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1, 2021
46 Views

那些人此刻都有些氣喘,這一擊他們都打出自己的本命jīng氣,雖然很弱,但足以讓他們的攻擊提升一個檔次,一般的化龍高手,單獨一人面對如此眾多的強大異獸也夠吃一壺的。

Written by
banner

然而,血修羅徹底擊潰了他們身為翻海境界高手的尊嚴。

他放出一縷血sè勁氣融如空氣之中,一條巨大的血sè神龍開始顯化,在顯化前這片空間就開始劇烈波動,一股讓人心悸的氣勢壓的人雙腿直抖,心中戰慄不已。

「敖吼」

三十丈多長的血sè神龍一聲巨吼,像天神之罰,貫穿了天地。又像來自九幽煉獄,徹底擊潰了一些心智薄弱之輩。

許多人被這聲巨吼震的七竅流血,甚是悲慘,那些不久前還威風凌凌的假型異獸被這吼聲震的為之一定。

趁著它們愣的那一剎那,神龍盤旋著血sè龍軀張牙舞爪的沖向那些人的假型異獸。

血龍以摧枯拉朽之勢沖入那些假型異獸之間,若餓獅入羊群,血修羅不在關注它們,而那些所謂的高手的命運已經註定。

他的目標是面前受傷的兩位化龍高手!

於此同時,黎荒也爆出原本的實力,以一敵二,一時間竟打的二人防備不及。

黎荒的重點『照顧』對象是方天閣的那位高手,招招重手,他體表的護體神芒都快將自己掩蓋住,若不是血修羅那邊的都是體型巨大的假獸、嘯聲震天,但論氣勢,黎荒比之還要盛一些。畢竟黎荒現在是全力而為。

他虛指連點,空間陣陣波動,形成無數手指般大小的赤sè小龍分無數方向轟擊,讓二人不得不小心防備。

這種能量體十分詭異,不是單純的勁氣、融物亦或神芒,它更像是介於三者之間的能量。

雖然單一的攻擊不會對護體神芒有明顯效果,但關鍵就是這種能量體很多,鋪天蓋地一般。只要露出一個小破綻就會有無數能量體蜂擁而至,讓對手盡露破綻,在這種程度的戰鬥中是致命的。

紹開山,也就是刀盟的那位高手,此刻面sè凝重,此前他想以剛強的刀芒劈碎那些能量體,但除卻少數被大刀直接劈中的小龍外,其它的都在碎裂后重新聚合,威勢不減的沖向他。

他不得不改變戰法,將手中的大刀揮舞的滴水不漏,這才擋住對方的攻擊,很明顯現在他是被拖住了,他抽得空隙望向方天閣的那位高手黃鷹,不由心底一沉。

黃鷹現在純屬被虐,被對手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邵開山也僅僅被其用攻擊拖住,但黃鷹卻不同,除了數量更多的赤sè小龍外,那人欺身上前,雙拳都被刺眼的神芒完全遮住,拳拳到位,他甚至感覺到黃鷹的雙臂被震的抖。

「死…」

忽的,黎荒一聲厲喝,右拳神芒突然大勝,似一個小神rì一般懸在空中,以破朽之勢轟在黃鷹的胸口。

拳頭過處,空間一陣波動。

「震空拳」

「啊…」黃鷹一聲慘呼,如折翼之鳥自半空中斜斜墜落,在空中灑下一片血花。

而他的胸口,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無比森然。

這一聲慘呼讓其他三人心中一冷。

「太快了…他真的是神芒護體境界么?」


邵開山覺得自己的嘴唇有些干。

就算他自己與黃鷹打起來,沒幾個時辰是分不出高下的,而真正算起來,對方不過數十招就將其重傷。

「怎麼會這麼輕易就打破黃鷹的神芒,那是什麼武技?」

人群中有人很震驚。

化龍高手之所以強,主要就是因為他們的神芒堅不可摧,但此刻卻被人用神芒輕易的打碎。

而風后千凝與五龍瞿此刻除了心冷,根本沒時間去想其它的,因為血修羅的殺招又至。

「該死的,家族的人怎麼還不過來。」

五龍瞿心中暗罵,他已經沒了剛開始的強勢。

他被血修羅擊中幾處要害,現在是在硬撐著。而風后千凝更慘,為了給她弟弟報仇,她不留餘力的與血修羅廝殺,除了右臂被對方斬斷,她的雙肩已經被打穿數個血洞。她渾身被自己的血染盡,看起來十分凄慘。

