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59 Views

又是一個點名的早晨皓天無聊的聆聽著這個導師的講述,也在眾多的沙子里淘洗著有價值的金子。

Written by
banner

而三個月的時間裡皓天淘洗的金子已經讓他的煉器技術遠遠的在原有基礎上有了更高的成就。

積沙成塔,集腋成裘,這古老的成語在皓天的身上體現著。

收穫最大的就是皓天的國度了,經過生死天道的洗禮,自己的國度相比起以前來說檔次就不同了。就是不知道和自己妹妹的相比較,誰更勝一籌?

月兒的藥王國度已經在皓天淬鍊下升級成為葯尊神域。就連裡面的空間廣袤到就連她也不知道的一個程度了。

藥王國度和神域最大的區別就是一個需要國度主人靈魂力量的支持,不然即使是強大的國度也難逃退化的厄運。

月兒的藥王國度加入魂壤以及皓天給予的血脈大陣之後已經升級成為神域,雖說是比較稚嫩但也足夠了。

只要是月兒仔細的體悟,將來她也能發現自己神域的潛力!

至於她,也就是自己的妻子,她的國度也和自己有些相似,幸虧將自己靈魂本源交給了她。自己的體悟也能通過靈魂本源轉達給她。也就算是對她的一個補救吧!

小雪,你也和我一樣體悟這個世界的脈絡嗎?他默默的問道。

思念了一會妻子,皓天才發現自己的國度已經隱隱約約的形成了一條脈絡,生命天道與死亡天道交織著,一黑一白。


皓天的國度在體悟生死脈絡的時候已經在不知不覺過程中向著神域的方向進化了!

