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57 Views

荒孤庭孤獨的盤坐於錦榻之上,眼睛緩緩睜開,眼神深邃如星同時透露出厚重的滄桑之感。

Written by
banner

他茫然的望着四周的雕樑畫棟,熟悉又陌生的環境在腦海中反覆回放。

“怎麼回事!我不是正在參加名鋒試劍?怎麼在這裏!”

荒孤庭心中翻江倒海,腦海中駭浪驚天。

他本是天界三大戰神之首的荒殺戰神。與絕古戰神、極昊戰神兩人親如兄弟。

荒孤庭年僅二十歲便屹立在天界武道巔峯,天賦絕代,亙古無一。

赫赫威名,震懾天界!

名鋒試劍,以六帝三神爲主,乃是天界所有至強舉行的一場盛會,每百年舉行一次,意在勘破天道極限,突破天道枷鎖,達到傳說中的道之極境。

但在試劍之時,不知爲何,荒孤庭全身元脈竟轟然破碎。

可憐荒孤庭,天界第一戰神竟然當場屍骨無存,灰飛煙滅。

荒孤庭想到此處,愈加心悸,自己前世爲何在戰鬥酣時忽然全身元脈崩碎,而且即便如此,憑藉自己的強大的戰神之軀,也不至於當場橫死!

爲什麼!

到底是爲什麼!!

荒孤庭目光銳利,心沉似鐵,滿腹疑問。但是,卻沒有人可以幫他解答。

“我現在是……”

一股記憶如潮水般洶涌衝擊而來,荒孤庭不由得抱頭掙扎。

“……天荒帝國太子!母妃三年前失蹤,又被人下毒,修爲不進反退…”

終於,記憶徹底融合。

荒孤庭漸漸冷靜下來,我現在既是天界戰神荒孤庭,也是天荒帝國太子!

“爲什麼會這樣?我爲何會重生到這小小的地界之中,而且時間已經過去了一百年!”荒孤庭愈發沉悶不解,縱然以他前世的地位認知,也難以理解如此荒唐離奇之事!

“也罷!既然上天讓我再活一次,今世必定重回天界、再臨巔峯、叩問武道至極!”

豪言壯語,殿中迴盪!

荒孤庭旋即長嘆一聲,眸光收凝:“我現在的處境不太妙啊,沒了娘,爹也不疼了,不過現在首要之事,便是解毒!”

忽然,他心有所感,意念一動,丹田之中忽然飛出一張圖卷。

戰神圖


看到這一副散發這古樸氣息的圖卷,荒孤庭驚喜不已,它竟然和自己一起重生了!

忽然戰神圖釋放出一片柔和的白光,籠罩在荒孤庭身上,荒孤庭頓覺身體舒暢無比,僵硬的身子好似卸下了萬斤重擔,此時輕鬆無比。

他連忙內視己身,發現丹田和經脈中的毒素竟然消失不見!

正喜時,他本欲一看究竟,但戰神圖卻忽然進入丹田之中。

下一刻。

“嘭!”

一道巨響傳來,太子殿的大門轟然破碎。顯然是被人給踢碎的。

一道人影率先走進,其面容俊朗,面色得意,身旁伴着一個妙齡少女,身後一幫太監和宮女,悠然走到荒孤庭面前。

看到來人,荒孤庭心中閃過一個名字:荒孤焚,荒孤庭的皇兄。皇后之子!

“二皇子!還不快拜見太子殿下!”一個身着統領衣袍的甲士,一邊討好的看着荒孤焚一邊扯着嗓子對荒孤庭喊道。

“太子?呵…我記得我纔是太子吧!”荒孤庭見來人傲慢無禮,便略微打量了幾人一眼。依然端坐在榻上,紋絲不動。

“哈哈!二弟,皇兄實在爲你感到可惜,不過我天荒帝國不能讓一個修爲盡廢的人當太子。所以就在剛纔,父皇聖旨已下,廢除你的太子之位,改立皇兄我爲太子,呵呵,皇弟你可不要怪皇兄!”荒孤焚微笑中透着快意,絲毫聽不出安慰之意。

荒孤庭聞言,心中毫無波瀾,面不改色,看向荒孤焚道:“那可就恭喜你了!……你們可以走了!”