與此同時,距離靈岩教百里不到的一條山路上,兩方人馬相遇。

「軒老,你們五龍族怎麼?」

一方的領頭人看到來人,顯得有些疑惑。

「韓長老,話路上再說,先趕路。」

五龍軒看到方天閣的人,並未羅嗦,而是讓其一起趕路,這讓韓慎心中有些不祥之感。

「什麼,竟然是血修羅?」

果然,路上五龍軒將剛剛得到的消息告訴對方后,他忍不住驚道,這事越來越棘手。


「嗯,風后族與刀盟的人也收到風聲,想必現在已經派大批高手趕往那裡,我們快些趕路。」

五龍軒有些心急,數rì前他們己方勢力四位化龍高手都未能截殺血修羅,反而讓他與無名高手將他們反殺掉,他擔心靈岩教的人撐不多久。

「已經很近了。」

這兩方人馬又是突然提,因為他們感覺到遠處的大戰之勢。

同時,另兩個方向,兩撥人馬也是陡然提。 靈岩教內,大戰已經接近尾聲,這裡除了數百米外的圍觀之人外,只剩六人還在苦戰。那些翻海高手都已變成一具具冰冷殘碎的屍體。

「他們差不多到了。」

血修羅知道黎荒的心思,他沒有用神念傳音,而是毫無顧忌的說道,這話讓本就瀕臨絕望的四人徹底心死。

「哼,真以為我們是砧板魚肉不成?」

黃鷹怒道。

儘管他心裡已經不抱活命的希望,但依然被血修羅的話激怒衝冠。

血修羅話里的意思很明顯,他們四人還能活到現在,不是實力夠強,而是二人故意為之。

他們二人的目的很明顯,要借四人之命給世人一個信號——我就在你們三巨頭的眼皮底下滅你門人,端的是猖狂之至。

「誰生誰死還為之尚早。」

五龍瞿也大喝道,似乎為己方人增勢,血修羅漫不經心的話很是傷他作為化龍高手的尊嚴。

「等我風后族來人,定要活寡了你們,拿你們的血肉喂畜生。」

風后千凝說話毒辣無比,自動過濾了血修羅的話。

而邵開山似乎話很少,自一開始到現在都未說幾句話,此刻他出刀更為兇猛,一副硬拼的樣子,他以行代言。

可惜,他們的命運已經註定,黎荒與司徒淼此刻幾乎可以看到遠處一些疾馳的蠻獸和它們身上的人影,共三個方向,每一方都不下十數人。

見此,他們下手更快、更狠,對方雖然嘴上喊得很兇,但實際已是強弩之末,十數招內就被二人打成重傷癱倒在地。

黎荒與血修羅分別走到倒地的幾人身旁,他們此刻連說話的能力也沒有,只是大口吐血的睜著紅sè雙眼瞪著二人。

黎荒並掌成刀,一刀劃過黃鷹的項頸,而後左手抓起對方的染血長順手一帶,黃鷹便身異處。

對邵開山,黎荒並未下殺手,他有自己的原則。刀盟在大6上的名聲並不惡,他也不想在多一個敵人。

司徒淼沒有絲毫遲疑手軟,麻利的砍下對方的兩人級,對他們的恨血修羅比之黎荒要深千百倍,那是滅族的滔天之恨。

「方天閣、風后族、五龍族,你們多年來借殺魔人之口,屠戮異己之人奪他人之物,連普通人你們也不放過,今rì我二人代世人先送你們一份禮物。」

黎荒站在場中,運氣大喝,聲若黃鐘大呂,殺意透骨,透著一種蔑視,遠在數十裡外的人都能聽到。

說完,黎荒以融物之技豎起三根丈長土刺,將三人的級懸挂其上后,在數百圍觀人震驚恐懼的目光下與司徒淼大步離開這裡。

方天閣、五龍族、風后族、刀盟的人幾乎是跟著對方二人離開的腳步到的,他們還能清楚的看到對方逐漸消失的身影。

「追」

幾方人馬同時厲聲道。

他們馬不停蹄的追著二人而去,對於殘破的靈岩教以及只餘下幾人土刺上那三個頭顱只是略微一掃,這只是讓他們本就yīn沉的臉更加冰冷。只有刀盟的人留下兩位化龍高手,因為邵開山僅僅是重傷昏迷,還能救回一條命。

