的光環將林慶罩在其中。隨後,金色光環竟然直接炸裂開來。

一股狂暴的風浪將院子裏的衆人,紛紛吹的連連退開。

風停,塵落。

當院,並沒有像上次那樣,古婆婆直接出現。

一道惋惜的聲音自林慶的腦海中響起,“唉,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孩子,珍重吧。”

此後,再無其他動靜。

林慶身軀一震,他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被封印的能力再度出現。而金色印記已經消失不見,隨着剛出的爆炸而消失。

沒來由的,一股哀傷襲上林慶的心頭。他知道,這位神祕的古婆婆,已經離開了這個世間。

“故弄玄虛!”

王申林神色閃過一絲憤怒,爲自己剛出的小心而感到羞愧。渾身氣勢高漲,準備發出致命的一擊。可陡然間,他卻發現,眼前的一切人和物都不見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