“走?呵呵,二弟,這裏是東宮!是太子的宮殿,你讓誰走?”荒孤焚笑道。


荒孤庭盯了荒孤焚一眼,不再說話,站起身,徑直向殿外走去。

“且慢!”

荒孤庭站住身形。背對荒孤焚,傲然不言。

“二弟!還有一件事,你和千雨姑娘的婚約也即將被解除!以後,她,就是我的太子妃。”荒孤焚說着,輕輕拉起旁邊的少女,頗爲得意,一字一頓,戲謔的說道。

“太子妃?”荒孤庭轉過身,盯向那女孩,在腦海裏仔細思索。

韓千雨,當朝宰相韓林之女,荒孤庭當年被立爲太子之時,韓林上書聯姻。宰相之女,自然是太子妃的首選。皇帝當場便答應了。

後來,相處之後,荒孤庭非常喜歡韓千雨,時不時的便出宮跑向丞相府。

不過現在荒孤庭太子被廢,韓林這個當了數十年的老丞相自然不會再讓女兒嫁給他。

韓千雨略顯高傲的看向荒孤庭,目光透露着一絲憐憫,雖然以前荒孤庭圍着她轉,讓她年少的虛榮心很是滿足,但是現在一個廢物自然不會再讓她心動。

她韓千雨是一定要嫁給太子,成爲皇后的女人!

她向前半步,看似客氣的道:“二皇子!我爹不日便會把解除婚約的文書呈遞給皇上,你以後也不要再三番兩次的向我家跑了!”

荒孤庭心內不禁的生出一抹悽然。

荒孤庭苦笑一聲,看來自己當世對這女子倒是歡喜的很。都已經和自己的靈魂融爲一體,小小的靈魂竟能在自己的戰神之魂面前影響一絲。可見剛纔韓千雨的話是多麼讓他傷心。其用情之處,倒是極深。

“那我就幫你教訓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頭!”荒孤庭心中一念閃過,身影一動,向前橫跨一步。

“啪!”

一聲脆響。

在場的太監、侍衛、宮女全部都目瞪口呆。二皇子竟然如此乾脆利落的給了韓千雨一巴掌!

若是以前,荒孤庭風頭正盛之時,還能理解。但是此刻他太子被廢,修爲盡失,他怎麼敢?

韓千雨不敢置信的捂着泛紅的臉頰。荒孤庭竟然會打自己!她可是知道荒孤庭以前是多麼喜歡自己,如此前後反差,竟讓他一時說不出話來,呆愣在原地。

“你…”

荒孤庭甩了甩手,皺眉不已:“這副軀體太差了,打個人竟然手疼!”

衆人:“……”

“荒孤庭,你幹什麼?”荒孤焚很是心疼的看了一眼韓千雨的臉頰,旋即憤怒咆哮出聲。

讓他如此激動的不僅是荒孤庭敢打韓千雨,而是剛纔荒孤庭的身形太快了,他竟然沒有反應過來!

他現在一個廢物怎麼可能?一定是我眼花大意了!荒孤焚心中不由在心中安慰了自己一句。

荒孤庭瞥了一眼荒孤焚,平淡道:“皇帝還沒有頒佈解除婚約的詔書,他便依然是我的妃子!倒是皇兄你啊!竟然拉着你弟媳婦兒的手,不知道你是什麼意思?不如你去皇帝那裏告我一狀!”

“你!”荒孤焚氣急,連忙鬆開拉韓千雨的手,束手而立。

“我打我的女人,哪個敢管?”

荒孤庭眼神一厲,戰神般的氣勢一觸即發,霸道開口。

韓千雨羞憤的盯着荒孤庭,心中十分怨毒,但剛纔荒孤庭的話十分在理,若是傳出去,自己的美名豈不是毀於一旦?