老規矩一般的摸了摸頭上的汗水,皓天返回了自己莊園。

返回自己的莊園的時候已經是中午的時候了,這時侍女早已將做好的飯菜送到了皓天的面前。

的確,皓天是餓壞了。雖說在山峰的樹林里能找到一些野果,但是那些只夠他充饑,不能填飽肚子。

還別說,這幾個侍女的手藝還真的不錯。皓天享用著

看了看侍女的反應皓天醞釀著將這兩個侍女成為守護靈的計劃。

現在的皓天十分的忙碌。

打探著星宿帝國的風雲變幻,體悟這個世界的生死脈絡,還要將這侍女變為自己未來子女的守護靈。。。。。。

到最後,皓天也發現生死脈絡也只是一個天道脈絡之一。更多的還是掌握在其他世界里。

盤算著日子,也快要到血器宗要舉行煉器大會的時候了。他和雲宮老祖謀划著解救峰蕪的行動要在那一天舉行。

關於自己的國度,皓天也說不準將來它要向那個方向去發展。只是在生死脈絡上不停的體悟著。

觀察著自己的國度,位於雲宮世界,神王煉獄里的洛聽雪受益匪淺。

生死之道,脈絡。皓天哥哥,你簡直就是給我一個驚喜啊!就是雪兒有些想你了!對著神魂下的那團血液她撒嬌的說道。

而那團血液絲毫沒有反應。(未完待續。。) 一縷陽光,透過了修練室中的孔洞,照射到了躺在石牀之上的曾浩。

下一刻,曾浩緩緩的醒來,擦拭着蒙籠的雙眼,坐了起來。

然這時,曾浩臉上依然帶着濃濃的悲傷與不甘之色,站了起來,這才發現,原來先前的一切都只是一場夢。

與此同時,一股疼痛襲上腦門,讓曾浩再度抱頭伏地起來。

許久之後,所有的疼痛之感慢慢退去,曾浩從新回覆了正常,腦中且多出了許多記憶,然這些多出的記憶中大多都不屬於他自己。

可就是這些記憶,讓曾浩知道了自己從塑身體實所用的是何種屍身,如今肉身所擁有的是何種情況。

“龍族,風雷雪豹,有意思,雖然曾某與龍族無仇,然竟然用了你的身體,曾某能力範圍內,也會爲你做點事情。”曾浩微笑一聲,有點興奮的說道。

自己在一夜之間,擁有了神獸王族中的龍族之體以及所有龍族的神通,同時又擁有了風雷雪豹之體以及神通。

如此的美事,曾浩自然感覺到興奮,這也只是人之常情。

然下一刻,曾浩身影一晃,出現在了隱天宮外,與此同時,曾浩身影一幻,下一刻,曾浩身體瞬間被青煙所籠罩。

嗷,一聲長嘯之聲從青煙中傳出,青煙漸漸散去,露出了一條長達三丈左右的青龍出現在了半空中。

此龍氣勢磅礴,讓人爲之震撼,單單是氣勢便可讓人退避三舍。

此青龍正是曾浩所化,也是他夢中那一條異龍,只是此時翅膀並未伸出,已然收放自如。

下一刻,曾浩所化的青龍一躍,直接離開了隱天界,向着靈園界中萬獸林而去,找到了小青龍。

小青龍在見到曾浩所化的青龍也是一怔,表情很是複雜。

他從曾浩身體之上感覺到了親切,血容於水的感覺,同時且也感覺到,來此的青龍是他的主人,曾浩。

曾浩望着小青龍好一會,這才從度一躍,回到了隱天界中。


與此同時,曾浩所化的青龍散成了一點點青光,消失不見,原地且出現了一頭帶着雙翅的雪白豹子。


此雪白豹子身形並未像青龍如此龐大,且也有一丈開始之狀,四足踏着雷電之力,行動如風。

曾浩輕輕一扇雙翅,下一刻,化作了一道白光,消失在了原地,再度出現,已然在了數十丈之外。

以此狀態之下的速度,已然不在一般金丹期之下。

曾浩興奮之情顯而易見,下一刻,雪豹緩緩的站了起來,慢慢的變成了人形,變成了曾浩。

曾浩滿意的上下打量着自己的肉身,一抖肩膀,一對白色的羽翅緩緩從其背後生長而出,破開衣物,出在了曾浩背後。

炸看之下,曾浩成了長有翅膀的鳥人一般。

下一刻,曾浩試着揮動翅膀,然且並未想曾浩想像中一般,直線向着前方快速飛行而去,而是在方圓數丈之內打了個轉,顯些掉落到地面。

曾浩苦笑一聲,知道自己還未能完全試適此狀態。

與此,詭異的一幕在隱天界中上演了,曾浩就好似一隻無頭蒼蠅一般,在隱天界中亂竄,顯得十分狼狽不堪。

曾浩很清楚,要逃跑最好的自然就是風雷雪豹的狀態,速度也絕對快到可怕。

可那不是最適合自己的狀態,而這多出一對羽翼的狀態,沒有人會懷疑自己的身份,這纔是最理想的狀態。

只可惜這身體一時間沒能習慣這種狀態,所以他必須掌握此狀態飛行,這纔有了曾浩因練習此狀態飛行,在隱天界中亂竄的一幕。

對曾浩而言,功法神通的威力強在故然很好,然逃跑的神通且更爲重要。

以他如此多年來的修練經驗,才逃跑速度的的看重不但不會因爲修爲的增高而減少,相反且越來越重視。

這纔是爲何能會讓分身主修風雷遁的原因了,此功法便是逃跑時不二的選擇。

然如今又擁有了此雙翅,讓其的速度再度的大增,曾浩自然要下一翻苦功夫,將雙翅融會貫通。

這也將成爲了今後保命手段的最佳之選,在這弱肉強食的修真界中,只有保命纔是真正的王道。

經過了一次次的試驗,曾浩終於將雙翅融會貫通,收發自如,更是能很好的使用此雙翅。

只見,曾浩一揮背後的白羽雙翅,下一刻,一聲雷鳴聲響起,划起一陣強風,與此同時,曾浩便消失在了原地。

當他再度出現,已然在了十於丈外,已然接受了十於丈距離的瞬移速度。

如此的速度,曾浩絕對有理有相信,以如此自己築基初期的修爲,全力施展逃遁之術,絕對不在一般金丹期之下。

如果能真配合上風雷遁這等相同屬性的逃遁功法,當他到了元嬰期,想來速度應該不在一般的人界化神期之下。

要知道,人界的化神期實力並未能全力發揮,只是比起元嬰後期大圓滿的修士強上不少吧了。

不過也是速度驚人,絕對可做到瞬息百丈,速度之快,也是駭人聽聞。

想到這裏,曾浩不由的感覺到興奮,然很快,他又平伏下了心情,收回雙翅,緩緩降落到了地面,向着隱天宮走去。

曾浩突然想到,要是當初, 重生福晉求和離 ,至少也能保住性命,李婉婷也不會因此而殞落。

想到這裏,曾浩不由再度感覺到了悲痛,回到了隱天宮中,李婉婷所在的房間,望着四元陣中的李婉婷,眼光散發出濃濃的悲傷。

三百多年的想思之苦,且換來如今此情此景的面見,着實讓人感覺嘆惜,更讓曾浩感到無比的心痛。

或許當初自己那不安的感覺就是在警告自己,不要獨身回到華東大陸。

然這一切都已然晚了,李婉婷躺在石牀之上也成爲了事實,無法改變的事實。

很快,曾浩再度堅定了信念,離開了李婉婷屍身所在的房間,回到了修練室中。

爲了能夠更快的見到自己的師尊青雲子,爲了能夠更快的救回李婉婷,修練室纔是曾浩如今最好的歸宿。 第一百二十七章月兒的神域!