「想不到是血修羅,竟然還敢這麼大張旗鼓的出來殺人。」

血修羅的身份被人看出,這些人也才得以知道二人之一的身份,當那些人追殺黎荒二人逐漸遠去時,那些圍觀的人才敢出聲談論。

「血修羅幾年前就傳聞步入化龍之境,這麼多年實力定然大漲,輕鬆的殺掉那二人也不意外,此前那條血龍就是他成名武技,名曰血獄龍。」

一多年混跡大6之人賣弄自己的見識。

「血修羅此戰必將威名更勝,只是想不到一直行若獨狼一樣的人物竟然會有這等實力的朋友。」

有人也注意到另一人,他的實力亦不容小覷,應該是個有名的高手。

「你還沒看出來?血修羅以異術改變了樣貌,那人自然也變了摸樣,估計也是大6上有名的人物,或許是方天閣暗中敵對勢力派出的人也說不定。」有人開始猜測另一人的身份。


「這種話這種場合少說點,不然後果不堪。」

他身旁一人提醒,這等話題他們閑暇無人之際談論倒也無妨,但如今這裡各方人馬都有人在,要是被有心人聽到再添油加醋的傳起來,那大6rì后又會亂上一陣子。

如今古神大6雖然明面看起來幾大地域的巨擘們依然相安無事,但暗中卻暗戰不斷。要是有什麼敏感話題被有心人利用,那暗流或許就會更加洶湧。

「唉,他們可都是化龍高手,可謂人中之龍鳳,今rì卻折損於此。」

一老人有些惋惜,他修習武技一生也未破入翻海境界,化龍高手對他們來說就如神一般的存在。

「是啊,今rì竟然看到三名化龍高手隕落,要知道這曲陽城裡十多萬人也不過繆繆幾位而已,今天都死絕了。」

有人感嘆,古神大6化龍高手雖多,但真正分到某一域甚至某一古城中,那就少的可憐。

平時他們這等人物也沒見到過幾次這樣的高手,但今rì不僅親眼見到數十位化龍高手,這實屬罕見。

大6上任何一域有大大小小的古城近十多萬,只有那些有實力的宗門所處之城才會有化龍高手,平時都身居宗門內苦修,那些實力低弱之輩如何能見的著?

「他們也夠猖狂,這等於在那些勢力大佬的眼皮底下殺他們人。」

一人出聲,話里有顯而易見的欽佩。

「那是,這二人足足殺了數十位翻海三重天的高手,兩倍與己連化龍境界的高手都被毫無懸念的斬殺,自然有猖狂的本錢。」

有的人被二人那驚天戰力所折服,忍不住讚歎道,卻惹來刀盟那兩位高手的怒視,畢竟他們可也有高手參戰。

這可是化龍境界的高手,平rì這些人難得一見的人物,此刻被對方怒目而對,心中不禁膽弱,連忙閉上了嘴,待那幾人離開后這才又肆無忌憚的與旁人談論方才的大戰。

損失一位化龍一重天的高手,對方天閣這等勢力最多算是個小虧,但這對於它的顏面來說,卻是狠狠的當著大6所有武者的面扇了它巴掌,剛放出話說滅他附屬勢力之人畏懼方天閣而躲藏起來,緊接著就被人在它眼皮底下滅了一個教派,還損失一位化龍高手,這是赤果果的挑釁以及蔑視,必將成為其它勢力的笑柄。

正當這些圍觀之人在談論不休時,那些追殺血修羅二人的高手此刻卻在一處山脈內失去了對方的蹤跡,連對方的氣機也無法感應。

這就是南域,幾乎有一大半的土地都是不同程度大小的原始山脈。這裡巨山成片,連綿不絕,像一條條荒古巨龍俯卧大地之上。

古木參天,一片古木的海洋。

在古林深處偶爾還會傳出數聲震人心神的獸嘯,連那一片天空的雲朵都被震散。

「就算將南域翻個遍也要將他們找出來。」

風后一族的那位白老人yīn沉著快要滴水的臉咬牙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