剛纔對荒孤庭囂張的甲士見狀,心中一喜,暗道自己表現的機會來了。一個廢物皇子,不足爲懼。連忙喝道:“大膽二皇子!韓姑娘乃是丞相之女,你無故動手!是對韓宰輔的不敬!太子面前,還敢出手,亦是對太子的不敬!還敢口出狂言?”

荒孤庭瞥向那甲士,認出其身份,乃是太子殿侍衛副統領王洪!

“好傢伙!不到片刻功夫!就向新主子獻媚?若是在本戰神麾下,一刀給你砍了!”

不過現在好像殺不了這傢伙!荒孤庭心中不爽,正欲教訓教訓他,外面忽然傳來腳步疾馳之聲。

“誰敢在太子殿鬧事!” 殿外走進一個魁梧的中年男子,目似沉星,揚長而來。直接瞪向王洪,喝道:“竟敢對太子殿下無禮,是不想活了?”旋即手一揮,一道元力氣浪呼嘯而出,撞擊在王洪身上。

“大統領,你聽我說…”

“嘭!”一聲慘叫傳來,王洪直接被轟在牆上。

來者正是宮中禁軍大統領,同時也是太子殿侍衛統領,柳玄一。

衆人皆被驚住,沒想到柳玄一竟然會直接出手!打傷王洪。

荒孤庭細細打量一眼柳玄一,是個小高手嘛。

“大統領!我…咳咳…”王洪從廢墟中爬起來,恭敬的走到柳玄一面前。惶恐道:“二皇子…現在已經不是太子了!大皇子…纔是!”

荒孤焚看了一眼極盡狼狽之態的王洪,不滿道:“柳統領,今日早朝父皇已經廢了荒孤庭,現在我纔是太子!你可不要叫錯了!”

柳玄一將信將疑道:“是嗎!皇上聖旨還未傳下,那麼二皇子依然還是太子!別的人我可不認!”

“你…!”荒孤焚憤恨的盯了柳玄一一眼,忍了下來。

這柳玄一修爲高絕,皇宮中沒有幾人是他的對手,而且深得皇帝信任!否則也不會成爲宮中禁衛統領。


縱然他現在是太子皇儲,也不敢分外得罪!

荒孤焚心中嗔怒,只好把氣撒在荒孤庭身上,哼道:“皇弟,你還在這幹什麼?是要本太子親自取聖旨給你看嗎?”其中太子二字咬的極重,言語間滿是快意。

“既然你這麼喜歡要我用過的東西,那我就給你一個面子,便都送給你了!”


荒孤庭不以爲意,若有若無的瞥了一眼韓千雨,淡淡一笑,轉身離開,走到柳玄一面前,隨口道:“謝了!”隨即跨步離開太子殿。

“可惡!該死的荒孤庭,竟然敢侮辱我!”韓千雨一臉羞憤!竟然說自己是用過的東西,哼,他這輩子也休想再碰到本小姐一根手指頭。

荒孤庭目光陰鷙,咬牙切齒,流露出刻骨嫉心的恨意,明明自己的母親是皇后,明明自己纔是嫡長子,但是太子之位偏偏是他的!就因爲父皇寵幸陌妃那個狐狸精!

不過今日,他終於把太子之位奪回來了!

荒孤焚做夢都想有這一天,這一天是他十七年來最痛快的一天。

荒孤焚盯着荒孤庭離去的背影,冷笑道:“荒孤庭,你欠我的,都將還回來!”

“柳統領,現在認同本太子的身份了嗎?”荒孤焚冷冷的看向柳玄一。

“當然!”柳玄一淡淡一笑,道:“本將還有巡視之責,告辭!”說完便扭頭離開。

王洪見柳玄一離開,躬身對荒孤焚道:“太子殿下!小人願效犬馬之勞。以後有什麼事儘管吩咐!”

“很好!”荒孤焚微微點頭,剛纔的壞心情頓時一掃而空,道:“以後你就是東宮的侍衛統領。”

“可是…”


“放心!有本太子在,柳玄一不敢針對你!”荒孤焚豪邁道。

“多謝太子殿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