和洛聽雪一起思念皓天的並不是只有她一個人,月兒,這個雲宮世界里葯器神界的執掌者也在思念著皓天。

哥哥,你在那裡還好嗎?我和鳳鳳都想你了。月兒知道你將來要成為這個世界背後的主人,月兒也在努力,還好我的國度已經成就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我最最親愛的哥哥啦!在月兒的藥王神域里,她端坐在一個懸崖邊,下面是一片廣袤無垠的大陸,大陸上無數的靈藥,能成為各種丹藥藥材的神木,靈木參天似得生長著。月兒的靈魂本源, 強吻99次:老公,別太壞

浩瀚的神域里生活著眾多的丹靈族族人,有男有女,甚至已經有一些原始的家族建立著屬於自己的勢力範圍。一些丹靈族聚集的地方已經演化成基礎的村鎮,甚至是一些城市。

他們並不孤單,在這裡有靈藥和靈草幻化成的蟲魚鳥獸也在這裡生活的怡然自樂。

靈氣如煙霧一樣在神域里蔓延著就像是道家仙境。如夢如幻。

正是有了一個年輕的神域域主這個神域里充滿著生機勃勃的氣息。各種天地法則在月兒的制定下變得和諧有序。

在另外的一塊大陸上,鳳鳳正在和幾個粉嫩楚楚的女孩一起玩耍著,而這幾個女孩是幾株幻化成人型的靈草。有的機靈可愛。有的有些狡黠。她們天真活潑。

小姐,一個蒼老的聲音在月兒的耳畔響起。

凌叔叔,你好些了嗎?

嗯,小姐的國度讓我這個老骨頭感覺很好,就是不知道這裡的神葯能不能將我這個老骨頭的病治好啊。

這個,絕對沒有問題。就是有一個小小的代價。

什麼代價啊?那個叫凌叔叔的老人問道。

看到這裡的一處葯田了嗎?在家族裡您是會種植草藥的專家,所以嘛,嘻嘻,這個就拜託您了,一方面您了在這裡也能幫我種植藥草一方面也可以再這裡繼續治療您身體上的疾患。您說呢?在家族裡數您最會種植草藥了。至於我爺爺和我爸爸那裡。您就放心吧!他們可是很寵我的喲~!月兒嬌俏的說道。

嗯。小姐。老朽真實感激不盡啊!說著老者的眼眶裡有淚水的光芒閃爍著。

這個老人在雲宮家的瑤池裡種了一輩子的藥草,雲宮家的族人都很敬重他,就連月兒這樣高等階級的族人也很敬重。

說完,月兒的嬌軀就飛下懸崖。在自己的神域里盡情的翱翔著。視察著這廣袤的神域。

月兒離開之後他嘆了口氣。

哎~我凌懸活了大半輩子。見過無數家族的小姐以及少爺。從沒有一個能像月兒這樣體貼人的,雖說我是個下人,哎~我這一輩子也就值了!

當然月兒是聽不到這樣的話。她現在正在神域的天空視察著呢!

媽的。這國度什麼時候變得如此的龐大了?原來我一個時辰能抵達邊緣,現在,哎~真他媽的累!月兒的心裡將這個國度狠狠的咒罵了一番之後累的終於從天空里墜落,落在一個由靈氣彙集成的水潭裡。

水潭的清涼將月兒的睏倦徹底的清除,之後在自己的國度里她難得的沐浴了一番。

退出自己的神域之後,月兒見到了葯器盛典,向她講述了自己的疑惑。

沒事,就是你的國度進化成為神域,神域和你的身體一樣也在成長,等到一定的程度的時候就會停下來。你就別為這件事擔心了。你哥哥在葬魂世界里過的很好。也體悟了脈絡,他,將來可以成就葯器神尊。和你們始祖爺爺的境界一樣!

頓了頓,她繼續說道。


月兒,好好的在你嫂子身邊照顧她,保護她。估計等皓天那小子突破葯器神尊之後她也能突破,因為~你哥哥的靈魂本源在她的手裡掌握著。


嗯~什麼?我哥哥的命~在我嫂子的手裡!月兒驚呼出聲音。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